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经济 >正文

土耳其货币崩溃!对中国有何影响和启示?

秦小明 2018-08-13 21:19:15 阅读:

1、土耳其货币崩溃

这两天很多人都关注到了土耳其,一个在中国民众和媒体当中并不十分主流的国家。原因并非抖音上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广泛传唱的“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而是这个国家正在经历最近十年以来最深重的经济和金融动荡。

土耳其货币里拉已经事实上崩溃了,在2018年初至今的时间里,里拉对美元已经贬值超过50%。在刚刚过去的上周五,里拉单日暴跌超过15%,且目前来看里拉的崩溃并没有任何中止的迹象。

土耳其里拉疯狂贬值走势图

此前我在文章当中讨论人民币汇率走势时有和大家提到,一国货币的汇率走势,往往代表了国家的经济和主权信用情况。一国汇率的崩溃,毫无疑问,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出现了重大问题,其主权信用,也会面临深度降级。

土耳其目前正在经历这种情况:

汇率疯狂贬值,股市暴跌,债券收益率飙升......

土耳其目前经历的危机,和今年早些时候的阿根廷比索危机,2014年的俄罗斯卢布暴跌,以及更早的亚洲金融危机,和拉美国家的经济危机,都有诸多共同之处。

2、对中国有何影响?

对土耳其危机的描述性分析,股市跌了多少,汇率又贬了多少,引起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重挫了多少,没有多少意义。更有意义的是,我们应该思考两大类问题:

1. 土耳其危机会对全球金融市场,包括中国有何影响?

2. 土耳其货币崩溃,对我们(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有何启示?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并没有本事去做预测。但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的资料来看,这个GDP 9000亿美金体量的经济体,即便出现危机,似乎也不会对全球经济造成多大实质性伤害,尤其是考虑到欧洲银行对土耳其较低的风险敞口。

不过我们仍然不能小觑里拉崩溃之后造成的风险传染(更多的是情绪传染)。从目前的市场交易来看,美元指数升至96以上高位,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同时,新兴市场货币普遍贬值,包括人民币。

土耳其问题的发酵,短期来看,会继续对全球金融市场的交易情绪造成负面影响,风险偏好会走低。这从日元汇率的大涨可以看出,因为日元通常被认为是避险货币。在全球风险事件爆发后,日元通常会作为较好的避险资产吸引资本流入,进而推升日元汇率。

时间很快就要走到八月下旬,中美贸易冲突可能会面临一系列新情况。届时如果土耳其危机不能出现重大转机(可能性较大),那么全球金融市场将会面临一轮新的冲击。

对中国来说,人民币汇率并不能如很多媒体喊话那样“人无贬基”,在最大的参与者参与市场干预导致汇率来回拉扯了近半个月后,八月下旬人民币汇率一举突破7.0的整数关口,具有相当大的概率。

与此同时,中国股市虽然反复在2700-2800点区间震荡,但并不能排除击穿2691甚至2638的前期低位。尽管中国目前已经在致力于“宽信用”来刺激经济。如果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偏好因为土耳其崩溃而持续受到打击,或者中美贸易冲突继续升级,A股市场目前表现出的“筑底”特征是将变得不堪一击。

3、有何启示?

讨论完第一个问题,更有意思的是第二个问题,土耳其本次货币崩溃,对我们有什么启示?

要讨论这个问题,需要从三个方面入手:

1)理解汇率问题的基础逻辑。

2)土耳其里拉崩溃的几大原因。

3)对中国或者对我们个人的启发。

3.1、理解汇率问题的基础逻辑

汇率问题在经济金融实践当中,其实异常复杂。再牛逼的宏观经济学家/分析师,都没有本事断言一国汇率的走向。在交易当中,制约汇率变动的因素,实在太多了。这些因素包括但不限于:

交易情绪/风险偏好、利率平的变化、财政政策、贸易、外汇管控、经济增长、汇率制度、通货膨胀、资产价格泡沫、其他金融市场的影响、政局稳定程度、战争......

这些因素里,有些是短期因素,如风险事件的冲击和利率水平的边际变化,有些是中期因素,如汇率制度的选择,资本兑换的管控等,还有些则是长期因素,如一国经济基本面的表现。

这就是为什么汇率问题很复杂的原因,因为因素实在太多。很多时候,分析师也并不准确知道汇率变动的原因,只能事后去做一些“后验性”的分析。

但市场往往是聪明的,一旦有风吹草动,交易者会选择用脚投票,即便错了,事后再纠正便是。这实际上也是现代金融市场运行的一个基本逻辑。

在市场理解汇率问题的诸多逻辑当中,又有两个特别重要:

一是利率平价的逻辑。

简单来说,两种货币互为机会成本,如果一种货币对应的利率升高了,那么放弃投资它的机会成本会上升,因此它就会有升值的压力,反之贬值。

利率平价通常用来解释短期的汇率波动是有效的。当然,数个短期相加,就对应着收益率曲线的变化趋势,进而又能用来解释中期的汇率走势,而收益率曲线的背后,则是经济基本面的深刻变化。比如现在的美元,它的升值就对应了美国连续的加息缩表,以及背后经济基本面的强劲。

一国货币崩溃时,最有效的应对方法实际上只有两个:

1)资本管控。也就是不再允许货币间的自由兑换,没有交易就没有伤害。

2)大幅加息。遥想2014年卢布暴跌,俄罗斯央行便是通过大幅加息6.5%(是加息幅度,不是利率水平)来稳定汇率。

利率平价,是这样的应对举措背后的原理。

二是购买力平价的理论。

购买力平价更多地和经济基本面对应起来,它往往可以解释长期的汇率变动。简单来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国度应该售卖相似的价格,在剔除汇率的影响下。因此,汇率的合理水平,就应该由此导出,它反映了两国货币购买力的对比。

在中长期来观察一国的货币汇率,它其实就反映了国家的经济竞争力。经济增长强劲,泡沫较低的货币,币值就会倾向于稳定或者升值。但反之,如果经济很差,或者泡沫经济(虚假繁荣),那么货币就会倾向于有贬值的压力。

一个简单例子,类似可比区位的房子,在美国是100万,但在中国要800万,那么合理的汇率就应该是1美元兑换8人民币。因此,从购买力评价来看,人民币长期面临贬值压力。这是我们在一个中长期的框架里看观察资产价格泡沫很好的角度。较高的泡沫,必然对一国货币的汇率产生压力。

3.2、土耳其里拉崩溃的几大原因

总结公开媒体和分析师的观点,里拉崩溃主要包括了如下原因:

1)土耳其的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外债。

截至2017年底,土耳其企业部门的外汇债务已经攀升至3280亿美元的高位。经常账户的赤字(可以理解为土耳其通过借钱买国外的东西)500亿美元,而土耳其央行持有净国际储备仅450亿美元。

这几个数字已经足够表明,土耳其的国际收支状况多么糟糕。而这也是当年索罗斯做空东南亚货币的重要原因(外汇储备不足,国际收支恶化)。

土耳其在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上台后,一直维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长(除2008/2009,每年GDP增速都超过了7%),但这种增长模式更多是“外生”的,而非“内生”的。也就是,它不是靠国内生产和投资驱动,而是靠大量举借外债来驱动(消费的过度透支,对应着经常项目的赤字,贸易逆差,即使通过外债实现)。依赖外债,甚至更一般地,依赖债务发展经济的模式,都是不可持续的。

2)集权的政治体制。

埃尔多安上台后,组建的政府高层并非按照“任人唯贤”的原则,而是启用了大量亲信,这导致对经济的治理出现严重问题。

最直接导致货币崩溃的是总统取消了央行行长的任期制(嗯,你懂的),这直接让土耳其央行失去了独立性。

这一系列的政府建制,让市场对土耳其的经济慢慢失去信心,流入资本大幅减少。

3)奉行“低利率”,认为“高利率”是敌人。

总统埃尔多安一直排斥提高利率的货币政策,这导致了土耳其的高通胀(超过16%的水平),而高通胀叠加货币贬值和美国的关税制裁,对经济来说,就是死亡组合。

如果央行保持独立,在早几年,土耳其央行就应该通过大幅加息的方式来抑制通货膨胀,也不会落得如今货币崩溃的局面。

3.3、有何启示

梳理清楚土耳其货币崩溃的几大原因之后,对我们的启发就不言自明了:

1)控制债务,内生增长。

对国家而言,要摆脱依靠债务发展经济的模式。债务不会凭空消失,借了钱总是要还的。一直靠借新还旧的结果,就是债务崩溃,经济崩盘。土耳其目前虽然还没有到经济崩盘的地步,但是也差不多一只脚踏进去了。

对中国而言,坚定不移去杠杆(降低债务),是必须要坚持的战略,这关系到国家民族的未来。虽然我们不是土耳其这种小国经济,我们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但不要忘了,我们的内债已经达到天量的水平。

另外一个启示是,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来自合理的消费和私人投资。

消费过度对应着对外负债,这是美国现在面临的情况,也是川普要搞贸易战的重要原因。而对我们来说,私人投资也就是民间部门的投资(制造业投资)一直都是非常羸弱的,现在面临经济下滑压力,启动基建虽然能缓解一时的问题,但公共投资终究不能成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尤其是在中国目前的经济体量上。

对个人来说,就更简单。少借钱,多培育自己核心竞争力,少依赖外力。不要离开上一辈就什么都搞不成。

2)保持央行的独立性,保持货币政策的前瞻性。

这个实际上是中国需要高度警惕的,我们的央行独立性怎么样?这个问题就不做讨论了。

我们的货币政策呢?老美在拼命加息缩表,我们呢?我们从宽货币搞到宽信用,搞不通还要搞窗口指导行政命令。

我很早就说,央行不跟随加息紧缩货币是有成本和代价的,这成本和代价是什么呢?这几个月人民币从6.2贬到最低6.9,大家都看得清楚。当然政策成本远非汇率贬值这么简单,拉长了看,产能延迟出清,通胀/资产价格泡沫进一步膨胀的压力,债务杠杆不降反升,我们都会慢慢看到。

4

前有阿根廷,后有土耳其,这些国家的货币崩溃不是偶然的。

如果说股市的大跌可能由短期非理性因素的冲击导致,那么汇率的崩溃,一定是“冰冻三尺”之后才会显现的结果。它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经济,从里到外,都已经被肿瘤细胞所吞噬。

货币崩溃之后,等待着这些国家的,往往是经济的深度衰退,人民的收入下降,以及政局的长期动荡。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