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八卦 >正文

姜文的两封情书

LCA 2018-01-28 22:26:01 阅读:

姜文的两封情书

他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态度。

在 2010 年上映的电影《让子弹飞》中,姜文邀请周润发与葛优共同出演。关于他如何请动二位同台,曾有数个版本。

最终,姜文自己揭开谜底,他靠的是分别写给两人的言辞恳切、文藻优美的特殊“情书”。

葛优收到这封百字文的信时,觉得姜文十分讲究,而周润发则是吓了一跳,笑称“很着急”,“因为看不懂,还以为是姜文写来的情书,我已经很多年没收到信件,所以很担心是情书,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姜文的两封情书

电影《让子弹飞》

以面是两封信的原文——

致周润发书

发哥发嫂:

香江匆晤,所谈甚欢。新片故事,随信奉上。故事锤炼数载,脚本即将出炉,人物之妙,惊古烁今,片中,兄将分身异术,同饰真伪,定为兄之演技提供辽阔空间,创影林之美谈。

发哥盛名,中外有识;为艺厚道,技盖群雄。此角色必助发哥携已获之辉煌,跨更高之巅峰。

新片旨在造中国之西部黑帮电影。诙谐荒诞,凌厉跌宕。昔有 Leone (莱昂)之通心意粉牛仔戏,今有吾辈之麻辣袍哥西部片。发哥之角,既有曹孟德之雄,又具周公瑾之英,且常自诩诸葛孔明。回肠荡气,出人意表,发哥出手,定收放自如,出神入化,万千 fans,翘首期待!谁敢做他人之想?!

新片除愚弟之外,尚有葛优兄加盟。真可谓:三江汇处有富域,三雄鼎力看妙篇。壮哉美哉!

放眼中原,勃勃生机;星汉灿烂,交汇其里。闻听发嫂令下,发哥将至,上下同仁,无不振奋!

早春二月,岭南草长;杂花生树,群鸥竟飞。适此惠风和畅之日,诚邀阁下共成美事。书不尽言,晤面详之。

Kindest regard,

姜文谨启

致葛优书

优优吾兄:

壶口一别,竟有二七。春风秋月,杨柳依依。虽谋面不勤,却心存惦记!吾兄凡新作问世,愚弟必争先读之。兄之身手炉火纯青,每令愚弟嚎啕大悦。才惊四海,誉享中外。喜甚幸甚!

新片筹备井然,故事随信奉上。精华仍在提炼,脚本即将出膛。人物之妙,惊古烁今。且为兄之发挥,提供辽阔疆场。

深信此角,必能助兄,继往开来,再创辉煌。届时亿万女粉,翻江倒海,抛家舍业,秋波明荡,不亦艳乎?

纵使,狡兔八窟,数易家宅,亦难阻。拥趸之风暴,优党之痴狂!直落得,隐身天涯,革面洗肠,不亦喜乎?

吾兄片中虽无艳星共枕,但有愚弟陪床。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耳鬓厮磨,却非断臂,不亦骚乎?

新片除却愚弟之外,尚有发哥亮相。左右拱卫,冬暖夏凉。不亦乐乎?

喜骚艳乐,应有尽有,揽得雎 鸠淑女,亮亮君子何求?闻听吾兄将至,同仁上下,无不开颜。须眉脚扑朔,巾帼眼迷离。鼓瑟鼓簧为兄弟,磨刀霍霍向猪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悠悠我心,青青子衿。恰逢瑞雪早春,恕愚弟威逼利诱。皆因爱之心切,盼之心痒。江东渭北,春树暮云。书不尽言,晤面详之。

草此即问,全家均安。

愚弟姜文

姜文的两封情书

姜文

从这两封信中不仅可以看到姜文的才华,更可以看出他的认真。

作为电影人,能够长期阅读的,除了王家卫,另一个就是姜文,他曾说自己读书比看电影多很多。

作为导演,从第一部电影至今的 20 多年间,姜文的作品屈指可数,这源于他的认真与严谨。在第一部影片《阳光灿烂的日子》决定开拍之前,姜文写了 9 万字的剧本,电影开场几分钟的机场送别镜头,他竟拍了三个多小时的原始素材...

在世界范围内,1994 年前后上映的经典影片很多,如《阿甘正传》、《活着》、《低俗小说》、《这个杀手不太冷》、《肖申克的救赎》、《燃情岁月》、《狮子王》、《真实的谎言》、《红蓝白》...但同处一个时期的姜文的这部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却被《 TIME 》杂志评为了“九五年度全世界十大最佳电影”之首。

姜文的两封情书

电影《鬼子来了》

1998 年,姜文自导自演了《鬼子来了》。这部影片在未通过审查的情况下,私自参加了戛纳国际电影节,虽然最终荣获了评审团大奖,但由于“违规参赛”,姜文受到了“五年内不能担任导演”的处罚。

这部影片反叛而又清醒,消散了中心却处处锋芒。有人曾问姜文,为什么把悲剧(《鬼子来了》)拍得特别可笑?

他给对方讲了一个关于“ 13 ”的故事——一个傻子在井边绕圈儿,嘴里不停地念叨 13、 13、 13……。一个聪明人路过,说你这个傻子真是傻,怎么老数一个数。好奇之余,到井边看看。结果,"咣"一脚被傻子踹井里了。然后傻子继续绕,就念叨 14、14、 14......。

姜文每次讲这个故事,在场的每个人都乐,无论是哪个国家的。“我说你觉得该乐吗,这不是谋杀也是恐怖的事儿。你根本不该乐。乐跟乐还不一样,有的乐完就完了,有的乐后紧张。我希望影片的前面有意思,充分调动观众,以后再喊 13,就注意点儿了。鲁迅写阿 Q,大家都看,像看热闹,讥笑阿 Q。笑什么呢,其实你也是阿 Q。”

姜文的两封情书

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被禁五年后,姜文执导了被很多人称作看不懂的《太阳照常升起》。

姜文曾坦言,导演是一直在拍心里面的故事,童年的故事、长大后更深层的故事。显然,这部影片里姜文的自说自话表现到了极致。“《太阳照常升起》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它无法复制,而且在精神生活里面永远是一个营养。”

相较于后来的《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姜文说:“《太阳照常升起》是尊重了生活的本质,《让子弹飞》是遵守了电影的本质。”

不过这就是姜文的独特气质,他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态度。

对于电影的背景音乐,姜文的要求同样近乎苛刻。他曾说:“我对电影里的声音一直很敏感,画面中缺一格我都能听出来,音乐哪儿缺了点尾气,我也能听出来。在拍电影时,无论是镜头的调整还是场面的设计,我都希望有声音,否则我看了会很难受。当然,突然的安静也是一种声音。这部电影也有很安静的瞬间,只有鸟叫,只有风声。我比较迷恋声音,但我不会为了声音而做声音,而是要让它合适,对于一部电影来说,声音也是一种心理节奏,就像一个人的呼吸一样不可缺少。”

姜文的两封情书

电影《让子弹飞》

姜文一度给人“狂妄”的感觉,这或许是源于他的自信和对于影片的苛刻要求。他曾说:“我喜欢《教父》,喜欢《末代皇帝》,几部片子就够我反复看了,我每回不留神看了一个什么烂片,我就把这几部片子搁进去,重新看一遍,心情就好了,我觉得全世界好电影就那么几部。”

有人曾说,《让子弹飞》的结尾,大家都走了,牧之很孤独。姜文的回答让人印象深刻,也或许可以解答他的那份“狂妄”:

我觉得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除非有人回避他的孤独。如果说张牧之孤独,那从他第一句话就孤独了,他们说“没打中”,牧之说“让子弹飞一会儿”,这难道不孤独吗?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