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风水 >正文

客观批判满洲国

满族文化网 2018-04-04 16:20:56 阅读:

客观批判满洲国

东亚王瑜:大力批判满洲国

王瑜语录:逆说东亚史

满洲帝国:口号王道乐土。。。。。。。

满洲帝国国旗:红蓝白黑满地黄,红色代表汉族,蓝色代表朝鲜族,白色代表大和族,黑色代表蒙古族,黄色代表满洲族,共同象征着五族协和。

《满洲帝国建国歌》

天地内,有了新满洲,新满洲,便是新天地。

顶天立地,无苦无忧。

造成我国家,只有亲爱,并无冤仇。

人民三千万,人民三千万,纵加十倍,也得自由。

重仁义,尚礼仪,使我身修。

家已齐,国已治,此外何求。

近之则与世界同化,

远之则与天地同流。

中国近代有二处地区为日本所占据和殖民,即战败后割让的南部台湾和强行占领的北部满洲,此为中国的耻辱以及弱肉强食的必然结果。但是,研究当时期的情势,参考教育的方法,作为历史的借鉴,却是另一方面,大可不必讳言。

历来满洲地广人稀,俄国、日本自北南二方向并举渗透,尤其日俄战争(西元1904年-1905年)之后,胜利的日本殖民满洲日甚,1917年俄国革命后逃亡的俄国人和犹太人入境甚多;由于中国山海关内的连年人祸天灾,后期中国移民满洲也竟达每年百万之众,通过山海关,亦称为“闯关东”,更激发日本关东军1931年发动满洲事变的决心。

在满洲辛苦劳作的中国工人,日本人为经理时,每月工作可以得到1袋白面的报酬;朝鲜人为经理时,每月工作可以得到1袋的半袋白面加半袋滑石粉的报酬;中国人为经理时,每月工作可以得到1袋的几乎全是滑石粉的报酬。由此可以看出,日本人、朝鲜人、中国人的优劣次序。

当时的满洲各地,胡子(土匪)横行,各据地盘。有俗话流言,“北满的胡子不开面”。在满洲帝国建立之前,张作霖的奉天系军阀实质上已是一个土匪及半个日本傀儡。

实际举例: 著者的舅父徐宝贤在1920年代曾被奉天地方胡子绑票,勒索10000块大洋。双方按时交钱和按时交人。满洲帝国时期,各民族之间的歧视、差别政策,类似于蒙古族的元朝时期,也相似于1949年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阶级歧视。满洲帝国名义上虽为汉族国家加之满洲族复辟,实际上同为日本的大和族所统治和压迫,正如中国的土著地头欺压外邦人一样。

日本官吏人数占满洲帝国中央政府职员总数的36%,特别是中枢部位,超过了半数以上,并且,满洲帝国的各部,实权皆掌握在日本人担任的次长手中。

实际举例:奉天省立辽阳女子国民高等学校。著者的母亲徐宝慧曾在此学习。中国人的正校长为傀儡,学校的副校长为日本人,日本人监管、干涉日常事宜及大事,日本人算是各部门或单位一把手。

相对于中国南部的台湾的柔和民风,满洲的民众更难教育和矫正。对此,针对中国人那里土匪气息浓的劣根性,实行长期全体强制的半军事化、军事化教育,一镇满洲地区强悍横行的本土匪风,二改满洲颓废衰弱的移民民风。另可参看分析各民族特点的之满洲国日本官吏的秘密手册-《日本人服务须知》。

- 日本神道:奉日本神道为满洲帝国国教,天照大神为国神,宣传日满精神一体。

- 等级森严:强化等级观念,敬礼和鞠躬(以15、45、90度等不同角度),并培养成日常习惯。

- 军事训练:以半军事化、军事化的形式,由在乡军人主管军事训练少年和学生,以培养武士道精神。

- 勤劳奉仕:强力改变多年养成的懒惰的不良习气,克己奉公。

- 身体惩罚:适当的身体惩罚,即体罚,具有言教不可替代的优点,正如身教胜于言传。

- 广播体操:青少年队形整齐,身心向上,由此传播到全中国。

满洲国建立了12000所小学、200所中学、140所师道学校(院),以及50所技术及专业学校(院)和一些军官学校。在满洲国教育系统中,共有60万学生和25000名教师。另外,还有1600所私立学校,150所宗教学校以及哈尔滨地区的25所俄国学校。

满洲的教育平、工业化程度、城市化程度、铁路密度等皆居中国本土之第一位,包括,当时世界第一的丰满水电站、新京城市布局、壮观的八大部建筑、满洲映画株式会社、南满医科大学、满洲汽车制造、鞍山钢铁、抚顺煤矿。。。世界人有目共睹,中国的后人不应有意忘记和歪曲。

如此教育之结果,横行满洲各地已久的土匪患顿然消失,满洲的社会秩序井然有序,普通百姓安居乐业。

满洲国限进不限出:在满、中边境的万里长城东端的山海关角山上,立有“王道乐土大满洲国”一碑,以配合日满亲善,作为宣传之用。

1945年后的苏联红苏联军队对其后的工业破坏、民间掠夺、横行霸道;其后的残酷战争围困,几斤高粱米换一栋大楼的悲惨境遇。。。,苦难的满洲新京人们,相形之下,令经历者怀念往日和平的依稀时光。

故应客观评价满洲国时期,确实是日本占领,为日本人控制。当也有经济发展的一面。如英国占领下的香港,一方面应说是殖民地,但也不应否认香港由小渔村发展为东方经济发达的一大自由港。

著者注:著者在16-24岁的期间,在位于满洲帝国新京的吉林大学学习,正毗邻新皇宫的附近,并经常行走于大同大街(后改名为中正大街、斯大林大街、人民大街),当时并无现在的感慨。

相关阅读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