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军迷 >正文

借调不借调:都凭领导一句话...

兰色 2018-04-15 09:18:47 阅读:

最近这段时间,看到不少公众号陆续推送有关借调的人和事,也听说了大名鼎鼎的张贺铭,虽未曾见面,但却感到很亲切。

没想到,自己那段算不得上心酸但却记忆深刻的借调时光一下子涌上心头,总觉得这不正是当年自己的真实写照。

还好,我幸运些。

01

不可否认,能够从基层借调到机关或者更高级机关,是件很光荣的事。但是,如果借而不调,没有时限,无休止地干耗着,除了无能为力,让埋头苦干的你看不到路的尽头,也只能一声叹息罢了。

那年秋天,我还是四连的一个排长,军校毕业刚一年,就幸运地借调机关工作,当时心情是愉悦的。对于我而言,是个好机会。一是安排到政治部宣传科工作,这个岗位很锻炼人,而且自己喜欢写些东西,正好有用武之地;二是能够早早进机关,可以和各级领导混个脸熟,进步空间或许会大点,而且再不用摸爬滚打了。当时,抱着既简单而又有点功利的想法,在大家的羡慕中,愣头愣脑地坐进了办公楼二楼西边那间只有十多个平方米的办公室。

和我在一个办公室的,还有晓峰科长。那会儿他还是个新闻干事,地方大学生,个子不高,人精瘦,很有才。不过没多久,他就走了,借调到集团军宣传处,偌大个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他借调两年多,一直苦苦挣扎,但未能落编,最后只得打道回府,这也是段苦逼的借调经历,这是后话。

当时本想着让晓峰科长多多指点,帮带一下,结果只能靠自己,在战战兢兢中努力吧。那时,科长叫方明,四川人,直到现在给我的印象最深的还是他那黑黑的眉毛。记得第一次到方明科长的办公室,我先敲了下门,然后喊了声报告。然后,方明科长转过头,满脸愠色告诉我,以后直接打报告不要敲门。不过很遗憾,我没记住,第二次到他办公室,又习惯性地敲门打报告,结果被方明科长狠狠地说了顿。吃一堑长一智,从那以后,我总算记住了,这是方明科长给我到机关后上的第一堂课。

作为新闻干事本来就不易,而且还是个借调的,再加上又是菜鸟级别的,就更困难了。既没基础,又没系统学过,直接“上路”,困难在所难免。不像其他政治工作很难量化,新闻工作可以通过在军报、军区报纸等刊稿数量来衡量业绩,还好当时网络刊稿还未列入统计范畴。借用一个领导的话来讲,只要报纸不停,新闻报道就不能停,这个干好了,最容易出成绩。但是,这个成绩不是那么好出的。

都说,把压力可以转化为动力,但是我却做不到。说实话,一开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写新闻。虽然经常写广播稿,但是却和登在报纸的新闻稿完全不一样。那怎么办?用方明科长的话讲,多看报纸多学习。报纸我是没少看,一上班我就苦读精读猛读报纸,还摘抄了不少文章,但是效果甚微。

一个多月过去了,刊稿依然为零篇,心里那个愁啊。我既担心挨领导批评,又担心自己的借调身份不保。其实,我很下功夫,认认真真、用用心心、兢兢业业,或许因为自己不得要领。为实现刊稿零的突破,我每天坚持写一篇稿子,文章有长有短,不停地改来改去,反复琢磨推敲。最后,小心翼翼地打印好,用传真发给报社编辑,在满怀信心中等待回音,直到焦急万分中希望破灭。

02

那段日子很煎熬,我每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只为写一篇自认为不错的稿子,有时晚上做梦也想着如何写好。但是第二天早上,部里交班会,还有科里交班会,那个因工作滞后而被批评次数最多的人总是我,这方面我一直“遥遥领先”,无人能及。领导的训斥,我不知道有多少回,实在是记不清了,虽然心里很难受,但还得故作坚强。我知道,不会因为自己是借调的而降低标准,但是我也知道,提高能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久,遇到了军区报社的莫编辑来部队采访,在他的帮助下,我总算打开了局面,一连上了几篇稿子。慢慢地,我步入“正轨”,时不时发个“小豆腐块”,虽然不起眼,但至少能“交差”,每次看到心里也能乐一会儿。

一晃半年过去了,我在慢慢成长,稿子越发越多,军区报纸头版头条的位置也会时常出现我的名字,不过借调的身份从未改变。虽然也挺担心,但觉得自己迟早会落编,还是一门心思努力工作。

除了写稿子,包括平常的照相、摄像、放电影、做展板、带车、打扫卫生、值班等等,我都得干。每一次交给我的任务,我总是想办法干到最好。我相信,是金子一定会发光!我也是这样鼓励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一定有机会转正。正是在这样的自我激励、自我安慰下,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年,可仍没有任何动静。或许,我太天真了,也或许,我真得加倍努力。

03

直到一年后寒冬的某一天,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此时,科长已经换成了永盛。他把我叫到办公室,面无表情地告诉我,根据首长指示,明天下基层。当时我就懵了,啥情况啊!毫无征兆,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下去。一年多的辛勤付出就这样付诸东流,这样回到基层,该怎么干啊!

当时,我整个人都有点天旋地转,心里有百般的不甘,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因为编制吗,应该不是,当时科里还空有一个位置;因为犯错误吗,应该不是,我一直严格自律,谨小慎微。那到底为什么?我不知道答案,但我永远也不想知道答案。

当晚,永盛科长请我和科里的兄弟一起在外吃个饭,算是为我送行。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心里真不是滋味啊,不仅仅是饭菜难以下咽。永盛科长安慰我说,没事,继续努力,有机会再上来。那会儿,我直想哭,但是几次都咽到肚子里。我虽然不是个爱哭的人,可心里的委屈、不甘,我又能向谁倾诉呢?

我喝了不少酒,但却未解开心中的愁。第二天,带着遗憾、不舍、失落,回到了连队。因为四连的排长满编,我被调剂到六连,在大家的质疑和不解中我又一次开始了排长生涯。

当时,我曾想过退却,也想过消沉,甚至自暴自弃,但是我觉得那不是本来的我。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就让一切从头开始吧!去TM的借调!

因为坚持,因为热爱,一年多后的那个初春,我又回到那个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成为一名正连职新闻干事。付出总有回报,我用行动证明了自己!

……

04

多年以后的今天,再回忆起这段往事,也许心里不太好受,但是我更觉得没有经历过借调的日子,军旅生涯不够精彩,人生更不完美。

虽然痛苦多了些,折磨也残酷了些,但是我们无所畏惧,越挫越勇,因为我们正年轻,因为我们正当年,更因为不抛弃、不放弃早已融入我们的血液。

青春,没有什么不可以,继续用奋斗、用努力,创造更多的骄傲和荣光!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