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30岁,我和18岁美少年的一场网恋

竹子蔷薇 2018-03-17 21:59:26 阅读:

30岁,我和18岁美少年的一场网恋

“你脸怎么这么红,没事吧?”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把黄红从幻想拉回现实。

“没,没事。”

看着林夭夭精致洁净的小脸,黄红的脸更加红了,自卑、羞愧、不安。

在林夭夭的光彩夺目下,她就像是动物园里供人看耍的猴子。

女娲在造人时,肯定是不公平的,林夭夭美得像妖精,她黄红,皮肤发黄,两腮时常过敏,有着肉眼可见的红血丝,情绪激动时,那脸更是红得吓人。

林夭夭总是这样介绍自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夭夭。而黄红,红黄绿灯的黄红,又拗口,又土气。

她爸叫黄庭,她妈叫林红,取母之名,冠父之姓,如此浪漫的行为却产生了她这个不浪漫的产物。

30岁,林夭夭却还像18岁的少女。嫁了个高富帅,生得一双可爱的儿女,本是全职太太,她随口一提说在家太闷想上班,老公便立刻动用关系,让她轻轻松松干上了黄红辛辛苦苦才奋斗来的职业。

相比之下,黄红的30岁……

命运真不公平,好在现在有了他,可以慰藉自己的身心。

一想到昨晚和他在微信上的文爱内容,她的脸,又开始红得像充血了一样。

“夭夭,快下班了吗?”

“还没呢,今天工作有点多,要加班了。”

回完信息,黄红叹了口气,这个让她上班魂不守舍的男人,噢不,是18岁的少年,她沉醉在他的温柔乡,更贪恋他的美色。

她有个微信小号,头像是林夭夭的照片。

在这个小号里,她就是林夭夭,这个“林夭夭”,22岁,大学毕业刚步入职场,清纯可爱,美丽动人,单身可撩。

除了在家和公司外,她微信都开启了“附近的人”。每到一处,就有不少男人添加她为好友,她来者不拒,和他们闲聊,言语暧昧。

她享受着网络另一端男人们的爱慕,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她是绝世美人,被人宠爱,众星捧月。

碰上为她砸钱的傻男人,她偶尔也会穿上性感内衣拍照,发照片给他们,不露脸。

脸虽抱歉,但是身材丰满得恰到好处,足够撩人。

两个月前,一个名叫夏铮的少年向她发送了好友请求。

夏铮,18岁,学习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后念了中专,现在在发廊做学徒。

在黄红的眼中,发廊里的学徒,头发花花绿绿,奇形怪状,极其非主流。

可看到他照片那一瞬间,黄红的心里泛起了涟漪。

照片里的夏铮头发乌黑,未经修饰,白净的脸庞,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像18岁时遇到的那个美少年,怦然心动,一眼万年。

30岁,在父母眼里,她早就该结婚生娃了。也不是没给她安排过相亲,但她嫌长得丑,碰到长得还能看的,她也尝试交往了。

可当人家嘴凑上来要和她接吻时,她却落荒而逃。

爸妈骂她,你这种条件,有人要就不错了,还嫌弃什么。

在她两个弟弟娶媳妇生子后,爸妈就彻底不管她了,家里又多了两个小祖宗,谁还有闲工夫理她。只要她能养活自己,不拖累家里即可。

黄红想,她终究只能接受美少年,拥有过美少年,谁还愿意将就丑男?

18岁那年,她从小镇的高中考上了市里的大学,由于相貌偏丑,自卑的她总是独来独往,也不与人交流,安静得如同透明。

更不曾想过有一天,经常被女生挂在嘴边的班草乔木会向自己表白。

大学的第一个国庆假期,乔木通过群里的私聊问她:“我喜欢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

她问:“为什么喜欢我这种……人?”其实她想说,为什么会喜欢我这种丑女。

“因为你很乖巧,安静的样子,孤独得让我心疼。”

黄红觉得自己像童话里的灰姑娘,幸运地得到了王子的垂怜。开学第一天,她就喜欢上了乔木,校园湖边的老槐树下,阳光下白衣少年侧颜,美好得像天使。

她一个丑姑娘,只敢把喜欢放在心里。谁能想到,他竟做了她的天使。

确定关系后,乔木邀黄红到A市景区游玩。那天一大早,乔木就在火车站等候,还带了很多她爱吃的零食。

她有点晕车,乔木把她抱入怀里,轻轻抚摸她的背。这颠簸的汽车,摇摇晃晃,黄红觉得自己仿佛在云端,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无巧不巧,景区的酒店,只剩一间单人房,她和乔木顺理成章地住在了一起。

黄红洗了澡出来,头发湿答答还在滴,她娇羞地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乔木,乔木突然起身吻她,把她按在了床上,她没有挣扎。

孤男寡女,欲火一触即燃。看着在自己身体里卖力横冲直撞的乔木,她感到无比幸福,低声快乐地呻吟。

第二天回到家后,黄红收到了乔木的短信:对不起,我在和兄弟打赌,丑女只用撩一天就可以睡到,忘了我吧。

她看着短信,怔住了,脸上淌着泪水,过了一会又咧开嘴笑了。

她不恨他,他给了她十八年以来最美好的一天。像她这种丑女人,被帅哥骗炮有什么好恨的呢。

至少他圆了她一个童话梦,哪怕只有一天,只不过自己没有灰姑娘幸运,十二点过后,王子不会再来找她。

“嗯……啊……”

在夏铮文字的挑逗下,黄红幻想着夏铮的脸,抚摸自己上下起伏的胸,不知不觉又到达了高潮。

有时候她真的怀疑,这个少年真的只有十八岁吗?为何如此老练。可是视频里的他,却又造不得假。

一个月前,他说想和黄红视频,话刚说完,没等她回应,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她也想知道他是不是和照片上一样,但是她又不能让他看。

她把房间灯关了,接了视频。屏幕上的少年,比照片上还好看,笑起来把她的心都融化了。

他问她为什么不开灯,她借口这几天生病,脸色不大好,她怕他再问,匆忙把视频挂了,其实她很想再多看他几眼,那个笑容温暖的美少年。

黄红脸上的潮红未退,手机那端又响了信息提醒。

“夭夭,我们见面吧,我想和你真正在一起,一起做,喜欢做的事。”

她对着屏幕发呆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

一直躲在手机后面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不可能网恋一辈子,经过两个月的撩拨,也许,他不介意她的长相了,也许,他已经爱上自己的灵魂了。

一进咖啡厅,黄红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夏铮。偌大的店里,他安静地坐在那里,美好得像一幅画。她定了定神,走了过去。

夏铮看着她走过来,满脸疑惑。黄红坐了下来,微笑着说:“我是林夭夭。”

话音刚落,她的肩膀上被一只手用力地按着,一个男声落进了她的耳朵:

“原来是你这个丑女人在假冒夭夭,有人说夭夭用小号在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我一直就不信,呵,夭夭什么人我不清楚么!”

那个男人从黄红身后扔了一沓钱到夏铮面前,说:“你可以走了,做得不错。”

黄红整个身子都在发颤,艰难地把头转向身后,然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乔木。

他的脸部轮廓比以前分明了,成熟了很多,脸还是那么好看。看到乔木厌恶地看着自己,黄红怔在了那里,眼角湿润。

她多想成为林夭夭,可是她只能是黄红。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