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华莱士杀人案警方迟迟没能找到关键证据

历史大爆炸了 2018-09-17 11:28:26 阅读:

华莱士是一名保险代理人,除此之外,他还是一名国际象棋爱好者,经常在利物浦中央象棋俱乐部参加比赛。

1931年1月19号夜晚,他赶到俱乐部参加一场国际象棋锦标赛。刚到俱乐部,店主比蒂便告诉他:25分钟前,一名自称R.M .Qualtrough的人打来电话,约他明晚7点半到曼洛坞花园东路25号见面,讨论关于保险的事宜。

华莱士答应,随后便与对手卡特尼进行了一场酣战。

第二日,当他乘坐电车,如约到达目的地附近时,却发现对方所给的地址根本不存在(尽管曼洛坞花园南路、北路、西路都在那附近)。他四处打听了许多人,又在附近街区寻找了大概45分钟,仍没能找到,他便离开这里回家去了。

8点45分,当他回到家中时,却发现家里早已被强盗光顾,钱财被抢走,妻子茱莉亚头部遭受棍棒的重击,倒在客厅的地板上,早已气绝身亡。

“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华莱士杀人案警方迟迟没能找到关键证据

案件疑点重重,凶手通过“调虎离山”计将华莱士骗走,随后又闯入他的家中完成抢劫杀人。

警方通过层层分析侦破,最终认定凶手便是华莱士本人!

关于案件有这样几点疑问:

第一,如果闯入家里的真的是强盗,为何家中没有任何强行入室的痕迹?为何在抢完钱后还要“贴心”的将钱箱盖上并放回原处?家里的贵重物品除了钱财外均没有丢失,凶手在离开时还将门关好并锁上(华莱士回到家中时门是锁着的,他尝试多次开门未果,还引来了邻居,在邻居的注目下打开门并共同发现尸体)。

第二,华莱士是保险代理人,他的工作就是每日到处奔波收钱,因此整个利物浦对他来说,应该了如指掌。再加上他有一个好友就住在曼洛坞花园附近,二人往来密切,华莱士也时常拜访,那华莱士为何会不知道曼洛坞花园没有东路?

第三,在案发的这段时间,华莱士的一切行踪似乎都有目击证人。从他搭上电车时,他便一直问路,甚至还向每个路人不停的强调时间,仿佛在刻意证明自己,以做不在场证明。

根据店主比蒂的回忆,他与凶手的对话大致是这样的:“

请问华莱士先生来了吗?”

抱歉,恐怕还没有。”

但他随后会到是吧?”

说不准,不过如果他要来的话估计快了,我建议您稍后打来。”

“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华莱士杀人案警方迟迟没能找到关键证据

尽管与华莱士相识八年的比蒂坚称凶手的声音“低沉而粗哑”,与华莱士不同,可警方还是怀疑华莱士。他们发现凶手所使用的电话亭距离华莱士的家只有不足400m,从比蒂接完电话到华莱士到达俱乐部大约有25分钟,他离家后先去打电话,随后再坐车赶到俱乐部,这在时间上是完全可行的。此外,调查员赫伯特•戈尔德还指出,中央国际象棋俱乐部的会员制度非常严格,外人不能通过普通的电话薄查到俱乐部的电话号码。并且在这之前,华莱士已经有两个星期没去俱乐部了,而今晚的行程也只有他个人知道。

而华莱士的辩护人却拿出了一张锦标赛的对弈表,这张表早在几个月前便张贴在门口的布告栏中了,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知道华莱士的行程。

根据现场的勘查来看,凶手谋杀茱莉亚时一定会被飞出的血迹溅到,而检查过华莱士当晚所穿的衣服后却并没有发现血迹,只有厕所的马桶上有块来历不明的血块。同时,他们还在现场发现了一件橡胶雨衣,于是警方推测是华莱士裸身穿着雨衣作案的。

“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华莱士杀人案警方迟迟没能找到关键证据

这件事情被英国媒体称为“开膛手杰克第二”,而华莱士也被冠上了“杀妻凶手的罪名。为此法庭从外面调来了评审团,一个送奶工表示自己曾在6点45分的时候给茱莉亚送过牛奶,二人还曾交谈过。随后派报员也证实了送奶工的话,但强调时间是6点35分。而华莱士在7点05分就已经坐上了电车,所以他必须6点50就要离开家,仅仅十五分钟的时间,要毫不犹豫的杀死妻子并且清理现场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终法庭还是决定判处华莱士有罪,并决定处以绞刑。法官问华莱士的意见,他只说:“我是无辜的,但我没什么可说的。”他在法庭上表现出不寻常的冷漠和镇定,也让许多人认为他就是凶手。

然而在1931年5月18日,华莱士却突然选择上诉,新的法官也觉得疑点未明,无法证明华莱士有罪,于是推翻判决,宣布华莱士无罪释放。

出狱后的华莱士仍然受到各种骚扰,种种压力逼迫着他,两年后他便因肾病去世了。

他死后,仍然有不少人对这个案件进行推演、假设,可真相已经不得而知了,留下的只有这个“最完美的犯罪”。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