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体育 >正文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张佳玮 2018-06-12 16:58:17 阅读:

和去年一样,我被浪琴邀请去看法网。

我在菲利普·夏迪埃球场,看了2018年法网1/4决赛兹维列夫vs蒂姆的比赛。兹维列夫198公分的身高,在现实中看来煞是惊人,偏他还能几个进退趋避,时不时打出精巧绝伦的回球;第二盘后半段始,蒂姆不停上网放小球,调动兹维列夫趋前,饶是如此,兹维列夫也不时回以神奇的小球——就像一头大象用鼻子给你表演十字绣。

“兹维列夫真是天才!”同去的浪琴表工作人员说。

“但是反过来,蒂姆也真是打不死。”我说。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的确。兹维列夫必须打出神奇的好球——大象的鼻子十字绣般的巧球——才能在蒂姆手上拿分;其他时候,无论他回得多好,蒂姆都像一面坚韧的盾牌,挡住兹维列夫加农炮、榴弹炮、步枪子弹或弹弓似的回球。一旦兹维列夫哪个球短了,蒂姆趋前,一个轻松的放小球。

第二盘后半段,兹维列夫大腿拉伤后,蒂姆稳如磐石地继续消磨;在场边看,你能清楚地感受到兹维列夫在变慢,在焦躁,在失去信心:最后时刻他振作了一下,仿佛大象最后的震怒,但没法子。

蒂姆像沼泽旁的藤萝植物,将兹维列夫缠死了。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这就是红土场了。”我跟工作人员没话找话说,“球速会变慢,转速会变快,移动比硬地场和草场更费力,所以谁更坚韧,谁更能转,谁更能跑,谁就拿冠军——张德培唯一的大满贯就在这里拿的。”

之后,我们在苏珊娜球场外,仰头看着大屏幕,看德约科维奇输给了塞奇纳托:去年我还看着他在这里赢了施瓦兹曼呢,我记得当时德约科维奇对落点的判断和敏锐、快速地移动到位,后发先至转被动为主动的挥拍;即便施瓦兹曼用双反直线,总是擦着边线形成制胜球,小德依然应付裕如——而一年后的此时,小德两个抢七都输了。

“不是他咬不住,毕竟刚复出状态不好。”我跟同来的朋友解释,“红土场这玩意本来就很磨人。”

“那纳豆是怎么回事?”浪琴表的工作人员问。

我想了半天,说:“因为纳豆自己吧,比红土场还磨人。”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去年我采访克雷特加时,他说:现在的球员不能给自己的技术留破绽,必须习惯底线对决,保证每一拍回球质量,以及充沛的移动能力。

他说:红土场的大师们,都知道打红土场很大程度上是跟自己较劲,所以训练时,会有意识地模拟各种艰难的处境和条件。

他说:网球生涯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跑啊。

决赛,蒂姆对纳达尔,0比3败北。不怪他:蒂姆可能是现役最像纳达尔的球员。因此,他可以挫败看去才华更卓越的兹维列夫,一如纳达尔可以磨掉德尔波特罗。但当蒂姆遭遇纳达尔,就是徒弟遇到了师父。

论坚韧,论缠磨,蒂姆都不强过纳达尔;而且纳达尔还有他古往今来第一奇诡的正手。红土场球弹得高转得快,让他可以发挥天下无对的正手上旋:每一发都飞火流星,每一发都全力以赴,每一发都落点深而刁钻,将蒂姆锁在底线,回球浅软无力。

很多年前,费德勒描述纳达尔,“每一拍都能获得优势”,因为这就是他的风格:每一拍,每一局,每一盘,每一场比赛,每一个杯赛,他都不欺场。在红土场上,他每一拍都能消磨对手,压迫对手,重重叠叠,无坚不摧。漫画英雄一般的执拗,不死小强的血气,就像他喜欢《龙珠》里的悟空似的。

当然,也因此,他的肩膀比任何人都容易受伤。

2014年纳达尔拿到自己第九个法网时痛哭失声,那年他遭遇伤病折磨,所以,“我不知道自己下次得法网是什么时候了。”2016年他也确实因伤退出了法网,今年年初他因伤退出了澳网,在马德里还输给了蒂姆。可是,2018年夏天,他又一次拿到了法网。

“纳达尔得到了法网”,简直已经成为了体育史上最漫长的固定戏码,已经超过了“C罗/梅西又拿了金球奖”,超过了1960年代“凯尔特人又拿了NBA总冠军”,超过“尤文图斯又拿了意甲冠军”。假如谁从2008年开始穿越到2018年,问一句“今年统治网球世界的是谁”,我们可以头都不回地说:“还是费德勒和纳达尔”,那个家伙一定会崩溃吧?

但持之以恒本身是艰难的:你必须击败时间。

纳达尔其实有一点点老了。就在法网决赛对蒂姆的决战里,他手指抽筋,申请中断比赛来按摩大腿。1/4决赛兹维列夫就是在这些时刻,让蒂姆发现了可乘之机:在红土场,疲惫就是崩溃的开始。但之后,纳达尔没给蒂姆机会。他很疲惫,但还是3比0赢球了。

——过去两个红土赛季,蒂姆是唯一一个在红土场上击败过纳达尔的人。

——决赛,蒂姆自己说他 从头拼到尾,了无遗憾:他被纳豆轰出了17个破发点,救回了其中12个。他足够顽强了。

——只是,纳豆比他更顽强。

与费德勒那优雅得仿佛从不疲倦的超逸相比,纳达尔更像个地道的战士。你会情不自禁地诧异:他明明已经很累了,为什么还能继续呢?

不知道。

“你无法击败时间。如果你七八年前告诉我,我32岁了还会在法网拿冠军,我会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任务,但现在,我就在这里。”

还记得七八年前,纳豆的样子吗?对比一下,时间就这样无情。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漫画英雄一般的执拗,不死小强的血气,就像他喜欢《龙珠》里的悟空似的。

红土场的大师们,都知道打红土场很大程度上是跟自己较劲。

网球生涯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跑啊。

每一次奔跑到位,每一拍的正手上旋,都在为纳达尔积攒一点胜利。积少成多,他就是这样拼下来的。

第十一个法网。第十七个大满贯。费德勒在一年四季的全世界收割大满贯,纳豆则更多在炽热火红的夏季磨赢对手。

超逸是一种伟大。坚持是另一种伟大。这种坚韧让人觉得简直岂有此理,但世上就是存在这样的怪物。

2016年,弗朗西斯·胡伊教练说,纳达尔当时的理想只是继续打球。

“纳达尔几年前还很怀疑自己能否在30岁时还征战,可如今想法完全改变,而如今他告诉我,为了比赛如果需要做手术也没问题,他希望能坚持到33岁。”

今年纳达尔已经32岁了,还拿了法网。

“我要继续打,打到我身体能支撑的那天,打到我依然热爱网球的尽头。”他说。

他真的有一点显老了,但比起不动声色的坚韧,他这样已经显出裂痕与皱纹、星光与风霜,却还能继续的姿态,才让人感怀。

“你无法击败时间。”他自己这么说。

知道自己注定会输,依然继续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

何况,不对啊,纳达尔:你和费德勒,都在持续不断地,挫败时间呢。

就像,浪琴已经陪伴法网走过了十二年,作为法网的官方计时,为每场球赛计时,见证球员们鏖战红土。细节。每一刻的细节。

29岁得到法网完成金满贯的阿加西。30岁击败公主辛吉斯后跳得像个小女孩的格拉芙,也一直以积极地出席浪琴表法网未来网球之星赛事,他们夫妇担任浪琴表优雅形象大使,至今已有十年。浪琴表为了纪念十年合作,6月2日在罗丹美术馆举办了盛大晚宴,推出了康卡斯系列V.H.P.阿加西与格拉芙基金会特别限量版腕表,并同步举行拍卖仪式,拍卖所得将悉数捐赠给这对夫妇的公益基金。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11个法网、17个大满贯后,纳达尔说:他无法击败时间

当坚持成为一种本能的时候,卓越就会自然而然到来了吧?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