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经济 >正文

业绩亮眼,股价却接连下挫,“涪陵榨菜”誉过其实?

快消 2018-08-10 09:45:12 阅读:

作为中国传统旅行“三宝”(榨菜、泡面、火腿肠)中的一员,榨菜伴随着“消费降级”的广泛传播,逐渐成为一个现象级品类;其“带头大哥”——涪陵榨菜的业绩连同股价一起,涨船高了。

然而,涪陵榨菜靓丽的半年报刚刚发布,就被曝出大股东减持的消息,股价出现了大幅下滑。不禁想问,“最牛腌菜股”是否誉过其实?

被看衰的“涪陵模式”

近期,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涪陵榨菜)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涪陵榨菜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64亿元,同比增长34.1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5亿元,同比增长77.52%。

业绩亮眼,股价却接连下挫,“涪陵榨菜”誉过其实?

不过,半年报公布后不久,涪陵榨菜的股价就开始连续下跌,继上周五下跌5.50%后,8月7日公司股价再次大跌7.48%。

有分析人士认为,涪陵榨菜大股东的频频减持是造成股价下跌的原因之一。

公告显示,自2017年以来,涪陵榨菜第二大股东北京一建已经连续12次减持套现2.78亿元;此外,涪陵榨菜本月初公布,公司持股1.98%的股东东兆长泰计划在8月28日至11月12日期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2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285%。

分析人士称,减持行为说明这些股东认为股价高估了,虽然还没有发生清仓式的减持,但态度已很明显。虽然涪陵榨菜2018年半年报净利润增长率高达77.52%,但由于其大股东纷纷减持,预示着如果没有更多的产品增长点,未来业绩或受制约,这也成为其股价下跌的主要原因。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涪陵榨菜难逃小众产品天花板的隐忧;而大股东的频频减持,从侧面映证了这一点。

业内普遍质疑的,还有依靠频繁涨价获得利润增长的“涪陵模式”。

2017年2月,涪陵榨菜通过公告宣布,9个单品提价15-17%。而此前的2016年7月,因原料和劳动力涨价,涪陵榨菜的单品价格提高了8-15%。短短七个月,一包榨菜的价格已经从2元涨到了2.6元。

不仅如此,涪陵榨菜还采用更换包装的方式进行了变相提价,将原有88g、175g的产品调整为80g和150g,在价格不变的情况下,包装克数的减少也为公司毛利率的提升做出了贡献。

分析人士表示,涪陵榨菜的主要业务在所处的行业里,也有很明显的天花板,目前并不是一个高的增长阶段。培育新业务还很难形成贡献,需要一定的时间;提价及变相提价仍然是未来获取利润增长最快的方法。

目前,涪陵榨菜在榨菜行业占据主导定价权的产品,消费者对其价格敏感度大多不高。“就是像涪陵榨菜这样,高频次、低价位、领袖品牌优势明显的产品,消费者基本选择性忽略了几毛钱的差价。”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说到底,低利润率是’硬伤’,涪陵榨菜目前仍沿袭上市之初的发展模式,在产品品类细分等方面仍存在不足。”一位经销商告诉快消记者。

3块钱和200亿市值

在出现股价波动和股东减持前,涪陵榨菜的业绩和股价可谓“并驾齐驱,一路飙升”。

自2018年3月底复牌至今,涪陵榨菜涨幅近80%,并一度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新高,与2010年上市时相比,股价复权涨幅逾5倍;从2012年底至今,涨幅超过10倍。截至2018年8月9日涪陵榨菜的总市值达到了201亿元。

3块钱的榨菜,卖出200亿市值,涪陵榨菜是如何做到的?

业内人士认为:首先,涪陵作为全国最大的青菜头种植基地,拥有绝对的区位优势。原材料(青菜头)占榨菜成本比较较高,使得原产地限制成为涪陵榨菜的天然护城河。

其次,行业集中度提升,涪陵榨菜作为行业龙头公司,市占率接近20%,并且在野蛮吞没其他品牌的进程中。

此外,涪陵榨菜全国设有9个销售大区、34个办事处对经销商进行指导和管理,现有一级经销商已经达到1200多家,销售网络覆盖34个省市自治区,264个地市级市场。在多层次、长短渠道相结合经销制销售模式中,经销商出货压力不会很大。

有知情人透露,涪陵榨菜经销商的利润率最高可达到30%。因此在涨价公告发布后,经销商的反馈相对平淡。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榨菜以外产品无法在短期内实现爆发性的增长,涪陵榨菜继续实现业绩的高增长可能只有依赖榨菜销量的扩大,因为零售端的榨菜价格已经达到2-3元区间。如果价格继续上涨,消费者很难不会察觉到这种价格的变动。

挫折不断新品折戟

涪陵榨菜也意识到了单一品类发展的局限性,并尝试多元化转型。不过,目前来看,收效甚微。

今年3月,在宣布收购计划三个多月后,涪陵榨菜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收购四川恒星及四川味之浓食品有限公司。对于收购终止的原因,涪陵榨菜的解释是,“并购后,标的企业无法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2016年,涪陵榨菜曾筹划收购“国内某调味品生产企业90%以上股权”,由于成交价格未能达成一致,筹备了2个月之后无果而终。

涪陵榨菜董事长周斌全在与投资者交流时曾公开表示,榨菜、泡菜、酱均为公司未来发展方向。不过,2017年,涪陵榨菜对一家东北大酱企业的收购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涪陵榨菜也在一直尝试扩充新的产品,比如海带丝和萝卜干等。不过,这些新品对公司的营业收入贡献有限。2018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其他佐餐开味菜(含海带丝和萝卜产品)营业日收入仅8596.50万元,不足榨菜的十分之一。

业绩亮眼,股价却接连下挫,“涪陵榨菜”誉过其实?

此外,涪陵榨菜在东北的萝卜干业务的也出现扩张遇阻。2017年底,涪陵榨菜宣布其在辽宁锦州滨海新区投资7.6亿元建设的5万吨萝卜食品生产线项目暂停,涪陵榨菜曾将该项目称为产品结构优化调整的重要一环。

据报道,涪陵榨菜2015年起还针对85后消费群体在天猫、京东等电商渠道推出休闲零食“疯狂的田园”,包括牛肉干、豆腐干等产品。不过,这些产品在乌江天猫旗舰店内均已下线。虽然,页面仍存在。

当下的涪陵榨菜,虽然已经意识到了固守单一品类的隐患,却找不到一条新路。龙头效应带来的涨价红利,让涪陵榨菜的业绩和股价都在过去的几年里飞速上涨;不过,大股东的频频减持,以及股价的持续下滑,似乎是一种警示:虽然大家出于股价上涨的原因抬举其为“榨菜界的茅台”,但还真不能太当回事儿。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