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关于相亲的故事

猫爸 2018-02-22 11:47:54 阅读:

关于相亲的故事

猫妈的大姑姑,是个极健谈的人,每次他们都会怂恿我:“让大姑姑给你讲过去的事唦,她知道的最多了,最会讲了,好好笑的。”

她确实会讲,大概知道我怕鬼,有一回擒住我就绘声绘色:“世界上真的有鬼,我告诉你,我就亲身经历过两回。有一回,我跟理智他爸爸去到他爸爸的湖北老家去奔丧,他爸爸的老娘死了。”

理智是她儿子,长得很帅,唇红齿白,走到大街上和轻轨上会屡屡被女孩搭讪兼性骚扰,他从不尖叫,一般采取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有一回同时接到两个女孩电话,说在他家附近的某某宾馆开了房,要他下去。他很仁慈,预备普施君恩,雨露均沾,后来才发现两个女孩开的房竟然互相隔壁,因为隔音不好,顿时产生了琼瑶剧的场景:

“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你走啊,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不过帅哥最后没有按剧本来,他说:“随你便,再见。”果断地和一簇哭声告别。

我不知道姑姑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称呼“我老公”,非要间接称呼“理智他爸爸”,搞得我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才理清其中的伦理关系:理智的曾爷爷是湖北人,那回曾奶奶死了,姑姑跟着理智的爸爸去奔丧。

“我和他们家一个小女娃住在一个房间里,半夜我爬起来上厕所,拉开灯,发现那个小姑娘没都没睡觉,一个人坐在小凳子上,手上拿着一把梳子,用一种梦游的眼光看着我说:‘你开啥子灯嘛,我正在给婆婆梳头,还没梳完,就被你吓走了。’真的真的,我看见那梳子上还有一缕花白的头发。后来我才知道,那间房子就是刚死去的老太婆住的。吓死人哦。”

不需要我询问,她继续眉飞色舞地讲述番外:“理智他爸爸好厉害的,解放前就念过大学。”

这句话有背景,在姑姑那个年龄的年轻时代,大学录取率很低,你登上一辆公交车,也许里面一个大学生也没有;但现在你登上一辆公交车,可能扒手都拥有全日制大学本科文凭。姑姑强调她公公念过大学,只有一个信息:老人是精英中的精英,很牛逼。

“他在国民党税务系统工作,他的上司好大的官,解放前夕死了,临死的时候把老婆孩子托付给他,两个人就结婚了。文革的时候,老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下放到煤矿做苦工。他有个同事,姓庹,去了台湾,后来生了个儿子叫庹中华。你知道庹中华唦,听说过唦,是个电影明星,和刘德华一起演过戏的。老头那个老婆,就是他原先上司的老婆,以前经常跟宋美龄一起打麻将的,家里好多旗袍噢,后来抄家,那些旗袍都被红卫兵抄走了。八十年代的时候,她还看见大街上有人穿着她的旗袍。”

“啊,那没有问那人讨还?”我问。

旁边的大姑父插嘴了:“哪个敢讨还噢,八十年代我爸爸平反后,还有人来找我妈,我们都骗他们说不认识,说早先住在这里的人家都搬走了。我妈妈后来好朴素,从来不穿丝绸。”他指着老婆,“我和她耍朋友的时候,我妈妈开始还不同意呢?”

“为什么?”我听说大姑姑年轻时也是个美人,长得很洋气。八十年代,有外国人来重庆旅游,碰到她,纷纷要求跟她合影。凭啥会被看不上,难道因为大姑是做皮鞋的劳苦大众?她是穿过旗袍的官太太。

“不是唦,是说她太洋气了,看上去不是正经女娃。”他大笑。

“你们是啷个耍上朋友的嘛?”猫妈问,“你是税务局的,我姑姑是工厂的,好难认识的嘛。”

姑父说:“朋友介绍的嘛。那还是1980年,我20岁,在税务局上班。有个朋友跟我说:‘耍不耍朋友嘛,我们厂子里有个女娃,长得很乖,就是喜欢录音机。有个录音机,就可以跟她耍。’我说:‘好啊,我攒钱买录音机。’”

大姑姑说:“我哪个说了喜欢录音机嘛。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听邓丽君嘛。”

“录音机”三个字让我无比亲切,在八十年代初,一般人攒了点钱,都会买个电视机,因为有图有音,老少皆宜。录音机有什么用?谁没事吃饱了去听歌。但我舅舅也正好是八十年代初结婚的,女方也要求必须买录音机。机器买回来的时候,他还特意借了一盘磁带,塞进去调试机器,但不是邓丽君,而是一段奇怪的音符。我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每次中央领导人去世,大街小巷都会响起这段音乐。录音机曾是青年男女时髦的象征,一想起它,我就回到了八十年代,虽然那时我还是儿童。

关于相亲的故事

“我爷爷平反后,补发了工资,我就问他要钱,买了个录音机,约了你姑姑耍。第一次带她回家,是个晚上,快过年了,家里人等我吃饭,本来就生气,看到我还带一个女娃回来,更不高兴,说你才二十岁,急着耍什么朋友嘛。你姑姑那时十八岁,一头黄毛,好像染过样;眉毛又粗,像化过妆,我妈妈就对她印象很不好,说是个妖精。吃完饭后,我妈在厨房摆弄黄鳝,不好弄,好滑嘛。她看到了,一挽袖子,说我来我来。她把一个铁钉钉在木板上,抓住一个黄鳝,就把脑壳按在钉子上,往下一拉,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篮子鳝鱼全剐了,还顺手杀了两只鸡,毛钳得干干净净。我妈妈好高兴,说,这女娃不错,要得。”

我心想,那两只鸡真可怜,本来大概还能多活两天,却成了别人恋爱成功的阶梯。大姑姑笑得打栽:“我的头发天生黄,哪个会去染发哦。你第一次到我家去,也很好耍。”

“怎么个好耍。”猫妈很感兴趣。

大姑父笑:“他们一家人都很好耍。那天我提着录音机,戴着墨镜,穿着喇叭裤,第一次到她家。我没想到她家在山坡上,是自建的平房。我坐在那里,听见她妈妈不停地在旁边说:‘不能耍朋友哦,不能耍朋友哦……等你哥哥来说你。’声音是好像说悄悄话,但听得很清楚,很好笑。”

“我坐了十分钟,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的,穿着军装,腋下夹着一本书,脸色好严肃。他在我对面坐下来,把书放到面前的桌上,是一本毛选。他咳嗽了一声,开始发问:‘你好大年纪?’好像电影里军代表的样子。”他扶着桌子,笑得弯下腰。

“他在审问我的过程中,我还一直听见她妈妈在旁边不停地说,不能耍朋友哦,不能耍朋友哦。问了十几分钟,又走进来一个矮个子老头,就是她爸爸。他好好耍,走过门口,还特意低了一下头,好像会碰到门框似的,其实你们晓得,他那么矮,啷个碰得到嘛。他一进来,也没有看我,就说:‘我觉得还可以!’”

“她妈妈说:‘你觉得还可以有啥子用嘛,看她哥啷个讲。’”

我问:“那位解放军叔叔怎么说?”

他依旧大笑:“那位解放军叔叔又严肃地咳嗽了一声,说:‘你们可以开始耍,但要注意分寸。’”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