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军迷 >正文

当初给我5块买烟找50的班长,退伍了!

兰色 2018-05-11 15:31:24 阅读:

其实,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压着。

不是说为了那几十块钱,而是为了那时的一些不良风气而时常愤愤不平!当然,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1

2006年新训结束后,我有幸被送往师部司训队学习驾驶,我觉得这是摆脱步兵团高强度训练的一种最佳选择。

那时候我18岁,列兵,一个月津贴156元。

刚到司训队的那天,分完班排还没来得及提包入住,我们代理排长就给我们全排学员上了一节生动的思想教育课!

“你们这群新兵蛋子,来了以后不要乱骚情,不要以为你有关系,我们这里的每一位都是关系户,所以最好: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好!......”全程我对他开头的这句话记忆深刻!

2

学员的生活就此拉开!

刚来司训队的时候,最让我想不到的是:这里的伙食条件跟步兵团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拿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这里的苹果是一人一个,而步兵团的则是一个苹果要切成8-9份给一个班吃!这里的鸡腿也是一人一个,而步兵团的鸡腿左腿是班长的,右腿是副班长的,老兵吃鸡身肉,新兵啃鸡屁股!

或许,这是我在司训队唯一觉得幸福的事情了。

而感觉不幸的就是遇到了他,我的教练班长!瘦高的身体、黝黑的皮肤,据说来自草原的某处,为人不咋地、有时也会打人。当然,如果是自己犯错误的话,那时候打骂体罚也是正常的,我们也不会去打小报告,因为你就算向上级反映了,最后吃亏的还是你!

过来就是学技术的,而且我们的年龄大多是18岁左右,根本不懂为人处世,也只有班上两位上等兵,经常给他买零食和香烟放在车上,我一直以为是班长掏钱让他们跑腿买的,最后才知道是上等兵们自掏腰包,为的就是自己练车的时候班长会开心些,不骂他!

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确实脑袋不开窍,学习换挡的时候没少挨班长的扳手(打手),如果送点东西或许就不会了......

自己笨,当然班长也会提醒你,就比如说:

有一次,班长叫我过去说:“小刘,帮我跑个腿买包烟吧。”

我说:“好!”

然后他笑着塞给我5元(人民币)说:“去服务社帮我买包黑兰州,然后回来给我找50就行了,剩下的当你的跑路费。”

拿上那5元钱,顿时感觉沉甸甸的,想着是不是班长把5元看成100给我了,居然还给我留了跑路费。都已经走出门的我,又折回来对班长说:班长你是不是给错钱了,5元不够啊......

一个耳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了我的脸上,等我缓过劲,就听班长说:XXX,给你钱就是算好的了,赶紧去买,少跟我屁话!

副班长一把很凶的把我拉出门外说:小刘,赶紧去买吧,钱不够你先垫着,别让你班长生气了,还想不想学车了啊!

把眼泪咽进肚子,跑到服务社按照班长说的买了东西,然后回来给他找了50元,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委屈,但我没哭!

那时候的我,给自己立下的誓言就是:我一定要忍住,然后争取留在司训队当教练班长,以后我也要欺负欺负新兵,不能白受气!(或许,当初很多战友都是因为自己新兵的时候受欺负,所以才在当班长或套改士官以后才这样吧!)

后面的日子,类似的事情仍然很多,我们也慢慢的临近毕业!

3

那一年,我通过自己的努力留在了司训队,年底司训队解散,那些班长和副班长被分流到了各团,而我们留队新兵则被分到了汽车连。

第二年年底我顺利套改成为一名士官,看着那些曾经跟我一样傻的新兵,瞬间心就软了,好的传统需要我们传承下去,而这些陋习希望能从我这里开始改变!

可能,当兵久的战友都会遇到类似的班长和事情吧,但是我相信你们应该跟我想的一样,不缺那些钱来装自己很了不起,不觉得打骂体罚就是一种老兵的体现!

前几天,加了我们单位的群,问起自己司训队班长的情况时,群里一位战友说他已经退伍了,而且欠了一屁股债,好多战友都不跟他联系了!

听完以后心里有些波澜,但再没有深问下去!

希望都会好起来吧,但至少我这辈子是不想再见他了!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