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比假疫苗更值得警惕10倍的药物是什么?

科学有故事 2018-07-26 16:41:47 阅读:

这段时间长春疫苗生产记录造假事件是最大的热点新闻,有很多听众都来问我还能不能打疫苗?我想用自己的行动来回答这个问题,就在今天上午,我带着我不到 2 岁的儿子按期去做了计划中的接种,同时,我还带上了 12 岁的女儿,自费打了宫颈癌疫苗。

我想很严肃地告诉大家,不打疫苗的危害远远高于打疫苗有可能产生的危害,尽管出来了那么大的负面新闻,但不会改变这个结论。该打的疫苗还是要去打,千万别因为这个新闻耽误了计划中的接种。

有些人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来类比这次的疫苗事件,把造假疫苗说成毒疫苗,我觉得这个类比是不对的,三聚氰胺奶粉可以说成是毒奶粉没问题,但生产记录造假的疫苗说成是毒疫苗就过头了。

我看到过的所有所谓的打疫苗致残的新闻,经过查证后,发现要么是谣言,要么是夸大,要么是没有证据的猜测,没有一例是被最终证实的。

比假疫苗更值得警惕10倍的药物是什么?

很多人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偶合效应,误以为是偶然会倒霉,其实不是这个意思。真正的意思是:偶然情况下,你打疫苗和生病刚好同时发生。担心疫苗无效而不敢打疫苗的人,请仔细想想逻辑,拒绝打有效疫苗和打无效疫苗是等价的,那为什么在疫苗没有负面新闻时,你不会拒绝打疫苗呢?

我最近看到有些公号文章,明显不是在科普,而是在煽动情绪,但是却有成百上千人打赏,这种文章的危害我看比失效疫苗的危害更大,导致不明真相的群众不敢打疫苗。我这么说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这是我今天在社区医院亲眼所见,一位家长要求医院解释,医生尽力解释,但她最后还是不相信医院,没打疫苗,抱着孩子走了。今天我们排队的时间也明显小于前几次。如果想真正了解这次疫苗事件的真相,推荐大家阅读公众号疫苗与科学、丁香医生、果壳网、知识分子等专业科普自媒体的文章,不要轻信一些非专业科普媒体的文章。

其实,真正应该警惕的不是疫苗。还有一种在医院中大行其道的药物才是真正值得警惕的,如果你因为担心疫苗的不良反应而不敢打的话,那么,你就更有一万个理由拒绝这种药物了。我说的这种药物就是“中药注射剂”,我说的是还在使用中的所有中药注射剂,无一例外。

请注意,这与中西医之争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有人以中医药为名替中药注射剂辩护的话,那么传统医学都不会领这个情的,中药注射剂是所有真正的中医也都反对的,而且中医界也不承认这是中药。比如说,著名中医学者、山东省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专家苑嗣文先生在博客中就写道:中药注射剂,是中医的吗?历史上传统中医从来不用注射剂的。一些人在搞中医现代化时,弄出个中药注射剂,在祸害百姓。中药注射剂与中医是两码事。千万不要以此诬蔑中医。

所以,我这期节目不是为了挑起中西医之争的,我是在了解了很多中药注射剂的信息后,迫切地想提醒我所有的听众,比假疫苗可怕 10 倍的是中药注射剂。

我先来带你认识一下中药注射剂的历史。1941 年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一二九师卫生部在极为简陋的药厂中制成了柴胡注射剂,这是中药注射剂的开山鼻祖。1954 年武汉制药厂生产的柴胡注射剂上市,是中药注射剂的第一次工业化生产。之后就迅速地膨胀,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药注射剂的品种一度多达 1400 余种。 历经淘汰后,到今天,依然有 100 多种具备正式批准文号的中药注射剂还在使用。

比假疫苗更值得警惕10倍的药物是什么?

中药注射剂既不是中药,也不是现代药,用科学松鼠会孙正凡博士的话来说:它试图模仿现代医学,但又根本不愿意遵守科学原则的验证,直接突破人体防御体系注入血液,把不明物质和有害物质直接送去人体核心组织里。简直就是守门员直接转身踢乌龙球,其他人想救都救不了!

中医界对中药注射剂的批评声也非常多,例如中国中医科学院基础理论研究所研究员周超凡曾指出,中药注射剂的应用历史较短,有些不该研制、不该生产、不该销售、不该进入的药品,历经公关处理,都被批准生产了。

他们说的核心问题其实都是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没有保障,毒性研究做的都不够,存在很大的安全风险。那这么说有没有证据呢?证据很多,我举一些很容易查证的事件:

2004 年,葛根素注射液引起溶血现象,被责令立即修订说明书。

2005 年,莲必治注射液、穿琥宁注射液等品种因严重不良反应被要求修改药品说明书。

2006 年 6 月,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共接到鱼腥草注射液不良反应报告 5488 例,严重药品不良反应 (ADR)258 例,死亡 44 人,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销售使用。

2012 年 6 月,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脉络宁注射剂的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严重不良反应主要为呼吸系统损害、全身性损害和心血管系统损害等。

2017 年 9月2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叫停了喜炎平注射液和红花注射液。其中,喜炎平注射液这是一款孩子常用的、上市时间长达40年的中药注射剂。你的孩子很可能就用过。叫停的原因都是因为不良反应超标。

比假疫苗更值得警惕10倍的药物是什么?

从 2018 年 5 月 29日始,短短半个月中,国家药监局接连四次发布公告,先后要求柴胡注射液、双黄连注射剂、丹参注射剂、天麻素注射剂等中药注射剂大品种修订说明书,并针对儿童、新生儿、婴幼儿做出禁用或慎用的要求。要求修订的主要内容为:警示本药品的不良反应包括过敏性休克,应在有抢救条件的医疗机构使用。这话说的很专业,但用老百姓能听懂的话来说,就是,这玩意有可能要人命,没有抢救条件的话,千万别用。这到底是治病啊还是玩命啊。

我上面说的这些案例实际上只是我检索出来的很小一部分,如果大家自己以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药监局为关键词检索,可以获得海量的信息,真是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啊。

你注意到没,柴胡注射液是中药注射剂的鼻祖,已经有 70 年的历史了。有些人总认为使用时间的长,就代表毒副作用经过了多年的人体试验,可以放心了。实际上,药品的毒副作用实验是有严格的临床试验标准的,如果试验的方法不合格,做多少次试验都不能证明安全。柴胡注射液就是一个实例。

我们再来听另外一位真正的中医是怎么说的,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朱文涛认为,由于中药注射剂成分复杂,过敏反应物质的不确定性及过敏反应种类众多,无法通过预试验减少,因此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存在不可预知性。

听到这里,我相信会有一些听众冒出一个问题,既然中药注射剂这么可怕,为什么国家还会批准使用,正规的医院也在使用呢?难道医生都昧了良心给患者开毒药吗?

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这个情况并不是由于几个黑心医生、商人、官员勾结的阴谋,而是源于医学这门学科的特殊性和复杂性。

我们先说副作用问题。一味药物的毒副作用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容易弄清楚,有些人觉得只要拿几只小白鼠做做试验,再找一些人吃了没有观察到什么不良反应就说明是安全的。实际上哪有这么简单啊,先不说人和动物的区别,有些慢性中毒是要积累很长的时间才能反应出来的。比如说含有马兜铃酸的植物,对人体有强烈的致癌性,但是哪怕你天天吃含有马兜铃酸的植物天仙藤,也不见得就一定会得癌症,而且即便得了癌症,也可能是十多年后的事情,在这十多年中你可能吃过很多东西,做过很多事,没有严格受控实验,靠观察是很难发现癌症的原因是天仙藤的。

即便是某些很严重的不良反应,因为人体系统实在太复杂,实际临床中发现,很多严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可能只有万分之一甚至更低的概率。你想,假如某个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率是万分之一,那么就很难在药物的研发过程中发现,尤其是中药注射剂由于历史原因,当时人们对医学认识还不足,所以并没有按照现代药物的研发标准来做,这样的情况下,当然就无法发现像鱼腥草注射剂这样严重的不良反应。但问题是,一旦这种药品上市后,那就是成百上千万的使用,哪怕是十万分之一的风险,也是不得了的事情。比如,2006 年就有 44 人被报告死于鱼腥草注射剂的不良反应。这可是在上百万人使用的情况下发生的。因此,这里面并不存在某个明知是毒药,还要给病人用的医生。

比假疫苗更值得警惕10倍的药物是什么?

我们再说说疗效问题。一款药物是否有疗效,实际上非常难以确定的。因为前后关系不是因果关系,一个人服药到病好之间往往会隔着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中,病人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再加上人体有免疫系统,很多病都可以自愈。后来我们还发现了安慰剂效应的真实存在。因此,现代医学要确定一个药物是否真的有效,那是相当相当麻烦的。

例如世界 500 强药企罗氏制药,他公布的数据是,平均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平均花费 12 年时间,需要投入 66 亿元人民币、6587 次实验、423 个研究人员。而对比中药注射剂,根据公开的资料,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不到 30 年的时间,上市的中药注射剂有 1400 多种。随便想想也知道,这里面真正有疗效的能有多少呢?

打个比方来说,我们如果把药物上市比作考试合格,那么中药注射剂就好比是一张试卷全都是二选一的选择题,满分 100 分,55 分就算合格。而罗氏制药参加的考试则是实打实的 GRE 了。所以,尽管都获得了上市的批准,但含金量是完全不同的。

当我对医药的知识了解的越多,我越是感到惊讶。在广告界有一句名言,说你投出去的广告有一半是无效的,但问题是你不知道哪一半是无效的。这句话放到医疗上来说也可以,你去医院看好的病有一半不是打针吃药的结果,但问题是,你不知道是哪一半。所以,生了病,我们也还是只能去就医。

中药注射剂离我们每一个人都很近,根据米内网公布的数据,2016 年,全国中药注射剂的销售规模超过 1048 亿元。可以说,我们每个人去医院就医,都有可能遇到中药注射剂。在这里,我想诚恳地提醒大家,珍惜生命,拒绝中药注射剂。

比假疫苗更值得警惕10倍的药物是什么?

判断是不是中药注射剂,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看名称,凡是名称中包含中药材名的当然就是,但这还不够,你看一下药品包装上的批准文号,只要是字母 Z 打头的就是。如果你下次在医院中,领了药,发现有中药注射剂,不要可惜,沉没成本不是成本,直接扔掉才是最省钱的做法。而且,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这世界上还没有哪一种病只能用中药注射剂治疗。原因很简单,美国的医院没有中药注射剂,但有钱人都喜欢到美国去看病。

不过,让我稍微感到一丝安慰的是,中国的药监局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最近这几年,频频出重拳监管,中药注射剂或许有望被药监局全面叫停。如果你想知道既然问题这么严重,为什么迟迟无法全面叫停,推荐你阅读《财经》记者贺涛的长篇报道:《让儿童先远离中药注射剂 这款中国独创的“神药”将迎来强监管》,你会看到更多令人震惊的故事。

科学有故事不仅仅满足你的好奇心,也能帮助你守护自己和亲人。咱们下期再见!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