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回望戊戌变法,120年前,误会太多

流浪的橡树 2018-02-23 15:26:40 阅读:

回望戊戌变法,120年前,误会太多

油画《戊戌六君子》 杨参军 作

1839年这个戊戌年,皇帝派出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入广州查处禁烟。满清帝国就此开始规划全面禁止鸦片。

结果,自然是失败了。

满清帝国首次登上世界角斗台,和英帝国发生大规模斗殴。

满清,鼻血长流。

一般来说,一抹鼻血,顺嘴吞下,自然也是补药——权作补血,顿然满面红光。

由此,同治中兴和洋务运动,铸就了满清帝国最后像模像样的红扑扑的虚胖。

然而,盛世光环下的满清帝国,拥有庞大的铁甲舰舰队和数十万装备新式火器的满清帝国,赶在慈禧太后“圣诞”前夕,再次在亚洲擂台与日本斗殴。

日本动手,迅雷不及掩耳,乱拳招呼,满清帝国轰然倒下。

世界哗然。

于是,满清帝国皇帝下令开始规划全面禁止鸦片那个戊戌年后,再到1898年这个戊戌年时,满清帝国六十年如一日,滴滴答答,鼻血不止。

满清帝国沸沸扬扬,群情汹涌,变法已经势在必行。

不是如此,慈禧太后也不会唆使光绪帝主导变法。

不是如此,如康有为等没有八旗血统、背景,也没有军功,没有为官宦经历的“文化”草根,凭借一次“公车上书”,就轻松地登上锣鼓齐鸣的戊戌变法的舞台。

当时,帝国最高大佬慈禧太后放权光绪,对光绪帝也是轻言细语:

儿自为之,吾不内制也。

说归说,慈禧太后对孱弱、混沌的光绪首次独立“创业”,还是不太放心。

她收归二品以上大员任命权,授嫡系荣禄执掌北方军权,以及指派亲信怀塔布管理圆明园警卫,刚毅管理健锐营,崇礼署步军统领。

回望戊戌变法,120年前,误会太多

满清帝国帘子后面的第一强人慈禧旧照。

最后,慈禧太后对光绪帝强调了变法核心:

汝但留祖宗神主不烧,辫发不剪,我便不管。

就此一句强调,无非是千变万变,祖宗之法不变——道出了满清帝国推行变法的最终目的,无外乎加固紫禁城的围墙。

捂住被揍得流血不歇的鼻子,满清帝国想的,无外乎还是一抹鼻血,一口吞下,以血补血。

轰轰烈烈的戊戌变法,犹如闹剧。

各方权贵、官僚、精英随之乱纷纷登场,各怀心事,各唱其调,自然乱七八糟。

戊戌变法,由酝酿到出台,已然注定了必然失败。

变法确实也是失败了。

按照教科书的说法,中国近代史的灾难源自于鸦片战争,灾难进一步加剧,则是甲午战争。

认真读完、考完教材,再抽空看几部相关的影视剧,出版物,有点“正能量”的人们,都会为追忆往事而痛心疾首。

其实,当时的皇室、权贵、精英,也确实为鸦片战争至甲午战争这六十年最后的结果,痛心疾首,心如刀绞。

满清帝国摇摇欲坠。

回望戊戌变法,120年前,误会太多

《马关条约》签约图。

当时的皇室、权贵、精英,以及现在读教科书的有点“正能量”的人们,自然把满清帝国当年捂住流血不歇的鼻子,以血补血的惨状,归结到世界列强身上。

每当遇到挫折,必然先要找别人的毛病。

这是典型的捂住流血不歇的鼻子,以血补血的铁定的思路。

回望那段历史,当时和现在的这些为往事去痛心疾首,愤恨不已的俊杰们,往往少有人去想想,满清帝国捂住千变万变,祖宗之法不变的鼻子,大口大口吞着鼻血,自禁止鸦片到甲午战争,一个甲子都不停歇,其背后到底因为什么。

以血补血,就算红光满面,鼻血不歇,后果又是如何。

在戊戌变法中,康有为等人高调呼吁变法的,被朝野称为“康党”。

在帝师翁同龢扶持下,“康党”执意变法,得到了当时一流的官僚们的肯定。

直隶总督王文韶、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曾经向“康党”捐银,赞助“康党”办报、结社、传播变法。

淮军大佬聂士成、毅军大佬宋庆等手握重兵的实力军头,也纷纷出资相应。

这些同情、赞助“康党”的一流官僚们,尤其致力洋务运动创造帝国军事、经济奇迹的洋务派官僚们默认的精神领袖,才签完《马关条约》的李鸿章,也热情洋溢着摸了私人腰包,预备捐款赞助。

然而,康有为“大义凛然”,直斥李鸿章为卖国之臣。拒收。

回望戊戌变法,120年前,误会太多

满清帝国“裱糊匠”,教科书铁板钉钉的卖国贼李鸿章旧照。

李鸿章代表洋务派官僚,当场就把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情何以堪。

历来官僚都好面子。

“康党”紧跟帝师翁同龢去不鸟“卖国贼”李鸿章——皇帝的天下,李鸿章又怎么卖得了国?

被孙中山誉为造楚才倾满祚的张之洞,为此对变法“康党”开始前恭后倨,可以想象,洋务派自然也就恨大了“康党”。

光绪帝再次厉言下旨,罢免本来已经闲赋在家的李鸿章官职。

并且,他还按照“康党”谏言,一股脑儿下达了至今看来都是比较脑残的、乱七八糟的变法圣谕。

得罪洋务派,得罪满清权贵、八旗子弟,严打与翁同龢、“康党”话不投机的任何的朝野异议——以蛮横专制对付蛮横专制的戊戌变法,充满着对“变法”的讥嘲。

最后,在翁同龢、康有为等人忽悠下,光绪帝一拍大腿,终于动了“围园擒后”,专权变法的念头。

帝师翁同龢为光绪帝捉笔,描绘了满是专制、暴力意味的变法蓝图,始终弥散着中世纪的气息。

在蓝图上跑得最欢的光绪帝、翁同龢、康有为,以及他们的“康党”,步子一大,自然就扯着了蛋。

“康党”之中,固然有康有为这样前后非常不搭调的变法领头人,还有一大票杨深秀、宋伯鲁等迷糊着的“智者”。

“康党”干将们在变法中,多次谏言光绪帝,恳请授权前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恳请固结英、美、日本三国,成立四国合邦。

现在,有史家论证,这是戊戌变法经过百日随即夭折的一个主因。

其实,这更是被教科书有意无意“为尊者讳”而隐瞒至今的笑话。

回望戊戌变法,120年前,误会太多

甲午战争之后,满清帝国官场依旧锦团斑斓,波澜不惊。

可惜了梁启超和谭嗣同,当时卷入其中。

梁启超和康有为同为著名的公车上书发起人。然而,梁启超却不是首鼠两端的康有为。

能够清醒认识到君权日益尊,民权日益衰的梁启超,自然识得破满清帝国的千变万变,祖宗之法不变。

谭嗣同久居北京,既得到光绪帝、翁同龢重用,也在“康党”享有至高的声誉。

然而,戊戌变法前后,谭嗣同却是慨念横目,徒具深悲的心情。

谭嗣同直言,成吉思汗之乱也,西国犹能言之,忽必烈之虐也,郑所南《心史》纪之。然而,满清入关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历史,却是满清帝国的禁讳。

对于满清帝国入关原罪,诸如蕹发之令,屠杀虏掠,谭嗣同恨恨不绝:

其残暴为何如矣!

要谭嗣同去相信“康党”满清帝国戊戌年自上而下的变法,绝无可能。

谭嗣同夜访袁世凯,历来是各种影视剧和野史最好猎奇的剧情。

天意?人意?

康有为的弟弟康广仁,在慈禧太后回到紫禁城的第二天,即因涉嫌私入皇宫,犯宫闱大忌被收押。

近年有说法,说是一顿皮鞭,细皮嫩肉的康广仁挨打不过,立刻向政府老老实实地交代了谭嗣同夜访袁世凯详情。

——几乎同时,袁世凯汗流浃背也向慈禧太后举报了谭嗣同策反。

一口黑锅,由擅长文笔的康有为和他的追随者,扣在了袁世凯的背上。

出卖者和被出卖者,革命者和投机者,清醒者和混沌者,一同在1898年9月28日走上刑场,也走上了“戊戌六君子”的神位。

手起刀落,满清帝国的世界,终于鸦雀无声。

回望戊戌变法,120年前,误会太多

现代的美术作品刑场上的六君子。

鼻血,终于被满清帝国大口大口地吞下,终于成为满清帝国唯一的续命的灵丹妙药。

补血之后,满清帝国顺应历史,终于灭亡。

一晃,经年。

今年春节,麻将阵阵,歌舞升平,春意盎然。

时间确实很快。如慈禧、光绪以及李鸿章、张之洞、梁启超、康有为、翁同龢、谭嗣同、刘坤一、聂士成等,当年惊天动地的角色,已经渐渐模糊。

我可以保证,起码95%的人们,谙熟春晚明星却不会熟悉这些人。

人们对1898年的戊戌变法,自然也就少有抽空一想。

生意、工作、住房、医疗、社保——毕竟,我们需要操心的东西太多。

独坐书房写了这些文字,凭窗远眺,今日,阳光灿烂攀爬窗户,居然漫入些许孤独。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