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38军军长来了没有?如果下次打不好,军长要撤职,部队要取消番号

王正兴 2018-01-18 09:04:27 阅读:

我们把所有的战场态势综合起来可以发现,当28至29日,四十军在温井以东与韩6师部队交战时,熙川方向的韩8师10团已经被引过来了。而联合国军的沃克大人此时终于才发现熙川往球场、价川一线变成了一个空虚状态,韩7师于是奉命前去堵这个口子。但韩7师之前是左翼的预备队,动作再快也不能飞啊。这就意味着三十八军的目标熙川正是敌军薄弱环节,而制造这一点的正是彭德怀之前的运筹帷幄。

当时三十八军决定以113师打头阵,112师从熙川东侧迂回包抄后路,114师在后为预备队。

28日,三十八军先头113师已到达熙川,这个速度其实已经慢了,主要27日晚总共才行进了12公里,各种原因吧,要找客观原因总是有的。当天113师338、339团正准备进攻时,接到军里转来112师的情报,说熙川有美军1个黑人团,三十八军几个大佬商量之后觉得这个情报和之前掌握的只有韩8师10团1个营完全不同,338、339团去打没把握,得等主力上来。好吧,于是等112师29日凌晨迂回到位后,当日下午17点才开始进攻,打进去一看,空城。加上27日晚才走了12公里,两个整天耽搁了。

虽说耽搁了两天,还是有机会。30至31日,四十军向宁边靠拢,做出了包抄在云山敌军的架势,沃克为了堵这个缺口,命令韩8师在球场的两个团迎了上去,三十八军前进通道的障碍又被调动走了。

30日,志司命令三十八军向新兴洞、球场、军隅里方向攻击前进,向敌侧后实施迂回,配合三十九、四十军歼灭温井、云山之敌。三十八军接到命令后先在熙川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才出发,好吧,又耽搁一天。路上碰到了韩6、8师的零散部队,逮住了就打,又一天。四天了。

11月1日,韩7师和三十八军同时到达新兴洞、球场一线,而在韩7师身后还有急调来的美2师,联合国军封堵部队到位,本来三十八军肯定能比他们快,对这个事我已经不想再讲了。

2日晨,三十八军逼退韩7师,占领新兴洞、球场,但韩军马上退至第二道防线飞虎山一线。

38军军长来了没有?如果下次打不好,军长要撤职,部队要取消番号

事实上不光是彭德怀,毛泽东也一直盯着三十八军这个方向,另外几个军的行动其实都是在为三十八军穿插到位创造条件,以便能包围敌军。第一次战役期间,毛泽东两次发报专门谈三十八军的事。

特别在11月2日,专门发报指出:“全局关键,在于我三十八军全军以猛速动作攻占军隅里、价川、安州、新安州一带,割断南北敌人联系,并坚决歼灭北进的美军第二师。此是第一紧要事,其余都是第二位。”

价川与军隅里都是交通枢纽,南通顺川、平壤,东通德川,西北通云山、龟城、新义州,东北通球场、熙川、江界。敌人向鸭绿江进犯,军隅里是必经之地。军隅里又是敌人北进的补给总站。我军控制了军隅里,就等于卡住了北进敌人的脖子,也断了敌人南逃之路。

当时的情况是,美24师、骑兵1师,英27旅,韩1、6、8师都还在清川江北,三十八军占领球场后已经严重威胁联合国军各部侧后,只要能拿下当面之敌韩7师,进至军隅里、价川一线就能对联合国军形成包围。

现在就看三十八军了,真正的考验到了。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韩7师退守飞虎山一线后,部署如下:

韩3团1营在价川、军隅里北偏东之飞虎山,2营在飞虎山东侧凤泉里至454高地一线,3营在龙渊里,此为左翼;

韩5团1营在价川东北760高地,2营在535高地,3营在价川东侧东边里,此为右翼;

韩8团在价川南,为预备队。

韩7师的东邻为新增援上来美2师9团,防备德川方向;西邻为韩8师,正在清川江北抵抗志愿军四十军。

韩军的核心阵地即是飞虎山,此山距离价川6公里,该山北面就是清川江,南面是价川、军隅里一线的主要公路,正处于山地和清川江谷地的交界地带。而且因为所处的地理位置,该山的山脊棱线呈向外延伸,占领该山,价川、军隅里将无险可守。

3日,志司命令,西线各军采取一切办法,迅速抓住敌人,不让敌人逃脱。

由是,三十八军对韩7师展开进攻,可他们试图从韩3团和韩5团结合部入手,从东侧击飞虎山,而在敌右翼实施佯攻。激战一日,仅包围歼灭在凤泉里的韩3团2营,对飞虎山的攻击失败。这一天的行动失败是非常要命的,又一天没了,五天了。原因其实和从江界南下熙川一路的战斗行动是一样的,没有大胆发起猛攻,想打巧仗,结果没打成,又浪费了时间。其实以韩军和三十八军的战斗力相较,如果敢于大胆正面强攻,韩军很容易动摇崩溃。

这个时候,沃克已下令第八集团军全线撤退,价川方向的战斗成了重中之重,于是沃克把手上的支援火力全部集中于此。

3日的激战双方都损失不小,于是不约而同换部队再战。韩7师决定把预备队8团拉上来,三十八军决定让范天恩的335团上,并改变打法,从飞虎山对面的九龙山正面压上进攻,同时对韩军右翼也发起强攻。

38军军长来了没有?如果下次打不好,军长要撤职,部队要取消番号

事实证明,在执行关键任务时必须拿出这样勇猛的战斗势头。11月4日到5日,在三十八军猛攻下,韩7师右翼5团几近崩溃,沃克调集全部炮兵和空军以及美2师9团才稳住阵脚。而其左翼8团,则被范天恩硬生生扯出一个口子,飞虎山被335团攻占。

然而,三十八军没有想到的是,美24师第5团战斗群接到命令转入军隅里方向作战,已经赶到,正在飞虎山山麓迎候,本来由于右翼韩8团的崩溃,美第5团战斗群遭到夹击,形势非常危急,但美军战斗英雄汉斯中尉只身敲掉了我军机枪火力点,挽救了部队,最终联合国军顶住了进攻,并展开反击,在飞虎山一线与志愿军反复争夺。

虽然三十八军血战拿下了飞虎山,撕开了敌军防御体系的缺口,但还是没能拿下军隅里。其实就算在11月5日拿下军隅里也晚了,联合国军已经全部南撤,跳出了我军包围圈,清川江北已经没有敌军,攻占军隅里的意义已经失去。

同日,志司下达命令,全线停止进攻。(另,五十、六十六军方面和战役全局关系不是很大,略过吧。)

第一次战役,我志愿军虽然获胜,但未能歼灭敌军有生力量,根本在于三十八军贻误战机,致使敌军南逃。

我们现在说起此事,总是说熙川有个“黑人团”,好像因此耽搁时间。

事实上,三十八军至少有以下几个问题:

1、大局观不强。三十八军担负的任务非常重要,可以说是战役全局关键,毛泽东、彭德怀都对这一路非常重视,但该军自己却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这点。这是作战指导思想上的原因。

2、缺乏勇猛果敢的战斗精神。从三十八军一路的战斗来看,对敌优势火力存在相当的顾虑,总想着减少伤亡,甚至以巧制敌,没有想过自己的任务的要求是不计伤亡穿插到位,以小的牺牲来换取大的胜利。在我之前没提到的,对新兴里的进攻中,头号主力团334团也是扭扭捏捏,不肯全团压上,直到江拥辉心急如焚赶到,才投入预备队拿下战斗。正好我前面发了马谡的文章,夫战,勇气也。真是巧了。这是作战指导行动上的原因。

3、骄兵悍将。这点不展开了。

我们如果不正视问题,而只是掩盖,并不是正确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方法。

之前的时候,当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向彭德怀报告,三十八军未能拿下军隅里的时候,彭德怀暴怒:“那里敌人空虚,为什么慢慢腾腾?为什么这样迟缓?为什么贻误战机?我身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有权惩罚违反军纪的人!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并问杜平:“三十八军在东北打的怎么样?”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杜平也是个会说话的人,说:“三十八军啊,是红军三军团主力师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一句话下去,彭老总声音还是高八度,但火气下去了:“我们3军团的仗,不是这样打的,拖拖拉拉,什么作风嘛。”也许就是因为杜平这句话,梁兴初逃过一劫。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