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军迷 >正文

关于军恋,三个治愈系爱情故事!(有点长哦)

兰色 2018-02-11 09:18:23 阅读:

这只是一个故事,希望不会被喷。我曾经认为,这世界上最美丽的爱情是你在我身边而我刚好爱你,后来我明白了,还有一种爱情越过千山万,超越距离也要相爱,这种爱情叫军恋。如果这个故事里,有某个情节和你的故事很像,请记得告诉我,因为我曾经认为,故事始终是故事。

【一】我们在一起了

关于军恋,三个治愈系爱情故事!(有点长哦)

苏苏是我大学的同班好友,实习期刚刚结束的时候,她约我到桐城的“1899”咖啡厅见面,苏苏是个开朗的女孩子,在学校的时候,算是我比较好的朋友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小艺,你也跟我一起去参加桐城的的活动吧。”她拿起咖啡的手势很有民国时期大家小姐的风范,气质上越过了她的年龄阶段。

我摇摇头,“我才23,不太想相亲,我想要自由恋爱。”

苏苏捂嘴一笑,神秘的说到,“梁沐也会去哦。”

我有点愣了一下,关于梁沐,我们大学军训的时候,教官的教官。至于我如何喜欢他的我都不知道了,时隔四年,再次听到他的名字,心里还是有点不一样的东西的。只是时光荏苒,他是否还记得当年那个性格倔强,浑身上下透露着沉默的女生呢?

我当然去参加了,只是因为想再见到梁沐,暗恋是一种细胞分子作祟的表现。如果我当初知道配对成功之后需要做的是住在一起半年,完成很多任务的话,我想,这个暗恋不至于我出卖自己那么久,至少梁沐不喜欢我,我知道。

“杨楚艺,身高165,体重90,会弹钢琴,大学学的是新闻采编与制作,清远人……”王政委念着我的资料的时候,我感觉有点飘渺,四年前,因为专业的问题,曾经和父母大吵一架,后来执着的选择了这个专业,大胆而含着愧疚的心思一直是这些年来无法直视的问题,父母的期望一直都是成为一位老师,回到清远,安安静静的过生活就好。

“是的。”我点头直视王政委。

王政委拍拍我的肩膀说,“桐城大学,和梁营长还有点关系呢。哈哈哈……有趣。”

我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该作何回答,所以只是沉默的笑笑。

接连两天都在参加着各种测试,包括体能,包括兴趣爱好,生活习惯,政治审核,才艺展示,工作表现等等……官方的东西不是我们一般人能理解的。

第三天的时候,配对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亦或者是安排好的,我和梁沐真的配到了一块,苏苏和张晓东,乔夏和程洋。

梁沐真的是个真性情的人,连最后闭幕式牵手都那么认真的甩开了我的手。

我知道梁沐喜欢的对象应该是苏苏,他们一直都有彼此的联系方式,我如此无趣而且话少的,该不是他喜欢的对象才对,我似乎贵在有自知自明。

晚上搬到梁沐住的地方的时候,我就知道,梁沐怎么可能欢迎,如同这一室的黑暗一样,他真的是一个知道如何拒绝人的男人。

客厅的桌子上有一张申请恋爱的报告表格,女方的名字赫然的写着苏苏,他一定是很自信他们会在一起,而我就像是时间穿插的闹剧一样,涉足了他打算好的梦想,还不能拒绝。如同多年前,我的一个奇怪的兴趣一样,收藏着各式各样的本子,大的小的,那时候的我,把它们当做我亲爱的青春一样爱惜。只是后来爸妈说,这影响了我的学习,把它们捐到了云南地区,那几百本的本子,被我用大大的封口胶封进箱子,一层又一层,就像是我舍弃不了它们的感情一样,我能理解梁沐的心情。

旁边放着这半年的任务,一本合照相册,一部mv,一本半年相爱心路历程,两本旅游照……拍立得的颜色是我最爱的天蓝色,靓丽的天空蓝有点晃花了我的眼,这真的是一个令人为难的任务。

门“咔嚓”响了一声,我就看到了梁沐,额头上汗还在往下流,这似乎是剧烈运动后的印记。

“我没有和人合租的习惯,所以你睡客房吧。”

“我叫杨楚艺,麻烦你了。”然后拉着行李往客房里走去。

然后一整晚我们都在无视对方,不,应该说,是他在若无其事的忽略着我。他是我暗恋的对象,但是在一起了,我却有一种打雷天气一样的害怕心情。暗恋就该好好的暗恋,整成明恋了之后,若无其事的姿态只是让自己更加的卑微。

晚上,我登上豆瓣,告诉整个豆瓣网的一亿网友:我有男朋友了,爱着别人的男朋友。

就好像是讽刺自己一样。

这相安无事的一晚上一直持续到了早餐时间。

“你知道的,我喜欢苏苏。”他说。

我咬着油条的嘴巴,停顿了一下,回答他,“你的不喜欢总归是有个时间限制的,半年而已,你任务繁重,能有多少时间见到我呢。”

“不喜欢的人,我连一面都不想见,你是否懂?”

想我杨楚艺23年来,被人讨厌的时候肯定很多,但是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难过的。他放下油条,直接拿上椅子上的军装,出门了。桌子上的恋爱报告,女方的名字已经换成了杨楚艺,三个字写得很用力,用的劲如此大,就如同恨意一样。

所以直到部队欢庆活动的时候,我早上五点半起床,准备好早餐,早早的出门,因为他早上六点半起床,下午五点半下班,准备好晚餐,吃饱了跑步出门,直到十一点回家,因为他十一点休息的。我们15天无任何交集,我想我也是优秀的,做得如此的符合他的要求。

苹果是我在大学的最要好的朋友了,她一直很不满意我的做法,甚至觉得我卑微至极。

“我不明白,为何如此的委屈自己,我想这世界上,有谁在恋爱里如此的卑微,应该只有你吧。”苹果说。

我喝了口饮料,“或许没有,或许有。就当完成一个梦想吧,我需要耀武扬威的把它完成。”

“苏苏知道梁沐喜欢她吗?”

“不清楚。”

“靠,你们这样子像什么样子?我就是不明白,好的男人多的是,既然他不愿意,你陪着累,分开算了。你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十一点回家,去照照镜子,称称体重,你还有几斤几两。”

我把冰激凌塞到了苹果的嘴巴里,桐城六月份的天气已经热得不像话了。

【二】部队的欢庆活动

关于军恋,三个治愈系爱情故事!(有点长哦)

我原本是拒绝参加的,但是因为这在要求的范围内我也拒绝不了,所以只能出现在他的眼前,随行的还有苏苏,乔夏。乔夏是桐城人,话不多,但是眼神清澈。因为这个关系,我们似乎也还算融洽。

在部队门口的时候,迎接我们的是王政委,在还没有进去的时候,苏苏抱了我一下,她呼吸有点快,在我耳边说,“小艺,我是有私心的,我喜欢张晓东。把你扯进来,真的抱歉。”

我讶异于她的直白,雷得我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相处久了,梁沐会知道的,你比我更适合他。”然后放开我,在大部队的后面,我慢慢的向前走。

乔夏抓着我的手,“在太阳照进心里的时候,记得把所有的阴霾遗忘。我叫乔夏。”

下午三点,在礼堂前,我重复着我要表演的歌曲,苏苏是舞蹈,乔夏是唱歌。

梁沐似乎出任务还没有回来,所以王政委把我安排在后面表演,等待的过程就像是有万千只蚂蚁在心里啃咬一样,现在出现在梁沐的面前一样让我觉得尴尬,我表现得再好,也入不了他的眼。

下午六点多,王政委通知我,下一个节目到我的时候,我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唱的是曾沛慈的【不过失去了一点点】,我想告诉我自己,我们的未来不可能,就当这半年是一段美妙的旅程吧。他没有动心,而我是不能动心。

当那一束光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有看到坐在前排的他,那个面容严肃,做事情一丝不苟的他。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种爱情叫做细水长流的话,那么相对的就有一种爱情叫做一见钟情,她们说,军恋大多如此。

我知道,我如此强盛的介入他的生活很霸道,但是,他如此霸道的介入我的心里,算不算是对我的一种欺凌。我们都太倔强,错了还继续走,走了还继续的折磨。

对不起,我想我会放手。

晚上九点,离开的时候,我没看到梁沐,乔夏和程洋问我,是否需要乘坐他们的车,我摇摇头,拒绝了她们。我还是倔强的,拦着的士想要在梁沐出来的时候回到家。

半岛路的晚上,还是有点凉的,四周围的山衬得我身上的白色连衣裙如此的耀眼,挥动的裙摆,像是捉摸不透的心事,我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嫂子,营长,是嫂子。”我抬头看了声音的方向,是梁沐,我条件反射的转过头。

坐在驾驶位置的小任已经停下车,一声高过一声的喊着嫂子。

“上车吧。”梁沐说。

我很累,或者说是心累,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如果可以,我宁愿相信我当初没有参加这个活动。

醒来的时候,车子停在半道上,小任见我醒过来,说了一句:“营长去买东西了。”

“嗯。”

“嫂子这淡淡的性格和营长真配,刚才你表演完的时候,我们大伙都在下面说,你肯定是梁营长的女朋友。”

我尴尬的笑了笑,我能有多好,能让你们觉得我和他相配?四年前和四年后,我扮演的不过一直就是一个暗恋的角色。

身上的军装滑落到腿上的时候,我才震惊的拿起来,我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是梁沐的军装外套。

小任笑了笑,“营长下车的时候帮你披上的,还骂了王政委。”

“为什么?”

“营长说,王政委不应该让你们穿裙子。”说完他自己又笑了笑。透过挡风镜,我看到了提着一大袋东西而归的梁沐,小任说的,他说的是,你们!衣服披在我身上的时候,他是不是只是想替另外一个女孩子寻来温暖呢?

他上车的时候,我点了点头,递给了外套给他,这样子橄榄绿的军装披在我身上的时候,总有一种我无法言语的压力。

“披着吧,着凉了我也没时间照顾你。”

“营长不是明天休假吗?”

他休假了,在家的时间多了,是不是意味着中午下班的时候我也回不来家里休息了呢?我担心,他的休假,是我们这段关系爆发的开始,原谅我,不得不往悲伤的角度去想,而是如果你见到梁沐,他真的就是给人这么一种感想,我总有一种我是小三羁绊了他回去找原配的感觉。

【三】对不起,我毁了你关于我的梦想

关于军恋,三个治愈系爱情故事!(有点长哦)

我们在一起半个月了,任务没有完成,关系没有进一步,朋友圈里,苏苏和张晓东的合照排了一排又一排的,像是多年的情侣,合照的亲昵程度看着就让人羡慕,我看着在客厅的桌子在写报告的梁沐,他的背影带点孤独,心想还是算了,任务完不成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拿起手机,登上豆瓣,只是发了一条广播:对不起,我毁掉了你关于我的梦想。而后继续看书。

十一点的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是我调的回家的时间,而他也收起东西,我知道,他要休息了。把房间门关上,他休息了,我才能出去洗漱休息,这是我给自己订的规矩,因为生理期的关系,今晚上没有出门跑步,可是谁知道,他到客房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杨楚艺,你出来,我们需要谈一下。”

我打开房间门,跟着他,来到了客厅,A4纸上,有他刚刚在写的东西,字迹刚毅而有力,像是小学的时候,我去兴趣班学写字的时候,老师教的楷体,无与伦比的帅气。

“你不需要躲着我,半年而已,我想我们可以好好相处。”

“如此甚好。”我有点大胆,在他面前,我不需要伪装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感。“说实话,你喜欢的就该去追,就像我这样子,飞蛾扑火,不计后果。”

“理智战胜一切,我是这样子的人。”他说。

我说,“相处愉快。”

然后我打算转身走的时候,“杨楚艺,你再给我煮一碗吃的吧,有点饿了。”

我很开心,我们可以友好的相处,身都没转,直接给了他一个ok的手势,我没多想是因为这样子的模式是我想要的,我也不太想多揣摩梁沐的内心活动,因为他是我到达不了的梦想。

第一个周末来临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这是再也不用早起的周末,但是还是习惯了早起弄的早餐,我并不知道梁沐喜欢吃什么,只能把面条煮得漂亮一点,多一点卖相,看起来也能吸引他一点。他跑步回来的时候,我刚好煮好面条。

“吃早餐吧。”

“嗯。”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吃东西的样子,不优雅也不粗鲁,让我有点小小的惊讶于他的表情。苏苏跟我说过,梁沐会弹钢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抓筷子的手如此坚硬,是如何弹奏钢琴的。

“下午我妹妹来桐城,你帮我去飞机场接她。我有事需要去忙。”吃了一口面,继续说道,“她叫梁珊。”

“啊?”我差点把口中的面条喷向了他。

“我想过了,在这半年里你始终是见我家人的,我妹妹比较嘻嘻哈哈,你多理解就是了。”拿起纸巾擦拭着他的嘴巴,然后告诉我,他出门了。

我很纠结,也很苦恼,也很紧张,梁沐的妹妹,我一个早上都在想着这件事情,打电话给苹果的时候,我还带点不知所措,告诉她,“怎么办?”

“你这个死脑筋,讨好了他妹妹你们的关系不是就更加进一步了吗?”

“话虽如此,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和他妹妹相处啊。”

“吃个饭,逛个街,然后谈谈心。难道你不懂?”苹果有点急匆匆的说,“不说了,忙了,祝福你。”

挂了电话后,我开始选择今天出门要穿的衣服,我总是这样子,无法抉择,见梁沐的时候似乎都没有如此的纠结,一个妹妹而已,我竟然紧张到不行了。

梁沐的妹妹和梁沐真的是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她开心的喊着我嫂子,我只是微笑的点头回应她的热烈。

一个下午我们还算是处得比较好的,直到去超市买单签名的时候,梁珊说了一句,“嫂子不是叫苏苏吗?怎么名字改了。”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再问我,我没告诉梁珊,只是当做没听到。微笑的告诉她,“回家吧,你哥哥该回来了。”

晚上我早早的洗澡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打开朋友圈看苏苏的照片,如果我能常常微笑,头发在短一点,个子再壮一点,肤色再黑一点。是不是我也能让梁沐喜欢上我呢?

很久了,客厅没了声音,我以为她们都休息了,口很渴的我想要出去喝一杯水,但是……

“哥哥,你既然喜欢苏苏为什么还同意和楚艺姐一起呢?”

“她自己送上门的,拒绝不了。”

梁珊傻了眼了,说,“我觉得楚艺姐不错啊。”

“再好也没用,她对我来说,就是阻断了我当初和苏苏再一起的屏障。”

手中的手机意料之外的掉下来,和着屏幕上的光亮,让我自己震惊,原来我的出现如此的不合时宜。摆脱不掉,拒绝不了。

“嫂子。”梁珊喊了我一声。我慌张得连看都不敢看梁沐。脑子里始终都是梁沐的那句话:她对我来说,就是阻断了我当初和苏苏再一起的屏障。

多可笑,我的暗恋暴露给所有人知道的时候,我就该知道,有一天,该承受的都会来,时间是迟早的问题。我的卑微,我的沉默,似乎都变得一文不值。

是因为我的不张扬还是因为我的不会表达,让他如此的厌恶我?我问自己,也把问题丢给了时间。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