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研究生患抑郁和焦虑几率比一般人群高六倍|《自然-生物技术》调研

Nature自然科研 2018-04-25 11:38:39 阅读:

心理疾病成为研究生教育中越来越令人担忧的问题,最近一项调查的数据可能会促使学术界和政策制定者考虑采取干预措施。

全世界因严重心理健康问题而寻求帮助的研究生越来越多。尽管对这个问题的讨论有所增加,但我们对研究生群体心理健康问题的了解依然极其匮乏。

研究生患抑郁和焦虑几率比一般人群高六倍|《自然-生物技术》调研

图源:Pixabay

近年来关于研究生群体心理健康的研究集中在研究机构内的人群,如2014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报告和2015年亚利桑那大学的报告。前者指出,生物科学研究生中有43-46%的人感到抑郁,后者则指出大多数博士生称承受了“高于平均平”或“巨大”的压力,并将学校及教育相关事情列为压力的最重要来源。尽管这些调查展现了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问题,但仍需更多研究来进一步确定心理健康问题的普遍程度,以及性别、师生关系和工作-生活平衡感受等主要变量对该群体的心理健康的影响。

为了了解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我们采用了经临床验证的焦虑量表(GAD07)和抑郁量表(PHQ09),通过社交媒体和电子邮件开展了一次综合调查,调查人数总计2279人,其中90%为博士生,10%为硕士生。受访者来自26个国家、234家机构的不同学科领域,包括生物/自然科学(38%)、工程(2%)、人文/社会科学(56%)及其他(4%)。调查数据表明,感到焦虑和抑郁的个体在研究生群体中十分普遍。虽然该样本为便利样本,即有焦虑和抑郁史的人更可能回复调查,这些数据应该还是可以促使学术界和政策制定者考虑采取干预措施。

研究生群体中的心理健康危机

我们的调查结果表明,研究生患抑郁和焦虑的可能性比一般人群高六倍。41%的研究生在GAD07焦虑量表中的得分达到中度至重度,而此前调查显示在一般人群中这一比例为6%。此外,39%的研究生得分达到中度至重度抑郁,而同一量表调查一般人群的这一比例为6%(图1a)。研究生群体患抑郁和焦虑的比例显著高于一般人群,为了进一步了解相关影响因素,我们还调查了在不同性别、不同工作-生活平衡感受及不同导师指导质量的背景下,焦虑和抑郁的发生情况。

研究生患抑郁和焦虑几率比一般人群高六倍|《自然-生物技术》调研

接受调查的研究生中a.患焦虑和抑郁的情况,b.性别分布,c.工作生活平衡情况,d.与导师的有效关系。

跨性别与/或性别不适(gender-nonconforming)人群面临抑郁或焦虑的风险在上升。此外,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精神疾病。在研究生群体中,我们的调查结果也支持这些结论,跨性别/性别不适及女性研究生患焦虑和抑郁的比例显著高于男性研究生(图1b)。跨性别/性别不适学生患焦虑和抑郁的比例分别为55%和57%,而女性学生分别为43%和41%,男性学生分别为34%和35%。

工作-生活平衡与身体及心理健康状况有关,教师中有人长时间工作,工作-生活平衡程度也各不相同。然而,人们对于研究生群体的工作-生活平衡却知之甚少。我们询问受访者是否同意“我的工作和生活平衡得很好”,56%中度及重度焦虑的学生表示不同意,24%同意(图表1c);55%抑郁的学生表示不同意,21%同意。这些结果表明,良好的工作-生活平衡与心理健康密切相关。

最后,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及/或抑郁的研究生中,有50%不认为PI或导师“真正”给了他们指导,表示认同的焦虑和抑郁学生分别只有36%和33%(图1d),而研究生与PI或导师的关系影响着研究生教育的质量,这样的调查结果令人担忧。大部分感到焦虑(49%)和抑郁(50%)的学生不认为PI/导师给与了他们充分指导,认同的学生分别为35%和32%。关于PI /导师是否正面影响他们的情绪或心理健康时,48%的焦虑学生和47%的抑郁学生给出否定回答,34%和31%的学生给出肯定回答。

此外,大多数感到焦虑和/或抑郁的研究生不同意“PI /导师可以为其职业发展提供帮助”这一表述(53%和54%不同意,37%和35%同意),也不认为受到PI /导师重视(55%和56%不同意,34%和30%同意)。这些数据表明,研究生与其PI /导师之间有力、正面、积极的指导关系与较低的焦虑、抑郁显著相关。

干预措施

增加获取心理健康支持的途径。许多研究生院校以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非常注重未来生物医学工作队伍的建设。NIH在这方面发挥了示范作用,它不仅成立了科学训练拓展奖励项目(BEST),还在NIH总部成立了内部训练和教育办公室——提供许多项目为学生的职业发展提供帮助。尽管这类资源为许多研究生院校发展本校项目搭建了框架,但仍有许多大学缺乏足够的职业及专业发展项目。

职业发展包含许多对研究生的成功至关重要的技能,但却常常不被纳入心理健康的范畴。我们认为我们的数据表明,各机构有必要建立足够的职业发展办公室,以保证可以为学生提供心理健康教育,并为需要心理帮助的人提供指引。这些基础设施的建立是保证学生成长为未来生物科学工作者的重要一步。此外,职业发展办公室制定有助于促进心理健康发展的项目和干预措施,也将提高机构竞争优势,留住人才,从而增强生物科学人才的培养渠道。

呼吁改变文化。现在迫切需要让教师了解研究生教育对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NIH内部培训和教育办公室最近在一场非常成功的活动中使用培训者受训模式(train-the-trainers)培训了下一代职业发展专家,所涉主题对他们的成功至关重要。通过类似的模式,教师和行政人员可以接受心理健康专业人员的培训,保证这些与研究生直接相关的人能够识别学生的心理健康需求,并根据需要来提供充分的指导和引荐,同时还可以帮助博士生应对如今不断变化的就业市场。

很多学术界人士坦言自己面临心理健康问题和圈子里的压力。学术界心理疾病患者受到种种担忧的困扰:害怕无法取得终身教职,或害怕来自同事的评价等。我们及同类研究数据表明,学术界需要转变这种文化,消除羞耻感,保证学生愿意坦诚地与导师进行交流

在一个天黑前离开实验室就会让别人皱眉的文化里,很难做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不断获取数据、竞争经费的压力在呈指数级增长,科学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教师和行政人员应该鼓励自我关照,鼓励高效、自省的工作方式,以推动形成更加健康的工作和学习环境。

呼吁采取行动。 这些数据表明急需进一步研究干预策略,以解决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危机。只有通过强有力的有效干预措施,学术界才能够为这些下一代生物科学工作者提供帮助。

结论

我们的研究表明,焦虑和抑郁在不同学科的研究生群体中普遍存在。面对令人触目惊心的焦虑和抑郁比例,我们呼吁学术界通过设立职业发展办公室、开展教师培训及转变学术圈文化等方式,为研究生建立和/或扩大心理健康及职业发展资源。ⓝ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