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欧盟裂痕扩大 亲欧派民心渐失

峰锐观察 2018-09-20 12:08:00 阅读:

01

两个面临欧盟“家法”惩治的欧洲国家领导人,不约而同在9月18日这一天,分别出访了欧盟的两大对手:俄罗斯与美国。

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访问莫斯科,与普京总统亲密交流的同一天,他的难兄难弟波兰总统杜达到访华盛顿,与特朗普总统轻松谈笑。

欧盟裂痕扩大 亲欧派民心渐失

欧盟裂痕扩大 亲欧派民心渐失

两人出访的时间点可以说是巧合,但动机与目的则高度雷同:在欧盟威胁“停职反省”的压力下寻找强大外援。

先说欧尔班。上周刚刚受到欧盟议会的羞辱,立刻转身来到欧盟的制裁对象俄罗斯,与普京谈油气合作,希望俄罗斯土耳其的溪流管道延伸到欧洲。

再说杜达,来到美国,积极邀请特朗普在波兰建立永久美军基地,甚至名字都想好了,建议就叫“特朗普要塞”(Fort Trump)。特朗普回应说,可以考虑,既然波兰愿意提供20多亿美元的基地建设费用。

波兰显然并不满足于目前部署在当地的3000名美军(一个旅),还希望增加到一个师,并成为常驻军。这一动向,简直就是将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德国总理默克尔及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呼吁的“欧盟急需在金融与军事方面独立自主”的倡议当做耳边风。

这两个中东欧国家如此打脸欧盟当家人,暴露出由来已久的东西欧矛盾已日益激化,而导火索就是欧盟启动相当于欧盟宪章的《里斯本条约》第七条,试图用家法制裁这两个离心离德、不听话的“坏孩子”。

02

欧洲议会9月12日以448票支持、197票反对、48票弃权表决通过一份由荷兰绿党议员萨尔根提尼起草的提案,启动《里斯本条约》第七条对西班牙进行调查。理由是匈牙利政府限制言论、集会自由、削弱宪法和司法制度、侵犯少数民族和难民的权利等行为,威胁"匈牙利的民主、法治和基本权利"以及欧盟的价值观。

这是欧洲议会史上第一次动用这个“核武级制裁”条款,理论上将可能会触发更多的惩罚措施,包括最终取消匈牙利在欧盟各机构的投票权,相当于“停职反省”,距离被开除会籍只有一步之遥。

但由于作出此决定,需要得到所有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的一致赞成,而波兰已表态会阻止这一决定,算是对早前匈牙利鼎力支持的回报。

去年十二月,波兰也曾因“违反欧盟价值观”而面临类似的家法惩治,不过提出启动《里斯本条约》第七条惩罚波兰的是欧盟委员会,理由是波兰的司法改革违背了民主、法治的原则,是对人权保证的威胁,违反了欧盟价值观。当时由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坚决反对,这一制裁同样难以落实。

尽管欧尔班与杜达试图寻找的外援不同,但在欧盟大家长的威逼下,已结成躲避欧盟家法惩治的攻守同盟,准备抱团取暖。

事实上,匈牙利与波兰在欧盟内部并不孤单,愿意与两国抱团的国家,还包括捷克、奥地利、意大利等。

欧盟裂痕扩大 亲欧派民心渐失

捷克总理巴比什与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都表态要站在匈牙利一边。奥地利也对匈牙利惺惺相惜,除了坚拒难民的立场相近之外,奥地利外长克奈斯尔结婚邀请普京到场观礼,副总理斯特拉赫发表欣赏普京的言论,都遭到欧盟建制派的强烈批评。

这些抱团的欧盟国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强烈反对德法领导人强力推行的难民分摊政策。

03

欧盟裂痕扩大 亲欧派民心渐失

如果说东西欧发展不同步的矛盾一直是欧盟一体化进程的拦路虎,那么2015年以来的中东难民潮,则进一步撕裂欧盟,拖累欧盟一体化进程。因为,奥地利与意大利这样的西欧国家也与法德等欧盟轴心国离心离德。

难民问题也加深了欧洲“疑欧派”政客的疑虑,通过成员国让渡主权的欧洲整合方式,不仅没有带来繁荣,反而带来更多的社会矛盾与冲突。

尤其是反对接收移民的欧洲极右翼政党在各国选举中,不断壮大,让愿意接地气的政客们领悟,欧盟建制派们高高在上的所谓“政治正确”与“顶层设计”政策越来越丧失民心。

拿瑞典来说,过去三年,总人口不到1000万的瑞典一共接纳了近30万难民,按人均难民接纳数量来算,高居欧洲第一,是难民接收大国德国的1.5倍之多。但难民的融入情况并不好,就业率低,且令社会治安恶化。这引起了瑞典民众的不满,也令瑞典社会对外来移民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在刚刚的大选中异军突起就是明证。

此外,欧尔班所属的中右翼政党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简称“青民盟”)在匈牙利已连续执政八年,杜达所属的法律与公正党则在2015年中东难民潮最盛时在波兰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成立波兰自1989年以来第一个一党单独执政的政府。这些都反映出匈牙利与波兰选民对坚拒难民、维护国家主权的政党的高度支持。

然而,欧盟建制派继续掩耳盗铃,漠视触发民粹主义兴起的深层次社会矛盾与冲突,反而指责欧盟内部不断扩张的民族主义思潮,以及民主法治的逐渐退化。

他们妄图利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对欧盟的批评与威胁言论,试图用国际政治经济压力的“外敌”来倒逼欧洲一体化进程。

法国总统马克龙,频频扬言需要一个强大的欧洲来应对美国与中国,而民族主义“就像麻风病一样”,是妨碍欧洲一体化的最大问题。

任期即将届满的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则在任内最后一场“国情咨文”中,宣扬“欧洲主权时刻”。

德国总理默克尔也不断提醒欧洲人“不要继续生活在幻想中”,要走向自立自强的独立自主之路。

04

欧盟裂痕扩大 亲欧派民心渐失

但这些空洞的理念并不能说服欧盟的“异见分子”们。

疑欧派认为,国民身份比政治理念更强大,他们不屑于再追随亲欧派政客试图消除民族国家的欧洲一体化进程,甚至怀疑欧盟放任大规模移民的原因,就是为了削弱民族国家和有机的社会共同体,以便让欧洲人接受欧盟官僚的管制,造成“欧盟由大国操弄、恃强凌弱”的局面,剥夺成员国自主发展道路的权力。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日前访问意大利,与意大利极右派政客、内政部长萨尔维尼商谈开启“建设新欧洲”,打算建立一个新的政治联盟,誓言要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中,改变欧洲委员会和欧洲议会的构成,让新的欧委会与欧洲议会,改弦易辙,明确支持加强边防和阻遏移民。他们信誓旦旦:“欧洲正面临命运攸关的转折,这将是整个大陆的历史关头”。

明年五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再看难民等议题如何撕裂欧盟。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