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党史博采 2018-02-05 11:57:16 阅读: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中国现代史上都是举足轻重,有重大影响的一代伟人。他们一起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在长期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中建立了亲密的深厚的革命情谊。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叶剑英坚定支持邓小平的第二、三次复出并成为中央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他们光明磊落,肝胆相照。1977年5月,当邓小平参加庆祝叶剑英80寿辰聚会,亲切地称叶是“老帅”时,叶对邓说:“你也是老帅嘛,你是我们老帅中领班的。”1974年,当祖国的南海边疆面临南越的侵略时,他们并肩战斗在一起,令人难忘。

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在叶剑英等积极努力下,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迅速崛起成为中央军委委员

西沙自卫反击战发生在动乱的“文革”期间。1971年林彪反党阴谋败露叛逃以后,叶剑英曾经多次向周恩来、毛泽东建议,迅速改善已经被打倒的邓小平的境况,恢复他的工作。1973年2月,邓被解除监护从江西回到北京。叶很快就登门看望,设法解决邓生活上的困难,为邓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叶还特意去找毛泽东郑重地建议:“小平同志回来了,我提一个要求,让他来参加和主持军委工作。”毛同周商议以后,决定恢复邓的国务院副总理职务,以后参加军委工作。

叶剑英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肩负着领导和指挥全军的重任。这年秋,他得知海军某舰队有多艘潜艇不能进行战备值班,立即责成海军党委进行调查处理。他在华东某地视察海军新研制的导弹驱逐舰时题词:“加强海军战斗力量,保障海防。”要求努力把祖国南部和北部的海防都巩固起来。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邓小平、叶剑英在广州会见广东党政领导干部。

1973年12月前后,叶剑英又向毛泽东提出是否让邓参加军委工作这个问题。所以,在毛亲自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说:“我和剑英同志请邓小平同志参加军委,当委员。”然后他指着叶说:“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讲话。”最后,他让叶把各大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都找来,参加议军,由叶负责具体主持这项工作。根据叶剑英的建议,毛泽东在宣布几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的会议上,指着邓小平向与会人员介绍说:“现在,我请来了一个军师,叫邓小平。发个通知,当政治局委员、军委委员。”“你们的老上司,我请回来了,政治局请回来了,不是我一个人请回来的。”12月21日下午,叶和邓一起出席中央军委会议。在谈到邓时毛又说:“邓小平现在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委员了。他呢,我喜欢他,有些人有点怕他。打起仗来呢,此人还是一个好人啊!”22日,根据毛的意见和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中共中央发出通知:邓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参加中央领导工作,待十届二中全会开会时追认;邓任中央军委委员,参加军委领导工作。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叶终于如愿以偿,他在会上讲了话,表示坚决拥护毛的决定,同时说明了工作调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要求大家认真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

西沙自卫反击战期间:叶剑英和邓小平等在北京总参谋部并肩指挥作战,命令要坚决、迅速、彻底消灭一切来犯之敌

1974年1月上旬,正当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毛泽东等在八大军区司令员刚刚完成对调,集中精力考虑北国边防安全问题的时候,祖国南部海疆令人不安的消息接踵而至:南越当局错误地估计国内外形势,先后派兵侵占我西沙群岛的几个岛屿。因为自古以来西沙群岛就是中国领土,我国政府也一再重申这一立场。但从1956年起,南越就出兵侵占了西沙珊瑚岛。进入1974年,南越又变本加厉,从1月15日起,先后派出三艘驱逐舰和一艘护航舰侵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对此,我国外交部发表声明,重申中国对南海的南沙、西沙、中沙和东沙群岛的领土主权和原则立场。与此同时,针对南越当局肆无忌惮地侵占中国西沙、南沙群岛中一些岛屿的非法行径,义正词严地提出严重警告。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叶剑英和刚参加中央军委领导工作的邓小平,密切地注视着局势的变化,他们坚定地表示:如果南越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声明和警告,继续入侵中国的领海和岛屿,并发动武装进攻,人民解放军必须进行自卫还击。然而,当时在国内江青一伙正在掀起以“批孔”、“批儒”为名,实则把矛头对准周恩来、叶剑英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政治运动,严重干扰着国家和军队的正常工作。叶等忍辱负重,相忍为党为国为军,一面顶住江青一伙的压力,一面密切注视南海疆域的安危。他多方搜集情报,认真分析、判断,及时向周恩来报告并转报毛泽东,陈述自己的意见,为党中央、毛泽东定下决心提供参考。

1月17日,叶剑英等鉴于南越当局的挑衅活动在西沙群岛一带越来越频繁,及时明确地向解放军总参谋部发出指示:西沙的斗争开始了!要立即组织班子,加强值班,注意掌握情况,准备打仗。同时,根据南越当局已派出舰艇,侵入永乐群岛海域,向从事生产的中国渔船挑衅,并派兵侵占了甘泉、金银两岛的情况,代表中央军委命令海军部队立即派出舰艇进至永乐海区,监视敌人,保护渔民生产,并派武装民兵进驻琛航、广金、晋卿三岛。并要求:在对敌斗争中坚持说理斗争,不打第一枪。如敌首先开火,我应坚决还击。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1月18日,叶剑英和邓小平出席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提议:中央军委成立以叶剑英牵头,有王洪文、张春桥、邓小平、陈锡联参加的五人小组,以讨论处理军委的大事及紧急作战事项。当20日中央政治局正式向毛泽东提呈报告时,将原来的五人小组增至六人,加上的是时任海军第一政治委员的苏振华。报告确定:军委六人小组“大事视情况或直报主席或经过中央政治局讨论后再报主席”;“对内对外不行文,一律以军委名义下达。”毛泽东对中央政治局提议表示同意。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1974年,人民海军在西沙群岛海域进行自卫反击作战,图为欢迎参战舰艇胜利归来。

1月19日凌晨,南越当局突然派出兵力,强行登上琛航、广金两座岛屿,首先向我国守岛民兵开炮射击挑起战端。我守岛民兵英勇地进行自卫还击。叶剑英得到报告,立即打电话给广州军区指挥员,了解详情后,向周恩来报告。周在电话中指令叶:“由你负责,到总参谋部指挥作战!”

早上7点多钟,叶剑英第一个到达作战指挥室,有关人员立即向他报告情况。不一会儿,邓小平等陆续到达。叶和邓等一起听取汇报,研究敌情,调配兵力,向前线发出一道道命令。中国守岛的民兵在自卫还击中,打得十分英勇,迫使上岛敌人狼狈逃回。上午10点多钟,敌舰突然向中国舰艇开火。中国舰艇立即坚决还击。叶和邓等不断地向参谋人员询问战况,同时命令参战舰队:“狠狠地打,坚决消灭敌人!”大家怀着紧张期待的心情,密切注视着战况的进展。因为当时中国海军参战的各类舰艇比敌舰小得多,装备也不如敌人。要想取得战斗的胜利,必须靠勇敢、不怕死的精神,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英勇、机智地打击敌人。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参战的274号猎潜艇胜利返航。

1个多小时以后,捷报传来:中国海军在作战中取得了胜利。敌舰一艘被击沉,其余各舰被击伤后溃逃了。叶剑英听到前线传来海战胜利的消息,连声说:“打得好!打得好!”命令作战部马上将战况整理成简报,第一时间向毛泽东报告。随后,叶同邓等商议后,立即发出命令:我军舰艇立即疏散,防止敌舰报复袭击。一有情况,立即集中,打击敌人。接着,又命令在民兵守卫的岛屿上,构筑防御工事。若敌人再来侵犯,坚决回击。

中午,叶剑英也没有休息,他不断地接过参谋手中电话记录的情报草稿,看完后,又用电话报告给周。当天下午和晚上,叶和邓等一直守候在指挥室。前线虽然未再发生战斗,但情况仍很紧张。特别是当时支持南越当局的美国政府,派出一支舰艇编队,从菲律宾附近海域向中国南海方向驶来。叶和邓经请示毛同意,立即派出一支舰队南下,以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我南海守岛部队经过英勇战斗,全歼侵占我西沙群岛的南越军队。

晚上,叶剑英同邓小平等经过研究,决心乘胜收复被南越当局侵占的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经报告毛泽东批准,1月20日,叶和邓向前线部队发出了坚决收复三岛的命令。前线部队立即出动,向岛上的敌人发起攻击。经过战斗,逐次收复了三岛。至此,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全部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西沙自卫反击作战取得了重大胜利。同日,外交部发表声明,抗议南越西贡当局的军事挑衅行动。晚上,叶和邓出席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了西沙战事。第二天,又一起出席中央军委六人小组会议,继续讨论西沙战事。

西沙自卫反击战结束:叶剑英和邓小平等经过全面反复思考,提出关于西沙和南沙建设问题,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复了“西沙设防计划”

西沙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根据叶剑英和邓小平等指示精神,1974年6月12日,中央军委会议专门研究关于西沙、南沙设防建设问题。当时,参加会议的邓小平表态非常明确。他认为:要把西沙设防、收复南沙、解放台湾当作一个大问题和海军建设统—来考虑。会议确定,设立西沙巡防区。7月,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批复了“西沙设防计划”。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五星红旗飘扬在收复后的珊瑚岛上。

9月底,海军决定派副参谋长刘华清组织海军司、政、后机关联合工作组,去西沙现场调研,以解决守备任务存在的问题。刘华清对指战员讲:国务院、中央军委、广州军区、海军和广东省政府都对西沙很重视,收复永乐群岛后,立即成立了警区。我们这次来,就是要为西沙解决设防中的实际问题提出具体方案。他和十几年来坚持西沙巡逻的猎潜艇、扫雷艇部队的指战员进行了座谈。还到南海部队听取了对西沙空中巡逻情况的汇报。回到北京,刘华清等拿出了《关于西沙巡防区需解决的几个问题的报告》,经过中央军委批准,海军依据《报告》制定了具体方案,按照当前急需和长远需要,分两步实施。对西沙群岛的长远建设,采取充分调查论证,搞好战略规划,逐步加以解决的办法。先后完成了建设舰船码头、开辟航道、修建机场等重点国防工程的论证施工。如今,这些项目一个个都已变成现实。向世界宣示了中国人民保卫、建设、捍卫南海主权、维护祖国海洋权益的坚强决心。

西沙自卫反击战一年后,1975年5月3日,毛泽东对海军作了重要指示:“海军要搞好,使敌人怕。我们海军只有这样大(指小手指头)。”5月23日,毛泽东又对苏振华关于海军发展的报告作了批示:“同意。努力奋斗,十年达到目标。”9月初,刘华清针对海军“十年规划”中存在的问题,写出了《关于海军装备问题的汇报》,提出了8个问题的建议。呈报邓小平并毛泽东。9月3日,刘将《汇报》送呈邓。邓很重视,第二天就把《汇报》批给苏振华:“请你考虑一下,我看有些意见值得重视。”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1974年,叶剑英接见西沙民兵代表。

邓小平在1974年就讲过,西沙机场以后一定要搞,那里位置重要,可以前伸到南沙,控制南沙。要表明南沙的领海主权是我们的。要在南沙加强我们的军事力量。要加强巡逻以显示我们的国威、军威。从长远看,南沙斗争一定要放在很重要的战略地位。斗争实质是我国领土主权被他国侵犯,海上领土被分割,海洋资源被掠夺,这是直接关系我们的国家地位、民族尊严的原则问题。南沙斗争将是复杂的,打不打仗都会有激烈斗争,而且有时是多种形式交错的斗争,外交、政治、军事、经济手段并用或择其一二。南沙斗争也可能长期,也很艰巨。流血牺牲可能很难避免,需要周密筹划。根据邓小平的意见,最后刘华清形成了一份建议。2月29日,邓小平阅后批示:“同意。”

西沙自卫反击战胜利后一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叶剑英和邓小平共同主持会议并分别发表重要讲话,成为军队整顿乃至于全面整顿继续深入的重要标志

中共中央酝酿召开四届人大前后,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等人同“四人帮”的阴谋组阁夺权进行了坚决斗争。1974年10月18日,王洪文飞往长沙对毛泽东说:“北京大有庐山会议的味道。”“周总理虽然有病,但昼夜忙着找人谈话,经常去总理家的有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同志。”“他们这些人在这时来往得这样频繁和四届人大的人事安排有关。”20日,毛泽东在同王海容、唐闻生谈话中明确说“法国派好”(指周、邓青年时代曾赴法国勤工俭学)。并说:“邓小平任第一副总理兼总参谋长,这是叶剑英的意见,我赞成照他的意见办。战时有事,平时无事,挂个名。杨成武可以做个副总长。王洪文来的时候没有这样明确,再明确一下。”之后,当邓小平表示自己的责任“是太重了一点”时,毛说:没办法呢,只好担起来喽。第一副总理兼总参谋长,总参谋长没有事做,但出了危险,就有事做了。这时,叶致信毛泽东:“今晚政治局会议上讨论并通过了总参谋部领导班子的名单,谨呈如下,请予批示。”“总参谋长邓小平同志,副总参谋长杨成武、张才千、向仲华、彭绍辉、李达、王尚荣、胡炜、何正文八位同志。”毛圈阅了这封信表示同意。

1975年1月中旬,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朱德继续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周恩来任政府总理,邓小平等人任副总理,叶剑英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四届人大后,毛、周正式提议由邓主持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日常工作,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解放军总参谋长。在邓主持全面整顿形势下,叶继续大力抓军队的整顿。1月叶剑英写信给毛,建议以西沙自卫反击战后成立的军委六人小组为基础,扩大组成军委常委会,并对常委成员的名单提出了具体意见。叶的信得到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批准。中共中央发出文件,通知成立中央军委常务委员会,叶剑英、王洪文、邓小平等11人为常委,常委会工作由叶主持。这次军委领导成员的变动,对于军队和全国局势的稳定具有重要作用。

邓小平和叶剑英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前后

◆1974年八一招待会上,邓小平一语双关地问叶剑英:“牙还好吗?咬得动吗?”

邓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在几次政治局会议上批评江青等人的错误。这些会议叶都积极参加,积极支持邓。5月底至6月初,邓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邓质问和批评江青一伙说:“你们批周总理、批叶帅,无限上纲。”叶在发言中特别强调要请示报告,严守纪律。他指名批评江青等人说:“你们几乎重大的问题都不请示,主席、小平同志的批评是完全对的。”“你们要正确对待个人和组织的关系问题,以后凡是重大问题,都要提交政治局讨论。”

随着军队整顿工作的进展,经党中央、毛泽东批准的军委扩大会议于6月24日至7月15日在北京举行。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军委常委,军委各总部、各大军区、各军兵种、国防科委、国防工办、军事科学院和军委直属军事院校的负责人共70多人。会议由叶剑英主持,集中讨论了《关于压缩军队定额、调整编制体制和安排超编干部的报告》,并获得通过。7月14日,邓小平在会上就军队整顿和“消肿”问题,作了重要讲话。15日,叶作了会议总结讲话。会上,徐向前、聂荣臻等也都作了重要讲话,一致赞成邓、叶的意见。事实证明,这两个讲话是解放军建设史上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的历史文献。所以,中共中央于7月25日发出通知,将这两个讲话转发全党学习。王洪文、张春桥也出席了这次会议,但是一言未发。叶和邓还采取个别谈话的方式,向出席会议的大多数高级干部打招呼,把毛泽东对“四人帮”的批评,一条一条如实地讲给他们听。要求高级干部要听从毛泽东、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挥,要注意形势,掌握动向,站稳立场,看清方向。这次军委扩大会议是解放军建设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会议,特别是对于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稳定局势起到了直接的重要作用。它对数年后中国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然而,1975年11月,中国的政治风云变幻。“四人帮”策划、煽动下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又开始在全国掀起,全面整顿的工作被迫陷入停顿状态。邓小平和叶剑英实际上再度被解除工作,党和国家再次陷入混乱的漩涡里。1976年2月2日,经毛泽东提议,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发出中共中央“一号文件”,确定由华国锋任国务院代总理,并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邓被迫停止了中央的领导工作,只管外事。叶“生病”期间,由陈锡联“负责主持中央军委的工作”。江青一伙认为,1975年7月邓和叶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两个讲话“有错误”,建议“停止学习和贯彻执行”,1976年2月,中共中央“三号文件”批转中央军委关于停止学习贯彻执行叶和邓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报告和讲话。随后,“四人帮”在全国全军掀起了更大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恶浪,诬蔑邓和叶等“搞修正主义”、“复辟资本主义”,邓是“至今不肯改悔的最大的走资派”,叶是“军内资产阶级”的“黑干将”。“四人帮”在疯狂地迫害邓的同时,把打击矛头进一步指向了叶。追查“四五事件”一直追查到叶头上,诬蔑他“保护邓小平”,“紧密配合了右倾翻案风”。在“四人帮”肆虐,邓、叶遭难的日子里,叶还悄悄地去看望邓,以后不能亲自去了,就通过孩子们沟通联系。然而,邓和叶坚信:党心、军心、民心是向着光明的,一切违背人民意志的行为终究是要失败的。

正如《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所评价的那样:1976年4月,“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以‘四五事件’为代表的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的强大抗议运动。这个运动实质上是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党的正确领导,它为后来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奠定了伟大的群众基础。”

1980年底,叶剑英在中央政治局的一次重要会议上高度评价邓小平的历史功绩。他说:“大家知道,小平同志在历史上对党作出过杰出的贡献。粉碎‘四人帮’以后,在每一个重要关头,他都敏锐、果敢地提出一些正确的决策和主张。在我看来,小平同志具有安邦治国的卓越才能,他当全党的‘军师’和全军的统帅,是当之无愧的。”为了突出邓在党中央的地位,能够发挥他的核心领导作用,叶特意给政治局常委写信:“我觉得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主席、副主席的名次排列,还是胡(耀邦)、邓(小平)、叶(剑英)……这样更好些。”邓曾回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建立了一个新的领导集体。”“实际上我是核心。”重要成员还有陈云、叶剑英、李先念等。“我们这个集体,人民基本上是满意的,主要是因为我们搞了改革开放,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路线,而且真正干出了实绩。”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