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35岁,因为一个冰淇淋,我离婚了

竹子蔷薇 2018-03-13 19:18:36 阅读:

Part1

青茹要和屠烨离婚,态度坚决。

没有外遇,没有出轨。离婚,因为一杯巧克力味冰激凌。

春日午后和风徐徐,青茹妆容精致,袅袅地挪步于商场的姹紫嫣红。

她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丈夫事业风生起,女儿也慢慢长大,不再需要她操劳。

日子变得很闲适,甚至百无聊赖,她便打扮精致,出来逛街,在各个专卖店打发时光。

有喜欢的,便买回家,放进衣柜里。心里荒的久了,日子也发了霉,衣柜里满满当当,很多衣服标签还在,犹如被打入冷宫的妃嫔,等待宠幸。

逛累了,青茹懒懒地窝进哈根达斯红色的沙发里,要了一杯巧克力口味冰激凌。

突然很想吃,想念某种甜腻,更贪恋舌尖的苦涩,犹如青葱岁月里,那些逝去的画面。

35岁,因为一个冰淇淋,我离婚了

Part2

很多年前,一群女孩,唧唧喳喳的进到店里,各自点上喜欢的口味,滋滋称赞刚看的IMAX电影,回味男主人公帅气、撩妹和性感火辣。

那时候,大家都有梦想。

文艺范的阿颖,想有一天,能在长沙,开一家自己的咖啡馆。

喜欢唱歌的阿桑,想出一张专辑,开巡回演唱会:到时候,你们都要来,来给我捧场,不来的,统统绝交!

小北的梦想大家都知道,她要写很多很多的故事,发很多很多的文章,有一天出名了,攒够了机票,便去澳大利亚找他。告诉他,她做到了,实现了约定。

青茹喜欢画画,尤爱服装,一直想做自己的品牌,做设计,做剪裁。

都以为,明天会有诗,有远方,万万没想到,还可能有意外。

Part3

毕业后,青茹去了家企事业单位,白天处理完工作,晚上在家画画,日子简单,却也快乐。

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稳定工作,一个能够默默打拼的爱好。

每个人都是不完整的圆,只有找到恰好缺失的那个角,才能抹去棱角,走得更远。

屠烨似乎便是青茹缺失的那个角。他温暖、细致、阳光,虽长相平凡,但风趣幽默。

他大青茹五岁,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看问题深刻不世故。他帮青茹分析工作中的人事,帮她出主意,生活上无微不至。

独在异乡,青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安全。她对他的依赖,化作每个电话,每句问候,每顿家常饭,每一件琐碎。

可是,激情,却只留给她的画。

只有在画室里,她才能感到心中的汹涌,难言的骚动,和畅快淋漓的抒发。

她自己也不确定,对于屠烨,那是不是爱情。

相处两年,青茹怀孕,披上嫁衣,进入婚姻,似乎水到渠成。小生命的带来,占据青茹所有的时间和心思,那颗属于画画砰砰跳的心,在日复一日的生活琐碎里,波澜不惊。

Part4

屠烨很努力,当初承诺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兑现。他尽心尽力保护她,让她活得骄傲任性,不识生活艰辛,社会复杂。

费解的是,妻子的脸上,少有笑容。

他们好像始终都不在一个频道,言语不通,轨道各异。

恋爱时的互补,化作婚姻不可逾越的鸿沟和界限。她的不知足,让他愤怒;他的没法沟通,让她选择了沉默。

于是,一个在闹,一个一言不发。

这杯巧克力味冰激凌,成为最后一根导火线,点燃了青茹深处对曾经青春活力的幻想。

我这样活着,是不是好像已经死了?

当爱情不在,亲情难系,多年共生绞杀,耗尽了最后的美好和热情,是否还要维系一种空洞存在?

三十五岁,不再年轻,青茹要求离婚,斩钉截铁。

在屠烨看来,这个女人又疯了。

Part5

离婚后,青茹很快开了家时装店,因为眼光独特和大学时沉淀的专业素质,成功谈下一家服装品牌的代理。

重新拾起画笔,一楼服装店,二楼兼画室和卧室。

她像一个突然恋爱的小姑娘,每天欢欣雀跃,动则奔走在各大城市的时装展,静则在画画中怡养自己。

屠烨变卖了公司,离开杭州,去了巴黎。在那里,偶遇了发小,一个一直仰慕他的女人。异国他乡,抱团取暖,仿佛漂泊的一生,终于靠岸。

曾经拼尽全力去爱,却还是无奈分开,直到下一段婚姻,屠烨才理解青茹:没有对错,只是选择不同。

屠烨要生活,那种摸得着,看得见,腻腻歪歪热气腾腾的日子,而青茹渴望的,注定是一场漂泊。

他给不起,她耗不起。

渐行渐远,是生活常态,会让同类更近,让殊途者更远。

但愿放手,能成全彼此想要的美好。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