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嘉定三屠,历史之殇(上)

流浪的橡树 2018-08-24 11:30:33 阅读:

题记:中元节之际,谨以此文,祭奠明末清初的1645年的那些苦难深重的日子与死者。

嘉定三屠,历史之殇(上)

剃头令油画。

甲申事变后,满清入关。就此,中国大乱。

1644年10月,满清主力兵分两路,以满清摄政王多尔衮亲弟多铎、孔有德、耿仲明方面军和英亲王阿济格、吴三桂、尚可喜方面军会攻西安。

满清取道陕北南下西安和取道潼关进逼西安,大势威慑,李自成各部终于望风披靡,溃不成军。

倒不是八旗骑兵和骑射有天人一般的威力。当心,别被史书和教科书骗了。

满清打天下,靠的,其实还是领先明帝国的高科技红夷大炮。

"红夷"者,红毛荷兰与葡萄牙也。红夷大炮,铸钢工艺制造的前装滑膛加农炮。

明中、后期,中国购进原版红夷大炮,并开始大规模山寨国产化生产。无奈,铸钢核心技术总是无法过关。仿制产品的射程、威力总不如意。

在与明帝国常年战争中,满清同样深感红夷大炮重要。为此,满清除了在明帝国挖人才之外,也招揽沙俄、葡萄牙、西班牙人才造炮。

在1630年左右,满清迈过了铸钢制造等技术难关,在这一武器制造技术上全面超过了明帝国。

不过,按照满清天朝上国的自信,参加造炮的外籍人士后来被剔除记载。红夷大炮也就成为满清自己的发明、创新。

由此,红夷大炮正在撼动着缓缓行进的中国的历史。

翻看史书,自1630年之后,明满战争也就慢慢变为一边倒的态势了。

这一明满战争态势的时间进程,与满清开始大规模造炮、建炮兵部队时间进程,完全吻合。

可以想象,数十门铸钢造前装滑膛加农炮往阵地前一放,本来就习惯冷兵器战争,习惯和满清军打阵地战的明军,自然就不是满清军的对手。

所以,所谓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网络江湖传闻,不过坊间摇大蒲扇的闲侃。

在人类文明进步、发展、进化中,地球各国相互影响,环环相连。

西方吹响了大航海时代的号角,中国正在元蒙最黑暗的殖民时期煎熬。

说起元蒙开放,泉州等东南沿海商业发达,其实那也仅仅是蒙古人和色目人的业务。

在蒙古人监视下,老实巴交的汉人在中原内陆困守荒瘠原野,百年孤独。

至此,中国经济、文化、科技全面受震,欧洲以葡萄牙、西班牙为首,也就扬帆远去。

明末,满清崛起,不过是东方游牧文化的回光返照。到了康乾盛世,所谓世界GDP第二,无非是“人口红利”的清廷政绩的海市蜃楼。

嘉定三屠,历史之殇(上)

当代的二们,在仿冒满清重军演练红夷大炮。

回到1644年。

当时,满清、南明和李闯部队都拥有红夷大炮。

区别在于,满清自皇太极时期即有了重军专门编制。重军,即火炮兵团。

满清火炮部队统一编制,统一战术训练,统一投入战场。说实话,这一编制在当年还真不落后西方军事编制。

相比之下,连连败北之后,南明和李闯部队拥有火炮数量非常少,在使用红夷大炮上显得随意,凌乱。

战争思路、思维的落后,是李闯、南明最后失败的主因之一。

诸如金庸先生《碧血剑》里,皇太极、多尔衮秉烛夜读《三国演义》、《孙子兵法》学习兵法的桥段,读读当娱乐。权且笑笑而已。

关于满清与南明、李闯的战事,以后有空再和朋友们闲聊,喜欢这一话题的朋友多参与、转发,支持橡树。

言归正传。

1645年1月,潼关。

李闯大顺军背关迎战多铎、孔有德、耿仲明方面军。

满清大军一溜拉出300余门铸钢前装滑膛加农炮——红夷大炮一阵乱轰,李闯自山海关大败后好不容易收拾起来的10万大军,顷刻,烟消云散。

考斯,没有见识过红夷大炮的李闯官兵大吃一惊,毛骨悚然。

那玩意发射起来,真真是硝烟满天如乌云压顶,惊天动地赛电闪雷鸣。

于是,被历史课本吹得神勇的李自成在内,在山海关见识过红夷大炮的大顺官兵们先跑,正在懵逼发愣的官兵后跑。

大家一起撒开脚丫子,都在跑。

逃跑路上,勇悍一时,逼死崇祯帝的李自成和刘宗敏在逃跑路上,双双被杀。

李闯主力被剿灭,1645年2月,满清多铎、孔有德、耿仲明方面军便奉命由陕西转向江南,一路杀向中原、江南。

同样,在一马平川的河南中原大地,满清骑兵、炮兵更是有了用武之地。

大炮乱轰处,满清大军所向披靡,捷报频传。

当时,多铎刚过30岁,却威震中原。

多铎于36岁盛年病死,他被乾隆誉为开国诸王战功之最,是满清官史记载清帝国第一军事家,满清绝对的军神。

说到底,还是他的炮多。

中原一鼓而下,满清主力兵锋当即挥向江南。

当时,江南远离东北,长期和平。江南军民对红夷大炮既陌生,又恐惧。

他们在满清攻击下,往往能够英勇肉搏接战。但是,炮声一响,官兵立刻变态,无不应声魂飞魄散,掉头开跑。

跑啊跑啊,那些200年都没把东虏放在眼里的大明官兵越跑越胆怯,于是,他们就开始边跑边降了。

满清主力战线推至陕西、江淮、河南一带时,所到之处,降将如云,降兵如潮。很快,降兵汉军人数就远远超过了满清的满汉八旗人数。

其中,前江北四镇首镇是戍防徐州、泗州的高杰所部,是南明最精锐、最王牌的主力野战兵团。

当时,高杰被部将刺杀。

在李自成前妻邢氏和大将李诃子率领下,这支高杰兵团也全部投降了多铎。

有大炮,有精骑,再有了望风投降的南明最棒的主力打前锋,多铎大军滚雪团般进军,更是气焰熏天。

1645年4月,多铎指挥满清大军会攻扬州。

根据史料记载,这大致是满清近10万大军对南明万余守军的攻防战。

多铎急于建功,指挥大军在炮兵未到时便开始围城、攻城,屡屡受挫,多有贝子、贝勒被伤、亡。

于是,年轻气盛的多铎顿时心生杀气。

1645年4月24日,满清重军到达。

当时,北兵试炮,飞至郡堂,弹重十斤四两,满城惶悚。

是夜,在100多门铸钢造前装滑膛加农炮猛烈炮火中,满清大军发起总攻。

炮落雉堞,城上鼎沸,遂不支。

扬州在红夷大炮的炮声中,当天应声沦陷,于是,扬州迎来了人类文明史上惨烈的一场浩劫。

扬州城内“堆尸贮积,手足相枕”,“前后左右,处处焚灼”。

当时,满清大军对扬州杀戮之深重,之血腥,之暴虐,完全无法用文字表述。

有明一朝,扬州是中国最为富庶、繁华、人口稠密的国际大都市。浩劫之后,扬州几被夷为平地,仅仅被寺庙和尚收殓遇难军民遗体,就超80万具。

嘉定三屠,历史之殇(上)

江南屠杀画作。

当时,《扬州十日记》、《扬州城守纪略》、《明季南北略》都有记载。

其中,以明清史学权威谢国桢先生圈校的,由守扬州主将史可法帐下幕僚王秀楚的《扬州十日记》记载,最具权威。

后来,康乾盛世,大兴文字狱。所有涉及记载满清入关杀戮惨案的资料、书籍被剿灭一空。

再到现在,可能就算扬州本地土著,知道并了解这一往事的,可能也是寥寥无几了。以后有缘,橡树将专门写扬州会战和扬州屠杀,敬请关注。

在参与围攻扬州的满清各路主力,满清八旗作为主力,主要是骑兵、炮兵。至于冒死爬城搏杀一线,靠的还是汉兵绿营和各路南明降军。

前南明大将李诃子所部,便是其中最卖命,最精锐的主力兵团。

李诃子,最早是明末陕西农民起义的农民革命家之一。

他先随李自成,再卧底明军,再回李闯麾下,再随李闯部将高杰,再降明廷为游击将军,再降满清为总兵,再降南明最后受封宁夏王。

乱。有点搅来搅去。

不过,如说史上出名的倒戈将军,就算吴三桂、冯玉祥,与李诃子相比,都不是菜。

后来,成事当官,李诃子改名为李成栋,摇身一变,也成为明末清初的风云人物之一。

接下来,发生在1645年8月的嘉定的血案,李成栋脱不了干系了。

扬州失守后,满清大军分散用兵,虽然各地抵抗激烈,但红夷大炮拉出来一轰,各地南明抗清军民几乎无一例外转身就跑。

短短数十天,满清大军席卷江南,弘光南明应声灭亡。

1645年5月16日,多铎进入南京。

随后,多铎以定国大将军豫亲王令旨遍谕江南。这道自诩奉天伐罪,救民火令旨声称:

剃头一事,本朝相沿成俗。

今大兵所到,剃武不剃文,剃兵不剃民,尔等毋得不道法度,自行剃之。

前有无耻官先剃求见,本国已经唾骂。

特示。

嘉定三屠,历史之殇(上)

显然,多铎作为满清方面军统帅,在若干江南激战中深感江南军民刚烈,发这道令旨,言辞之中,满满的都是收揽人心。

令旨到处,江南人民惊悸中稍微心安。战乱的江南,顿时浮起好大一片岁月静好。

毕竟,汉人心里素质好,见惯了江山换代,王朝更迭。

所谓大事危事天下事,只要不触及自己,大可以与妻儿相拥,高谈阔论风云漫卷,冷眼坐看八方战火。

岁月当真还是可以静好?

殊不知,灾难在多铎这道岁月静好的令旨掩护下,正向嘉定袭来。

就在多铎以定国大将军豫亲王令旨,要求江南军民不用剃发的同时,6月1日,多尔衮亲自签署颁发的剃头令,也由北京传到了江南。

这道臭名昭著的留发不留头的严厉剃头令声称:

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向逆命之寇,必责重罪。

各处文武军民尽令剃发,傥有不从,军法从事。

原来,正是由北京到西安,由西安到河南,再由河南到江南的无数的先剃求见的无耻官们不断上书建议,自动剃发,以谄忠心,终于促成了多尔衮下达了这道剃发令。

剃头降清,这是当时士人认定的耻辱。

如洪承畴、金之俊,陈名夏、冯铨等人,独自无耻脸红之余,当然迫不及待要拉南明军民跳水。

为虎作伥,一起剃头,一起入伙,一起无耻,这便是明末清初的政治。

钱谦益,明代东林党名流。

钱谦益谈及爱国,头头是道,涕泪俱下。完全是现在电视和网络上的爱国专家的风采。

可笑。正是这位张口闭嘴都以道德、爱国自夸的钱谦益,成为在滂沱大雨中开城投降的主要发起人。

在钱谦益投降满清,在家等候多铎召见,风闻剃发令到了南京,立刻说:头皮痒得很!

说完,钱谦益忽然推门离家而去。看着他匆匆离去,被钱谦益用爱国激情哄到手里的如夫人,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天真以为他急着去用篦子篦发。

不一会儿,但见钱谦益神情自若推门而入。

定睛看时,这厮剪了头发,蓄了猪尾辫子,神情自如漫步进来。满清入南京,就劝钱谦益自杀殉国或逃跑的柳如是当即目瞪口呆。

后来,这一笑闻传遍江南朝野,有人为此赋诗一首:

钱公出处好胸襟,山斗才名天下闻。

国破从新朝北阙,官高依旧老东林。

可见,以身许家国心许你,抢跑道德高地去玩爱情玩爱国的骗子,古代便有,倒不是后人的发明。

这首诗,还真是说到了这类道貌岸然抢跑道德高地的爱国痞子的妙处。

可是,前明、南明的爱国痞子们那份冰雪聪明的投机、谄媚,倒不是江南军民学得来的。

北京的剃发令与南京的禁剃发令传到江南时日接近,他们一片迷茫,一片迷糊。

那时,没有报纸、电视、QQ、手机、微信朋友圈。

满清两道内容冲突的命令混杂传播,听谁的?

剃发令传到南京,才签署颁发禁止剃发令的多铎不安,召会麾下文武商议。最后,多铎决定暂缓推行剃头令,继续笼络人心,继续征伐江南。

于是,多铎一面将弘光帝及捉拿的自称崇祯帝太子急急解往北京,斩于市。一面以南京为中心,东征西战。

江南士民旁观之中,满清大军大败马士英,逼降南明潞王朱常淓。

满清军威大振,江南另外一支抗清武装,淮王朱常清也由绍兴自缚,到南京向多铎投降。

至此,浙东、浙西全部为满清控制。

江浙平定,满清急忙设南京为江南省,任命江宁、安庆巡抚以下各地官员,恢复对江南全境的行政管理后,随即向南京和江南各大要地、重镇派驻了八旗重兵。

满清在江南重兵云集,扼守要津,不仅雄视赣、闽、湘、粤、桂等省,随时准备继续南下,扫荡南明武装;而且,也把整个江南军民稳稳地捏入手掌。

这便是一代枭雄多尔衮和多铎的政治智慧。

就在江南军民在迷茫、迷糊的岁月静好间半信半疑时,满清迅雷不及掩耳,完成了稳定了中原和江南大局的大业。

接下来,满清已经不再需要安抚、笼络民心了。

剩下的,只有暴力!

七月,多尔衮派出多罗贝勒勒克德浑、固山额真叶臣等往江南,替换多铎回京受封硕德豫亲王。

随即,满清江南省下令,严厉在全省推行剃发令。

显然,岁月静好的日子终于结束了,而迷茫、迷糊着的江南军民依旧在迷茫,迷糊。

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都不相信,岁月静好的日子,会在瞬间破灭。

很快,剃发令推行到了嘉定。

满清占领南京,嘉定和当时江南其他城市一样,结彩于路,开城迎之,竞以黄纸书“大清顺民”四字揭于门。

嘉定地方官和士绅更是带着户籍、印信赶往南京降多铎投降。

这座在满清与南明战争中远离战火,比较重视精致生活的城市,在接到剃发令后,一夜之间愤怒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嘉定军民七嘴八舌,愤然议论间正在犹豫不决时,突然,他们看到了武工队。

没错,南明在嘉定附近游击、骚扰满清的小股武装。

写得太晚却没有写完,欲知嘉定三屠惨烈后事,请明天继续。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