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八卦 >正文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2018-05-02 20:12:33 阅读:

第一遍看《武林外传》,是笑。

为什么好笑?

招笑的基本,是反差。

诺斯罗普·弗莱先生认为,喜剧,就是两个团体的冲突。

非主流的群体需要得到认同感,于是用夸大差异的方式,包括某种自嘲,制造大范围冲突的剧情。

以此来引笑,来显出主流的愚蠢和虚伪。

这种努力,本身也是种悲剧。

《武林外传》的喜剧效果,来自于反差。

而大范围的冲突,来自于“剧中的江湖”与“我们认知中的江湖”的差异。

于是下面招笑的同时,从个人角度看,都有些悲剧:

江湖也要吃饭。盗圣也会缺钱。

断指轩辕也会赌输,瞎眼的老太太也望子成龙。

六扇门的女捕头也有迷惘,盗亦有道本来就是个笑话。

当代大杀手上官云顿和蔼可亲武功高绝,结果死在一只蝎子之下。

一代歌姬扈十娘唱的那叫什么哟,而且嗓子一坏没了百宝箱确实也一筹莫展。

雷老五的确是业内精英,可惜因为是个盗墓的,确实为无名而憋屈。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但再仔细想想,上面这些,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凉?

衡山派就剩三个人了,还一门心思要重立门派,最后成功了嚎啕大哭,虽然只是拥立了个莫小贝。

鸡王争霸赛和“我上面有人”公开嘲讽了些什么不用多说,背地里都是黑色幽默。

佟老爹急着嫁女的背后是他多少有些重男轻女。

老钱被老婆殴打的背后有多少血泪辛酸。

包大仁的确是丑角,但他被坑了钱还全家被灭门,仔细一想就笑不出来了吧。

任何伟大喜剧,都有悲剧的一面。

《武林外传》,亦复如是。

郭芙蓉以为江湖很大,一心行侠,结果当了杂役。

佟湘玉万里出嫁,老公没见,就成了寡妇。

白展堂堂堂盗圣,看着名头响亮,却像过街老鼠,连初恋女朋友都没法见。

李大嘴,“蕙兰蕙兰蕙兰蕙兰”……

吕轻侯,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饱读诗书顶个鸟用,只好卖祖产当账房,仅有的战例就是说死姬无命,才挽回一点知识的尊严。

老邢一辈子想捉个大贼,“可是我们镇治安太好了!给我们发个贼来呀!”结果还意外被降职。

祝无双被老白蒙了十几年,然后,每爱一个人都爱错。

莫小贝看着浑。但衡山被灭到除她只剩三个人,哥哥死了,就一个寡嫂。

所有人的人,理想与现实,都事与愿违。

中秋节大家集体换身份那集,最后也无非证明:

你所想象的江湖,或者严格来说,他人的生活,与现实中并不一样。

选了另一条路,未必会更美好。

所以长大了看《武林外传》,你会明白某种传奇梦想的破灭。再大的大侠都有许多苦楚。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老白有句话很好,说韩娟的:“苦或者累,你总得挑一样。”

佟湘玉异议:“韩娟怎么又不苦又不累?”

老白:“人家的苦,你又未必看得到。”

就是这意思。

金庸靠《射雕》三部曲,靠《笑傲江湖》;古龙靠《绝代双骄》、《七种武器》之类来立一个江湖,然后金庸用《鹿鼎记》、古龙用《欢乐英雄》来解构一个江湖。

《武林外传》整部剧,就是在解构先前的所有江湖。大侠们本来是有神性的,把他们放到人间来酸甜苦辣,反差出来了;他们各自的悲剧也显出来了。

只是《武林外传》是尽量用搞笑来淡化这种悲的,所以不显。

李大嘴老娘即赌神断指轩辕,语重心长,现身说法,跟老白说不能赌博。老白最后没被砍手,还受了教育,是大喜剧。

但最后断指轩辕自己承认,确实因为输掉,被砍掉过一根手指——当然她那只左手原来是六指。

“六指”这个哏其实淡化了许多的哀愁,但断指轩辕本身的悲剧是存在的,只是大家可能很少往细了想。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你长大了,明白世界并不总围着你旋转,许多事无可奈何。

这也是为什么本剧从郭芙蓉视角开始。

她是本剧一个最典型的存在:亲眼目睹大侠传奇破碎,一度无法接受,最后接受、成熟、并开始接受这种新生活的人。

《武林外传》,其实也就是,所有人都发现,理想与现实、梦想与江湖,事与愿违。在一片自嘲中,找到彼此的生活,然后勇敢继续走下去的故事。

《武林外传》片尾曲其实说挺好。

“这世界有太多不如意,可你的生活依然要继续”。

《老友记》第一集,瑞秋独立闯江湖时,莫妮卡对她说:

Welcome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re going to love it!

这其实就是郭芙蓉经历的一切。

也是我们经历的一切。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那么,到后来,为什么我们还要反复看《武林外传》呢?

为什么后续的《龙门镖局》达不到《武林外传》的高度呢?

《武林外传》能让人粘在沙发上,是凭什么?

想想《我爱我家》,想想《东北一家人》,想想《炊事班的故事》,我们真的是为了笑,才反复看那些已经熟悉的笑料吗?

《武林外传》电视剧版场景很简陋,店堂、后院、客房、掌柜的卧室、门前,偶尔加个衙门牢房,没了,但是敞亮、干净、透人情味;衣服,小郭紫的绿的偶尔穿插黄的,老白黑白或灰跑堂,吕大侠偶尔换身袍子,掌柜的衣服也不出那几身,但都干净明快;打架基本就是排、点,最有技术含量的大概是小六保护好我七舅姥爷的舞刀……但是,这剧的妙处,就像每集幕间迷你剧完了之后淡墨山的“武林外传”四字,是干净明亮的淡墨山水。

情节天马行空,讲究个点到为止,时不时还主动提间离效果,提醒大家:这玩意是情景剧,别当真!

你看着小贝去西凉河闹事追打邱小冬、掌柜抠门不发月钱、老白犯贫、吕大侠被郭侠女打、大嘴又贪小便宜交织起来的“生活化”感觉,有种“客栈就是咱的家”的恬淡感。

虽然从头到尾,景色只有一个客栈,娄知县啦,葛三叔啦,许多人从未登场,但你会觉得,他们一直在。

《六人行》亦然。《我爱我家》亦然。靠梗招人笑来看,靠温情、节奏和演员间“来电”的化学反应,勾住人不放。《龙门镖局》,以及其他喜剧,差的就在这里:穿越古今的笑点,许多剧都会玩;但彼此之间细密周至的人情味,或者说,“家庭感”,少了。

这种家庭感,来自于《武林外传》这拨人的表演——得说一句,空政这拨人太难聚了,而且配角里大量军队出身的角色,保证了表演的纯正。王学圻、林永健、刘亚津、刘敏,各类配角层出不穷的出色,多少经典台词来自配角?“十娘我给你做面汤”、“我上面有人!“都是配角。

当然,也来自于他们那套“别太当真啊,咱们就笑眯眯过过日子”的日常逻辑和服装布景。到最后,看的已经不是那些大包袱,而是老白跟掌柜的日常腻歪,是吕轻侯日常被郭芙蓉家暴(!),是莫小贝又闯了什么祸。

看到最后,能引人的,永远是最日常的生活。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不知不觉,武林外传从播出到如今,已经12年了。

老白生了娃,湘玉姐上了时尚T台,一大家子各奔东西,当年凑在一起的嬉笑怒骂,也只能在网上,在暑期档的电视剧里重温一下。

我们怀念武林外传,有时候怀念的,是那个啥都不懂,却在同福客栈的演绎下,差点笑掉大牙的那个自己。

而十二年过去,我们除了被生活排山倒海,被房子葵花点穴手,接受了“我上面有人”这种设定之外,我们好像很难再找回那个暑假,吃着冰西瓜咧嘴笑的快乐。

好在,武林外传出手游了。

改编自同名电视剧,经典的同福客栈,七侠镇,十八里铺一一还原,葵花点穴手,排山倒海等招式一个不落,还通过特效,把这些招式做的格外好玩。

为什么我们会一遍又一遍看《武林外传》?

那些电视剧中出名的爆笑桥段,比如,白展堂被佟湘玉误认夫君、老邢入丐帮丢公职、莫小贝当衡山派掌门、吕秀才说死姬无命等等,就差你,一起在游戏中再体验一次。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