独木帆 >首页 >教育 >正文

金庸病逝,江湖已远:在他笔下竟出现过这么多名师

网络 2018-11-01 11:01:47 阅读:

昨日,新派武侠小说一代宗师金庸逝世,享年94岁。

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海宁,1948年移居香港, 金庸是新派武侠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作家,香港著名的政论家、企业家、报人,与黄霑、蔡澜、倪匡并称“香港四大才子”。

从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金庸共写武侠小说15部,取其中14部作品名称的字首,可概括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外加一部《越女剑》。

“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金庸的武侠小说。”金庸继承了古典武侠技击小说的写作传统,又在现代的阅读氛围中对这一传统进行了空前的技法与思想革命,开创了“新派武侠”的风格。

六十年来,其作品在风靡了全球华人世界的同时,也使中国特有的武侠小说创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在他笔下,也有很多优秀的名师,今天我们一起聊聊。

第一位是侠客岛岛主

在《侠客行》这部小说当中,侠客岛上的龙岛主和木岛主从没与人动过手,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二人的功夫深不可测。为什么?其实很简单,因为他们有一批武功一流的徒弟。

比如,他们有两名学生,化名张三李四,在中原江湖行走多年,让各门各派谈之色变,几十年来赏善惩恶,名震天下。要知道,在江湖上赏善惩恶若没有些真功夫真是万万不可能的。而张三李四在江湖中想灭谁就灭谁,这就说明,他们的武功比同时代的武林高手要高出许多。

举个例子,他们仅两个人就封住了少林寺的大门口,不让一个和尚出入,最后居然逼出了少林寺的方丈。这也说明少林寺虽然位居武学泰斗,但和侠客岛的功夫相比,还差了几个档次。

张三李四虽然在江湖上很牛,可是在侠客岛上未必就是最好的。当两位岛主让学生列队出迎的时候,张三李四是规规矩矩地站在第二排的第3个和第4个,从排位就可看出,他们属于一般的学生。

再看看两位岛主的其他学生,人数众多且个个低调,但个个都是高手,所以他们有能力了解江湖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从而能够公正地赏善罚恶。

这两位岛主的教学方法也很特别。他们针对李白的《侠客行》这部经典展开了深入反复的研究。这种研究方式有点像现在大学里培养研究生或博士生,通过讨论、讲座、辩论,甚至实际的切磋来深入了解问题,进而去解决问题。

两位岛主先后分批招收学生,一开始招收的是海盗里面最聪明的人,后来又找了中原才子,这些人如果去中举、点翰林、中状元都易如反掌,再后来两位岛主就直接去找已经成名的、有思想的武林高手一起研究、一起切磋。这个侠客岛就有点像现在的研究院,他们俩就相当于研究院的院长,但是,如果说他们是名师,好像也欠缺一点。

第二位是金毛狮王

金毛狮王大家都很熟悉,他是《倚天屠龙记》当中的重要人物。由于命运坎坷,金毛狮王谢逊成了一个性格怪异的人,一方面他豪放、光明磊落、放荡不羁,而另一方面他又多疑、反复无常、暴虐有加。

按道理来说,他属于精神不太正常的人。现实学校教育体系中,这样的人基本上不适合做老师,容易产生体罚现象。但在金庸笔下,金毛狮王深深地爱一个人——他的义子张无忌。

他知道这孩子长大应该去学功夫,他还知道这个孩子不可能一辈子呆在冰火岛,所以他的心里有一种紧迫感,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教会张无忌最多的东西,教会这个孩子最值得学的东西、教会这个孩子最应该知道的一些东西。而这点连张无忌的亲生父母张翠山和殷素素也没想到。

谢逊开始了对张无忌的一对一的教学实践的时候,张无忌还很小,不可能接受那么多高深的武功。谢逊的做法就是把最高深武功的口诀和要领教给他,就算张无忌不理解也要他牢牢的记住。谢逊虽然非常爱这个孩子,但是在练武时非常严厉。

谢逊的这种教学法就有点类似于现在的“读经教学法”——让现在的孩子去读论语、大学等古代书籍,即使孩子们不理解,也要先强迫孩子们记住这些拗口的古文,其实孩子们在不理解的情况下根本记不住。

也许金庸的教育观点和现在那些推崇读经的教育尝试者比较接近吧,在他的笔下,张无忌八、九岁的时候记住的“七伤拳”、“九阳神功”的高级武功口诀,在长大以后都运用到这些武功里了,这对张无忌的武功进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比如张无忌在深谷独自练习九阳神功时,猿猴腹中的书籍只是让张无忌学会内功,但是张无忌的武功招式,大多数来自他少年时候在冰火岛上面学习的(当然,乾坤大挪移除外)。谢逊的判断是对的,张无忌很快就离开了冰火岛。

如果当初按部就班地从踢腿冲拳开始学习的话,张无忌根本不可能学到什么东西,更不可能接触到什么高深的功夫。那么,金毛狮王一肚子的学问武功就没有办法传给张无忌了。按道理来说,谢逊他不应该是个好老师,但是他以一颗爱心,处心积虑地制定了培养张无忌的计划方案,并且有效的进行了实施。最后的结果就是张无忌成了天下武功第一的高手。所以,如果说评选优秀启蒙老师,或启蒙教练的话,那金毛狮王谢逊还是当得起名师这个称号的。

再来说第三位名师,小龙女

这位名师很特别,一辈子只教过一个学生,她的名字叫小龙女。小龙女教学经历很浅,经验也不多,可以说她江湖经验极度缺乏,但是她在教育方面,至少有两点值得称道的。

第一,她对学生充满爱心。小龙女从小生活在古墓里,她被训练得心如止,很少有情感流露,她对待学生也是一脸严峻、不拘言笑,但是她是从心底里真心爱护学生的。

少年人,尤其像杨过这样聪明细腻的孩子,对于这方面一定是非常敏感而且有深刻感悟的。也就是说谁对自己好,谁真的对自己好,他心里跟明镜一样清楚。所以,同样都是严厉的老师,全真教的牛鼻子老道赵志敬在杨过心里就是分文不值。对于赵志敬的教导,杨过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因为杨过感到这个老道只是在打击他、训斥他,出发点并不是真的为他好。

让他感觉到的是,小龙女这位貌似冷酷的姑姑,却是真心诚意地在呵护自己。所以,我们各位老师也应该知道并相信自己对学生的爱、对学生的付出,学生是能够体会得到的。杨过他感受到了龙姑娘的关爱,而且永远深怀感恩之心。他用心修炼有很大成分是为了姑姑而学,这就是我们教育上常说的“亲其师、善其道”。

鲁迅先生也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教育的根植于爱”。这是一个绝对的真理,所有成功的教育一定是以爱为基础的。

另外,小龙女的教学方法也很特别,完全符合学生的心理特点。对于杨过这样的问题孩子,常规的说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小龙女想了一个特别的方法——在密室里面抓鸟。这个方法是很好玩的呀!是能够引发杨过的好奇心和好胜心的一种教学方法。你看,在我们课堂上面用引发学生好奇心和好胜心的教学方法,也往往能够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

将小龙女评为名师,唯一不足的就是她卷入了一场“师生恋”,这在当时的宋王朝是大逆不道的。因为在那个历史背景下,师生属于是两代人,老师跟学生之间的爱情属于乱伦的行为。

不要说在旧社会、在宋朝,就算放到现在,这个话题也是比较敏感的,正统的观点估计很难接受。龙老师和杨同学如果穿越到现代学校里面,我估计也是要受到纪律处分的。但不管怎么说,小龙女用真诚的爱、扎实的功底以及恰当的方法,为杨过的武功生涯成功的开了蒙。小龙女即使评不上名师,也算是一位优秀教师吧。

第四位名师叫“毒手药王”

大家对这个人可能不太熟悉,她是《雪山飞狐》当中的一个人物,是个和尚,法号无嗔。他擅长用药,擅长治病救人,让他名扬天下的并不是他的医术,而是他下毒和解毒的功夫。

毒手药王一共收过四个徒弟,最小的关门弟子叫程灵素。他的前三个徒弟功夫一流,但境界不高,品行不端,心狠手辣,貌合神离,彼此之间争斗不断。药王也发现他这三个徒弟,虽然学到了不少功夫,但是没有学到济世爱人的情怀。

药王觉得自己对毒药的研究是建立在救人的基础上的,但是自己的这几个徒弟却纷纷地滑向了歧途,让他痛心不已。但是药王毕竟是药王,他晚年找到了一个可以继承自己衣钵,同时也可以替自己清理门户的徒弟——程灵素。

程灵素这个小姑娘重情重义,既讲正义,又聪明、缜密。她不仅学会了毒手药王的所有的手段,而且还掌握了《灵枢》《素问》这些医学的经典。到后来她的功夫完全超过了她的师兄师姐,聪明才智也远胜于他们。她甚至成功地种植了传说中无色无味的剧毒——七星海棠,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她的成就高于毒手药王了,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后这程灵素用自己的功夫惩治了敌人,清理了门户,还保护了自己的爱人,出手自是不凡的。

我们再来回头来看看毒手药王培养弟子的经验。第一,选材。毒手药王吸取了前半生的教训,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能够继承自己思想的弟子。这个女孩儿不仅有很好的才德,还有很好的品德。一般来说,衣钵传承不是弟子寻找名师,而是师父费心费力费时地去寻找徒弟。药王找到程灵素,这本身就是他的一个成就。教师不仅仅是教书,还要育人。

毒手药王意识到,只传业授技是培养不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的,也不能使自己本领发扬光大服务于社会。对于晚年的关门徒弟,毒手药王心里很明白,她必须要有超人的功夫,才能保证把他的师衣继承下去,所以她必须得到他的真传。

在过去,师傅带徒弟常常要留一手的,因此知识和技能在传递过程中,常常是处于衰减的一个规律,很多好东西由于师父的留一手而慢慢地失传了。毒手药王没有走这个老路,药王把自己所有的心得、体会、诀窍都一股脑儿地传给了程灵素。事实上,药王的眼光的确是对了,程灵素不仅全面继承了药王的本领,而且向前大大地发展推进了药王的功夫,所以说,程灵素本身就是毒手药王作为一个老师的巨大成功。

第五位名师,天山童姥

我最后说的这位名师就有点特别了,她的名字叫“天山童姥”,是《天龙八部》中的一个人物,是小说中一个邪教组织(逍遥派)的头目,是个坏家伙。

天山童姥有个徒弟叫虚竹子,出身于少林寺。虚竹子从来就没有拜过天山童姥为师,不过,虚竹子的武功、招式大部分都是天山童姥教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当中有一个机缘。小和尚虚竹无意当中被无崖子注入了内力,获得了相当于70年的逍遥派内功,陡然之间内力大增。但是,如果没有天山童姥的教导,虚竹是永远不知道怎么用这个内功的。天山童姥知道逍遥派的内功到了虚竹的身体里,要想把它抠出来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把虚竹给培养出来,培养成自己人,这个内功才相当于自己的。

因此,天山童姥对于虚竹的培养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思。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学生是如此的不愿进步,从来没有一个学生对老师是如此的抵触!这个虚竹虚头巴脑、死守着少林寺的那点东西,对于天山童姥的教导异常反感,百般逃避。

为此,天山童姥真的是想尽一切办法,苦口婆心、威逼利诱,包括使用美人计。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天山童姥的教学,那就叫做非正统教学。不可能是学生一直在抵触吧,所以,她的教学当中有赌气、有戏弄、有玩闹,甚至有争执,还有一些不可理喻。

但是回过头来看天真童姥的教学和传授,还是非常有计划的,而且是循序渐进的,是符合教学规律的。当时,她正在一个非常时期,是在逃难的过程当中。

在逃难和练功之余,她还很用心地思考如何把眼前这个不怎么样的原材料好好地敲打雕琢一番。我觉得天山童姥有点像现在学校里面那些勤勉的老师,对于一些笨学生,她们常常运用霸王硬上弓的功夫来进行教育。

对于天山童姥这种霸王硬上弓式的教学,虚竹子很是反感,唯恐躲之不及!但是没用,他还是在被培养,他最终还是被培养成了一个一流高手。他学的那些功夫,比如“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小无相手”,这些一流的功夫足以让他跟天下群豪一争高下。

其实,你有没发现,天山童姥更像现在的高三老师,再差的学生到了高三老师的手下,都能够被培养出来和训练出来,他们就具有天山童姥不遗余力、坚韧不拔的传授功夫。其实,天山童姥在传授的过程中,还是让虚竹子小和尚从武功到精神都脱胎换骨了。虚竹子就有点像她手中的一块石头,完全地、被动地被她雕刻琢磨。这种塑造人的方式根本就不是按照虚竹子自己意愿来进行的,但在客观上效果上,他成才了,而且成长得很迅速。

我们回过头来分析一下天山童姥的教学手段,其实并不可取。但是从天山童姥的授徒经历我们仍然可以得到一些启发,天山童姥的授徒生涯说明:有时候,学生是不愿意学习某些内容的,是因为学生的思想和经历没有达到那个水平和层次,年轻时候的被培养的经历,也许会对这个人的一生大有益处,最终学生还是会理解和感激的。

最后我还想说一说,天山童姥能够把一个如此厌学、如此顽固、如此笨拙的一个少年,最终培养成一个超一流的好手,这足以说明天山童姥就是一位超一流的名师嘛!

天山童姥其实有点像我们学校里面的教科室主任,他们往往用霸王硬上弓的方式,让我们的老师去成长,逼我们的老师写教案、写论文、写教学反思,然后逼他们去参加各种比赛,最终把那些不愿意成长的、懒惰的、笨拙的小青年们、小老师们培养成一个个一流的教学高手。所以,我觉得给天山童姥一个教科室主任的岗位还是可以的。

还有一位名师,神雕

神雕作为名师,它最得意的弟子是杨过。虽然是一雕一人,但是神雕教杨过的教学方法堪称是教科书级别的。

我们来慢慢分析:

首先杨过遇到神雕的时候只剩一只手臂,心灰意冷,万念俱灰。这时候他哪里还有心思学什么剑法呢,当务之急是要改变杨过的心境,所以这位雕兄把杨过带到了剑冢这个地方,让他知道了世界上有一位独孤求败。剑冢的四把剑教会杨过的也不只是剑,而是起起伏伏的人生道理,带他到这里来实际上就是为了解开杨过的心结,让他有学习的欲望。

在杨过正式向神雕学习剑法的时候,神雕的教学方法也很有深度和高度,它没有教杨过招式,只提供学习方法和学习环境,一种真实的模拟情境。比如为了锻炼杨过的劲力,神雕让他在洪水中和石块对练,剑法就是靠杨过在水流中对练的过程中自己领悟。说来奇怪,一直练到深夜,杨过越练越兴奋了,就跟我晚上睡不着很像,有时我准备这些材料,越准备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不想睡。

杨过在练的时候,山洪渐渐小了,他那天就睡不好了。他在水中悟到了很多,顺式、逆势、横削、倒劈等,这时候他心中才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以此使剑真是无坚不摧,剑上何须有锋。杨过使过好几把剑,什么君子剑之类的,自从练了这把比平时重好几十倍的剑,再换了其他剑,什么剑法也使不出来了。因为普通剑在他手中轻轻一抖,剑就断掉了,所以杨过就知道了,招式永远是有限,方法却能受用一生。

杨过在激流当中悟出来的东西是别人怎么教也教不会的。有没有发现,在我们课堂上,我们很多老师希望教小孩子很多方法,教很多知识,其实知识和方法都可以过时的,而上课的思想、看问题的角度,那才是值得我们在科学课堂传授给学生的。我相信大家读了这个四剑铭,一定是会有所感悟的。

我们再来谈谈这个雕怎么教杨过的。除了我们刚才说的,神雕在教杨过之前,他对杨过练功时候的身体状态有所了解,比如每天吃的东西要有增强内力的功效,有时让杨过吃一个鲜红的果子,有时让他吃个胆。比如有一次杨过晕过去后,神雕让他吃了蛇胆,他的身体就好了。由此可见,神雕对于杨过的学习不是想到哪就教到哪,神雕是有一套完整的教学体系。而且,独孤求败的四剑铭,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一套标准的教科书,提供了一个标准的流程来供参考。杨过没有学习他的一招一式,却在和神雕相处的这段时间里面,从剑法到心境都上升到了一个境界。

神雕还是严师,严格得不得了。杨过每次想放弃出水的时候,都被神雕硬生生地用翅膀拍回去,这个过程当中神雕没有一句话,师徒之间的沟通只是靠神雕自身的动作和杨过的悟性。

有一次,杨过有了提防,神雕一翅膀挥过来,居然没有拍到杨过,但是杨过心想:“这位雕兄逼我练功没有半点松懈的样子,既然它有这份美意,难道我还连个畜生不如吗,反而没有上进之心吗?”于是端正了学习心态,重新入水。传授学习方法,深入了解学生,再加上严格地监督,这位老雕虽然只是一个飞禽,但在授徒方面难道不是一等一的名师吗?并且日后它还和杨过一起并肩闯荡江湖,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其实这种关系也是我们做教育者的一种追求。因此我觉得金庸笔下“第一名师”的称号得给这只神雕,应该也算是名副其实了。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神雕”这二字,它作为名师,在金庸所有小说当中,正因为神雕才有了“神雕侠侣”,也只有神雕的名字出现在金庸小说的名称当中。

好老师长什么样?金庸用四个故事讲透了

文/岳炜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一个人有过人之才,并不少见。而要想成为一个好老师,就没那么容易。

一个好老师,不仅应该具备高尚的师者品行、精深的专业素养,还应该在传道、授业、解惑方面,拥有独到、高效的方式和方法。

怎样做到这一点?在金庸的江湖世界里,他用四个故事,点出四个教学妙招,把这个问题讲透了。

因材施教

在《射雕英雄传》中,洪七公收傻小子郭靖为徒。

第一节课,洪老师没有像郭靖的启蒙老师江南七侠那样,一上来就教他复杂的武功招式,也没有再像中学老师马钰那样教他去记什么内功心法,而是先了解了郭靖的武功根基,然后才开始授课。

他漫不经心地教了这笨徒弟几个简单的武功招式,由此将郭靖引入课程。我们来看:

(洪七公)说着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到面前一棵松树,喀喇一响,松树应手断折……郭靖吃了一惊,真想不到他这一推之中,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洪七公道:“这棵树是死的,如果是活人,当然会退让闪避。学这一招,难就难在要对方退无可退,让无可让,你一招出去,喀喇一下,敌人就像松树一样完蛋大吉。”当下把姿式演了两遍,又把内劲外铄之法、发招收势之道,仔仔细细解释了一通。虽只教得一招,却也费了一个多时辰功夫。

郭靖资质鲁钝,内功却已有根柢,学这般招式简明而劲力精深的武功,最是合适,当下苦苦习练,两个多时辰之后,已得大要。

在洪七公的悉心教授下,这套降龙十八掌像是专门为郭靖量身定做的一般,完全符合这个傻小子的自身基础和资质。

是以,郭靖完全没有感到枯燥,而且还对“自己能够练好这门武功”树立了坚定的信心,所以终有所成。

看见没,洪老师帮郭靖这个“笨到姥姥家”的学生建立自信,进而循序渐进,练成绝世神功,靠的就是这“因材施教”的法子。

垂身示范

《飞狐外传》中,少年胡斐于商家堡中与太极门叛徒陈等人打斗,败下阵来。恰巧,红花会三当家赵半山赶来,无意间救下胡斐。

赵半山是太极门的高手,大坏蛋陈禹的同门,但为人正直善良。他得知,陈禹背叛师门是为了学习太极门中的乱环诀和阴阳诀两大绝技,于是便在制服他之后,当着商家堡中众武林人士的面,背诵口诀,亲身示范,将这两大绝技活灵活现地展示在了大家面前。

表面上,他是在教陈禹,实际上却是结合了他刚才看到的小胡斐对敌时的招式,巧妙地用自身的示范对其进行了点拨。

这一堂公开课,让胡斐受益匪浅,武功境界上了一个层次。书中言道,“经此一番指点,胡斐日后始得成为一代武学高手。”

赵半山授拳,不仅有通俗易懂的理论解析,而且还有亲身的示范。书中言道:

只见赵半山拉开架式,比着拳路,说道:“万物都分阴阳。拳法中的阴阳包含正反、软硬、刚柔、伸屈、上下、左右、前后等等……临敌之际,务须以我之正冲敌之隅。倘若正对正,那便冲撞,便是以硬力拚硬力。若是年幼力弱,功力不及对手,定然吃亏。”

胡斐一直在凝神听他讲解拳理,听到此处,心中一凛:“难道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么?是说我与王剑英以力拚力的错处么?”却见赵半山一眼不望自己,手脚不停,口中也丝毫不停……

如果没有赵老师的亲身演练,别说是胡斐这样的小孩子,就是在场的各位经验丰富的武学专家们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听懂这两门绝技的奥妙。

躬身示范,身体力行,能够拉近老师于孩子的距离,让知识传授变得生动而活泼,乃是追求高效教学的不老法宝。

不拘于术

在《笑傲江湖》中,华山派武学宗师风清扬老先生仅出场一次,却凭三言两语,以深入浅出、醍醐灌顶的精准点拨,使令狐冲这个武功平平的年轻人以极快的速度成长为剑术高手,走入了新的武学天地。

这风清扬对江湖争斗心生厌倦,在华山隐居几十年不曾露面。

这日,他见华山弟子令狐冲与采花大盗田伯光在山洞外斗剑,经过一番观察,忍不住出现在其身后出言指导。

他的这番指点,不仅对令狐冲大有裨益,而且也带给我们为师者诸多的启示。

风清扬一出场,就让令狐冲将“白虹贯日”“有凤来仪”“金雁横空”等三十招华山剑法连在一起。这三十个招式令狐冲都学过,但出剑的脚步和方位却无论如何也连不到一起。

于是,风清扬便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致。你使完那招‘白虹贯日’,剑尖向上,难道不会顺势拖下来吗?剑招中虽没这等姿式,难道你不会别出心裁,随手配合么?”

这话可谓石破天惊,一下子就点透了天资聪慧的令狐冲,使其迅速提高了战斗力。

接下来,令狐冲凭借这“随手配合”的三十个剑招与田伯光相斗,但仍然因不甚熟练而被对方击落手中剑,而且还被他用手扼住了喉头,一时间难以脱身。

此时,风清扬说出了第二段话,更可谓一语惊人:

“蠢材!手指便是剑。那招‘金玉满堂’,定要用剑方能使吗?”

令狐冲闻言,灵光一现,以右手为剑,使出这招“金玉满堂”,一下就将猝不及防的田伯光击倒在地,这令他自己也大为惊叹……这位风太师叔看似简单的几句话,却让令狐冲从此走进了一个新的武学境界。

风清扬说武论剑,其根本点在一个“活”字。若只在知识传授上下功夫,那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价值和意义何在?那些书本上的知识又有什么用?

帮助学生领悟剑意,不拘于剑招,才是最有价值的教学。

这一点,风清扬的做法与《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向张无忌传授太极剑的情节异曲同工、相映成趣。

平等互动

第四个故事,不涉及学武。

在《倚天屠龙记》中,小张无忌因身中“玄冥神掌”,来到蝴蝶谷找“医仙”胡青牛医治。

在治疗过程中,小无忌调皮捣蛋,时常胡乱反驳胡青牛的医学理论。而作为“医痴”的胡青牛却十分较真,常常一本正经地同小无忌辩论。实在辩论不过,就拿出自己所写的医学专著让小无忌研读。

有一次,张无忌信口胡吹,说人身上的“带脉”没多大用处。胡青牛便拿出自己所著的《带脉论》,让他去读。

张无忌一路翻阅下去,虽然不明其中奥义,却也知此书见识不凡,于是就他指摘前人的错误之处,提出来请教。

而胡青牛更是——

见这少年乐于读他的著作,隐隐有知己之感,便将自己的得意之作取出以示。

张无忌的医术越来越精湛。

就这样,一位不愿传艺的老师在与学生的辩论中完成了效率极高的教学。

平等对话不仅仅有利于知识的传授,更有助于唤起学生生命个体的觉醒。这一点,在教学中无比重要。

胡青牛虽不是一位称职的好老师,但他却在不经意间诠释了一个道理:俯下身子是最美的教学姿态。

四个故事,四个教学妙招,都指向一个核心,就是:尊重生命。

有了对生命个体的尊重,才可能因材施教,才可能垂身示范,才可能让受教育者在知识规律的把握中迸发创造力,才可能在平等对话中以最好的状态引领其成长。

相关阅读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