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党史博采 2018-06-15 11:13:13 阅读: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有个“万岁军”,“万岁军”中有一个“飞虎师”。“英雄的师,英雄的团,风风雨雨多少年,八一军旗擎在手,功勋写在山间……”这首豪迈有力的师歌,向我们铺开了“飞虎师”壮丽辉煌的历史画卷。

红军血脉,源远流长

第四野战军第38军113师是一支具有悠久历史和光荣传统的英雄之师,前身是抗战胜利时组建的八路军山东解放军第2师,下辖第4、5、6团,部队具有红军血脉,最早可追至1928年7月平江起义部队一部和1932年11月重建的鄂豫皖红25军一部。

1945年10月,山东2师挺进东北,为东北人民自治军直属主力部队。1946年初改番号为东北民主联军第22旅,划给东满军区建制,4月恢复2师番号仍归东总直属。1946年8月,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38军前身)成立,2师归其建制。1948年1月,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纵队第2师,同年11月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113师,下辖第337、338、339团。

113师是我军核心老部队,英勇善战,功勋卓著,产生过数百名高级将领和省部级干部以及众多闻名全国全军的英模单位和个人。在解放战争中,这个师先后参加了四平保卫战、拉新反击战、三下江南、夏秋冬季攻势、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宜沙战役、湘西战役、广西战役等大小战役战斗百余次,长驱2万里,从东北一直打到桂中,歼敌5万余人,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1949年10月,东北军区司令部编写《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评价该师“富有朝气,执行命令坚决,战斗性顽强,但次于1师。有突击力,对于攻坚突破较有经验,善于野战进攻,为东北之头等主力师。”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飞虎师首任师长罗华生。

337团前身是1937年11月由八路军685团、686团的部分干部和686团的两个连队为骨干组建的343旅补充团,其“红3连”、“钢8连”可追溯至平江起义红5军13师特务连。该团后沿革为115师晋西支队1团、教导2旅4团、滨海军区4团、山东2师4团、东北1纵2师4团。团队骁勇善战,战斗力超群,突击力非常强。

338团前身是1932年11月重建的红25军74师221团,历经演变,抗战爆发时改为八路军688团第1营,1938年12月扩为344旅特务团,后沿革为新四军8旅23团、滨海军区23团、山东2师5团、东北1纵2师5团。该团为红军团,战力强劲,为我军顶级主力团队。该团2连为著名的“安东卫连”。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飞虎师首任政委刘兴元。

339团前身是由1940年11月起义的国民党东北军57军667团一部以统战面貌改编而成的57军独立团,后延续为57军独立旅、海陵独立团、滨海军区独立1团、山东2师6团、东满军区23旅67团、东北1纵2师6团。该团军事素质较好,富有朝气。2连为有名的“演马庄战斗英雄连”。

该师首任师长罗华生,湖南湘潭人,参加过秋收起义,敦厚坚忍,带领该师经受了挺进东北初期各种困难的考验,建国后为海军旅顺基地首任司令员。首任政委刘兴元,山东莒县人,政工经验丰富,着力加强部队的稳定和战斗力提升,建国后被授予中将军衔。参谋长贺东生作战勇敢灵活,战斗积极性高,常常身先士卒,被称为“贺猛子”。政治部主任王树君1937年参加革命,年轻有为,军政兼优。

反击拉新,疾风知劲草

1946年5月底6月初,国共双方进行解决东北军事冲突等问题的谈判。东北民主联军在撤离四平以后,又让出公主岭、长春、吉林等城市,撤向松花江以北。国民党军攻占四平的部队尾我紧追,迅速占领了我军让出的广大地区,并于6月6日国共双方分别发表在东北休战15天的声明当天,第71军88师之263团和264团一个营越过松花江进占了拉法、新站地区,并构筑工事,准备固守,作为尔后大举进攻北满解放区的据点。

这时,我东北民主联军第1、第2师已转移至蛟河县城及其东南地区,部队非常疲劳。国民党置休战声明于儿戏,在6月7日声明生效之日,占领拉法、新站的部队猛烈炮击蛟河县城,还扬言要继续进攻。两师指战员对于国民党的背信弃约十分气愤,强烈要求对疯狂进犯之敌给予反击。1师师长梁兴初、政委梁必业同2师师长罗华生、政委刘兴元商议,决心歼灭这股嚣张的冒进之敌。两师首长联名向东总两次请战,终获批准,指示由梁、梁统一指挥。经研究,决定先攻拉法,后打新站,彻底干净消灭敌人。

拉法位于蛟河以北9公里,是一个小村庄。新站又在拉法以北6公里,是一个拥有900多户人家的小镇,该处是长图和拉滨线上的一个铁路枢纽,位置非常重要。根据部署,1师1、2团为第一梯队,2师5团和1师3团为预备队,2师4、6团进抵老爷岭以南地域担任打援。6月7日晚至8日拂晓,1、2团经激战,一举攻入拉法,歼灭守敌264团1个营大部。

战斗胜利后,两师首长决心趁热打铁,乘胜攻击新站。调整部署后,以1师1、3团,2师5团为第一梯队,1师2团为预备队,2师4、6团由副师长贺东生带领,仍执行打援任务。此时,新站守敌263团已将街内房屋打通,并在街头路口抢筑地堡和架设铁丝网等障碍物,企图就地顽抗。

6月9日凌晨2时,3个主攻团同时发起对新站的攻击。从西南突破的2师5团1营冒着敌猛烈炮火,以迅猛动作,通过水沟、稻田直插敌前沿阵地。2连首先突破,一度发展到街内,给敌以重创,后因敌密集火力所阻,被迫撤回以巩固既得阵地。这时,1师两个团也遭敌连续猛烈反击后被迫撤回。敌气焰更盛,向我5团1营阵地发起7次反冲锋,激战一整天未能得逞。当日,2师4、6团也在老爷岭以南地区与由吉林向新站增援之敌打响。两团指战员抱定“人在阵地在,绝不让敌人前进一步”的决心,粉碎了敌人10多次进攻,一举拿下老爷岭车站的西山,同时利用夜暗将七道河附近的铁路桥炸毁。

我军攻击新站受挫,部队伤亡较大,两师首长排除干扰,坚定继续打下去的决心。9日20时,我军再次发起对新站的进攻,5团和兄弟部队一鼓作气突入新站镇内,大胆穿插分割,强攻硬夺。敌人遭到猛烈攻击,伤亡惨重,军心渐趋动摇。我各突击分队趁势进行战场喊话,残敌大部缴械投降,少数顽抗的敌人被各个歼灭,部分向西北突围的敌人也被我5团和3团截歼,无一漏网。10日7时,新站战斗胜利结束。这次反击战,我军共毙伤俘敌团长韦耀东以下19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0门、轻重机枪70余挺以及大批军用物资。

拉法、新站战斗,虽然规模不算大,歼敌也不多,但在东北解放战争初期,能取得这样的胜利是非常难得的。它是东北民主联军在大踏步战略撤退中对穷追不舍的国民党军进行的一次具有关键性的反击战,严重打击了敌军的疯狂气焰,粉碎了其长驱直入、强占东满的企图,保全了东满同北满根据地铁路交通枢纽。同时对于参战部队而言,也发挥了稳定思想,减少逃亡,鼓舞斗志,增强战胜国民党军信心的重要作用。

浴血四平,恶战显英豪

四平为中长、四洮、四梅铁路交通枢纽,是东北战略要点。围绕四平展开的收复战、保卫战、攻坚战和解放战,成为东北三年解放战争的缩影。1纵2师参加了后三次作战,特别是在1947年夏季攻势第二阶段的四平攻坚战中表现非常突出,首先突破这个东北最坚固的城市要塞,打出了头等主力师的风采。

四平,敌以71军、13军54师以及特种兵、保安团计3.4万余人的重兵屯守,守备指挥官71军军长陈明仁,将全城划分为5个守备区,主力置于贯穿四平市区的铁路之西。东总决定集中6个师首先歼灭西区守敌,以1纵1、2师并肩由西南方向之海丰屯、新立屯突破,2师为1纵右翼主攻。

1947年6月13日,2师4团3营攻击四平外围重要支撑点新立屯,与敌一个加强营激战14小时,打退敌10余次反扑,歼其500余人,为突破四平开辟了通道。师长贺东生说:“敌人就是铜墙铁壁,也会有针眼可钻!”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 进行爆破作业的四名爆破员

14日20时,我军炮火准备。20时17分,各突击部队发起猛烈冲击。2师4团为主攻,与5团并肩突破。4团突击营1营冲在最前面的是2连爆破勇士们,前仆后继,连续5次爆破,付出重大伤亡,将敌铁丝网炸开。3连随后迅速突进,到处火光闪闪,炮火纷飞,1排和2排都冲错了方向,被压制在铁丝网前。3排排长史德洪带队上去后,努力寻找能够钻进去的“针眼”,2连炸开的口子正被敌人火力严密封锁,不可能再重新开辟一条通路。他发现有的铁丝被炸坏了,下面空隙较大,立即用枪杆将铁丝网捣开,带头钻了进去。3排通过鹿砦、地雷和陷阱,跳进了一丈多深的外壕。敌人见状立即架起早已测距精确的迫击炮,一颗接一颗的炮弹打来,外壕内3排无法躲闪,几乎全部伤亡,仅剩4人在史德洪带领下,奋力爬出,打掉敌人地堡,不停地朝围墙上扔手榴弹,在一片火光中冲上了围墙。

20时40分,4团3连3排在我攻城部队中第一个打开了突破口,1连马上冲了上去进行巩固和发展,集中火力压制敌人的反击。4团2营亦迅速跟进,突入城内,向敌纵深实施大胆迂回穿插,占领了二、三、四道街两头,打下了敌保安17团团部红楼,为后续部队打开前进道路。与此同时,5团1营也突破了敌前沿阵地,尖刀3连在连长杨青培的指挥下,反复冲杀,击退敌9次反扑。3排排长王西兰带领全排攻击神速勇猛,以顽强的战斗精神,步步向敌纵深推进。他肩部负伤后不下火线,面对敌三面火力夹击,提起机枪冲锋在前向敌猛烈扫射,腹部中弹后盘肠又战直至壮烈牺牲。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四平解放后,在四平攻坚战中立功的英雄们在街上游行,受到市民的热烈欢迎。

敌集中步兵、炮兵和空军联合向我2师4、5团猖狂反击,两团指战员英勇沉着,积极应战,一昼夜连续打退敌15次反扑,许多阵地都发生了激烈的白刃战,敌我双方均损失惨重。敌在屡次反击失败后,于17日被迫固守待援。我4、5团乘势发起猛烈攻击,直逼中央大街敌71军军部。18日,2师预备队6团投入纵深战斗,连续爆破和攻占敌碉堡10座,歼敌300余人,并接近了火车站。该团9连在连长牺牲的情况下,指导员宋树仁指挥连队击退敌10次进攻,连续17次爆破,攻克东南角敌坚固支撑点天主教堂,最后全连只剩7个人。

四平守敌在我强大攻击下,大量有生力量被歼灭,只得固守军部及周围核心工事以待外援。6月24日14时,东总侦悉敌沈阳、长春援军10个师已出动向四平逼近,1纵两师伤亡较大,进展缓慢,遂命其撤出战斗,南下迎击沈阳北援之敌,其最后攻城任务交给6纵。

在这场惨烈无比的四平攻坚战中,1纵2师死打硬拼,一往无前,极大地锻炼和检验了自身的攻坚战术,扭转了一年多来始终承担打援配角的印象,事实证明,2师完全是一支具有超强战斗力的钢铁部队。战后,上级授予4团1营为“四平突击队”,5团3连为“战斗模范连”,4团3连3排为“史德洪英雄排”,5团3连3排为“王西兰英雄排”等光荣称号。同时,全师有上千人立功受奖。

突破天津第一师

1948年12月20日,东北野战军第38军113师经过20多天的入关行军,进至天津外围宝坻一带,奉命参加平津战役。对于天津攻坚,东野制定了“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的作战方针,命令38军与39军并肩由小西营门、和平门自西向东实施主要突击。

12月30日,38军召开党委会下达攻打天津的任务,确定113师和112师分别为军左、右翼主攻师,113师主要目标是攻占金汤桥。师长贺东生和政委王树君受领任务后非常高兴,这下不用再像辽沈战役时做养精蓄锐的总预备队了。他们马上回师部研究具体部署,决定以337团为主攻团,该团1营为突击营,“红3连”为第一尖刀连,抽调3营“钢8连”为第二尖刀连。339团负责扫清外围,总攻时担任助攻。338团为师第二梯队。

113师进攻正面守敌的防御非常严密,城墙内外筑有子母堡群和地堡群,各碉堡群周围及护城河外,广布鹿砦、铁丝网、电网、地雷等,我攻坚难度很大。为保证该师突破,加强了山、野、榴炮41门,工兵1个连和坦克1个排。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突破天津护城河工事。

1月14日10时,总攻天津开始。我强大炮火猛烈轰击,数千发炮弹呼啸而过,顿时火光四起,浓烟滚滚。配属的野司炮兵集中摧毁敌前沿43号碉堡及两侧地段工事,师炮兵则破坏敌前沿障碍和城墙外侧火力点,开辟冲击道路。10时50分,预定目标被基本摧毁。此时,113师左邻39军在护城河外,为炮兵指示射击目标树起了红旗,因位置前出,337团突击营1营营长裴飞正误认为39军已开始冲击,生怕自己落后,遂令第一尖刀连“红3连”开始攻击。3连爆破手郭凤元和费继成先后冲上去,把敌第一、第二道铁丝网炸开,扫除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负责架桥的2排各班抬着一副门板桥冲向护城河,当5班接近护城河边沿时,不幸踩响了地雷,多数伤亡,门板桥也被炸断。4班和6班不顾敌人射击,终于在指定地点架好两座临时桥。接着3连战士在连长史德洪的率领下,如脱缰之马,向43号碉堡突破口冲去。敌人的纵深炮兵和城墙上碉堡内的敌人,对3连进行猛烈射击。顿时,前进道路上变成一片火海,冲击受阻。在这紧急关头,史德洪透过火网烟雾,发现交通壕有个死角,于是他当机立断,率突击排掉转头,一阵猛打,冲上了被我炮火轰塌了的一段城墙,与顽抗的敌人展开了激战,仅用3分钟时间就把第一面红旗插上天津城头。师长贺东生在指挥所发现突击部队提前发起了冲击,立即命令炮兵进行延伸射击,以掩护3连冲锋。

我军红旗飘扬在天津城头,敌人的子弹雨点似地猛扫过来,旗手王玉龙浑身是血,仍高举红旗不倒,直至壮烈牺牲。3连在城墙上受敌三面火力射击,只剩下30多位勇士,连长史德洪也中弹牺牲,但大家决不后退一步,与敌展开肉搏战。突击营营长令第二尖刀连“钢8连”上,8连一跃而起,从3连右侧冲上城墙,与敌人拼上了刺刀,连续打退敌9次疯狂反扑,乘势发展进攻,首先冲进城垣。紧接着1营1、2连加入战斗,立即巩固和扩大突破口。2营、3营及时跟进,协同1营,经1小时激战,全歼第三监狱和自来水公司之敌300余人。而后沿如意里、西关大街并肩向金汤桥方向发展进攻。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攻进天津警备司令部。

与此同时,113师担任助攻的339团9连在我炮火支援下以迅猛的动作直扑城墙,插上又一面红旗,占领了正面城墙上的一个碉堡,与337团3、8连的突破口连接起来,后续部队象潮水般涌向城内,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苦心经营的“大天津堡垒化”,终于被我英勇的113师部队率先摧垮。

部队突破后,按337团、338团、339团顺序迅速展开纵深战斗。师长贺东生与38军副军长曹里怀一道乘刚缴获的装甲车赶到最前沿,指挥部队奋勇前进,给部队极大鼓舞。337团沿鼓楼西大街一直往东打,直插金汤桥。15日凌晨2时,在338团的配合下,337团7连首先占领了天津战役会师点——金汤桥,歼灭敌守桥一个排,又击毙西逃之敌师长,俘虏两个炮兵连,实现了将天津守敌拦腰斩断。

338团随后沿海河南插,8时,当部队进至胜利桥附近时,遭到桥东大楼之敌以密集火力拦阻。配属该团的师山炮营1连因街道狭窄在罗斯福路也停了下来,连长高杰山立即跑到旁边的敌警察16分局的楼上观察敌情,楼顶射界开阔,他看到我桥西步兵受阻,即命令2排全体出动,将5班的92步兵炮拆开扛到楼上,近千米距离直瞄,对敌桥东大楼实施平射。仅10分钟以7发炮弹消灭了4个敌机枪火力点,掩护338团冲过了胜利桥。从此,“大炮上楼”成为我军战史中的经典传奇。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金汤桥胜利会师。

339团沿海河西岸向敌核心区发展进攻,1连孤军深入,英勇无畏,在罗斯福路上,指导员于学恭闯入敌教导队大院,展开政治攻势,一枪未发,使500多敌人缴械投降。该连在天津作战中,俘敌1845人,创一个连俘敌最高记录。15日10时,339团攻占了新旅社和修械所,338团于回力鞋厂歼敌86军军部一部。15时,338团7连堵住了向东逃窜的敌汽车队,俘敌140余人,缴获汽车46辆。

至此,天津战役胜利结束,13万守敌全部被歼。113师指战员圆满完成任务,首先突破城垣,首先打到金汤桥,毙伤俘敌8574人,缴获各种炮65门,枪4240支,车辆137台。38军发布嘉奖令,授予该师337团3、8连、338团7连、339团1连等8个连队为“三好”连队光荣称号。鉴于部队作战勇敢,纪律严明,林彪、罗荣桓等野司首长也给予113师所在的38军以传令嘉奖。

奇功铸就“万岁军”

1950年10月22日黄昏,志愿军第38军113师在师长江潮、政委于敬山等率领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投入到壮怀激烈的抗美援朝战场。在第一次战役中,38军由于缺乏对现代化装备之敌的作战经验,未能按时完成上级赋予的战役迂回任务,受到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的严肃批评。该军经过认真总结检讨,决心在下一个战役打出38军的威风!

11月24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发动“圣诞节攻势”,敌5个军在东西两线同时向北推进。志愿军实行运动防御,将敌于25日诱至预定战场,并向敌发动进攻,一举占领德川、宁远,拉开了第二次战役西线作战的序幕。彭德怀果断下令:38军、42军迅速向敌后迂回,其余各军勇猛突击,分歼被打乱之敌。敌遭我猛烈打击后,开始蜂涌向南突围。为歼灭美军主力于军隅里、价川地区,27日11时,已进至德川的113师接38军电令,要该师于28日拂晓赶到三所里,阻敌南逃北援。三所里位于大同江以北,东西两侧傍山,地势险要,是敌南逃北援的必经之地,距德川约145华里。113师首长认为此次迂回穿插对战役全胜关系重大,立即按军指示,留339团两个营打扫战场,其余部队马上出发,并决定由副师长刘海清率338团为师前卫团先行。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11月27日16时,113师按338团、师直、337团、339团3营的行军序列出发,沿途驱散和俘获了多支南朝鲜军溃退小股部队。28日拂晓,副师长刘海清为加快行军速度,命令部队去掉伪装迷惑敌机。指战员们用脚板和敌人的汽车赛跑,发扬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作风,克服又饥又渴又困,咬紧牙关跑步前进,前卫338团竟有10多名战士在途中跑休克了。28日7时,终于以14小时急进145里的速度先敌5分钟抢占了三所里,控制了公路两侧的高地,像一把钢钳,钳住了美军退路。

113师决定338团在三所里构筑工事阻击敌人,337团进到慕地站附近为师预备队。师指到达阳地站后迅速向志司报告,彭德怀得知113师已赶在敌人前面到达三所里,异常高兴,当即指示该师要坚决堵住经三所里南逃之敌。113师的快速行动,切断了美第9军的退路,震撼了敌人。当日,美骑1师5团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拼命向南突围,与我338团展开激烈搏杀。战至16时,338团粉碎敌10多次猛烈冲击,并击退由南接援之敌1个营。该团打得相当艰苦,伤亡较大。师长江潮顶住巨大的战场压力,坚持暂不使用师预备队337团。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二次战役时,38军被表扬为“万岁军”。

28日白天,敌向三所里猛攻,始终没有突破一个缺口,遂在黄昏转向西北方向,寻路南逃。113师首长根据战场侦察情况,发现三所里以西10余里的龙源里也是敌南逃退路,即不待上级指示,于18时主动令337团立即向龙源里急进,断敌退路。同时以338团3营继续留三所里地区阻击南逃之敌,1、2营追歼逃敌。以339团3营向安州和肃川前进,完成破路炸桥的任务。

29日4时,337团前卫1营翻山越岭赶到龙源里,又比敌先到一步,筑起了又一道坚不可摧的“闸门”。至此,113师连续5天紧张的行军作战,孤军深入敌后,以两个团分兵三所里和龙源里,卡住了美军3个师的撤逃之路。美军出动大量飞机、坦克掩护,拼命向113师扼守的龙源里和友军112师扼守的松骨峰、书堂站等阵地,实施猛烈冲击,企图夺路南逃。113师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坚守龙源里阵地的337团顶住了敌人的连续冲击。南逃北援之敌虽相距不到1公里,但始终未能会合。29日13时,彭德怀致电在龙源里激战的113师指挥所,同师政委于敬山通话,了解情况,给予鼓励,要求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卡住敌人。于敬山立刻把彭总的鼓励,传到硝烟滚滚的战壕里,战士们倍感振奋。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电影《飞虎》。

11月30日是志愿军第二次战役西线作战最关键的一天,也是战斗最激烈的一天。被围困在价川、安州以南,三所里、龙源里以北狭小盆地内几个师的敌人到处乱窜,拼死突围。此时,彭德怀再次电令113师坚决堵住逃敌,同时,志愿军各部队从三面向三所里、龙源里地区合围。113师鉴于337团连日激战,伤亡较大,弹药已尽,令338团从三所里转移到龙源里,从两侧攻击敌人。战至12月1日8时,敌建制被打乱,慌忙遗弃重装备,分散突围,113师即配合军主力转入围歼、清剿逃敌。至19时,被围之敌大部被歼,战斗遂告结束。

113师在第二次战役中圆满完成了极其重要的迂回穿插任务,共歼敌3222名,缴获汽车545辆,坦克7辆,各种火炮150门,各种轻武器1700多支及大批军用物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亲自草拟对38军的嘉奖令,对113师的突出贡献给予极高评价,并在电文结尾处添上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当时有的首长说:“在我军历史上还没喊哪个部队万岁的,这样写不好吧?”彭德怀说:“这次战役胜利,38军起了关键作用,打得好,就可以喊万岁嘛!”从此,38军被称为“万岁军”,113师被誉为“飞虎师”,在全军美名传扬,成为闻名世界的王牌劲旅。113师穿插三所里、抢占龙源里的突出战例被评为世界战史的典范,后被拍成电影《飞虎》。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