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教育 >正文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静逸书屋 2018-06-13 12:20:36 阅读: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读历史、解历史、鉴历史

今日“静逸书屋”要和大家说说教育方面的历史轶事。我们知道民国时期南京做为中国首都对其教育发展是极其重视和投入的,“人生百年,立于幼学”(梁启超《论幼学》),教育之基础当以蒙童始。

自民国十六年四月(1927年4月),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初即知道“建国君民,教学为先”的道理(《礼记.学记》篇),教育的强弱决定国家兴盛的成败。将南京市紧随上海之后即划为特别行政市,对教育事业投入巨大资本,其中小学就是其中之列。斗转星移九十一春秋过去了,至今南京尚存民国时期的,在八十年以上的小学可谓越来越少,如今南京逸仙桥小学、三牌楼小学、中山(门)小学、府西街小学、慧园街小学、小西湖小学、琅琊路小学、山西路小学等等还保持着当年小学的校名外,还有诸如一些三条巷小学、大行宫小学、御道街小学、鼓楼小学等这样的民国有名小学都已经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了。这些民国小学曾经个个都有其丰富的历史故事,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故事要么随风荡去,要么尘封在历史的档案之中没有被我们发掘。南京慧园街小学就是这其中一所民国著名小学,她的历史故事说来也有一番民国风趣。

一 成校之初

今天我们到百度搜索南京慧园街小学,就会跳出学校的概况。赫然醒目地标注该校成立于1935年,再寻历史踪迹皆无解,那么慧园街小学成立是1935年吗?(好像南京众多这样的小学都是这样状况,极其简略历史介绍后余下的就是当下学校发展状况,这些固然不错,但对悠久历史名校的宣传显得头尾不称,做为文化领域单位实为遗憾。)。今天一般家长不会关心学校的成立时间,毕竟这都是过去的历史了,选择一个学校都是以教学质量、道德风气为主。但对于一个学校来说,如果自己的成校时间都无法确定,岂不是犹如自己出生都无从知晓,何以融入社会?这对学校来说是应该注意的事项,所以我们“慧小”的成立开始寻迹她的历史。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一,百度有关南京慧园街小学建校的说明。“创始时间:1935年”。

笔者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下略“二档馆”)寻访其他历史资料时无意看到南京民国教育方面资料,提及的今天南京慧园街小学的历史。该校前身与当时的“首都警察厅”有密切关系。原来该校是为当时南京特别市的首都警察职员设立的小学校。民国二十三年时(1933年)由于当时首都警察在职人员约有5000余众,其眷属在南京就有1/3之多。而在警职员子女达入学孩童有800人之多,由于生活物价逐年递增,子女教育经费无从落实,使得这些孩子沦为失学儿童任其在街头巷尾嬉戏玩闹。虽然此时南京市已经开始推行义务教育,但随着首都建设扩大,进京人口猛增,已经达稳定住户14万之多,总人口70余万。这个数字对于今天人看来简直可以付之一笑,但对于当时中国只有四万万五千万的国家首都来说,已经是中上等城市的人口数量了,且在不断增加。这样的人口激增与南京义务教育的协调共进成为不可能,特别是警务界这样的失学儿童流荡街头,使得警员们无法用心职责,或见异思迁、或自暴自弃,对警察治安工作影响极大。警察做为国家机器,国家公务人员,当是维系一个国家城市之安身立命的重要政治机构。而教育又为立国之本,南京“首都警察厅”也不能熟视无睹此现状任由发展,于是在1933年7月的“二十三年度第97次(警察)厅务会议”中提议先行自办警察子弟小学一所,以后再图推广全市各辖区。凡是在职警务人员子女实行全部免费入学之待遇。这使得当时的南京警务人员欢欣鼓舞,解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对其工作也就倍加努力,同时对警务教育发展也一时均有裨益。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二,南京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真实警察。上为城市治安长警(正式编制);下为铁路治安警察。都配发“自来得驳壳枪”作为防卫武器。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三,当年首都警察厅在鼓楼保泰街南京国民政府内政部大院内,今江苏电视台大楼位置。

为此南京“首都警察厅”把南京慧园街原警视厅“巡官讲习班”旧址选做了该小学校址(“巡官讲所”是1915年在北京创办的以提高城市警察业务的培训机构,各省市警厅皆下设有“巡官讲习班”,南京当时就是设立在慧园街)。

二 建校周折

教学地方有了,下面就是开办经费问题,由于是针对警务人员子弟开办的学校(警察属当时内政部辖制),故而当时经费不从国民政府教育部出资,只得自行解决。当时警察厅厅长是陈焯,他经合议后提出办学经费从警厅全体警员每月自捐工资1%,加每月警厅所收罚金项中提一成,二者合计做为学校经办费用。并成立校董事会以监督资金流向,即刻呈报国民政府内政部及南京市社会局备案。学校定名为“首都警察子弟小学校”。至此由1933年秋初开办,当时学生只有150余名,后陆续踊跃报名学生猛增,至1934年3月已达360多名,校舍本就狭小无法承受继续报投的小学生。只得再行征收旁边一民宅66平米,以扩充教室,各种征收、契税、测量、迁移、补偿等费用达3460余银元,盖新校舍又须10200余银元,加学校每月支出1100多银元,以学校房舍抵押钱款这些费用无法抵消扩建经费,还相差4400多银元使得校舍扩建工程无法动工。陈焯厅长就想以“首都警察厅”向南京市政府小额借贷,但报请国府内政部时,内政部认为警察厅借贷很可能无能力偿还,不予批复。陈厅长焦虑万分,不得已想从警察厅正常财务款项中暂垫4433.45银元出来给学校急需的扩建之用。内政部知情后又命令请出具垫付偿还细则交部审核,陈厅长如实将每月职员捐赠、警厅罚没款项如实造表上报方得内政部两次长陶履谦、张道藩同意,得以垫付成行(当时甘乃光为内政部代部长)。经过拆迁、筹款、协调一系列繁杂事物后,学校动工扩建开始了。但也是建建停停,拖到了1934年底才基本扩建完成。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四,民国二十三年扩建(1934年3月呈报扩建)历史档案馆资料显示,当年“首都警察子弟小学校”创办具体说明。很明白地提及该校为“(民国)二十二年秋季创办”即1933年秋。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五,当年的国府内政部两位批复扩建该校的内政部次长,即副部长。张道藩(1897-1968)贵州盘县人,美术教育家,1921年入英国伦敦大学美术部就读,与美术大师徐悲鸿同道。最后在台湾官至“立法院院长”;陶履谦(1890-1944)浙江绍兴人。1911年毕业于京师译学馆,后进入外交界,曾担任我国驻墨西哥、葡萄牙公使馆馆员,外交部总务厅厅长,内政部次长等职。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六,张道藩、陶履谦二次长签字盖章的有关“首都警察子弟小学校”的批文文献资料(左侧所盖各自私印)。该小学的扩建居然要惊动当时国家副部级干部,可想该校历史的厚重吧!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七,首都警察厅厅长陈焯(1898年——1950年),浙江奉化人,陆军中将。保定军官学校第三期炮科毕业,与白崇禧同学。蒋介石的心腹嫡系,1923年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谋。1933年至1935年担任首都(南京)警察厅厅长。1938年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统局”中将副局长(局长戴笠)。抗战胜利后任北平警察局局长。1949年退出政界,因经商未去台湾,1950年在浙江宁波时被人识别后举报诱捕,随后被新政权立刻着即枪决,时年52岁。一个曾经为了儿童教育四处奔劳的人就这样因意识形态不同而死,今天再回首而看不禁嘘唏!

三 不忘仁爱

由此按照陈厅长承诺办学费用安排,终使学校教学步入正轨。到了1935年12月,陈焯厅长改任他职,新厅长由王固磐继任,但学校尚有垫付余额未有还清,王厅长再延续前任做法继续实行教学经费由警员工资捐赠1%加罚金来维持,因为新任又得重新上报内政部实情。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八,王固磐呈请报告书。

到了1936年9月,经过学校师生勤俭节约、艰苦努力,终于将陈焯厅长当时垫付警察厅的4433.45银元不但全部还清,居然还盈余300多大洋,此时王厅长出于新任惠政,察觉已经快到冬季,首都警察厅拘留所犯人过冬棉被尚缺,决定将此300多元全部为犯人购置过冬盖垫御寒之物,经过校董事会同意,将此款划出在学校不远处的三山街“全福绸缎布庄”置办布料、棉花(棉花在另处够买)。由于当时在押犯人多系毒贩,基本家属关照很少,得到警察厅这样关怀也是感激涕零!就这300元也得报请国民政府内政部批复才可提款。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九,1935年拍摄的首都警察厅拘留所。选自1934年《首都警察概况》(民国二十三年12月刊印)。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南京首都警察厅呈内政部警政司,关于置办该市拘留所犯人过冬被褥事宜请示回复资料(1936年10月22日)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一,警察厅得到内政部批复后,于1936年11月10日在三山街“天福绸布庄”够买布料的发票。这是抗战前南京著名绸缎庄之一的发票式样,国币150元。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二,南京“湧兴源号”棉花店够买棉花发票,时间显示为11月16日够买,国币140元。

共计棉被棉胎各83条(棉胎每条4斤重,每斤4.5元);稻草垫6条(每条1元);雇佣裁缝工费16.6元(每条2角);“雪耻布”130尺、新白布等共计317.57元。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三,王固磐,字静庵,天津人。军统骨干人员。曾为福建省厦门第一任市长。首都警察厅厅长(1936年1月至1937年11月底,1937年南京保卫战前夕,南京国际安全区设立负责由其组织安排,后战事逼近厅长之职交接给南京宪兵司令部副司令萧山令担任)、台湾警察厅厅长。1956年于台湾去世,享年73岁。

四 校史结论

说到这里也就说今天南京慧园街小学应该成立于1933年秋(始办),民国二十二年。由于初办后又扩建,至1934年秋学校才正式成立(民国二十三年)。不论怎样说都不应该是今天南京慧园街小学所说的1935年成立(民国二十四年)。可能大家觉得我所说不过一家之言,下面我将该校成立时间的证据一一表来。

之前我们说过慧园街小学的前身是“首都警察子弟小学校”,学校是在慧园街原警署“旧巡官讲习班”上建立,那么当时慧园街此处有没有警察署地呢?查阅1927年南京老地图确实有,如下图。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四,这是1927年南京地图(新华书店有售)上面清晰标注今天南京慧园街小学位置既是当时“警署”所在地。

正巧笔者存有1929年航拍的南京地图,上面有当年慧园街警署建筑格局。在今天的慧园街小学位置,可见学校操场后教学楼处当时是有个塘的。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五,1929年南京航拍照片。笔者祖父(清光绪三十三年,即1907年生人)于解放前就住此地不远处的四象桥南侧,笔者也于此地居住了36年之久,比较熟悉该区域。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六,今南京慧园街小学操场学生体育课。当年的那个水塘就在照片左侧教学楼位置。

很庆幸的是在1934年12月《首都警察概况》一书里还有当年陈焯厅长参加该校正式成立典礼的全体师生合影,可谓弥足珍贵。

图十七,该照片拍摄于1934年10月7日“首都警察子弟小学”成立时。因照片较长,为了清晰表现笔者截取了中间部分。前右可见水塘部分边沿,也可对比1929年航拍照片,连房屋走向都是一致的。该照片应该是在当时学校校舍后拍摄(今北侧教学楼位置),因为当时该校地域实在狭小,要拍摄如此众多人员,实属不易。就是今天也不是很大,由此印证今昔地址不虚。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八,将成立照片落款时间放大后,更肯定地是注明为“二十三年十月七日”(1934年)。也就是说该校至少成立于1934年10月,不是1935年!(始创应该是1933年秋成立才对)

从各方面文字资料、照片论证了南京“首都警察子弟小学”的建校时间、地段以及后续该校的延续状况,今日的南京慧园街小学可以断定就是当年这所供警察职员子弟上学的小学校无疑。

一段民国历史轶事,让我们浏览而下,这才是真正地触摸到真实的历史气息,觉得一所小学的建设居然能牵动着国家高层的教育意识,一个部门的经济去向要几经请示,民国的教育思想及廉政建设,怎不可以做为当下之鉴呢?读历史的目的不就是“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吗!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十九,今天南京慧园街小学校服上的校徽时间是有误的。应该重新更正,以显该校校史之悠久弥香。

五 今日“慧小”

今日南京慧园街小学于2005年被授予“中国书法特色学校”称号,在该校师生多年的不断努力下,学校的国学、书法等传统文化发展的有声有色。各项教学质量也是不断提高,踊跃在市、区教育界优秀行列之中,成为周边民众夸赞的一所信誉高赞的老名校。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二十,南京慧园街小学常年聘请省、市书画名家到该校举行书法绘画普及教育。为国粹文化的传承及延续做出了不朽的辉煌成绩!

一所需要两位副部长批建的南京老小学

图二十一,笔者考察论证时于学校正门前留影。

(完)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