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妙玉倒像一个清客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8-01-31 09:22:20 阅读:

妙玉倒像一个清客

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始,在有权有势的人家与府第,就存有蓄客之风,此风未眠自古历代相沿。客,客人,蓄的客,作为一个客人,其成分很复杂,有帮闲凑趣的,有赋闲失意的,有士人官僚贩夫走卒,当然也有鸡鸣狗盗之流。他们的存在,全在府与第的胸襟与见识里,可以政治的权力参与,可以商业文化、儒释道,还可以别的,充其量,不过是由主人的喜好与志向所决定。

客有食客、门人,清客等。单说一下清客,清客本来是读书人。清客的诗文酒茶琴棋书画是精通的。真正的清客,有许多事件是骨气者所不屑为之,却又非搭空架者所能企及。因为多种客观因素,多半他们郁郁不得志,沦落至他人府第上。为清客,也求一个清者自清、还能依附了活下去的意味。他们具备的特质,有两种必备因素:一是放下姿态,二是忍。

有清就有浊。

在贾府,就养了一群清客。詹光,“沾光”是也。单聘仁“善于骗人”,卜固修“不顾羞耻”,胡斯来“胡来一气”,程日兴“成天兴风作浪”,几位真个儿是浑摸鱼、做尽了从中牟利取财之能事,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将个文人的本质本性丢在太阳的另一边。他们将清客的两个特质:一放下姿态是放在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里,二忍是忍着靠向特权趋炎附势,只谈锦上添花阿谀奉承,真个儿弄到不齿之至让人讥讽不屑之甚。贾府里养的客,男人,自是没有一个好。

以贾母为首的统治者,却在内廷,无疑为自己养了一群只为娱乐只为利益的女子,比如戏子一群。戏子与丫头,娱人娱已还能自由,买卖当然也能为了什么目的的达成,想赠就相赠想送就相送。这里,出现了一个最大特性的人物,她不是门人不是食客不是清客,却更像文人骨子里的清客。贾府养着她,未必就不是不想将她派上用途,也许是大用,也许是别的目的,不过是一直没有等到正式出场。这么一个迷似的女子,极自然地区别开来那一群贾府里所谓的混蛋门人清客食客。此人已经明摆着,当是妙玉也。

妙玉是个尼,竟然有收着尼姑做清客的!?

这妙玉,有多妙,看她精湛的茶艺就知道了。她与文人的深交,在红楼里联诗相处,围绕茶事吟诗作画,品饮中相互切磋,都是机锋频出,其中的道理细细品来比茶汤还浓。

妙玉有多高,看她重视自我心性的修养,而且修养之高高到什么份上就知道了。妙玉身在佛门向往着庄子庄学,很多处的描写文字,超越了有形物质世界而达到的逍遥游之境界,让人不能企及。这种女子,世上几人?

妙玉有多逸,看她个性之特立独行,心性之纯真无伪,境界通天道远尘俗,也就知道了。她不喜欢刘姥姥就不喜欢,就会当着宝玉和黛玉的面,把刘姥姥用过的茶具扔掉。有人说这是妙玉之洁癖,但此种背后隐藏的热情和有不近人情的作派,却是隐藏到其骨子里的刚烈。在她做来,都一气呵成,有着隐士那么狂放的那一种:隐而不发,隐而又发,深至不可测。

妙玉为了一个身份,在生活里放下了所有架子,随遇而安又时时等着都中可能会到来的一个只有她们自己知道的结果。她在大观园里,与贾母甚至是整部红楼梦,处处留下的引子与悬念,都是慈悲。如果贾府落难,也有种种迹像在表明,她将挺身而出舍己相救。如果不是她的出身影响,她又怎么可能流落?她血统里的那股傲气,和骨子里透出的清高,不掩饰不矫情,纯粹自然性格率真。如果最终的大结局,是自己或者是沾上了自身的关系,将面临再次落难,她必然将慈航。她的世界观里,放下了慈悲的心态,隐忍下家国命运。在妙玉的判词里,乃至细细读着整个红楼梦,处处都是觉悟。

妙玉楚楚动人明显悲戚也不表达,她未必看得上谁,却在孤芳自赏里娇艳欲滴着。她是如此地招人妒忌,也遭人非议,还能坚挺着我行我素。其实,世俗里人跟人之间所有的嫉妒,都是欣赏。这样的人,自然与浊世不能同流合污!

妙玉身上有着太多谜,一一难解。不难解的是,妙玉从很高很高的出发点与基点上,以人们不能理解的高度,从最美的生活行为最美的审美哲学最美的心境,在貌似枯素的尼姑身份中,一步一步走向了让社会让形势所逼迫的世难容。世难容也就罢了,最终是彻底毁灭!

有许多人探讨和争鸣妙玉之异,异于黛玉宝钗湘云探春。十二金钗在正本著作里,反正是生得不对时,死得非常命,是要去的,去得太早……只能是悲愤,只能是控诉,还有呢?谁解红楼其中味?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作者简介

黎乐(澳门):自由撰稿人,美术评论,深圳市侨联委员。曾就职于《深圳商报》。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