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潘东周简介,潘东周个人资料

党史博采 2018-03-08 10:38:13 阅读:

他曾经担任过周恩来的俄文翻译,是张学良格外器重的中校机要秘书。他奉命打入国民党鄂豫皖“剿匪”总司令部,为党和红军提供了许多机密情报。他被蒋介石下令处决时年仅29岁。他就是中共情报史上年轻的优秀特工潘东周。

才华横溢的“文胆”

潘东周,又称潘东舟,号文育、文郁等,又名潘玉华,笔名冬舟、问友、闻友等,1906年出生在湖北襄阳。

1922年,16岁的潘东周考入湖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了马克思主义,启蒙者是当时在第二师范学校任教的我党早期党员萧楚女。

1925年,五卅惨案激起了湖北学生的极大愤怒。此时的潘东周已成长为学联骨干。作为湖北学联代表,潘东周回到曾经就读的第二师范学校,领导学运的开展。不久,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很快又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正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与其他共产党员一样,潘东周也跨党加入了国民党。受中共武汉地委书记、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常委董必武派遣,潘东周以党部特派员身份回到家乡襄阳从事党务工作。

1925年8月,在苏联支持下,莫斯科办起了中山大学,也叫“孙逸仙大学”,招收对象是国民党人和共产党人,为国共两党培养人才和干部。潘东周和胡伊默、伍修权等11名湖北选拔的学员搭乘苏联的煤船离开上海,于11月上旬到达莫斯科。中山大学的首批学员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潘东周是其中之一。潘东周与王明是同窗,与博古的关系也很好,于是他成为这个小圈子里的人。

1928年6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苏联莫斯科召开。这是中共历史上唯一一次在国外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这次会议是潘东周革命生涯中的一个里程碑。潘东周是出席会议的代表之一,同时由王明推荐兼做大会翻译,笔译和整理了很多文件和资料。会上,潘东周先后为周恩来、瞿秋白、苏兆征、蔡和森、李立三、向忠发、项英等中共领导人作俄文翻译。他的俄语平和工作实绩受到周恩来等人的赞赏。此后潘留在莫斯科工作,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秘书长。王明、康生分别为正副团长。

潘东周简介,潘东周个人资料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这是莫斯科近郊中共六大会议会址。

这年年底,潘东周奉命回国,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主持中宣部日常工作,并担任中央机关刊物《红旗》及《布尔什维克》的副主编,为刊物撰写了大量重要社论及文章。同时在李立三主持中央工作期间,潘东周成为李立三的得力助手,他不但是李立三的左膀右臂,还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的“文胆”,在担任向忠发的秘书期间,曾代他起草了长达九千字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告全体同志书》。1930年7月成立的中共中央总行动委员会上,年轻的潘东周当选为委员,理想追求和人生价值都达到了高峰。然而,政治斗争的残酷使潘东周的人生从巅峰跌入低谷。

宣传马列的“脱党者”

1929年10月,王明从莫斯科回国。开始被安排到上海沪西区,为中央秘密传递报纸。王明遂有怀才不遇之感,时时流露出不满的情绪,工作也逐渐消极起来。几个月后,罗章龙把他提升为沪东区宣传干事,但他依然不满意,此后只好将他调到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当编辑。作为中宣部秘书兼报纸负责人,潘东周成为王明的直接领导。这时,王明的本性开始发作,“胡行妄为,千方百计抓权,打击不同意见”。随后又发生了一件事,使得王明差点暴露了潘东周和中共在上海的秘密机关。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1930年1月的一天上午,王明被英租界巡捕抓获,他非常害怕和紧张,声称自己只是一个学生没事逛街。一个巡捕告诉他,只要弄到一笔钱,就可以从巡捕房内保出来。王明喜出望外,想都没想,立即写了封信让巡捕送给中宣部秘书潘东周,要他见信后给钱营救他出来。并询问有关同志的地址。这在事实上就造成了泄密。潘东周前门接信,后门立即离开,迅速向中央报警。中共中央随即采取紧急措施,及时通知所有被王明知道地址的人迅速转移、搬家。

巡捕没有得到钱,自然不会放王明出来,还好没有把他引渡到上海国民党当局。此事被共产国际知道了,米夫委托“赤色救难协会”驻沪代表、瑞士人兼法官牛兰夫妇出面营救,交了很多保释金,总算把王明从巡捕房里领了出来。为此,王明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被调到总工会宣传部当《劳动》报编辑。对这件事,他不但不从自己的身上找缺点,反而迁怒于潘东周,认为潘是在和自己过不去,故意小题大做,因此怀恨在心。

而这时潘东周依然活跃在党的理论战线上。在“立三路线”达到高峰之时,即1930年8月,潘东周还担任了“中央总行动委员会”的委员;中共中央的机关报由原《红旗》与《上海报》合并为《红旗日报》后,也由潘东周担任总编辑。潘在党的《布尔塞维克》、《新思潮》等刊物上发表了许多文章。潘东周还在郑超麟之后担任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的负责人,并成为中共中央实际负责人李立三的左右臂。

1931年1月,中国共产党六届四中全会上,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支持下,王明选入中央政治局,很快又补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取得了中央领导权。随即王明以消除“立三路线”为名,严厉打击原来中央各部门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重新分配他们的工作。于是潘东周被从上海调到北平,任中央北方局(后改为中共顺直省委)宣传干事。

这年的6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被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逮捕,写下自首书后的第三天被处死。随即,许多党的组织被破坏,党的负责人被捕或叛变。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廖化平在天津被捕,也向敌人自首,致使包括北平在内的河北省委所属的许多机关遭到破坏。此时,潘东周在北方局负责地下联络工作。7月21日,他奉命到北平西交民巷附近的文宣公寓秘密接头,因不知地下机构已经被廖化平出卖而落入国民党北平特务机关手上。初到北平就落入敌手,已经让潘东周感到意外;然而让他感到更加意外的是,廖化平叛变后投靠了军统,出卖了党组织,并亲自参与了对他的审讯。潘东周来自于上海的党中央,又颇具知名度,廖化平很清楚他的根底,潘东周想与敌人斗智斗勇,否认自己的中共党员身份已经不可能。于是,审讯室里,他干脆坦然承认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潘东周的被捕,引起了黎天才的注意。黎天才原名李渤海,是前共产党人。1927年10月,他在中共北京市委书记任上被张作霖的奉系军阀逮捕,酷刑折磨加上灌粪汤,他招供了,更名改姓投靠奉系并取得张学良的信任,担任国民党北平市公安局政训部秘书和北平宪兵司令陈兴亚的秘书长。惜才的张学良拜这个北京大学的文科高才生为师。

黎天才虽然背叛了中共,帮助敌人劝降被捕的革命同志,但他在张学良身边也做了不少对中共有利的事,他久慕“大秘书”潘东周的大名,于是利用职权保释潘东周。在黎天才的劝说和特务的威逼下,对前途感到渺茫、又想做学问的潘东周填写了“自首书”,然后登报声明脱党得以获释。1931年8月28日,潘东周被中共开除出党。

潘东周简介,潘东周个人资料

◆1932年8月、1933年3月以潘冬舟署名、由北平东亚书局出版的《资本论》 。

脱党后,潘东周思想极为苦闷,然而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初衷不改,内心希望为国家为民族再做一些有益的事,于是他埋头翻译出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第二、三分册。连同此前陈启修翻译的第一分册,成为《资本论》第一卷最早的中文译本。潘东周还在鲜明抵制日本侵略者推行奴化教育的冯庸大学任教。这期间,赏识潘东周的军统头子戴笠也曾派人邀潘去南京工作,被他婉言谢绝。

衔命卧底“剿匪”总司令部

中共北平特科调查了潘东周被捕后的表现,认为他虽被胁迫自首,但拒绝供出党组织,更不跟随特务去指认工作关系,并且继续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而恰在此时,新成立的北平特科也急需人才,他们认为潘东周目前的“灰色”身份更有利于从事地下活动,于是北平特科负责人吴成方派特科成员周怡去见潘东周,劝他继续为党工作。潘表示愿意重新为党工作,只要党还信任他。

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执著信仰和对中国共产党的向往热爱,在脱党两年多后,潘东周又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回到革命队伍,潘东周从里到外都变得明朗起来。他逐渐改变书生气,有意识地在待人接物中培养深藏不露的练达和城府,以适应情报工作的环境。为了保护潘东周,党组织指定在北平市公安局工作的特科成员杨青林单线联系,潘搞到的情报都经杨转交党组织。

得知戴笠托人找过潘东周,特科指示他与戴笠拉上关系,以获取更多的情报。戴笠邀请潘东周去南京“做客”,潘欣然前往。不出所料,戴笠想拉潘东周进入军统工作,潘东周按照特科叮嘱,对戴笠说,“奉系中的老朋友已经收留了我,不好这么快就弃旧就新。”戴笠见留不住潘东周,只好约定今后可以合作,互相交换情报。

此时,黎天才被张学良任命为奉系东北宪兵教练处中校教官。潘东周要搞军事情报,少了黎天才不行,为此,潘东周与黎天才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黎天才尽心竭力帮助张学良,在东北搞起了情报网,得到张学良重视和重用,被调到他身边工作,委以北平绥靖公署参事职务。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逐渐倾向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张学良向黎天才询问共产党当前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并索取对中共的态度和对策等。黎天才因为已脱党多年,无法回答张学良的问题,于是把好友潘东周当救兵讨教。潘东周立即将此情况向北平特科汇报,吴成方意识到这是一个接近张学良的好机会,于是指示潘东周可以告知黎天才一些党的一般情况;并且给潘东周下达任务,一是争取张学良,二是获取军事情报。接触中,黎天才意识到潘东周背后有中共组织支持,两人心照不宣,彼此各取所需。

1934年1月,张学良从欧洲考察回国,被蒋介石任命为鄂豫皖三省“剿总”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黎天才担任了“剿总”政训处的少将副处长,他迎合张学良对共产党革命理论产生的兴趣,顺势把潘东周作为马列主义学者推荐给张学良。潘东周与张学良第一次见面,就博得了张的好感,潘东周的博学,特别是对时事的评论,让张学良很是折服,认为潘东周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潘东周也适时表示了愿意为少帅效力的愿望。于是,张学良把潘东周从北平调到武汉自己身边,委任他为“剿匪”司令部机要组的中校秘书(黎天才为组长)。这个岗位使他掌握了“剿总”的所有机密情报。

潘东周简介,潘东周个人资料

◆1934年1月,张学良(右)从欧洲回国,然后被蒋介石任命为鄂豫皖三省“剿总”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

张学良对工农红军前四次反“围剿”取得胜利感到不解,特别是他出任鄂豫皖三省“剿匪”副总司令后,从东北军抽调了八十多个团的兵力,“围剿”鄂豫皖根据地,却被徐海东领导的红二十五军打得落花流水。他很困惑,不论是武器还是装备,红二十五军都远远不如他的东北军,却让他的“围剿”计划一败涂地,他认为有必要对红军何以如此强大作一番研究。同时,他这样做可能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能不能联共抗日呢?

他责成“剿总”总部的机要组长黎天才,组织人力搜集有关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一些理论、历史、人名、名词、用语等等资料,仿照《辞源》的体例,按笔画顺序,分部分类地编写一本小册子,取名《匪情辞通》,印发各部队,作为分析了解红军情况的工具书。黎天才把任务交给了潘东周。潘每天上班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一面吸着纸烟,一面用铅笔在便条上起草,大约用一周的时间,编写完毕,送交张学良审阅。张学良十分赞赏潘东周的渊博知识,亲笔写了一篇序言。以后,这本《匪情辞通》就成了张学良经常携带的书籍之一。

张学良学习马列著作很认真,潘东周讲解得也很用心,张学良开口闭口称潘东周“老师”,当着别人的面也是如此。潘东周赢得了张学良的尊敬和信任,也就获得了为党工作的便利条件,他借机把苏联塔斯通讯社北平分社记者、共产党员刘尊棋引荐给张学良。刘尊棋与潘东周同在中央北方局宣传部工作过,作为苏联塔斯通讯社北平分社的记者,刘尊棋如果能顺利采访张学良,将对促进张学良反蒋抗日有利。刘尊棋从北平赶到武汉见到张学良的时候,潘东周正在给张学良讲课,张学良指着身旁的潘东周给刘尊棋介绍说:“这是我的老师,他在教我学习《资本论》。”

蒋介石亲自下达处死令

1934年10月,国共第五次“围剿”与反“围剿”进入决战阶段。蒋介石向美、英、德、意等国大量借款购买武器,并聘请外国军事顾问和专家,用于直接进攻中央苏区的兵力达50万人。蒋介石亲自坐镇“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直接指挥这次“围剿”,张学良作为“剿总”副司令在一线负责实施。

潘东周将“剿总”的军事情报及时传递给北平特科,北平特科又电告中共中央,或者设法通过秘密交通传到苏区。所以,第五次反“围剿”初期,红军经常不失时机摆脱危险境地,转败为胜。但由于中共临时中央继续推行军事冒险主义,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错误方针,致使反“围剿”后期完全陷入被动局面。身在敌营的潘东周每天看到和听到中央红军失利的消息,内心焦急万分,他一方面紧张地关注战事,一方面加紧搜集军事情报。

张学良命黎天才组织机要处,黎荐潘任中校机要秘书,跟在张学良身边。武汉“剿总”参谋处为加强各“围剿”部队之间的联络,将所属部队的番号、团以上主要领导的姓名、兵力、驻地表印制成册,作为机密文件,照例发给团以上的带兵长官及“剿总”直属的各厅、处、组。潘东周所在的机要组也按规定领到一册,由他负责保管。他由此得以获知鄂豫皖“剿总”核心军事机密。

此时,北平特科派杨青林专程到武汉秘密会见潘东周,索要敌人的兵力部署和战役行动等机密情报。杨青林此次到武汉,是北平特科新的负责人李光伟派去的,这之前,特科创始人吴成方、肖明和周怡等相继被调离了。战事愈是紧迫,就愈凸显情报的重要性,潘东周看着面前的大量文件,内心做着抉择,这些都是他经手的机要组机密军事情报,对激战中的中央红军无疑都是有价值的,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抄写,条件不许可,最好能带回家让妻子廖素丹帮着抄写。可是,这样做的风险很大,一旦被发觉,身份必然暴露,可是,不带回家抄写,就不能尽快交给杨青林带回。最终,他决定冒一次险。凭着他在“剿总”的表现,他有把握既把情报搞到手,又不被身边人察觉。趁着夜色,他把那些机密文件包括“豫鄂皖三省剿匪军事形势图”悄悄带回家,和妻子一起抄写。

潘东周简介,潘东周个人资料

◆国家颁发给潘文郁(潘东周)的烈士证书。

杨青林带着密件回到北平不久,中共北平地下市委机关遭到驻北平宪兵三团毁灭性的破坏,20名特科成员遭逮捕。宪兵三团逮捕特科成员贺善培的时候,在北平西城南千章胡同15号他的家里搜出了大量情报材料,其中就有潘东周提供的核心机密文件。

1935年初的一天早晨,张学良突然接到蒋介石的火急手启电报,要他将“剿总”秘书潘东周立即逮捕监禁。电文大意是:据驻北平宪兵三团、河北省党部、北平市党部密报称:共党河北省委破获后,发现鄂豫皖三省总部机要秘书潘东周与匪勾结,证据确凿。潘在黎天才掩护之下进行匪谍阴谋已久,着即一并来京。

而张学良是一个重义气的人,他对黎天才说:“我张某从不出卖自己的部下。”他致电蒋介石,请求从宽处理潘东周。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防止特务暗杀潘东周,他命人从机要组办公室把潘东周带走,保护性地限制在司令部自己的官邸里,嘱咐手下,食宿给予方便,给些人身自由。

蒋介石随后又发急电催办此案,同时还把从北平查获的密件作为确凿证据发给张学良,要他把“共谍”潘东周押解去南京法办。但张学良不愿意被人指责他赏识和重用的人“通敌”,趁他去南京参加国民党四中全会,于是带上潘东周去了南京,以表对蒋介石命令的尊重和服从。张住在蒋介石的一个别墅的十来天,还让潘东周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会议期间,张学良得知潘东周的嫌疑虽然很大,但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是中共卧底,案件还在调查中。于是,会后他又把潘东周带回武汉。

潘东周出事让黎天才很惊恐,潘是他向张学良举荐的,自己又是机要组组长,潘东周是自己手下,自然脱不了干系。潘东周被限制自由后,想回家去看看,把境况告诉家人。他向黎天才请假,尽管事关重大,黎天才还是批准了。但黎天才多少有些担心,毕竟潘东周是蒋介石要的人,如果潘脱逃,他无法向张学良交代。可是,潘东周却准时回来了,这让黎很是感动。潘东周理解他的心思,对他说:“我不会跑的,我跑了让你承当,那不是人做的事!”黎天才把潘东周按时返回以及所说的一番话汇报给了张学良,张学良更加敬佩潘东周的气节与品德,当即提笔写了一封信,安慰潘东周不要惊慌,安心在张公馆住着,他要尽最大的努力解救他。黎天才从来不认为潘东周是“叛徒”,而称他是“脱党者”,后来他在回忆录中说正因如此,他才会引荐潘到张学良的身边。一黎一潘,殊途同归,把对蒋介石已灰心的张学良推上了“革命道路”,这才是潘东周在历史上的重要贡献。

潘东周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他妻子廖素丹和弟弟潘薪传都劝他,趁少帅不忍心加害于他的时候快逃命。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能跑。他抓紧最后的机会与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儿子团聚,当时他的大儿子三岁,小儿子刚满一岁。最后,他挥泪告别家人,嘱咐妻子,自己走后赶快带着儿子回老家躲避。

潘东周简介,潘东周个人资料

◆潘东周妻子廖素丹。

在张学良的努力下,事情拖了近一个月。但这时中共北方局特科的杨青林叛变了,他供出了潘东周是潜伏在张学良身边的红色谍工,潘曾提供了大量军事情报给中共。潘东周的身份由此彻底暴露。

蒋介石这时也拍来电报,限令张学良立即处死潘东周。张学良接到命令后,还寄希望于蒋介石开恩,他复电蒋介石请求宽恕潘东周的罪行,他说,“这个人通六国语言,很有才华,这样的人,中国还极少”。但蒋不为所动,又接连打来几份电报,催促之外,还斥责张学良疏于防范和执法不严,并指定要由参谋长钱大钧亲自监刑。

张学良见潘东周难以幸免,只得面见潘说:“委员长发脾气了,他的脾气很厉害,我实在无法保全你了,你还有什么身后的事要办?”潘听了面不改色,态度从容。他连夜写了3万多字的自述,说明其脱党以后的精神痛苦,并再次取得与中共党组织联系的经过。其中对共产主义运动的形成、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以及他为什么加入共产党等等作了详细的叙述;对累及黎天才表示遗憾;最后要求送他妻儿回原籍谋生。张学良看了这份自述,对潘的经历和临危不惧的态度十分感动。

1935年3月3日黄昏,潘东周在武昌徐家棚被秘密杀害,时年29岁。据目击行刑的一个国民党军官事后描述:潘赴刑场的时候非常从容、镇静,面不改色,把双手向后一背,示意刽子手捆绑。然后,他转身,面向对准自己的枪口,视死如归。

潘东周简介,潘东周个人资料

◆潘东周长子潘湘生(右)和次子潘平生(左)1953年12月的合影。

张学良按潘东周的遗愿,赠了一笔川资,送潘的妻小回老家。张学良对处决潘东周一事深为惋惜和不安,他后来曾对中共党员刘鼎说:“杀朋友是最不应该的,也是最难受的。”潘案发生后,中共北方局特科与张学良的联系就此中断。

1949年武汉解放后,周恩来亲自发电报到武汉,指示一定要找到潘东周的家属,并作为烈属对待。廖素丹含悲忍痛,拉扯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为了生计,她当过清洁工、保姆、店员、保管员和小学教员等,生活拮据时,她把家产,包括结婚时潘东周送给她的纪念物都变卖了,苦撑到武汉解放,廖素丹被军管会安置在湖北省图书馆工作。后来其两个儿子作为革命烈士子弟参了军。廖素丹1976年病逝。

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历时7年,终于查清了潘东周不为人知的人生经历。1988年5月30日,民政部正式追认他为革命烈士。然而遗憾的是,几十年来潘东周的后人竟没有找到一张属于他自己的照片,因而潘东周的形象一直在人们的头脑中描绘着:他英俊,刚毅,眉宇间散发着逼人的才气。他和无数为国捐躯的先烈们一样,碧血英魂与壮丽的山河同在!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