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散文:重访木镇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8-05-04 08:48:03 阅读:

散文:重访木镇

驾驶着自己的“乌龟壳”,决定完成自己多年的夙愿……重访木镇。行驶在高速路上,车开得很慢,任由他人超越,放任自己的思绪:那石板街道,街道边流清澈的沟渠还在吗?能遇见挑着尖尖小船,船上站着鸬鹚的渔人吗?能看见身处悠闲庭院,一杯清茶、几块酥糖的老者吗?……

导航告诉我,木镇已经到了。停好车,收拾起思绪,准备找寻与记忆中一一对应的地方。眼中的街面充满着城镇化进程的氛围,挤挤挨挨的是满目的店铺,卖水果、卖服装、卖电脑的,台球室、麻将室也充斥街的两旁,心中一阵凉意……记忆中的那个木镇真的已经远去了吗?

多番打听,仍没有人知道许奶奶其人,打电话问妈妈,也只知道许奶奶夫家姓许,本人姓蔡,其他没有更多讯息。干脆,自己去找寻岁月的痕迹吧!

向南一直走,渐渐能看见街道两边夹杂着一些老房子:土制青砖,整块石头凿成的门框、门槛。忽然,发现一棵直径有近一米粗的古树,树干上长满了青苔,它应该是老镇变迁的见证者,可惜它不能向我倾诉。镇的西面,我发现了一座石桥,石制的栏柱零落的、歪斜的、参差地站立着。桥下的河水很浅很浅,但里面居然有许多小小的鱼儿,走近前去拍照,小鱼儿虽略有下潜,但并不躲藏,仿佛告诉我,它们是小镇古朴的最后的坚守者。

在老街的一角,遇见一位稍长几岁的居民,递上一支烟,话匣子一下便打开了,热心的他指引着、诉说着:曾经的石板街道,已经变成凄凉、冷清的土路;曾经的沟渠,已被水泥、黄沙层层掩盖;曾经的渔人,早已变卖了小船和鸬鹚,或许已是某一间店铺的原始资本;曾经的庭院,已改换门庭,变成了铺面的门脸。

告别热心的向导,在老街的另一隅,见院墙上用白漆写着四个不大的字:张记糕坊。循着一丝香味,向内探访。糕坊前面两进房子有些存旧,经过不大的院子,后面才是作业区,院子里种了两棵“挂挂兰”树,果子已下市,树也失去风采。糕坊的主人——老张,有些谢顶,今年61岁,自打一懂事便从祖上学习、继承了制作糕点的手艺,据他说他的绝活是制作“蛤蟆酥”。之所以叫蛤蟆酥,是该糕点制作有时节性,每年只从立春之后青蛙开始鸣叫时起制,至五月中旬天气逐渐转热时止。想买一点品尝,老张很是抱歉——他的蛤蟆酥两天才能出一次成品,今天出的货已全部被预订,要等后天才有。攀谈中,他掀起白铁皮制作的糕点盒,拿出作为下午茶的仅剩的两块蛤蟆酥中的一块,热情邀我一尝,果然味道不错,一番赞许。或许是老张觉得遇到了懂得他坚守这一份手艺的知音,他决定从别人预订的货中匀一斤给我。在得知我也认识“挂挂兰”树后,他又送了我一小瓶挂挂兰的干果,"这小东西养肝的,市面上买不到,泡水喝,好!",老张说。

离开糕点铺,在街上找了一家干净的店铺,点了一份煲仔饭当做午饭。吃完饭,坐在街头的条石凳上,想一想,虽然此番重访故地,景致早已时过境迁,但纯朴的民风,不失为失望中一丝慰籍,也算不虚此行吧。天,下起了小雨,回去吧。再见,木镇!再见,心中的木镇!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