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军迷 >正文

军校生长女军官:也许被照顾,但我们的征途也是星辰大海

兰色 2018-07-31 21:34:44 阅读:

来源:兰色微信公众号 作者:西窗烛

晚上加完班路过环场路的士兵宿舍,看见一个小兵在拖地,一楼没有开灯,二楼的灯漏了一些光下来,隐隐能看清楚身形:大概是个刚入伍的新兵——老兵是没有谁会这么晚还一个人打扫公共卫生区的,而每个新兵也都是这样过来的。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大概快拖完了,直起身子撑了撑腰,拄着手中的拖把,望向场内的跑道,在那里,一架战机正在起飞。我看着他眼里汲汲盈盈的向往,深邃的眸子里映出了闪亮的星辰大海——那是年轻而鲜活的理想的光芒。

那样的神色让一些被我遗忘很久的记忆忽然就在脑海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翻覆汹涌,伴着战机起飞的轰鸣,好像有凌厉的过往扑面而来,那些在军校的日子,仿佛一下又回来了。

四年前我考上了军校,和所有的学员一样,经历了两个月的新训。

第一件事就是剪去了及腰的长发,变成一个假小子,被没收了所有面膜乳液化妆,当然还有手机,然后换上没有衔级的军装,开始魔鬼训练。三公里长跑,四百米障碍,步枪射击,搭建帐篷,以及最可怕的,重装紧急集合。每个项目我们都跟男生一样训练,两个月下来又丑又黑,放假的时候把拍的集体照带回家给我妈看,自己的亲妈啊,硬是没认出哪一个是我。

现在毕业快一年了,岁月在18岁之后溜走的声音更加肆无忌惮了,那种掠风而过的轰鸣,甚至超过了场站战机起飞时候的声音。这一年从军校毕业,出了象牙塔,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肩上从一道杠长出两颗星星,按照划定的人生轨迹,开始独立战斗。

在上军校的四年里,偶尔和以前的高中同学聊起,我却总是反复被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去当兵?是你爸妈逼你去的吗?”在分配到单位后我又总是被问到另一个问题:“女生在部队一定很受照顾什么都不用做吧?”

一开始我还很认真地解释,我上军校是因为我的理想就是戎装报国,在部队女生是比较容易被关注也受到大家的照顾,但是我们也该完成的任务也是一件不落啊。但是每次他们都露出满不在乎和不相信的眼神,几乎快要摧垮我自己的认知,难道女生考军校到部队都是为了一份稳定轻松的工作混混日子?可我认识的军校女军官,都不是这样的啊。

军校毕业考核时,一位女班长刚好是不方便的那几天,但是她咬着牙跑下来了;战术训练带枪过铁丝网,手被磨下一大块皮,伤口沾上黄土灰尘,擦了碘酒又继续爬;实弹射击考核,因为总是脱靶,训练的时候就趴在靶场一下午练瞄准,听得耳朵里全是嗡嗡的耳鸣声;分配到部队接触到了更多优秀的女军官,基层带兵的女排长,机关出谋划策的女参谋,执行抗震救灾任务的女机长......她们既是孩子的母亲、丈夫的妻子,更是共和国的军官,努力照顾家庭,却也不放弃自己报国的理想。

事实并不是一些人所想的那样,不是吗?

你是女生,文化成绩理应比男生好;你是军人,体能训练也不能落下。这几乎是所有军校生长女军官都在承受的固有观念的枷锁。庆幸的是,我们学习和训练都没有落下;不幸的是,一些固有观点和偏见仍在进行着道德绑架。

所有的女军官都曾经是明媚温柔的小女生,在学校在部队,我们也确实感受到了来自战友的关怀,来自集体的温暖,但从穿上这身衣服起,我们就仿若穿上了铠甲,从被照顾者变成可以让人民安心的保护者,从一无所知的学员变成有能力有眼界的指挥者;在保留内心柔软的同时,也把星辰大海的征途装进心里,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默默打磨自己,用更厚实的心脏去包裹尖锐和钝痛,让心态和能力,最终都能百炼成钢。

毕业答辩的时候导师问我对母校印象最深的是哪一点,我说:“主教学楼一楼大厅左边的走廊,出口的地方墙上印了一句话——‘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这就是我们女军官的信仰,也是我们心里星辰大海的征途。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