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科学 >正文

有人说我是科学直男,那崇拜科学是不是一种迷信呢

科学有故事 2018-04-15 21:01:53 阅读:

有一种说法经常可以在我的节目留言中看到,就是所谓的过度崇拜科学就是一种迷信,而且好像有的人说是尼采说的,有的人说是笛卡尔说的,反正经常会变成某一个名人说的,似乎加上了一个名人,这句话就会显得更加有份量,更加成为某种真理。但很遗憾的是,我检索了一番,没有查到任何名人说过“过度崇拜等于迷信”或者类似的话。其实即便有名人说过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任何道理都并不会因为是谁讲的就变得更有道理或者更没有道理,关键还是看内容本身。经常会有听众希望我回应一下,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回应的必要。但是,问的人多了,也就真成了一个问题。

我先一句话正面回答:我觉得所谓“”过度崇拜科学就等于迷信”这句话是一个文字游戏,对还是不对就看你自己心中是怎么认识“科学”这两个字的。如果对科学的认识本身就存在误区,那么过度崇拜这个有误区的科学,当然也就是一种迷信。例如,有些人把大科学家说过的话当成是科学,或者把某个科学理论当成是绝对正确的真理,如果对科学是这样的认识,那么别说过度崇拜,就是普通崇拜也是迷信了。

我先来谈谈为什么我觉得这句话是一个文字游戏。我相信平时习惯了用科学思维想问题的人,一看到“过度崇拜科学等于迷信”这句话时,第一反应就是,这里面出现了太多含糊不清的概念,简单地去反对或者肯定都有可能陷入自相矛盾的境地。比如,“过度”这两个字就是一个很大的陷阱,因为“过度”本身就已经意味着不好了,它是“适度”的反义词,在我看来,任何一个句式中,只要有了“过度”和“适度”这两个词,就可以成为一句绝对正确的废话。因为任何东西过度了都不好,都要适度。吃饭、睡觉、工作、学习、思考,无一例外。如果你能想到一个句子,以“过度”开头,结果它是好的,以“适度”开头,它是不好的,请不妨留言告诉我,这个句子我要好好记住,将来吹牛很有用,但我是一个也没想出来。

那么,如果去掉“过度”,只说“崇拜科学就等于迷信”就不是文字游戏了吗?不,我觉得依然是文字游戏。因为,这是一种简单粗暴的给事务贴标签的做法,用贴标签的方式去谈论某个现象,我认为是很没有知识含量的,说服力也是很低的。

比如,如果我们把“崇拜科学就等于迷信”也贴上一个标签,叫“反叛主义”,这时候,就又可以说“崇拜反叛主义就等于迷信”,当然我们还可以把上面这句话再贴上一个标签叫“回归主义”,那么可以继续批判“崇拜回归主义就等于迷信”,如果再加上“过度崇拜回归主义就等于迷信”,这就更有力度了,你看,此时,被批判的人基本上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但你觉得这种贴标签式的批评有什么知识含量吗?我觉得是没有任何知识含量的,只是一种会让自己觉得很开心的口号罢了。

这种贴标签式的反对在社会上特别常见,比如给一个人贴上五毛、汉奸、美分等等,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主义,什么“历史虚无主义”“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甚至“投降主义”“犬儒主义”“卖国主义”等等,一旦说理变成了口号式的打倒,就已经失去了辩论的基础。因为关注点已经不再是具体的观点和行为了。

我想,一个理性的批评者,首先应该抛弃贴标签的反对方式,而应该针对某一个观点或者理论体系中的具体内容。比如说,科学有一条基本的原则,就是质疑一切没有证据的结论,注意,是没有证据的结论。这样一种原则就是有实质性内容的观点,那么,批评者就应该讲出“崇拜‘质疑没有证据的结论的原则’就等于迷信”的道理来。在我的理解中,迷信就是无条件的相信意思,那么科学精神中的质疑精神恰恰就是反对无条件的相信,如果按照负负得正的运算法则,如果反对反对迷信,不是反而变成了支持迷信了吗?我想,一个批评者至少要说清楚为什么不是负负得正的道理才是能让人信服的。或许,在这些批评者看来,迷信的意思不是无条件的相信,那么他们就应该讲清楚,他们认为的迷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再比如,科学非常重视证据,谁主张,谁举证,尤其是非同寻常的主张需要非同寻常的证据,那么,批评者就要说出“崇拜证据就等于迷信”的道理,我想,只要能摆事实讲道理,试图论证证据不值得崇拜。那么,不论他的论证是否让我信服,至少我会非常尊重他的这种辩论态度和精神。这是一种理性的探讨,脱离了贴标签。

再比如,我是一个崇尚科学的人,我就会希望别人提出的理论或者观点是实际可验证的,对于那些不能验证的理论,我就不会太当回事,也不会去轻易相信。那么,批评我的人就要说出为什么我这样的思想反而成为了迷信,一个最不轻信的人反而成了迷信的人,这个弯要转过来,我想还是需要一定的辩论技巧的,或许是诡辩技巧。

还有,我这样的人,别人如果总是问我你相不相信,我就会比较反感,比如让我相信神创论,或者让我相信口腔溃疡是因为上火,我更希望的是别人能把他的道理讲得让我理解,而不是一味地让我相信。所以,我希望批评者能告诉我,我这样怎么就成为了迷信呢?让我理解了我就信,不理解的就不信,这种态度为什么反而是一种迷信态度?请赐教。

科学精神中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则,如果你没有听过我前面一期“什么是科学精神”,不妨可以回听一下,那一期节目我谈的很细。我觉得,如果一个批评者对其中的具体某一条科学精神进行反对,那我是愿意与他辩论的。但是,如果批评者仅仅是用贴标签的方式,说“你过度崇拜科学精神就等于迷信”,那我就没有兴趣再多谈了。因为他连负负得正的道理都还没有想清楚呢。反对反对迷信的人才是迷信的。

不过,有一些批评者是因为误解了科学和科学精神,才会得出崇拜科学等于迷信的结论。比如说,他们会误以为我们把牛顿理论当做是真理,认为它永远不会错,所以认为我们是迷信。其实,他不知道,我们认为的是牛顿理论在它的适用范围内是永远不会错的,如果超出了适用范围,或者我们对精度的要求超出了牛顿理论能达到极限,那么牛顿理论就不能用了。科学家们非常清晰地知道某一个科学理论的边界在哪里,什么情况下可以用,什么情况下不可以用。如果是这类对科学工作有误解的批评者,那么我是有耐心,通过自己的科普工作,一点一点地扭转这些误解。包括今天这期听众问答就是这样的一种小小努力。好的,感谢您的收听,欢迎继续提问,我们下期再见。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