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体育 >正文

CBA球员退役众生相:从公务员到服务员 你的就业烦恼他们也有

网络 2018-10-15 11:50:15 阅读:

CBA球员退役后都在做什么

特约记者 韩磊

悄无声息之间,刚刚宣布退役的前北京男篮队长陈磊,已经在清华大学男篮谋到了一个助教的岗位,虽然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目前只是帮忙,但即使未来不去清华,陈磊在退役之后走上教练员岗位,已经是顺理成章了。

陈磊或开启助教生涯

同样在上赛季结束后选择退役的天津队球员张骥,目前也已经转移到了教练岗位上,与陈磊略有不同的是,张骥目前的身份,是天津女篮的助理教练。

像陈磊、张骥这样退役后转做教练的情况并不鲜见,他们也算谋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然而,并不是所有的CBA球员退役之后都有清楚的未来与前途,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在“找工作”时面临各种各样的选择与困惑。

在这期间,有的人游刃有余、顺利上岸;有的人一番挣扎之后才平稳着陆;也有的人,在踯躅彷徨中迷失了自我,令人扼腕。CBA球员退役众生相:从公务员到服务员 你的就业烦恼他们也有

划重点

 

  • 1CBA球员退役之后的去向大致可分为五类,分别是做教练,进入体制内任职,经商,解说以及其他。
  • 2当教练是最主流的选择,目前在CBA中有13队的主教练是退役球员,担任助教和在各级青年队任职的更是不计其数。
  • 3早期曾有个别球员退役之后没有好的归宿,但随着CBA影响力的扩大与发展,这样的个例会越来越少。

 

CBA球员退役众生相

主流选择 CBA13队主帅是退役球员

常规赛将近,CBA季前赛也按部就班地展开了,因为是热身性质的比赛,各队对于胜负都并不在意,公众也不关心,但有一支队伍是个例外,那就是刚刚更换了主教练的八一队。

这个夏天,八一队有不小的变动,一是主场由宁波迁到了南昌,更名为八一南昌火箭篮球队,二是原主教练阿的江下课,助教王治郅坐到了主教练的位置上。

王治郅担任八一主教练

球员退役转型当教练,在中国是普遍的存在。如今的CBA,20支球队有13支是由本土退役球员担任主教练(剩余7队皆为外教),担任助理教练与青年队教练的,更是不计其数。

不仅是CBA,放眼世界篮坛,球员退役当教练也十分普遍,NBA的科尔、基德、沃顿、泰伦·卢等人,都是如此,退役球员利用自己多年丰富的运动员经验,对篮球的深刻体会,转型当教练的困难比学院派要少很多,毕竟他们最了解运动员心态。

“其实没有太多特别的地方,八一队以往就有这种球员向教练过渡的传统,我这也应该算是一种自然的转变吧,我本人也挺喜欢当教练的。”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大郅这样表述自己身份的转变。

事实确实如此,以八一队为例,退役球员转型做教练的有很多,王非、阿的江、范斌、张劲松、李可、李楠等等,当然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就是李楠,红、蓝两队经过两个夏天的竞争后,李楠最终在国家队主帅之争中笑到了最后。

国家队主帅李楠

李楠是2010年退役的,并很快转型做了教练,先后辅佐过邓华德、扬纳基斯和宫鲁鸣三位男篮主帅,无论美国教练、欧洲教练还是本土教练,都非常看重他的能力和价值。

“退役的时候,当然有不舍、有纠结。”想起自己当年刚转型的时候,李楠说,“这个东西是这样,你不能违反自然规律,作为我来讲,身体情况不允许我再打球了,勉强的话只能让你越来越受伤,可能还会让你对篮球的喜欢程度降低。”

因此,事实上,无论在CBA还是世界其他地方,退役球员当教练可以说是主流选择,毕竟,专业人做专业事,也算名正言顺。

姚明担任中国篮协主席

姚明只有一个,“当官”并不简单

除了当教练,CBA退役球员还有一条常走的途径,就是仕途。

过去我们常说的“体制内”就是这种情况,很多CBA球员关系隶属于当地体育局,转会不易,工资也不高,但很多球员还是会守在这家俱乐部,一直到退役,就是为了保留体制内的身份。

等到退役了,体制不会扔下你不管,可能会安排你去当教练,也可能去体育局或其他政府部门成为公务员,通俗来讲,就是“当官”了。

体制内球员退役后从政

举个例子,辽宁队主教练郭士强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辽宁省篮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副主任,是官员。不出意外的话,已经在辽宁男篮坚守了14个赛季的杨鸣,退役之后肯定会拿到一个教练的岗位,发展得好,也有可能复制郭士强的道路,成为辽宁体育系统的又一名官员。

胡雪峰走上仕途

同样情况的还有胡雪峰,在退役之前,他就已经是江苏男篮的教练组成员了,也不止一次成为中国男篮的助教。但去年夏天退役后,胡雪峰身上最主要的标签,是江苏省篮管中心的副主任,不但主管男篮,女篮、青少年篮球的发展都要参与,而且据他透露,自己目前的工作内容,在女篮身上要多过男篮。

“与男篮相比,女篮的社会关注度更低,队员的成长空间相对局限,但是目前中国篮球协会正在积极开拓女篮市场,WCBA也在发力。”胡雪峰说,“今年的WCBA赛季,江苏女篮的目标是打入前四名。”

教练员很多人可以做,但走仕途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无论是郭士强、杨鸣抑或胡雪峰,打球的时候就拥有极高的球商和情商,走仕途对他们而言也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在姚明已经出任中国篮协主席的大背景下,上述几人在仕途的成就都无法和姚主席相比,而姚明成功的原因,也和很多走仕途的CBA退役球员一样,一是吃过见过,见识过真正高平的职业联赛是什么样子,二是有极高的情商,这也保证了他们可以在宦海浮沉中,有所建树。

姚餐厅

“如果做砸了,别人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做教练和走仕途,确实是CBA球员退役后常走的两条路,但也有些球员既不喜欢当教练,也不适应公务员生活,凭借当运动员期间攒下的金钱、人脉,经商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其中CBA球员做最多的是餐饮,因为这个行业上手快,门槛也不高,借助球员个人的品牌影响力,还很容易打出知名度,甚至很多球员没退役的时候,就已经涉足餐饮了。

退役后经商是一大选择

姚明在休斯敦的姚餐厅是最出名的,CBA球员里,杜锋在东莞开了一家新疆餐厅,西热力江在乌鲁木齐开了一家名为“牧羊先生”的餐厅,朱芳雨在东莞有一家叫“MERAH”的豪华酒吧,当然他只是股东之一,并非大老板。

辽篮队友为刘志轩捧场

最近几天还有消息传来,刘志轩在沈阳开了一家串店,也正式进军餐饮行业了。

不过,CBA球员囿于经验,投身商海失利的新闻也屡见不鲜,譬如胡卫东曾经在南京开过一家名为“御厨轩”高级餐馆,没过几年就关门大吉了;巴特尔在北京男篮效力时,也曾开过一个名为“丝路花雨”的餐厅,最终因为经营不善也不了了之。

林晨耀已打造知名品牌

而如果要在CBA退役球员中找一个经商最成功的,非前福建队球球员林晨耀莫属,他的准者体育,已经是国内知名的体育品牌了,早在2015年年销售额就已经过亿,此后稳步增长。

和很多运动员不同,从小喜欢经商的林晨耀早早为退役后的生活打下了基础,身为福建人的他有着很多“闽商”的特点:头脑敏锐、务实、竞争意识强,还在打球的时候,林晨耀就开了网店和两家实体店,并以他的绰号“大脚”命名,这也是准者体育的雏形,随后,林晨耀从代理其他运动品牌做起,一步步建立了自己的运动品牌,准者体育。

但林晨耀只是特例,他在商业上的适应和突破,同龄的中国运动员中并不多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运动员创业确实会比普通人更好,因为他更专业,球迷和消费者对他会更有信任感。但如果把产品做砸了,别人再也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因为大家都知道你是谁。”

霍楠担任解说员

解说员?他们都有更远大的梦想

随着转播CBA的媒体越来越多,篮球解说员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身为CBA联赛的官方转播商,腾讯体育会转播全部场次的CBA比赛,每场比赛都需要解说嘉宾,这样的情况下,退役球员就成了更好的选择,因为他们懂球,懂技战术,对于场上的情势变化,往往能做出更精确的判断。

“当时就是退役之后,一段时间无所事事,突然有一个解说的机会给过来的时候,我一开始是犹豫的,因为解说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职业,而且我觉得自己的的表达能力还有欠缺。”对于自己当初做解说的原因,霍楠是这么说的。

焦健担任解说员

但在经过了周密、细致的准备后,霍楠还是走上了解说岗位,并且游刃有余,和他一样有相同经历的,还有李克、尚平、焦健、张云松,等等,都是退役之后当起了解说员。

不过,这些退役球员能走入这一行还因一个很多退役球员不具备的条件,就是他们都在北京。众所周知,北京是体育媒体的重镇,央视在此,体育门户也大都在此,手握版权的他们在寻找解说员时,就近原则也是第一位要考虑的。

而且,中国不比美国,在美国,可能一位退役球员拿到ESPN或是TNT的解说员合同后,就以此为主业了,中国的解说员却往往还会有自己的事业。

李克还是男篮助教

譬如李克,他之前一直是佛山青年队的主教练,现在是中国男篮红队教练组的一员;张云松,现在是北京首钢女篮的主教练;尚平目前则在姚明经纪人陆浩的体育公司上班,解说只是他的副业;至于霍楠,他的主业则是NBL洛阳金星队的主教练,就在今年的十一假期,霍楠还在家乡太原举办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篮球训练营。

记者这样问霍楠,如果让他在解说员和教练员之间做一个取舍,你会怎么选?霍楠说:“最好的状态当然是兼顾,但如果真的要选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在主教练的岗位上做一番事业。”

失意人?个例只会越来越少

CBA的退役球员中,有没有不如意的?当然有。每当这个问题出现时,有两个名字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一是史勇,还有一个是孙忠诚,他们都是CBA退役球员里失意的代表,但事情也并非表面那样简单。

史勇踝关节炎

史勇之所以出名,是因为2011年的时候,《体坛周报》做了一个人物专题,报道了他的经历,作为前八一男篮的一员,身高2.16米的史勇原本被寄予厚望,结果因为队医治疗不善,脚伤严重的他不得不选择退役。

退役之后,八一队给他安排了后路,让他去卫生科,但史勇拒绝了,因为庸医断送了职业生涯的他不想自己也成为庸医;此后八一队又安排他去导弹学院上学,毕业之后同样给他安排好了,一是留校工作,二去地方上当个公务员,三,拿一笔不到十万块的复员费自谋生路。

史勇的选择是:拿钱走人,他拿这笔钱在廊坊开了一间卖麻辣烫的小店,一个月挣上三四千块,自得其乐。

史勇退役后卖麻辣烫

但在很多媒体转载他的新闻时,都用了“姚明队友退役后卖麻辣烫”这一标题,固然耸人听闻,但却失去了事情的本意,对于见惯了公务员在不适合自己的岗位上尸位素餐之后,史勇的选择其实更应该赢得我们的尊敬。

“很多人都不理解,说你为国家打球整成这样,国家就该养着你,理是这个理,可关键是我不想啊!”史勇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要是过被人养着的生活,那我真成废人了!”

孙忠诚在餐厅当服务员

至于孙忠诚,情况略有不同,在CBA期间效力过山东、浙江万马和浙江广厦的他,退役后曾在北京漂了一段时间,找过不少工作,也联系过不少企事业单位,但由于没有过硬的学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几番蹉跎之下,流落到了山东招远一家名叫“小渔村”的餐厅里端盘子。

后来,《烟台日报》的记者徐立业得到了这个消息,因为孙忠诚是烟台人,两人本就相识,就写了一篇报道,见报之后反响强烈,多家篮球培训机构希望能聘用孙忠诚出任教练,最终孙忠诚选择叶落归根,去了烟台一家健身俱乐部,做篮球项目的负责人。

之所以说孙忠诚比较特殊,还是和他的性格有一定关系,打球的时候,陈忠诚由于平时寡言少语,与队友相处友善,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老面”,在当时,他还有球技在身,但等自己退役、面临二次就业时,“老面”不善言辞、从小打球再无其它专长的劣势就出现了,求职不顺也并非全是意外。

除了上述两人,CBA的退役球员里,再寻找失意人就不多了,原因很简单,作为一项职业化程度较高的运动,篮球运动员的收入在国内还是很可观的,退役之后除非遇到变故,凭借运动员期间获得的收入,维持正常的生活也无问题。

此外,今天的社交媒体日益发达,运动员也能频繁接触各类新鲜事物,在没退役之前可能大多数人就已想好了退路,最不济的情况下,去某个训练营当教练肯定没问题,去打野球也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毕竟时代变了。

史勇、孙忠诚这样的球员,未来也会越来越少了。

CBA球员退役后有更多选择

结语

在球场上,我们看过不少球员在比赛中纵横驰骋、力挽狂澜,在各类新闻中,我们也见过不少球员香车宝马、美女如烟,很多人也就想当然的认为,职业体育完全可以永远和金钱挂钩,球员们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生活,一天又一天。

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退役可能是每一个运动员人生的分水岭。在那之前,他的人生有无数种可能,但在退役之后,每个人都要走上“找工作”这一条路,这个时候,你之前的表现可能都不再重要了,谁都需要为自己重新打算。

在这一点上,退役运动员和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甚至和每一个想换工作的普通人一样,都需要经历迷惑、重新适应,唯一的区别可能是,这些退役运动员之前比你多挣了不少钱。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