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茶山行之版纳悠乐山

张耀杰 2018-05-10 11:28:39 阅读:

茶山行之版纳悠乐山

2018茶山行之版纳悠乐山

茶山行第三天19日由蒲明先生导游,第一辆车由孙勇红、熊钧@盼盼轮流驾驶,胡月光、蒲明两人同车,两个人乘车期间负责安排预订晚上及20、21日晩上住处。第二辆车吴明智老师驾驶,张才拉老师夫妇、谢良强老师、@天一同车。第三车丁恒立先生和半仙女士轮流驾驶,张耀杰、王进同车。

早饭过后告别邹家驹会长,沿着有“胡志明小道中国段”之称的盘山公路欣赏山川风光,中午抵达邹记元阳茶厂,午饭后参观邹记元阳茶厂的袋泡茶生产车间和熟普洱渥堆发酵车间。生产普洱袋泡茶的一套机器是90年代末从德国进口的,连包装袋的棉纸、棉线都是进口的,国产机器和配套用品至今不能符合欧盟方面的食品安全标准。能够达到欧盟标准长期出口欧美市场的普洱茶厂商,现在只有邹记一家。

按照原定计划,当天晚上是要抵达宁洱住宿的。由于多数同伴希望参观著名的元阳梯田,就临时调整了行程。

元阳梯田景区的门票价格是每人100元,购票之后可以自驾车游览。幸运的是旺季已过、游人稀少,虽然下起了一阵一阵的小雨,并没有影响大家的观景拍照的兴致和效果。

在元阳梯田多依村景区,我意外看到漂浮在云端的一个雕像般的人头形象,与美国总统川普颇为神似,便用手机接连抢拍了三张照片。当时好像没有其他发现这一奇特景色,包括守候在那里等待拍摄夕阳下的元阳梯田的摄影家和发烧友。我当时也不敢确信,以为可能是自己眼花了,直到第二天(4月20日)晚上整理照片时,我才确认了这一事实,并且把照片发在了微信朋友圈。

参观元阳梯田之后,张才拉夫妇离队前往河口等地旅游,谢良强、天一不愿意乘坐吴明智老师驾驶的车辆,我只好一个人换乘到吴明智的车上,当天的目的地被负责导游的蒲明临时调整为墨江,理由是住在元阳气温太高。元阳当天的温度其实不到30度,很适合晚上休息的。

三辆车继续上路时,已经是下午5点半。高速路上开始下起中雨,到了晚上9点多,坐在孙勇红驾驶的车辆上的谢良强老师开始要求找地方停车吃饭。熊钧@盼盼也在微信群里向导游蒲明提出建议:@普日月下雨而且吳老師開得慢,要不要重新更新晚餐地點,到元江出口估計十點了,人家或許打烊了。

我乘坐的吴明智老师的车辆,已经被远远地抛在后面,前面的两辆车也已经走散。我只好打电话让两辆车从元江下高速,在高速路口会合后一起去元江县城吃饭住宿。孙勇红反馈的信息是,他们车上的人已经到元江县城的小饭馆吃饭了。

我当时的印象是蒲明、胡月光、王进、丁恒立一起坐在@半仙开的路虎车上,就打电话让他们在高速路口附近找地方吃饭,并且在元江县城安排晚上住宿的房间。我当时很是绝望,怀疑吴明智老师能不能把车子开到元江。等到我按照共享位置与蒲明会合时,他们已经吃饱喝足。与孙勇红、熊钧、谢良强在一个车上的胡月光,已经找到一家“兰庭酒店”并且在办理入住。

我们两辆车赶到“兰庭酒店”办理入住时,已经接近晚上12点。这家新开业的小酒店,大床房只要90元。第二天早晨在旁边的小饭馆吃米线,一碗4元钱。当地小县城的物价平可想而知。

茶山行的第四天20日,目的地是西双版纳的新城区告庄。我一大早在微信群里发布了一条公告:

第四天20日由蒲明先生导游。为了保证不再相互走散,第一辆车由吴明智老师驾驶,我和蒲明先生搭乘。第二辆车由孙勇红老师和熊钧盼盼驾驶。第三车由丁恒立先生和半仙老师驾驶。其他群友自行选择搭乘车辆。

8:00,在附近自行早餐。

8:30,离开元江。

12:00,在普洱(原思茅)市区午餐。

13:00,参观茶叶博物馆。

16:00,到悠乐司土老寨,参观基诺族茶村

18:00晚餐,晚餐后至版纳居住。

我19日乘坐半天吴明智老师驾驶的车辆,内心深处暗自发誓再不坐他这辆车了。吴明智老师自己却主动提出他可以开车在前面带队,这样大家就不会走失了。但是,早晨他从车库倒车时,无论如何都倒不出来,又不舍得让别人动他的吉利牌车子。最后在几名当地司机的拉扯之下,他才让出驾驶座位,当地司机几分钟就把车子开出了车库。

从元江“兰庭酒店”出发时,已经过了9点钟,蒲明导游表示自己很惜命,必须要乘坐丁恒立的路虎车,吴明智老师的车上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建议吴明智老师提前设置好导航路线,等到从元江上了高速公路,才发现他又选错了路线,说好的去普洱,他竟然设置的是玉溪方向。等找到下一个高速路口调头返回是,时间已经10点46分。就这样,一行三辆车再一次走散了。

无奈之下,我在微信群里留了一句话:我已经绝望了。

他们回应我的,是幸灾乐祸的一片同情。

我和吴明智老师口干舌燥赶到普洱北高速路口收费站时,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零8分。有道是,祸不单行,收费站的电脑又坏掉了,我们在收费站又耽搁半个小时。眼见着前面的他们在享受美食,在逛普洱老城和茶叶市场,我只好和吴明智老师相互安慰了!

出了高速路口,我和吴明智老师来到普洱市区茶叶市场附近简单地喂饱肚子,然后经过千辛万苦,回到普洱北高速路口收费站和前面两辆车会合,连普洱市区是个什么样子,都没有顾上想一想。普洱旧城区城墙之上的“普洱古镇”四个字,还是我事后在@天一 的朋友圈里看到的。疲惫不堪的吴明智老师,更是主动让出驾驶权,让丁恒立先生替他执行驾驶任务,他自己躺倒后座上睡觉去了……

一行三辆车在蒲明导游之下赶到悠乐司土老寨的基诺族茶村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的6点多,原定的上茶山参观700年的老茶树,只好改到第二天。尽管如此,我紧张了一天的小心脏,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便用手机对着村长包车家门口正在怒放的叶子花,很认真地拍了张照片。

所谓的心花怒放,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啊!

晚上到告庄入住蒲明预订的一家高档酒店,房价是300多元,一周前的旺季房价1000多元,还不一定能住得上。

云南茶山行第五天4月21日,我一大早在微信群发布公告:

第一二三四天行程结束。感谢大家同行陪伴。

第五天21日上午由@胖哥导游。为了保证不再相互走散,第一辆车由丁恒立先生和半仙老师驾驶。我和吴明智老师、胡总月光搭乘。第二辆车由孙勇红老师和熊钧盼盼驾驶。王进先生、@天一搭乘。

7:45在车库集合。

8:00从车库出发。

8:30到小勐养收费站与胖哥汇合。我改乘胖哥的车辆。

12:30,到悠乐司土老寨吃当地大餐,参观基诺族茶村。

14:00,前往参观中科院孟伦植物园。

19:00,返回酒店。自由活动。

@胖哥是蒲明的老朋友,他父亲是版纳农垦农场的军官,他从小在版纳长大,后来去了香港,10多年前回到版纳学习做茶并且销售茶叶产品。由于蒲明、丁恒立不愿上茶山,吴明智老师的车辆就可以闲置起来了。

在@胖哥带领下,我们来到号称是云南古六大茶山之首的悠乐·亚诺的龙帕古茶山,见到了据说有700树龄的古茶树。这棵古茶树和周边的茶园,属于司土小寨的村长布鲁木拉,人称光头村长。

幸运的是,我们亲眼看到了老村长爬上一颗古茶树上采茶的情景,他从古茶树上采摘的枯瘦鲜叶,总共不过两三公斤,像这样子缺乏生命活力的枯瘦鲜叶,其实是没有多少茶物质内涵以及营养价值的。由此可知,各个茶叶市场上到处叫卖的大批量的所谓古树茶、野树茶、乔木茶、山头茶,大多是骗人的噱头,这些茶的真实出处是位于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大渡岗乡周边的万亩大茶园,像这样扦插种植的单一品种的茶园,像中国特色的高尔夫球场的大片绿地一样,主要是靠农药来维持的。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