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民国人物论之:“殖民将军”孙立人(中)

郭松民 2018-09-13 15:09:47 阅读:

“ 如果孙立人真的取代了蒋介石,他将完全沦为美国附庸,台湾也将沦为美国事实上的托管地。”

05

孙立人人生的第三个重要台阶,则是以新38师师长的身份,参加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

远征军现在也被吹上了天,但中国之所以需要派遣远征军出征缅甸,仍然是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表现太差,以至于丢失了所有出海口的结果。

远征军号称“远征”,其实是一次极为被动的绝命挣扎。

因为龟缩于大西南的国军,不能像陕甘宁边区那样通过大生产运动和缴获日伪军武器装备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补给问题,只能完全依赖滇缅公路,靠美国输血才能苟延残喘。

所以缅甸是生死攸关的。

正如国民党少校出身的历史学家黄仁宇在《大历史不会萎缩》一书中所言:当时,“最基本的轻兵器弹药每月用原料300吨也全赖外援。”

尽管如此,1942年3月发起的第一次远征军行动仍然以失败告终。

国民党军重演了在中国战场的败绩,被日军击溃并逐出缅甸。10万远征军只有不到4万人撤回中国或印度,并且死亡的人大部分不是在战斗中牺牲的,而是在溃退中死于缅甸野人山的热带雨林中。

民国人物论之:“殖民将军”孙立人(中)

06

近年来被大肆渲染、作为孙立人主要战绩的“仁安羌大捷”,就发生在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的过程中。

现在看来,所谓“仁安羌大捷”不过是一个神话。

详细情况大家有时间可以去读新一军后人卢洁峰女士撰写的《仁安羌解围战考》一书。

概括来说,仁安羌之战,只不过是一场速战速决的解围战,日军发现援军已到,态势不利,就主动撤围而去。这无疑是一场胜利,但不过是一场团级规模的战术性胜利,没有大量歼敌,远远达不到战役的规模。

“仁安羌大捷”也没有对缅甸之战的结局产生任何影响,英军出围之后,仁安羌乃至缅甸全境仍被日军迅速占领。

中国远征军进退失据,处境险恶,被迫向国内和印度撤退,损失惨重。

这样一场小规模的速决战,却按照国民党的宣传惯例,泡沫被越吹越大,今天又被大陆国粉照单全收,并变本加厉地吹嘘。目前已被升格为:

前后历时7天(4月14日至21日)的“仁安羌战役”;对战之敌也由日军第33师团的作间联队(约相当于团),膨化为“日军214、215两个联队”,直至整个“日军第33师团”;日军在仁安羌的主要攻击对象本来是英军,被置换成了新38师第113团——“日军在仁安羌陆空联合作战对付113团”,并自行脑补出了获救英军高呼“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的感人画面。

今天,“仁安羌大捷”已经匪夷所思地成了和斯大林格勒战役、阿拉曼战役、中途岛战役相并列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重要战役”。

有一些细节也许能够帮助人们了解孙立人和仁安羌之战:

——当时英军被围后,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将军向中国远征军驻英军代表侯腾求援,随后中国远征军长官部直接命令距离最近的113团紧急驰援,并没有通过新38师师长孙立人;

——实际指挥仁安羌解围战的是113团团长刘放吾,而刘放吾率部抵达战场后,又接受英军司令官斯利姆将军的指挥;

——孙立人在仁安羌之战结束后宣布缴获日军200多支步枪,但落实到个人的战功《呈报表》详细列出缴获日军物品的清单仅17件,且只有“轻便之旗帜日记本等物”,步枪一支也没有。

民国人物论之:“殖民将军”孙立人(中)

07

孙立人真正取得像样的战绩(今天也同样被严重夸大了)是在1943年10月~1945年3月,中国驻印军和第二次远征军在英、美盟军的协同下,对侵占缅甸北部和中国云南西部日军的反攻作战。

孙立人在这一期间先后担任驻印军/新一军新38师师长和新一军军长。

但这一期间的驻印军/新一军已经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军队,而非常类似于西方列强主导下的“殖民地军队”,如英国将军指挥下的印军、缅军,或“外籍军团”。

第一次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失败后,新38师和新22师撤入印度,史迪威将军以这两个师为底子,成立了中国驻印军。

中国远征军副长官部、第五军军部和军长杜聿明将军,都被史迪威空运回了国内。至于被史迪威称为“终日绕室彷徨,对于军队的教育训练毫无办法”的前远征军司令长官罗卓英上将,也在担任了两个月的中国驻印军副总指挥后,被史迪威赶回了国内。

后来驻印军改为新一军,蒋介石派郑洞国担任军长。郑到印度后,其境遇与罗卓英无异,一直坐了两年冷板凳,身边的所谓军部,连兵带官竟只有40余人,根本无法行使军长职权。

郑洞国后来在回忆录里抱怨“受够了美国人的气”。

史迪威根据他对国军的观察,认为中国士兵是优秀的,但军官不行,他要建立一支由美国军官指挥的中国军队。

他亲自担任了驻印军总指挥,美国将军柏特诺任参谋长,史迪威甚至从美国国内运来了300多名各级军官,准备将营以上指挥官全部换成美军军官,只是受到中国方面的强烈抵制而作罢。

但这些美国军官还是被派到营以上部队里做了联络官。

按照史迪威的规定,这些联络官的权限很大,但凡武器装备弹药的发放补充、军事训练的计划组织、作战计划的制定,全部由联络官与相应美军单位一手把持,中国的部队长官只有管理和发放后勤供应物资的权力。

民国人物论之:“殖民将军”孙立人(中)

这就是给孙立人带来盛名的中国驻印军/新一军——

总指挥、参谋长都是美国将军,各级美军联络官事实上享有管理、指挥权,装备训练后勤都由美军包办,重庆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除了按照史迪威的要求输送新兵补充部队外,已经失去了指挥、调动驻印军/新一军的权力。

这样的部队,我们还能说是一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军队”吗?

这里还要顺便说一句:抗战期间,中国向缅甸两次派遣远征军,这本是解决中缅边境问题的最好机会,但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却一心只想打内战,命令远征军从“缅北争议区”全数退出,以实际行动承认了英国殖民当局在此地区的“权益”。

1947年缅甸独立时,英方向缅甸政府移交了包括江心坡和片马在内的实际控制地区的行政权,蒋介石对此仍然一声不响,事实上承认了缅甸对争议地区的“主权”。

中国远征军的无量鲜血和生命,付诸东流,被白白浪费了。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