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谁在拍科学小电影,应该怎么拍,能有什么用?

Nature自然科研 2018-02-24 10:00:56 阅读:

制作引人入胜的视频能够提高你的科学影响力——甚至打开新工作的大门,现在要学习制作,也变得更容易了。

谁在拍科学小电影,应该怎么拍,能有什么用?

生物学家Stephani Gordon转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电影制作人,专门拍摄自然和科学研究。

来源:Audrey Hall

Stephani Gordon拍摄过加利福尼亚湾的鱿鱼,夏威夷群岛西北部的19世纪捕鲸船,也拍摄过在中太平洋搜索冒险家Amelia Earhart失踪飞机的工作。2017年,她在墨西哥海岸附近拍摄了船蛸(Argonauta nouryi) 、吸血乌贼 (Vampyrocrossota childressi)等深海生物。

Gordon是美国波特兰Open Boat Films公司的独资经营者。她曾经是一名野外生物学家,拥有超过十年的研究海鸟、鲨鱼和其它海洋动物的经验。2004年到2005年,她还是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治理署(NOAA)的一名海洋生态系统研究专家,当时为两位自然摄影师当野外向导,他们的照片人气满满,让她深感震撼。

2005年12月,她从一个朋友那里了解到蒙大拿州立大学的科学和自然历史电影制作课程,它专门为有科学、工程或技术背景的学生开设。读了课程介绍后,“我心中的激情顿时被点燃了”,Gordon回忆道。她当时想:“这就是我要做的,正适合我。”

Gordon先前并没有视频制作经验,但是曾经为大学校报拍摄过照片,也曾考虑过成为一名职业摄影新闻记者。她一直认为科学电视节目应该包含更多有关野外研究的详细内容。

Gordon成功申请到了这门课,在课堂上,她学习如何写剧本,如何做导演,如何剪辑视频。她在学习的同时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毕业后转全职,为国家地理、BBC、PBS和NOAA等客户工作。虽然成为自由电影制作人面临诸多挑战,包括收入不稳定,但她并不后悔放弃研究工作。“我就是喜欢这种传播方式。”她说。

视频让研究人员可以用动态的方式传播科学概念:从微观藻类在中摆动的方式,到舞者表演布朗运动。随着移动设备越来越普及,人们越来越喜欢看在线视觉内容,对视频的需求也急速增加。YouTube称其用户超过10亿,每天总共观看约10亿小时的视频。“人们渴望视觉媒体。”蒙大拿州立大学科学电影制作专业项目主任Dennis Aig说。

谁在拍科学小电影,应该怎么拍,能有什么用?

蒙大拿州立大学的自然历史电影制作课程为学生提供在巴塔哥尼亚拍摄的机会。

来源:蒙大拿州立大学

他说科学视频一般不像游戏或音乐视频那么受欢迎,但是的确也存在对它们的需求,因为它们能够展示在偏远或特殊地区发生的研究,可以更清晰地解释深奥的概念。

得益于这些科学电影制作专业课程、含视频课的普通科学传播课程以及短期培训班,有兴趣的研究人员要学习视频制作技术更容易了。不一定需要昂贵的设备——通常一个iPhone和一些基本配件就够了。一些科学家把做视频当作副业,而另一些则成为全职的自由电影制作人、教育内容创作人或制作公司或非营利组织里的工作人员。

像电视自然纪录片这样的项目竞争非常激烈,正式岗位有限且大量自由职业者想要挤入这个行业。除此之外,工作条件又很艰苦:拖着笨重的器材在湿冷天气里拍摄是家常便饭。但是Charlotte Salvatico(自由电影制作者、教师和咨询顾问)说,当把高质量的画面、声音和对话合到一起后,结果是惊艳的。她是非营利组织Imagine Science Films(ISF)的巴黎联系人。该组织总部在纽约城,除了运营科学电影节,还鼓励科学家和电影制作人合作交流。(2016年前,《自然》连续多年为Imagine Science Film电影节提供奖项赞助。)

科学技巧

Gordon说她的野外研究背景有利于她拍摄自然纪录片。当她还是一名海洋生物学家的时候,她要执行一些精细的任务,比如用注射器采集珊瑚卵。而在水下摄像时也需要对设备执行类似的精准操控。在野外,她适应了在偏远地点工作,习惯了修设备,也懂得了如何避免干扰野生生物——这些技巧她至今仍旧能用到。她说她目前的工作和野外研究很相似:收集观察结果,将它们编成故事,然后发布产品。“对我来说,制作科学电影就相当于做一名野外生物学家。”

Aig估计在美国和欧洲,大约有1,000-2,000名有科学背景的人在从事专业电影制作。2016年,ISF建立了一个科学电影在线数据库,叫做Labocine。现在它包含逾2,000部电影,有纪录片,也有先锋派电影。据ISF的项目主任Nate Dorr介绍,其中大约五分之一的影片是科学家制作的。比如,实验电影《镜像系统》(The Mirror System)描绘了一个梦见回忆的女人游走在神经元“森林”中。影片导演是Eva Zornio,一名有神经科学背景的独立电影制作人,目前在瑞士日内瓦。一些研究机构也在努力推广视频制作。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运行的Celldance项目为科学家提供1000美元经费,供其拍摄研究视频。

科学电影制作专业为学生提供了进入该行业的正规训练,申请这些专业并不一定需要视频制作经验。Aig说:“我们假设学生没有任何背景知识。”类似的,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科学传播中心的创建者Lloyd Spencer Davis说,该校科学和自然历史电影制作专业招收作品展现出创意火花的申请者,但是不一定要是视频,摄影作品和绘画也可以。美国美利坚大学、英国索尔福德大学和英国西英格兰大学均开设野生生物或环境电影制作专业。研究者也能够通过科学新闻专业或科学传播专业上视频课,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和美国波士顿大学就有这样的课程设置。

如果研究者无法去大学上课,那么也可以通过去电影制作公司无偿实习来学习相关技能。比如,头足类动物研究人员可以帮助章鱼纪录片的制作团队寻找章鱼的栖息地。研究人员可以向他们认识的业内人士寻求指导,或参加电影节。Gordon在上电影制作课第一年的时候,去参加杰克逊霍尔电影节并主动找到John Brooks(独立摄影指导和水下电影摄影师),提出担任他的潜水助手。Brooks考虑到她是一名持NOAA证书的潜水员,于是同意她加入一个电影项目。

科学家还可从短期培训课程或大学课程中学习视频制作技巧。比如在加拿大波恩岛,ScienceFilm为研究人员和其他专业人员开设了为期3-12天的视频制作培训课。该公司创始人、加拿大奎斯特大学生态学家Colin Bates表示,课程的教学目的并非培养全职的专业电影制作人,而是希望学生能学会把视频当作一种工具使用。比如,研究者可以制作一段视频描述某种野外考察技巧或实验室技巧,在会议上展示,这样更方便解释清楚。培训也能帮助科学家在要求越来越多的经费申请中脱颖而出,或为论文制作视频摘要。Doc’Up(巴黎的一个博士生联盟)组织Les Chercheurs Font Leur Cinéma(“研究人员拍电影”)项目,帮助巴黎大区的博士生制作有关其研究项目的5分钟小电影。

谁在拍科学小电影,应该怎么拍,能有什么用?

电影制作人Huw James用自拍杆拍摄科学视频。

来源:Huw James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原生生物学家Sally Warring专门拍摄微生物,她说制作视频可以让科学家更好地将他们的研究展示给同行和公众。她想起哈佛医学院和以色列理工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制作的一个短片——展示了耐药细菌的生长过程。她认为视频比图表更有震撼力。如果科学家要发表一篇研究新闻稿,附加一段视频或许更能吸引记者的注意力。

科学家可以先尝试使用基础的设备(见“电影制作速成”)。一些人是从社交媒体开始制作视频的。2015年,Warring开始用iPhone拍摄显微镜下的池塘微生物。简单的视频捕捉到了绿藻群落形成的过程等。Warring将这些视频发布在她的Instagram帐号@pondlife_pondlife上,目前已有超过48,000名关注者。

YouTube有助于科学家解释较复杂的概念。YouTube Physics Girl频道的创立者Dianna Cowern说,视频仍旧应该节奏紧凑、充满活力,因为用户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该频道目前由PBS数码工作室提供资助)。她说:“他们可能随时离开。”她建议避开常见于课堂的话题,而是选择一些特殊的现象——比如,当气泡穿过沙子时沙子就会像液体一样流动。

电影制作速成

不用昂贵的器材就可以尝试电影制作。“一部手机就足够了。”北卡罗来纳州非营利科学视频制作组织Untamed Science的总监Rob Nelson说。苹果免费的视频编辑软件iMovie对初学者来说足够了。Vimeo Video School、Lynda.com、Khan Academy和Untamed Science在YouTube上的频道Rob & Jonas’ Filmmaking Tips都有电影制作教程。

但是要收集清晰的音频,可能需要额外的设备。Anturus是英国的一家探险教育公司,兼制科学视频。公司创始人Huw James说观众可以忍受画面抖动,但是如果听不清人说话,他们就不会看了。在拍摄采访时,制作人应该把一个单独的手机或麦克风放在受访者旁边,来录制音频。James说在户外的时候,有必要使用一个可以防风的颈挂式麦克风。业余人员应该做好从不断的尝试和失败中求得进步的准备。“最重要的是你不能轻言放弃,要坦然面对失败。你的视频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是完美的。”

Roberta Kwok

对于较宏大的项目,科学家可以通过社交媒体或朋友找人组建一个团队。当初,Warring从ISF获得了一笔经费来制作一部关于地衣的影片。为了这部6分钟长的纪录片,她招了几个她在大学里面或Instagram上结识的电影制作伙伴。Salvatico在读神经科学博士学位的时候想要拍摄一部短片,并从Paris Sciences and Letters的学生项目那里获得了经费。电影学校的一个朋友将她介绍给其他同学,他们后来成为了制作团成员。Salvatico还给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办公室发邮件,找到了一些舞者。

但是制作视频非常花时间。Warring在Instagram上的每个视频都要花好几个小时拍摄制作,而Cowern的YouTube视频更是需要3-7天才能完成一个。一个短纪录片可能要耗时几个月。

虽然某些项目会产生收入,但是回报通常很小。Warring每年通过照片与视频授权以及相关项目(比如为布鲁克林植物园创办展览),可以获得几千美元的收入。在PBS数码工作室开始资助Physics Girl之前,Cowern有大概125,000名订阅者,平均每月的广告收入为500-1,000美元。2015年,PBS注意到她的视频并邀请她加入团队;现在Physics Girl便是她的全职工作。但是她提醒,要将YouTube频道做到能给你带来全职收入的地步很不容易。Cowern在加入PBS前,3年制作了大概35个视频。

谁在拍科学小电影,应该怎么拍,能有什么用?

新西兰科学电影制作专业的学生正在开展野外实践。

来源:Steve Ting

Aig估计制作公司的初级全职电影制作人的年薪大概是30,000-40,000美元,中级经理岗位的则在75,000-80,000美元。顶级的独立电影制作人每年能挣几十万美元,但是这样的例子是极少数。Gordon说她目前的净收入大概是她做科学家时的60-70%。

电影制作绝不是一个可以轻松赚大钱的工作。“要在这个领域出人头地,就和做研究一样困难,甚至更难。”Gordon说。2017年,她在墨西哥海岸的考察遇到了一个大麻烦,那时她的团队不得不换考察船,而新船没有配备支持水下摄影潜水的装备。于是,Gordon用特制的鱼缸、灯光和其他东西拼凑出一个水中摄影棚,先将水里的动物带到船上再拍摄。因为这些拍摄对象只有在冷水中才能存活,所以她不得不在一个不断吹冷气的超大冰箱中工作,与此同时,5米高的巨浪不断拍打着船身。她说:“简直是噩梦。”但是想要尝试的研究人员可以先定个小目标——比如拍摄一段野外工作的简短视频。Rob Nelson则表示:“不要考虑太多。想做就做吧。”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