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彭德怀的山头主义

掌上文史 2018-03-07 08:11:19 阅读:

彭德怀的山头主义

《眼底吴钩:说不尽的粟裕》,东方出版社2016年10月版,作者:张雄文

毛泽东曾多次告诫麾下的统兵大将们:“我们要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主义。”他如此声色俱厉的强调,当然是因为有人在搞山头主义,而且挺严重,他不得不屡屡予以警戒。

彭德怀的山头主义根源由来也久。

中共中央早在1945年上半年延安召开的华北同志座谈会上,就批判了彭德怀的四大错误,其中之一便是有“入股”思想,搞山头主义(指拉三军团的山头),闹独立性。(1998年第2期《纵横》中的《杨献珍与彭德怀的交往》)

1952年7月,从朝鲜归国的彭德怀开始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第一件大事便是立即将形同父子的原红三军团老部下黄克诚从地方调入军队,做了军委第三副总参谋长;将西北野战军时期自己的副司令员张宗逊(也曾任过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调上来,做了第四副总参谋长。

此时,中央军委总参谋长是徐向前,第一副总长兼代总长是聂荣臻,第二副总长是粟裕,都是红军或解放战争时期的方面军(野战军)级领导人。

而黄克诚抗战时期虽然与粟裕同为新四军的师长,但经过近四年与蒋介石角逐天下的解放战争检验,两人的贡献与地位已不能相提并论。

粟裕1951年被毛泽东亲自点将调入军委总参谋部前,是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前委书记,华东军区主持实际工作的副司令员。而黄克诚仅仅是湖南省委书记、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相当于粟裕麾下的兵团级干部叶飞等人的地位(叶飞此时是福建省委书记兼福建军区司令员),还不如张宗逊。

可以肯定,如果没有彭德怀的越级提拔,黄克诚不会这么早就进入军委统帅部,或许如同李先念等人一样,根本难以重新穿上军装,几年后授衔第三大将的结局自然也很悬。

黄克诚到总参后,成为彭德怀抓军委和总参工作的主要日常助手。虽然粟裕于1954年10月被毛泽东点名做了总参谋长,但黄克诚同一时间也被彭德怀提名做了军委秘书长,依然实际上全面负责主持军委和总参的日常工作,地位竟在粟裕之上。

彭德怀主持军委前,与粟裕并未共事过,尽管他清楚粟裕在华东屡打大仗胜仗,毛泽东也十分偏爱粟裕,但他就是信不过不是自己山头的粟裕,对黄克诚则百般放心。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军委并没有秘书长一职,即便在战事频繁的解放战争中也如此。1954年彭德怀提议增设此职,显然是因人设岗,便于安排黄克诚。

彭德怀的山头主义

在军委秘书长与总参谋长的职权划分上,彭德怀曾在军委委员和各总部领导出席的座谈会上,借叶剑英的口说:“军委秘书长和总参的关系,军委秘书长是代表军委主席处理事务的,总参对军委要经过秘书长,至于工作方法,可以研究,但那是枝节问题。”(注释)

这就变相地使原为粟裕下级的黄克诚成为他的上级。

但经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准备撤掉粟裕后,彭德怀又借聂荣臻之口在军委会上说:“与军事有关的工作,由总参归口。现在战略方针有了,总参可在军委大政方针之下放手大胆工作,不必事事都向军委请示。”也就是即将继任的总参谋长黄克诚,从此可以不必像粟裕那样做“小媳妇”,陪着小心请示汇报了。

不只如此,就在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上,彭德怀还以反教条主义与个人主义为名,以黄克诚、张宗逊为先锋,先后整肃了刘伯承、粟裕、萧克、李达和郭天民、李钟奇、吴伟、赵凌汉等一大批将领,刘伯承、粟裕以外的人,还被打成“反党分子”。

譬如,在讨论萧克错误的决议时,萧克内心有些不服气,随口说:“基本上同意。”黄克诚很严厉地说:“他不服,再开个会研究一下。”萧克当然知道“开会研究”意味着什么,于是只能默不做声(注释)。

刘伯承、粟裕、萧克等这一次建国后最早挨整的将领有个相似点:均非红三军团或西北野战军的人。

吴法宪晚年对1958年彭德怀整肃粟裕提拔黄克诚一事有过回忆,他说:“林彪接替彭德怀主持军委的日常工作以后,(老部下)罗瑞卿自然成为了林彪的助手。正如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以后,就把总参谋长粟裕撤掉,而让时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的黄克诚来当总参谋长。”他还认为:“彭德怀的‘山头主义’也确实是存在的。不承认这一点,也就无法理解他撤换粟裕总长的理由以及有关空军的一些事情。”

有人说,好在1959年彭德怀被罢官,否则可能还有人会挨整,似乎很有道理。庐山会议期间,叶剑英对彭德怀说,毛主席还健在你都这样,毛主席百年之后谁能管你(注释)!能让军中元老叶剑英胆寒,彭德怀的山头作风也可见一斑了。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