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科学 >正文

野外考察时科学家遇到的那些“偷心贼”

Nature自然科研 2018-04-15 21:03:37 阅读:

野外流浪的猫猫狗狗有时候是实地考察的科学家忠实的伴侣,但有时候它们也会带来麻烦。

考古学家Louise Hitchcock于2017年前往以色列寻找铁器时代的文物。但这一次,她还有意外收获——一只让她心生怜爱的大狗。

野外考察时科学家遇到的那些“偷心贼”

偷窥猫:一名考古学家在希腊萨索斯研究石墙,一只流浪猫在一旁偷看。

来源:Chelsea Gardner

Hitchcock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研究希腊史前学的学者。她第一次在挖掘现场见到这只杂种流浪狗的时候,它还非常瘦弱,而且胆小。很显然它被之前的主人抛弃了,而且没有当地家庭想要它。“我很喜欢它,所以不想让它再一次被抛弃。”Hitchcock说。因此,她把它带回了澳大利亚。

如今,这只杂种萨卢基猎犬已经长到了35公斤,Hitchcock给它取名Fred。Fred现在非常活泼好动,也喜欢与人亲昵,比如让人摸摸肚子。Hitchcock说在以色列刚见到Fred的时候,它十分胆小,有时候还具有攻击性,但来了澳大利亚之后已经温顺多了,“它会径直走到陌生人跟前让他们挠挠它的脖子。”

和Hitchcock一样,很多研究人员野外工作时间很长,因此可能遇到很多无家可归的动物,大部分是猫或者狗。这些动物有时候能陪伴考察人员,但有时候也会妨碍科学研究。(详见“追猎及骚扰”)

追猎及骚扰

流浪动物可能会伤害考察地点的原生物种,从而阻碍这些物种研究工作的推进。既往的研究表明,犬类曾导致11种脊椎动物的灭绝(T. S. Doherty et al. Biol. Conserv. 210, 56–59; 2017),而猫类则至少导致了63种脊椎动物的灭绝 (S. R. Loss and P. P. Marra Front. Ecol. Environ. 15, 502–509; 2017)。犬类和猫类不仅会捕食原生物种,还可能传播致命疾病。

Abi Vanak是印度班加罗尔阿育王生态与环境研究信托基金会的一名保育科学家,他在印度一个自然保护区内安置了摄像机,观察胡狼、狐狸和丛林猫的活动,以便研究野生食肉动物的相互关系。“但实际上摄像机记录的大部分是犬类的出没。”他说。

Vanak和他的同事向当局提交了减少犬类影响的计划,但并未获得通过。他说,假如再有一次机会,他可能会和周边村庄的村务委员会沟通,那也许有助于他们获得周边居民的支持。

Bonaventura Majolo是英国林肯大学的灵长类动物研究学者。他在摩洛哥伊夫兰国家公园考察巴巴利猕猴(Macaca sylvanus)这一濒危物种时,听说过两次犬类对这些猕猴的攻击。每次被咬伤的猕猴都没有再出现过,这意味着它们很可能都死了。

Joel Berger是一名保育生物学家,目前供职于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和美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当他和同事在不丹吉格梅•多吉国家公园里看到一群狗追逐一只母羚牛(Budorcas taxicolor)和它的幼子时,他们果断采取了行动。羚牛是一种濒危食草类动物,长相像山羊。当小羚牛被困在河里的时候,他们将它救起,帮助它恢复体温并给予适当输液。

但是他们此后并未再见过这头小羚牛,同样消失的还有同年因为被狗追逐而被迫与母亲分离的另外两头羚牛幼崽。“这些小羚牛的前景并不乐观。”Berger说。

Berger提到,许多国家的文化并不支持通过猎杀入侵捕食者保护野生动物。他建议研究这些风险物种的学者和当地野生动物保护团体或者政府官员合作。此外,他还呼吁科研人员将狗和猫对野生动物的影响发表出来以督促政府采取行动。

野生流浪者

据美国人道协会的首席科学官Andrew Rowan介绍,现在全球大约有3亿只流浪狗。关于流浪猫的研究较为有限,Rowan说据粗略估计全球约有7亿只猫,包括生活在社会环境中的猫和家养猫。

这些流浪动物中不可避免的会有一部分受伤或生病,科研人员也会设法帮助它们甚至领养它们。但是在野外帮助一只受伤或生病的动物并不容易,一方面科研人员时间有限,另一方面一些在家非常方便的救济措施,比如看兽医,在服务匮乏的野外就非常困难了。

但日益发达的社交媒体和日渐增加的自发性救助组织帮了这些想要为流浪动物提供帮助的科研人员一个大忙。

不同国家流浪动物的生存质量和当地对待流浪动物的态度大不相同。Ryan Boyko是一名生态学家,管理着一家位于德州的犬类DNA检测公司Embark Veterinary,曾去过近40个国家采集过流浪狗的DNA标本。他说,“在加勒比部分地区,流浪狗的营养状况很好,当地人对它们也很和善。但是在其他地方,比如非洲部分地区,流浪狗大多营养不良,身上有很多烂疮和寄生虫。”

就这样来看,Hitchcock收养的Fred当初健康情况还不错。尽管瘦弱,身上也有跳蚤,但是它并没有受伤,也没有生病。当时的挖掘地点在一个偏远的国家公园,Fred突然出现在那里不由得让Hitchcock怀疑之前的主人是故意把它扔在那里让它自生自灭的。

国际防止虐待动物协会(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 International)常务董事Meredith Ayan建议,不管何时,科研人员如果想要帮助这些流浪动物,都应当先联系当地的动物救助机构,比如可以通过Facebook去找,救助机构的人员很可能知道哪些流浪动物实际是走失的家养宠物,因而不需要额外提供食物或救济。一些国际性的动物保护组织或兽医也可以为科研人员提供帮助。

许多动物保护组织都建议野外考察的科研人员在给流浪动物喂食的时候要谨慎。一些组织代表说不加区分地给动物喂食有可能会造成与当地人的摩擦,也会破坏动物的日常习惯。“一旦你离开了这里,这些动物就没有食物了。”Joy Lee说。她2017年底前都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为国际人道协会工作,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动物保护组织。

宠物困境

这恰恰是Hitchcock为Fred和后来出现的另一只狗担心的。“之前人们把它们当做宠物养,”她说,“我当时想的是3周之后我们就要离开了,到时候它们又要被抛弃了。”Fred和它的同伴Fi看起来不像是从附近的村庄走失的,因为那些村庄距离挖掘地点有5到10公里的距离。

此外,Fred非常胆小,而附近的牧羊犬攻击性都非常强,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Hitchcock都不太敢接近牧羊人去询问信息。因为担忧自己离开后Fred和Fi的生活,Hitchcock和她的同事开始着手安排这两只狗今后的去处。

一位考古学家朋友帮她联系了当地的一位兽医学教授,教授给Fred和Fi接种了疫苗,并给它们用了驱虱药物。挖掘现场的一名以色列科研人员用WhatsApp应用找到了领养家庭。但是本来要领养Fred的家庭最后却放弃了领养,Fred剩下的唯一一条路就是去做一条监狱看守犬。“我不觉得那是一个好去处。”Hitchcock说,“因此我只能自己收养它。”

一些和Hitchcock一样为流浪动物处境感到担忧的研究人员,也许希望推动当地开展疫苗接种工作。很多动物保护拥护者则建议对野生动物进行绝育手术,然后放归原来的生存环境。但是这种捕捉-绝育-放归(trap-neuter-return, TNR)做法仍存在争议:模型结果显示这种方法能有效控制流浪动物数量,但要维持效果则需要长期较大强度的工作,此外目前的TNR项目大部分都未受到严格监管(P. S. Miller et al. PLoS ONE 9, e113553; 2014)。

“近年来,社区性的动物保护组织数量持续增加,因此在很多地方,在当地找到合作者已经比5年前容易多了。”John Boone说,他是一名保育生物学家,目前在美国内达华州的大盆地鸟类观测站工作,他同时也研究流浪猫群体的动态变化。

对于不仅仅想捐钱救济流浪动物的研究人员,他们还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提供帮助。在两次从希腊考察地回加拿大的时候,艾利森山大学考古学家Chelsea Gardner托运的行李里包括5个狗笼,每个狗笼里都有一只已经被领养或寄养家庭预定的狗。一些非营利组织,例如加拿大的Paws Across the Water,通过社交媒体为这些狗找到了安置的地方。

野外考察时科学家遇到的那些“偷心贼”

Chelsea Gardner和Rex。Rex是Chelsea在雅典挖掘现场附近遇到一只流浪狗。

来源:Chelsea Gardner

这些组织承担流浪狗的运输费用,大约700加元(约550美元)。Gardner过海关的时候推着2-3辆行李车,上面都放着狗笼子。“我们引来了很多路人的目光。”Gardner说,“人们通常会问:‘它们都是你的吗?’”

如果研究人员在考察地点待的时间比较长,那他/她自己也可以收养流浪动物。Maria Liston是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一名考古学家,在希腊做田野调查。她常常给当地的“希腊九条命”(Nine Lives Greece)组织捐款。她在自己希腊的公寓里也收养了猫,去年她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家已经有15-20只猫了,“坦白说,我自己都忘记具体有多少了。”她说。

情不自禁爱上你

部分研究人员会像Hitchcock一样与流浪动物产生感情。Ovee Thorat是班加罗尔阿育王生态与环境研究信托基金会的一名PhD学生,从事保育科学和可持续发展研究。当她在1500公里以外的古吉拉特邦开展田野考察时,一只骨瘦如柴的小猫出现在了考察站附近,Thorat忍不住要救济这只小猫。她为这只小猫提供食物,还给她使用驱虫药,并给它取名Billo,Billo在印度语里的意思是“漂亮的姑娘”。Billo也回报了Thorat的好意,在只有Thorat一个人的工作站与她日夜相伴。

当Thorat的野外考察工作结束后,由于无法将Billo带回她在城市里面的合租公寓,她将Billo委托给了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和研究人员,Billo从此成了团宠,吃喝无忧。

野外考察时科学家遇到的那些“偷心贼”

在希腊的一个挖掘现场,“棕狗”享受了美妙的一餐。

来源:Chelsea Gardner

将流浪动物带回家远比将它交给同事照料麻烦。Lee建议,如果想从印度将宠物带回,花费至少需要2000美金,最终费用取决于目的地和所选航空公司。在印度获得宠物托运许可非常麻烦;另外一种方法就是选择一家印度的宠物运输公司,他们会代你办理繁杂的手续。

决定收养Fred之后,Hitchcock找到了一家以色列宠物托运机构——Terminal4Pets安排托运事宜。需要签署的文件不多,但费用却高达7000澳元(约5500美元),主要用于支付Fred的飞行费用、在以色列为期6个月的隔离费用和澳大利亚为期10天的隔离费用。

在部分国家,把宠物带回家已经比之前方便很多了。“宠物护照”在欧盟成员国内通用,护照可用于犬类、猫类和雪貂。英国不再对持有欧盟“宠物护照”的入境猫狗实行6个月的隔离。如果犬类是从一个没有狂犬病的国家进入美国,它们也不再需要强制接受狂犬病疫苗注射。

Ayan表示,来自战争国家的领养动物可能有类似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这些症状的缓解需要一定时间。在少数情况下,这些动物可能无法适应领养环境。Fred目前在服用抗焦虑药物,但Hitchcock希望能在1年内结束该治疗。

有时候,这种干预会带来积极的效果。Fred以前害怕乘车、看兽医和坐电梯,Hitchcock还担心它会把房子咬坏,或者和她原来养的小猎狗打架。但现在Fred已经克服了自己的焦虑,它不会乱咬乱叫,也不和Hitchcock的另一只宠物狗打架。

另外一个结局美满的故事发生在Gardner在希腊的挖掘现场。当时,她和同事见到了两只饥饿的浑身长满虱子的小狗,觉得它们很可怜,便开始救济它们。因为最近的流浪动物收容站太远,而且收容的狗狗已达上限,Gardner决定自己喂养它们,给它们驱虫,同时努力让它们与人类亲近,希望有朝一日有人能够领养它们。为了避免和这两只狗产生过度亲密的关系,Gardner和同事没有给它们取名,只是叫它们“棕狗”和“黑狗”。

2017年,当Gardner再次回到希腊的时候,她又见到了“棕狗”,那是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棕狗”戴着颈圈。“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Gardner说,“我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至少有一只狗狗有了非常美好的结局。”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