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娶了女神后,孟先生过上了无性婚姻

竹子蔷薇 2018-06-07 20:48:47 阅读:

01

孟轩第一见到小雅时,心跳忽然加速,仿佛有一股神秘电流,瞬间击中全身。

那天,小雅穿着长及脚踝的米白色长裙,裙摆很大,瘦高的小雅走在风里,裙裾飞扬,仙气十足。

巴掌大的小脸,带着清冷孤绝的神情,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意味。

这些年,孟轩也是从女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用他的话来说:什么样的妖艳贱货没见过。

可是小雅这样的女孩,他真的没见过。

他自嘲道:雅一点,他对小雅一见钟情;俗一点,他看到小雅,荷尔蒙升腾。

02

就这样陷了进去,孟轩对小雅各种讨巧,各种追求。

按说像孟轩这样的条件,高大英俊,家世不俗,事业有成,但凡稍微用点儿心,没有他拿不下的女孩。

然而,小雅就像捂不热的石头,送礼物,不收;请吃饭,不去。不管什么时候,都板着一张冷冰冰的小脸,连个笑容都没有。

越是这样,越是激发了孟轩的斗志。不去约会,说明这女孩洁身自好;不收礼物,说明这女孩不物质。

终于,在一个下雪的清晨,小雅起床上班,看到小区门前堆着一个大大的雪人,咧着大大的嘴巴,笑得坦荡无比。

雪人身边的地上,写着几个字:小雅,像我一样笑吧!

小雅愣神看着,孟轩突然出现了,龇着雪白的牙齿,露出和雪人一样的笑容,白雪覆盖了他的头发,看上去非常滑稽。

小雅笑了,看到小雅的笑容,孟轩想起一句老话:美人一笑值千金。

小雅笑起来,真美。

03

孟轩终于用这样不同寻常的方式,让小雅变成了他的女朋友。

然后他再次体会到了小雅的与众不同。

孟轩以前的女朋友,哪个不是确定关系后,就牵手接吻上床一条龙。可是小雅,愣是让他牵个手,就用了快一个月的时间。

只要孟轩有比牵手进一步的动作,比如搂下腰,小雅就会抗拒地说:“别这样,我不习惯。”

这恋爱谈的,真素。

不管孟轩话里话外如何明示暗示想把关系进一步,小雅都一副听不懂的表情。

孟轩不止一次跟朋友说:“这年代,哥们儿愣是遇到个纯到不能再纯的姑娘,遇到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

恋爱的第一百天,这块处女地依旧生硬艰涩。孟轩受不了了,他决定放出大招。

04

初春的晚上,寒意依然很浓。

孟轩突然出现在小雅租来的公寓里,手执火红的玫瑰,他打开红丝绒的盒子,拿出闪闪发亮的钻戒,单膝跪地,对目瞪口呆的小雅说:

嫁给我好吗?

孟轩这么做,带了一腔孤勇的意味,他不想再这么耗下去了,是进是散,在此一举。

他是做好了失败准备的,可是,小雅的眼角,出现了泪光,她哽咽点了点头。

孟轩大喜过望,奔过去就要拥抱小雅,小雅微微闪开,低低地说:“可是孟轩,你根本不了解我,不了解我的过去。”

孟轩说:“我只要你的现在和未来!”

小雅说:“那好,我嫁给你,但是我有条件,暂时不通知亲朋好友,不办酒席,只领证。”

孟轩说:“都听你的。”

05

领了证,小雅退了自己租的公寓,拖着两只大大的箱子,搬到了孟轩的家。

新婚之夜,小雅洗过澡,穿着长及脚踝的睡裙走了出来。

孟轩迫不及待地迎上去,他拥抱了小雅,也亲吻了小雅,小雅虽然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抗拒。

当他想进一步动作时,小雅突然一翻身推开了他,急急地说了声对不起,便逃进了客房,随后,孟轩听到了门上锁的声音。

他敲门,小雅不应。

好吧,小雅害羞,或者有肢体接触恐惧症,孟轩这样解释。

反正都是自己的老婆了,又不急于一时。

于是,孟轩很绅士地对着门说了句:晚安。

半响,小雅带着浓重的鼻音,回了句:晚安!

06

一个月过去了。

情况没有任何的改变,每天,小雅会把自己锁在卫生间,洗完澡,穿着长及脚踝的睡裙,然后安静地回到客房,锁上门。

她和孟轩隔着门互道晚安,各自睡去。

原本不太熟悉的孟轩和小雅,结婚后,彻底变成了陌生人。

孟轩的忍耐到了极点,他开始愤怒了。

那一夜,他用钥匙打开了客房的门,黑暗中,他直接上床,紧紧抱住了小雅。

小雅惊吓不已,她吃力地、想要推开孟轩。

孟轩喘息着说:“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吗?”

说着,他用力地,撕开了小雅的衣服。

小雅惊叫一声,然后,孟轩触到了小雅的眼泪,她啜泣着说:“求求你孟轩,求求你放开我!”

孟轩被小雅的眼泪,弄得没了情绪,他再混蛋,也不可能对心爱的女人用强。

他平息了自己,在黑暗中闷闷地问:“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跟我结婚?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小雅依旧低低地哭着,她偎过来,第一次主动拥抱了孟轩:“给我时间好吗?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我会慢慢适应的。”

07

那夜后,孟轩自觉不再做任何尝试,他已然明白,小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她有孟轩所不知道的复杂过去。

孟轩静静地等待着,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让小雅变成他真正的妻子。

他没想到的是,小雅没有给他时间。

四月的一天,孟轩正上着班,突然接到小雅的电话,虽然他和小雅是名义上的夫妻,可是平时的联系几乎为零。

电话里,小雅急急地说:“孟轩,我们离婚吧。”

孟轩沉默了会儿,不置可否,小雅又喂了一声,问:“孟轩,你在听吗?”

“为什么?”孟轩冷冷地问。

“你别问了,求求你答应我,是我对不起你,我不想再浪费你的时间和感情了......”小雅的声音,恢复了平时的清冽。

孟轩挂了电话,小雅说得对,他也疲惫了,疲惫于这样毫无进展的关系,疲惫于对小雅的种种猜测。

他们离了婚,小雅和来的时候一样,拖着着两只大大的箱子,消失在孟轩的视线里。

如果不是手里的离婚证,孟轩几乎觉得,自己做了个梦。

他和一个女孩结了婚,没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又离了婚。这,说出去谁信啊?

孟轩看着客房的门,狠狠地想:玩了一辈子鹰,反倒被鹰啄了眼睛。

08

从那以后,孟轩再也没见过小雅,听朋友说,她离开了这座城市,不知去向。

孟轩郁闷了一阵,慢慢忘了小雅,毕竟生活还是向前的,容不得谁沉溺于过去。

一年后,孟轩认识了后来的妻子,一个温润善良的女孩,很爱笑,很家常。

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孟轩和妻子把彼此介绍给每一位亲朋好友。孟轩终于明白,这才是结婚,用一种神圣的仪式感,昭告天下,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婚后,妻子给他生了个活泼漂亮的女儿,生活慢慢地稳定下来。年轻时的放荡不羁、矫情冲动,都离孟轩慢慢远去。

取而代之的,是妻子和女儿,牢牢拴住了他的心。

09

四年后的暮春,孟轩下班,突然想起妻子早上念叨着想吃樱桃,于是便去了公司附近的超市。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孟轩找到了果摊位,樱桃果然已经上市,一颗颗鲜红圆润,甚是诱人。

孟轩慢慢地挑着,想着回去后,不动声色地把樱桃递给妻子,她看到后肯定会夸张地说一句:“老公,你太好了!”

这么多年了,妻子还像刚结婚时一样,有着小女人的乖巧,有着对生活的热情。

这么想着的时候,有个孕妇走过来,在孟轩身边站定。

她说:“麻烦你,帮我扯个袋子好吗?”

似曾相识的声音,孟轩猛地抬起头。

他和那个女人同时愣住了。

这个穿着孕妇裙,一脸母性光辉的女人,居然是一别经年的小雅......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