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不再把爱情当作心中的粮

《境界》 2018-09-19 10:03:56 阅读:

我常幻想与自己喜欢的男性发生关系,边想边自责。我爱上他,堕胎后他说分手,我死死拽住他,醉倒街头大哭。我仍把爱情当作心灵的粮食,对喜欢我的,又冷又凶,对我喜欢的,极力讨好。能叫出名字的罪,我都有,我认罪却不痛悔。无数争战之后,我好像变好点了。

用幻想喂养欲望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基督徒。

我从小就跟长辈去教会,却从没有认真读过圣经,对神和神属性并不清晰。基督信仰,对我来说认识的东西太有限,印象深刻的大概只有不能触犯却绝对无法遵守的十条诫命。但我还有过一次偷窃行为。在人的面前却装作一副乖乖女形象。

在儿时的经历中,我最想忘记的是孩子们由于对性的无知犯下的一些丑恶行为。我虽然归因于小时候的无知,但这种无知可能只是就结果而言,印象中,我知道这是违反神的诫命,其实我是明知故犯。

后来被大人知道后,他们就说这是会被雷劈的。恐惧再加上羞耻心,让我不敢再做。手脚虽被禁止,头脑里的隐恶却藉着幻想长了翅膀。当我感觉到不被爱的时候,我会幻想自己生病、受伤,或者被过失伤害,或者因为保护别人受伤,幻想别人会为此内疚,就爱护我、照顾我、疼惜我。后来这种幻想发展到各个方面,成为我实现自我满足的重要方式。

随着身体的发育,再加上小说、电视剧等的影响,我对两性有了更多的认识,也逐渐产生了朦胧的渴望。我常幻想与自己喜欢的男性发生性关系,边幻想边自责、愧疚,因为我知道这是上帝不喜悦的,是犯罪。

我也认罪,但是还会再犯。在人眼中,我似乎是一个很清纯的女孩,但我知道自己的污秽,常为此责备自己。一直到前几年,我真的跟基督建立关系后,我才终于摆脱这种幻想的影响。

不再把爱情当作心中的粮

为他堕胎,喝醉在街头

工作的第一年,我在职场遇到一个男生,对他很有好感。他对我也很主动,常给我发短信,关心我。他有女朋友,在外地。后来他邀请我去他家吃饭,告诉我他跟女朋友分手了。

他把我介绍给他的爸爸妈妈和姐姐,我当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跟女友分手,只知道他们之间闹了别扭,于是开始陷入跟他的关系。有一天,他表示想来我住的地方,我不懂明确拒绝,半推半就地允许了他,跟他发生了关系。

之后,我感觉很迷惘、很害怕。我知道犯罪了,却不愿意面对,也没有悔改,反而继续跟他在一起。我既感觉愧疚,又担心他离开我,这使我天天忧愁,直到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曾想要自己把孩子生下来,这时他的“前”女友似乎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在女友以死相逼的威胁下,他退缩了。我也退缩了。我们去医院堕胎。当时很迷茫,也许是罪蒙蔽了我的心,我没有心疼,只是害怕被人知道。

吃堕胎药很痛,痛到极处想就此死去吧,再也不用面对可恶的自己了。堕胎以后,他说分手,说我们不合适,说我能力比他强、我们不会幸福等等。我陷入恐慌,我害怕一个人面对这一切,我害怕失去。我哭,我闹,想要把他死死拽住,我也说我想死。但他的冷漠让我更害怕。他懦弱地说:“还是我死吧,这样你们都好了。”

许多次,我心里有声音劝自己要回头,要放手。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打电话给他,发短信给他,但都无济于事。我渴望从他那里得安慰,可是没有。一次喝醉在街头,大哭,他的电话再也打不通。我大哭,不顾是深夜,不顾是街头。我感到了绝望。

最后,迈着痛苦的脚步向家的方向走去。突然有个骑电动车的大叔过来跟我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我才意识到,他原来是在安慰我。作为一个从小是乖乖女的我,那一幕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喝醉在街头,为情的缘故。

后来我知道没有希望,终于放手了,但心里的伤害刻骨铭心。那段时间,我晚上不愿睡觉,因为害怕做梦。我买了很多小时候喜欢的动画片、电视剧在电脑里放,开着灯一直看到睁不开眼才睡去。我放任自己颓废了很久。

有意思的是,在那段时间我没有停止过去教会,甚至也参加教会的慕道班。我知道自己犯罪,但不去教会让我有更多的负罪感。然而,我不明白,我没有真的在敬拜神。

我渴望人的关注、人的爱护

我不愿也不敢让别人知道我的事情,所以没有人可以分担我心中的痛苦和恐惧。我一个人去到另一个城市流浪。慢慢地,我愿意正常去生活和工作了。工作上的一些小转变,也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到一个家庭教会。在那里我发现人们跟神的关系与我以前接触的不一样。他们很真诚地追求,很敬畏地读圣经,也很努力地活出来。我被他们吸引了,慢慢加入到他们当中。与他们接触一段时间,我找到一位觉得还可以信任的姐姐,跟她说我的过去,她陪我认罪祷告,安慰我。

但那时候我心里的感觉很奇怪:我认罪,觉得自己是罪人,但没有感觉被释放。也许那就是心蒙脂油的感觉?也许那就是刚硬?或者我不相信神的爱?最根本是我还没清楚认识神。我不认识祂是怎样赦罪的神,不认识祂的慈爱,不认识祂的圣洁。

感谢神,神爱我,即使我是个破败的瓦器。我在教会生命慢慢成长,对神认识更多了,甚至开始参加服侍。但生命中的黑暗依然在顽固地想要继续控制我,我还是会用幻想来可怜自己,虽然那时候已经开始抵挡关于性方面的幻想,但其他方面的幻想还有。我很努力地像一个基督徒那样生活,但生命的根基因为缺少神的话,还是摇摆不定、不甚牢固。

虽然我理性上知道神会赦罪,我以为我已经相信罪得赦免,可是心里却没有真相信。因为过去的罪仍然像一座大山压着我,我告诉自己再也不配得爱情了,但情感上,我仍然希望用爱情当作心灵的食粮。

我喜欢上了教会的一位弟兄,将其当成情感的依赖。我也祷告,但是因为太多的无知吧,我不知道我的满足应该是在神那里的,我那时还不知道我的生命是怎样的不成熟,我渴望人的关注,渴望人的爱护,我还不懂得真爱。我喜欢的弟兄不喜欢我。我逃避了很久,装作无所谓,假装顺服神的旨意。很快我又喜欢上另外的弟兄,又把他当作精神上的满足,热切地关注他,渴望取悦他。我像一叶孤舟四处寻找港湾,更换着一个又一个恋慕的对象,但我所恋慕的始终不是上帝。

其实我还没有向他表白。可能我的行为太明显了吧,很快,我喜欢的弟兄表示他不喜欢我。不久他有了女朋友。我很伤心,我想也许我不够好吧。我很努力学习预备自己,很努力地渴望成为神喜欢的样子。我也意识到我生命中很多的问题了,我在努力摆脱、努力改变。但我还是很伤心。我心有好感的几个弟兄都陆续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那个港湾似乎离我越来越远。

我想,是我太多情了。我求神保守我的心,帮助我预备我自己。和许多人祈求婚姻的方式一样,我也照样祷告,并且用别人被垂听的故事安慰自己、鼓励自己。

我对我不喜欢的人拒之千里,又凶又冷漠,甚至不能够像普通朋友或弟兄姊妹那样相处。我觉得一是因为骄傲,我的骄傲让我在第一时间就想把他们对我的好感扼杀掉。二是因为害怕,我害怕我会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小时候,村里人就常笑我,你该嫁给谁嫁给谁。我讨厌他们这种说法,而且从心里恨他们,虽然长大后心里没有记恨了。但对不喜欢的男生的排斥从小一直保持到现在,而且不尊重他们,轻看他们。但对于我喜欢和仰慕的人,我就与他们相近,且服侍他们,热切地想讨他们欢喜。

当我明白我生命中这些罪的时候,我求神赦免我,也努力去改变自己。我知道我要以神的眼光看每个人,尊重人,包括不喜欢的人。但罪性真的不那么容易改,挣扎很多。

能叫出名字的罪,我都有

2015年开始,我强迫自己早起读经祷告,每天都坚持。过程不易,也怀疑过是不是形式,但我想如果连形式都没有了,我的心就更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坚持写笔记,记下该认的罪,记下祈求的事。改不了,我就继续求,说出来没有感觉了,就写。

能叫出名字的罪,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哪个没有的。有时候跪在神面前没有感觉,觉得为何认罪却不痛悔?我为此害怕,因害怕而哭泣。在许多个自我强迫的日夜里,我与罪争战,到头来真的发现神磨去了我许多的棱角,怒气、自我、掌控……

我开始慢慢觉得自己好像变好了。身边人也觉察到我的改变。我也觉得自己好像应该可以求神赐给我婚姻的伴侣了,因为我真的渴望。我从没有停止对身边弟兄的爱慕,但也常提醒自己要清醒,不要出于眼目的情欲。

一次我假装开玩笑,让一位弟兄知道我喜欢他。他约我见面,第一次聊天,我出于信任,告诉他我的过去。他当时听了以后说,如果是真爱就不会介意,但我们需要认真考虑,给彼此时间。我的感情还是盖过了理智。投入太多,太早的情感和幻想。一段时间的客气了解后,他拒绝了我,我心存芥蒂地怀疑,这是因为他嫌弃我的过去。

我有点不太敢相信,但没有一下子觉得很伤心。我很理性地为自己祷告,也为他祷告。我告诉神,也告诉自己,没有关系的。可是接下来,我再次觉得很迷惘,很害怕,很恐惧。我喜欢的那位弟兄是多少人认为的好弟兄。然而,他也无法接受我这样的经历。

有一次走在河边,我看见那黑色的深,觉得很孤独。我很渴望投入那黑黑的怀抱,突然想,如果我可以离开世界多好,去到天父那里,只有祂可以担当我的罪和过去。人何等有限。我明白那对谁都会是一种伤害,无法勉强人可以与我一同分担。

不再把爱情当作心中的粮

我前所未有地渴望我可以圣洁

我又开始做梦,梦见我在梦中被人可怜,也梦见一些很可怕的事情,在梦里有男人要与我亲近,在梦里我拒绝。我起来祷告。时不时我的脑海里常会被这些东西占据。我真知道神的圣洁,我也渴望可以圣洁,我前所未有地渴望我可以圣洁,靠近主,并且我愿意尽自己的努力奉耶稣基督的名拒绝肉体的情欲。

每次睡前,我都宣告,并且为我的亲人、弟兄姊妹宣告,远离情欲的试探,哪怕是思想里的、梦里的。感谢神,慢慢地,我开始可以远离那些东西,虽然我还是会时常面对挑战。感谢神,我可以靠着祂刚强起来。

我知道,天父爱我,以我为宝贝,祂乐意赦免我的罪,祂会带领我前面的路。但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办法真正相信神会在意我对婚姻的渴望,我没法真正相信祂会给我最好的带领。我也想过也许我就要这样单身一辈子,但我放不下对婚姻家庭的渴望和期待。我想是不是我对神没有信心呢?我会忧虑,以致我不太愿意在人面前提起我的期待,我选择忽略自己心里的感受。

经历过这一切,也从许多云彩般的见证里我慢慢明白,天父爱我,愿意我得到最美的祝福。圣洁健康的身心灵是祂要赐给我的,也是生命中最宝贵的。我也明白,我活着不单是要得到神的赐福,我还可以主动回应神的爱,我可以做天父喜欢的事情,我可以追寻祂的喜悦,祂给我的满足。

我依然积极预备自己,也寻求神对我婚姻的旨意,但如今那已经不再占据我的全部。我求神帮助我,做好现在该做的服侍,并且知道祂要我做什么、怎么活,并要努力追求圣洁。我寻求的婚姻是能与未来神要我服侍的方向相契合的,求主让我明白。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