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教育 >正文

面对校园性侵,大学需要一场整风运动

郭松民 2018-04-08 22:34:31 阅读:

这段时间,被揭露出来的发生在大学校园里令人感到压抑、痛苦、愤怒的事件一桩接一桩。

不一一例举了,请看这张表格——

面对校园性侵,大学需要一场整风运动

这四起案件,事实已得到基本确认。网上还有大量更加令人发指的丑闻,有待相关部门和学校调查、回应。

可以肯定的是,已经曝光的案件,仅仅是冰山一角。

不客气的说,今天大学的腐败,已经不亚于官场。在三十多年不加清扫之后,大学已经从洁白的象牙之塔变成了奥吉亚斯的牛圈。

大学的腐败,深深伤害了社会对教育的信任。

现在的大学生,许多都是独生子女,无论儿子还是女儿,哪个不是父母的骨中骨,肉中肉?哪个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省吃俭用送他们上大学,是为了让他们今后有机会有能力报效祖国,同时自己也有一个更美好、更幸福的人生,不是为了让他们给教授做仆人、做性奴的。

一位朋友在自己的朋友圈感叹道:“当今之世,第一不要生女儿,第二不要做穷人!”这句话,可谓字字血,声声泪。

从另一个角度看,大学腐败,教授作为一个群体,也是受害者——他们因此失去了社会公众的信任与尊重。“园丁”、“人类灵魂工程师”之类的美誉早就没人再提了,因为这听上去像是一种讽刺,“叫兽”的称呼,则几乎和“教授”同样普及了。

教育事关国家民族的未来。大学研究生教育,培养的更是社会栋梁。

研究生是未来的教授、医生、工程师、官员、企业家……等等,如果他们在大学校园里的经历充满了压抑和屈辱,带着心灵的伤痕走向社会,很难保证他们在获得了权力和资源之后,不会把这一切再加倍报复性的掷还给社会。

如此恶性循环,只能导致社会螺旋式的沉沦,究竟伊于胡底,就很难说了。

面对校园性侵,大学需要一场整风运动

面对这样的现实,一味激愤是不行的,需要思考的是:大学如何走到了今天?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中国大学校园的现状,是“彻底否定”了新中国前三十年波澜壮阔的教育革命的逻辑结果——由于对教育革命的“彻底否定”,一切教育革命所主张的,都视为错误,必须反其道而行之;一切教育革命所反对的,又都做为正面价值被接受下来。

发轫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六十年代达到高潮,七十年代逐渐开始制度化,但八十年代初却猝然被“彻底否定”的教育革命,无论其间经历的怎样的曲折和艰辛,但其中始终内在地包含了两个维度——

其一,是教育者的自我改造。包括不要把知识看成是追求个人名利的资本,而要看成是为人民服务的本钱;包括要与工农群众相结合、与生产实践相结合,实现立场和感情的转变,等等;

其二,是培养被教育者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迷信权威,敢于坚持真理的品格,以及对平等人格的塑造,等等。

不久前,“反潮流的小闯将”黄帅去世【点击阅读】。当年,她的几篇“小学生日记”引发了教育革命的大讨论。

多年之后,拨开历史的迷雾,心平气和地重演、总结黄帅事件,我们不得不承认,黄帅是站在真理一边的!

黄帅在日记中的要求很简单——

老师应该尊重学生的人格;学生应该拥有批评老师的权利;学生批评老师后,应该享有免于被报复的自由!

这一系列要求的本质,是教育的去封建化【点击阅读】。对黄帅事件的否定,则意味着教育封建化的卷土重来。

黄帅事件发生在七十年代初。试想,如果黄帅事件没有在两年后被匆匆否定,如果关于教育革命的大讨论能够深入持久地进行下去,如果寻此路径把教育革命的成果制度化并形成中国教育的新传统——那么,杨宝德的悲剧、罗茜茜的悲剧、陶崇园的悲剧、高岩的悲剧,以及现在还不为我们所知,但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将要发生的种种悲剧,是不是就可以避免?

面对校园性侵,大学需要一场整风运动

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周筠的问题,武汉理工大学教授王攀的问题,都是他们的研究生自杀以后才为人所知的;已经被处理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小武的问题、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的问题,都是被已经定居海外(这意味着她们暂时享有了免于被报复的自由)的受害者(或受害者的密友)隔海揭发才浮出面的。

这就是说,目前教育系统叠床架屋的监督、管理机构基本失灵——既不能事先防止悲剧的发生,更不能事后严肃惩治无良教授,以儆效尤!

这些机构最大的作用是公关危机,止损、消声,甚至删帖,以包庇那些可以被称为衣冠禽兽的无良教授过关!

杨宝德自杀了,陶崇园自杀了,高岩自杀了,罗茜茜带着深深的伤痕远走异国他乡……

太多年轻生命的夭折,令我们艰于呼吸!

耳边,响起了一代伟人穿越时空的声音:“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谁是“资产阶级”?那些把知识、学衔、职务等作为资本,以此来奴役、压榨学生的“学术权威”、“教授”们就是伟人这里所指的“资产阶级”。

面对校园性侵,大学需要一场整风运动

解决中国的问题,需要从中国的传统,尤其是革命传统中去寻找灵感和经验,不能忽略我们的红色基因!

面对今天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尤其需要重新评估教育革命的价值,继承教育革命的遗产。

解决教授群体丧失道德权威、解决师生关系的封建化、奴婢化,单靠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解聘一两个“运气不好”的无良教授是不行的——大学,需要一场以改善师风师德为目标,动员学生自下而上地揭露阴暗面的整风运动。

只有经过整风运动的洗礼,才能重建社会公众和学生的对教育的信任,才能建立起更加平等的师生关系(而不是片面的、畸形的“师道尊严”)!

学生无疑将从整风运动中受益,但教授和大学的声誉才将成为这场整风运动的最大受益者。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