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四野七个头等主力师之一,胶东子弟兵,塔山阻击战名垂军史

党史博采 2018-07-06 10:53:29 阅读:

四野七个头等主力师之一,胶东子弟兵,塔山阻击战名垂军史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百万雄师方阵中,第41军121师是一支出自胶东的钢铁劲旅,在解放战争中,以“攻如猛虎、守如泰山、追如旋风、敢打硬拼”而著称,创造了诸多光辉战例,为东北战场上我军头等主力师之一。

胶东子弟兵

四野第41军I21师前身部队诞生于抗日战争时期,最早渊源可追至1937年12月24日在山东文登举行的天福山起义。八年抗战中,与日伪顽浴血奋战,成长为英勇善战、无私忠诚的胶东子弟兵。

1945年9月、10月间,胶东军区抽调10个团1万余人渡海挺进东北。到达南满后,11月以原山东军区6师16团为基础,扩编成东北人民自治军第2纵队第1支队,支队长杜光华,政委李冠元,下辖第1, 2, 3团。12月第1支队与2纵直属第2支队(团级)合并为2纵第1旅,原2团调出。1946年2月,东北人民自治军第2纵队和第3纵队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2纵1旅改为4纵10旅,下辖第28, 29. 30团。同年7月,10旅改称10师,师长杜光华,政委葛燕璋。1948年1月,该师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4纵队第10师。同年11月,又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121师,师长蔡正国,政委李丙令,下辖第361, 362. 363团,归第41军建制。从此,光荣的121师番号延续至今。战争年代,该师转战12个省(区),参加了著名的三保本溪、鞍海、新开岭、四保临江、辽沈、平津、衡宝、广西等战役战斗,歼敌7万余人,立下赫赫战功,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积极贡献。

121师作为从天福山走来的胶东子弟兵,战斗力强,作风硬朗,以“打大仗、打硬仗,威震辽东”著称。1949年10月,东北军区司令部编写《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高度评价该师:“质量成分好,战斗作风猛,动作快,能打运动战,有突击精神,过去打攻坚战斗较少,防御战斗中有顽强的战斗力,为东北部队中之头等主力师。”

第361团前身是八路军胶东军区老14团,为胶东我军战斗力最强的三个团之一,抗战胜利时改为山东军区6师16团。挺进东北后,该团(欠第3营)与冀热辽军区16分区72团1个营合编为2纵1支队1团,后为2纵1旅1团、东北4纵10旅(师)28团。该团历史长,作风硬,战斗经验丰富,为军师第一主力团,曾产生过胶东一等战斗英雄任常伦。

第362团前身是胶东军区东海独立1团,抗战胜利时改为山东军区5师15团。挺进东北后先后改为2纵队直属2支队、2纵1旅2团、东北4纵10旅(师)29团。该团基础老,作风好,攻守平衡,战斗力很强。

第363团前身是1945年11月以挺进东北的山东军区6师16团第3营为基础,扩编新兵组成的2纵队1支队3团,后为2纵队1旅3团、东北4纵10旅(师)30团。该团虽为到东北后新组建的团队,但基础较好,富有朝气,敢打敢冲,进步很快。

121师首任师长杜光华(又名杜永海),四川阆中人,出自红四方而军,骁勇善战,屡建奇功,有“虎将”的美名。1947年2月在第三次保卫临江作战中壮烈牺牲,年仅32岁。首任政委李冠元,河北怀柔人,参加过著名的一二•九运动,建国后曾任济南军区后勤部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为人正直,政工经验丰富。接替杜光华任师长的蔡正国,江西永新人,出自红一方面军,善于学习,指挥沉着坚定,战功卓著,带领部队不断创造辉煌。1953年4月在朝鲜牺牲,时任志愿军50军副军长。

喋血沙岭

1946年2月初,己运到东北战场的国民党军嫡系部队新6军从锦州沟帮子、打虎山一线向辽东进犯,所辖新22师一马当先,于2月9日占领盘山。该师为新6军主力,装备好,战斗力强,号称“虎师”,为东北蒋军第一王牌。形势危急,辽东军区在鞍山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进行战斗动员,强调“这是和平前最后一战,要不惜一切代价争取战斗的胜利。”

四野七个头等主力师之一,胶东子弟兵,塔山阻击战名垂军史

◆辽东雄师首任师长杜光华。

10日敌66团团部率领五个连及师教导营2000余人,自盘山继续东进,当日下午14时占领沙岭、吴家镇、富家庄。12日,敌新22师占领台安。66团在沙岭开始构筑工事,团部与主力控制村南部,以少数兵力防守村北。1营2连前进至七台子警戒,教导营进驻马家店。

沙岭位于盘山县东20余华里处,有居民千余,村东紧靠辽河大堤,村南有通向盘山、营口、海城的公路,村北有三座小高地。整个村庄分为南北两部分,南街较整齐,北街散乱。辽东军区决心趁敌孤军深入,兵力薄弱之机,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沙岭之敌。

2月15日,4纵各部队分路开进,10旅除30团留守营口外,主力于当晚抵达指定位置集结。初步查看地形后,4纵部署:以11旅31团担任主攻,夺取村东北面高地:10旅28团为助攻,由村南面实施突破;29团负责歼灭马家店守军。32团、33团担任阻援和预备队。军区炮兵营和纵队炮兵营提供火力支援。

16日下午16时,我军开始实施炮火准备,因为射击技术欠佳,破坏杀伤效果不理想,仅炸毁一些工事。沙岭敌军炮火随即还击,双方展开激烈炮战。在炮火掩护下,19时沙岭南翼的28团首先开始攻击,一小时后31团也发动了攻势。29团自黄昏即开始围攻马家店守军,32团的两个营也向七台子敌军外围警戒部队一个连发起攻击。28团以3营为主,2营为辅,在沙岭村南并肩突击。3营一度从村西南角突破前沿,但后续梯队遭守军炮火拦截不能及时投入战斗,致使突击梯队被守军反击赶出村子。2营5连从右侧突破村沿,因这个方向不是原计划中的突击目标,该连竟机械地按照预定命令自动退出村子。此后3营连续组织多次攻击,均遭到守军猛烈火力杀伤。28团遂调动预备队1营在3营突击方向上投入战斗,这时沙岭守军已经加强了此方向的兵力和火力,1营数次冲锋都未奏效。在外围马家店,29团攻击一夜也无建树。担任主攻的31团只攻取了村外三个小高地,无力再向村内发展。攻击各团战至17日拂晓,均己疲劳,伤亡很大,未达到预定作战目的。后撤后,4纵调整部署,决定夜间继续攻击。以28团从东、东南;29团从西;32团从北,三路同时攻击沙岭。另以31团接替32团打援,33团接替29团继续围攻马家店守敌。

17日白天,沙岭、马家店两处国民党守军抓紧时间恢复阵地、修复工事及外围障碍物,并在要点安置火焰喷射器等武器,依然固守待援。晚22时,我3个团同时开始攻击,28团和32团突击队都曾一度突破敌前沿阵地,但相互协作配合不够,后续部队没有适时投入,且攻击道路狭窄,部队过于拥挤,在守军火力压制下,伤亡更大。

4纵为争取时间,决心在18日白天连续作战,这时从牛庄赶来的12旅34团也抵达参战。下午15时,我4个团再次发起总攻,战斗达到白热化。沙岭国民党守军预感到本日战斗生死存亡甚为关键,团长罗英命令部队抵抗到最后,同时电请师部增援解围。黄昏时分,我军继续猛烈突击,除28团曾经一度突破前沿外,其他方向无任何进展。入夜,南满3纵7旅19团自台安也奉命赶来增援,20时该团在村西29团左翼投入战斗,此时直接参加攻击沙岭的我军已经达到5个团。24时在混战中我军又一度突破守军防线突入村内,但遭到守军反击被迫退出。激战继续到19日拂晓,沙岭仍未攻克。

19日5时,从台安来援的敌新22师65团1个营迂回潜行抵达沙岭附近,即向我军侧背攻击。我因掌握情祝不准,误认为敌有两个团,遂撤出战斗。沙岭敌66团弹尽粮绝,慑于被歼,也于20日撤回盘山。

沙岭之战,我军以7个团的兵力,5倍于对手的绝对优势,历时一昼三夜连续作战,仅歼敌624人。4纵付出重大伤亡,减员达2159人(实际数字要高)。战斗骨干和干部伤亡过大,部队锐气也受到严重挫伤。这次战斗暴露了我军从游击战转入运动战的过渡阶段中的问题和弱点,从反面使部队获得了宝贵的经验教训。

转战辽东

1946年3月,东北战场上国民党军处于战略进攻,在侵占沈阳后,以第52军、新6军及94军第5师向沈阳以南进犯,我4纵10旅在兄弟部队配合下,投入到三保本溪作战,与敌奋力拼搏。4月10日,10旅以两个团于沈阳东南长岭山击溃敌新6军14师,毙伤俘敌副师长以下1900余人,取得了东北战场上首次在敌兵力、武器优势的情况下,一次作战就消灭蒋军1个师部和1个团的胜利,震撼了东北敌军。

1946年5月,4纵发起鞍海战役,10旅各团争显神威,29团勇夺鞍山神社山,28团力拼海城玉皇山,30团攻占大石桥盘龙山。该役歼灭敌184师550团和551团,迫使敌师长潘朔端率师部及552团起义,在东北战场上首创了以军事打击与政治攻势相结合歼敌1个师的战例。辽东军区命名29团为“鞍山团”. 28团为“海城团’'. 30团为“大石桥团”。一个师的3个建制团在一次战役中,同时被授予荣誉称号,这在我军军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一例。此战后,东北暂时休战,10旅抓住时机进行整训,4个月后,迎来了一场更加扬名的大仗。

1946年10月19日,东北国民党军为实现“先南后北”的战略企图,调集了8个师约10万之众兵分三路向我南满地区疯狂进犯。其中路为敌52军第2师和第25师,沿安沈线向我4纵进逼,直犯我辽东军区所在地安东。敌25师为蒋介石嫡系精锐部队,半美械装备,弹药充足,以善于远途奔袭赢得“千里驹”美称。该师进入东北后,在营口、抚顺、本溪多次与我4纵交战,结下“生死冤家’。

10月20日,4纵在通远堡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不在安沈线恋战,集中主力,以运动战的方法,选择便于我军机动又背靠3纵地区的有利地形,全力打击对我辽东威胁最大的中路之敌25师。此时,主力10师已配属给3纵,于兴京地区准备打击左路之敌。

10月27日下午,4纵集中11、12师5个团于双城子地区向敌25师发起攻击,激战数小时未奏效。4纵认为敌建制完整,战斗力很强,我兵力不足,难以克敌,需利用敌人狂妄骄横、求战心切的心理,把敌诱至对我有利的新开岭地区,再相机围歼。于是命令12师秘密撤退转移到新开岭东北的邵家堡子,11师负责诱敌深入,同时请4纵副司令员韩先楚率10师从兴京地区南返准备参战。

10月30日,孤军东犯的“千里驹”被我军成功引至新开岭以东、叆阳边门以西的袋形谷地。新开岭位于宽甸以西约70华里,四面皆为高山,以北面老爷岭((746高地)为屏障,易守难攻。奉命回调的我第10师,日夜兼程,17小时急行军130华里,先头部队于30日深夜赶至指定地点。4纵部署:10师担任主攻,从东北面沿老爷岭向黄家堡子方向进瑰11师完成阻击任务后,在叆阳河以南向西方向发展进攻;12师从西北方向发起进攻,占领新开岭以东公路西侧高地,断敌退路,对敌形成合围;纵队炮团主要支援10师战斗。

31日晨,敌25师仍保持向东进攻态势,突破我11师部分防御阵地,于8时攻占了老爷岭和公路南侧的制高点404高地。我军10时发起总攻后,10师当即受到老爷岭守敌阻击,不能前进,战斗打了一天,10师、11师的进展不大,没有达到预期目的。11月1日,各师总结了前一天从正面攻击未能奏效的经验教训,改为向敌翼侧迂回攻击,11师夺回404高地,卡死了敌人向宽甸方向突围的道路。12师越过赛宽公路,攻占了公路南侧各高地,切断了敌逃窜之退路。只有10师方向,仍在老爷岭进攻受阻。担任主攻任务的28团,因步炮协同不好,兵力不够集中,连续9次冲击,均未奏效,伤亡500余人。当日,国民党援军分3路向新开岭逼近,4纵经连续战斗,伤亡过大,情势十分紧急。4纵领导拍板,坚持最后5分钟,在敌援军到达之前迅速解决战斗。当即命令预备队10师30团两个营投入战斗,并加强炮火支援,掩护10师强攻老爷岭主阵地,11师、12师从侧后积极配合。4纵司令员胡奇才、政委彭嘉庆也下到10师指挥所,与师长杜光华、政委葛燕璋一起在阵地上指挥部队。

四野七个头等主力师之一,胶东子弟兵,塔山阻击战名垂军史

◆10师部队坚守塔山阵地。

11月2日拂晓,4纵发起总攻,老爷岭上火光冲天,地动山摇,我军集中所有炮火猛轰,敌前沿工事淹没在滚滚浓烟中。10师作战科副科长段然奉命向28团传达出击命令后,高举手枪,大声喊着:“同志们,看我们的炮火打的多好,冲啊!消灭25师,冲啊!”带头勇猛地向敌人碉堡冲去,不幸壮烈牺牲,他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实践着进攻命令。28团的战士们一跃而起,如离弦的箭一样,直向山顶飞奔。副连长王喜芹率领4名战士,第一个冲上了碉堡,一战士迅速将一面红旗插上老爷岭的高峰。8时30分,老爷岭阵地被我英勇的10师攻下,敌25师失去了最后的依托,全线崩溃,乱作一团。他们向404高地突围,被我11师截住。向后逃跑,又被我12师打回。我10师乘胜从山顶猛压下来,迅速将残敌压缩在黄家堡子以西河套内全歼,不可一世的“千里驹”就这样覆灭了!

新开岭战役歼敌8000余人,其中俘敌25师师长李正谊以下官兵5000余人,开创了东北我军在一次作战中全歼敌一个整师的先例,有力打击了国民党军的疯狂气焰,保证了辽东军区机关与后方的安全转移。11月3日,中共中央致电辽东军区给予传令嘉奖。

1946年12月至1947年4月,国民党军先后四次进犯临江,在保卫和坚持南满根据地的艰苦斗争中,4纵10师挺进敌后,转战本溪、抚顺、清原等地,并多次配合3纵在通化地区歼敌,部队受到了极大的锻炼。在紧接着的夏、秋、冬季攻势里,10师又驰骋辽东、吉南、辽南,千锤百炼,越战越强。辽东军区授予4纵10师一面“打大仗,打硬仗,威震辽东”奖旗,高度肯定了10师部队的战斗力,“辽东雄师”从此名扬天下。

塔山扬威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首先在北宁线打响,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于29日攻占兴城,10师纪律严明,因不吃群众一个苹果而传为佳话,毛泽东知道后非常高兴。10月1日,东野主力攻克义县,完成了对锦州的包围。为保障我军主力全歼锦州之敌,4纵在东野第2兵团编成内,奉命进至塔山地区,担负起阻击敌“东进兵团”增援锦州的艰巨任务。

塔山并不是山,只是锦州与锦西之间一个有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称塔山堡,是敌援锦的必经之道,距锦州30公里,距锦西仅1O公里。该处坡地起伏平缓,东临渤海,西靠虹螺岘山和白台山。村东面是铁路,通往锦州的公路亦从村中穿过,战略位置极为重要。4纵的防御正面是东起打渔山、塔山,西至白台山东山脚一线,防御核心为塔山堡。

勘察地形后,4纵决定由12师及11师32团展开在正面,以主力10师及11师(欠1个团)作为预备队,按纵深梯次隐蔽配置在一线部队侧后。10师师部及28团位于红旗营子以东高地,29团位于朱家屯,30团位于王善屯、大石股地区。部队迅速进行深入的政治动员和紧张的战前准备,提出了“寸土不让”、“寸土必争”等战斗口号,号召当杀敌模范,做守备英雄。10师政委李丙令宣布“我的阵地就在同志们身边,与部队同生死,死守阵地。”

10月10日凌晨,敌开始进攻,首先趁落潮之际,于3时以1个连乘帆船袭占了我34团警卫连2排防守的打渔山岛。该岛丢失,严重威胁我西海口和塔山阵地的侧翼安全。下午17时,海潮退落,10师师长蔡正国命令29团1营反击。该营一个猛扑,将打渔山岛收复,俘敌29人,残敌被迫跳海逃命。1营留下一个加强连,巩固了这个薄弱环节的防守。

10日、11日,连续两天激战,我塔山前沿阵地炮火连天,12师34团与敌浴血厮杀,反复争夺,守住了阵地。12日,敌调整部署,观察地形,重新选择主攻方向,以便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经侦察,敌新到的增援部队是独立第95师,已全部调上前沿。该师是国民党军的嫡系部队,抗战时被誉为“当阳部队”,自命为“赵子龙师”。其美械装备,战斗力非常强,老兵多,敢于同对手拼刺刀。由于一线我12师连日伤亡较大,4纵决定缩小其防御正面,把面对敌独95师的塔山以东阵地,交由10师主力28团接替。纵队炮兵火力也重新配置,阵地前移,集中保障塔山堡两翼,重点放在塔山堡以东方向。

13日拂晓,敌独立95师、54军8师、62军151师、157师在数十门重炮和军舰、飞机火力的掩护配合下,采取中间钳制、两翼突破的战法,向我阵地展开了猛烈的进攻。我10师28团防守的东段高家滩铁路两侧阵地首当其冲。整团、整营的敌人,由“敢死队”做前导,狂叫着冲了上来。

28团的指战员,在团长鞠文仪和政委张继磺的率领下,沉着应战,以机枪、步枪、手榴弹把敌人杀伤了一批又一批。敌人冲到了阵地前沿,战士们就端起刺刀迎上去。前面的敌人打倒了,后面的敌人还在往上冲。战士们决不后退一步,地堡打塌了,跑到战壕里打;战壕打平了,再转到弹坑里打。打光了手榴弹就拼刺刀,拼石头,反复冲杀。当阵地前沿危急时,3营不顾敌人的炮火拦阻,从侧翼反击上来,敌我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刺刀对刺刀,枪口对枪口,杀了七八个来回,将敌打退。遭到痛击的敌人,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又一次次重新组织冲锋。他们把尸体垒作工事,向我阵地步步推进,进攻的凶猛程度是空前的!28团的阵地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连支援一线的29团反击部队,也经过与敌人反复拼杀,伤亡很大。

下午战斗更为激烈,28团营、连通讯被敌炮火全部打断,大量工事被摧毁,各级指战员发挥独立作战精神,坚持与敌奋战。1营2连指导员程远茂,带一个加强排,坚守6个地堡和500米的战壕,打退敌人8次集团冲锋,50多人最后只剩下了7人。5连指战员同敌人面对面拼刺刀10余次,把敌人的尸体垒成掩体,保住了阵地,该连100多名战士再没站起来。6连1排机枪手纪守法等3人反击时,机智勇敢,插入敌纵深夺下一个地堡,在敌冲锋时,从敌后面用机枪猛烈射击,打得敌人晕头转向,给敌重大杀伤,一直坚持到深夜才撤回。

四野七个头等主力师之一,胶东子弟兵,塔山阻击战名垂军史

◆121师从西直门进入北平。

这一天,敌人投入兵力最多、火力最猛、进攻最凶,对塔山存亡具有决定意义。号称常胜不败的“赵子龙师”,在我英雄的阵地面前碰的头破血流,死伤惨重。我28团伤亡700余人,没丢一寸阵地。当夜,10师为保持第一线有足够的战斗力量,令30团接替28团阵地。东野首长给10师发来嘉奖电:“在此次守备战中,我10师特别是28团全体指战员英勇顽强阻击,尤其值得表扬。”

14日11时,东野主力开始总攻锦州。敌“东进兵团”孤注一掷,从拂晓开始就倾全力继续猛攻我塔山左、右翼,我铁路以东阵地遭到敌独95师三路突击。刚刚换防的30团指战员,学习28团的榜样,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反复争夺后,于中午时分将敌凶焰压了下去,阵地逐渐巩固。是夜,29团又接替30团守备。

15日,敌己彻底丧失信心,不能组织起有效的集团冲锋,我军一反击,即狼狈逃窜。当日12时,在锦州即将失守,败局己定的情势下,敌全线溃退。晚18时,锦州解放。4纵经历6个昼夜的生死搏斗,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铸造了塔山钢铁阵地,共歼敌6889人,为解放锦州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永远载入我军光荣史册。此战10师毙伤敌1400人,俘敌61人。28团被4纵授予“塔山守备英雄团”荣誉称号,成为这支部队历史征程中最光辉灿烂的旗帜。

仁义之师

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野战军奉命迅速入关发起平津战役。1949年12月初,华北敌军主力被我分割包围在平绥路东段各要点。41军121师在兄弟部队配合下,首战康庄,歼敌16军军部及109师全部及94师1个团大部。再战怀来,歼敌104军军部及250师、269师大部计8100余人。三战张家口,一举将突围北逃的敌孙兰峰兵团全歼。康、怀、张追歼战打的酣快淋漓,充分体现了该师“追如旋风”的战斗作风。

在我强大军事压力下,经过反复谈判及北平各界群众的推动,傅作义率部接受改编,北平和平解放。41军受命担任北平警备任务,进城前进行了深入的政策纪律教育。1月31日,41军121师由军政委莫文骅率领入西直门,沿西直门大街,经新街口、平安里、西四、北海,进至东城,正式与城内的傅作义部队交接防务。战士们佩带“平警”臂章,站在北平城门上站岗值勤,精神饱满,意气风发。次日,122师、123师也相继入城。

在担任警备工作的两个多月中,121师积极维持社会治安,配合公安机关坚决打击散匪及潜伏特务的活动,并搜捕、收容、登记原国民党军散兵游勇数千人,迅速稳定了社会秩序,有效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得到了各界群众的衷心拥护。

在看管仓库、工厂及公共建筑物时,121师广大指战员坚守岗位,忠于职守,秋毫无犯,保持了我军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大家穿着带补丁的衣服和寒风一吹就透的薄棉衣,看守着成千匹的上等衣料和毛料大衣、皮大衣没人去动。吃着冻成硬疙瘩的窝窝头,看守着大米、白面没人去拿。部队模范地遵守城市政策纪律,忍受艰苦,克服困难。362团入城后,有的连队来不及找好营地,晚上就坐着休息,露宿街头。驻地群众不忍心子弟兵受冻,腾出房间邀请去住,战士们“三请三不进”,群众送饭送送烟,战士们“三送三不收”,群众感动不己。此外,121师大力开展群众工作,虚心听取他们的意见,干部战士争相为群众扫院子、挑水,清理陈年垃圾,积极免费为群众看病治疗。

多年来看惯了旧军队抢夺百姓财物的群众,由衷称赞我41军“高粱米,粗布衣,财不贪,色不迷,民为父母,纪律第一,堂堂正正,举世无双。堪称秋毫无犯,仁义之师。”

四野七个头等主力师之一,胶东子弟兵,塔山阻击战名垂军史

◆41军部队与傅作义部队在朝阳门交接。

1949年3月25日,党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从西柏坡迁到北平,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等中央首长于西苑机场检阅驻北平部队。41军121师361团(塔山守备英雄团)、122师364团(英勇善战模范团,该团在80年代划给121师)、123师367团(塔山英雄团)和军炮兵团(威震敌胆)及四野战车、高炮等部队一起接受了检阅,全体指战员感到极大的光荣。

1949年4月,第四野战军41军121师离开北平,向江南进军,相继参加了衡宝战役和广西战役,胜利完成中南方向战略追击任务。1950年1月,121师随41军移防粤东,执行剿匪、解放海岛、整训生产及守备海防任务,部队转入正常的军事战备训练、政治教育和文化学习,向正规化、现代化建设迈进。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