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今日平说 2018-01-16 10:04:58 阅读:

大家好,我是一名龙朝基层捕快,每个月只有几千元散碎铜板度日,但是工作却是最危险和最辛苦的。贼嘛,一般都是半夜行动。很多命案要案,也都是晚上居多。最近不知道怎么的,还总有一些暴恐分子出现,动辄就隐藏在车马驿站集市大街等人多的地方突然暴起作案,他们的作案没有固定的对象,无论老弱妇孺一律当街砍杀,简直令人神共愤。而我们基层捕快的工作,就是每天和这些人打交道。如何从人群中查出潜在的犯罪嫌疑人,如何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同时制服这些人,是我们始终在思考的问题。毕竟我们也有一家老小要养,对不对?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在刚入行的时候,有立过功的前辈给我们传授了不少经验。比如当街排查,无论街上有多少人,随便伸手拦住一人,要求其出示身份文牒,在仔细核对的同时记得眼睛用余光仔细扫描四周,特别留意那些突然掉头转身或加快脚步绕行的人,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心里有鬼”的,一查一个准。

再比如出手要果断。当年我所在的这个县衙曾经出过一个杀人狂魔大案,震惊天下。四个痞子结成团队打家劫舍,入户后见女主人比较漂亮,于是四人当着这名妇人的面杀死其丈夫,并将其捆绑后轮奸8小时至天亮,然后将财务收刮一空后,将这名妇人也活活勒死。随后这四名凶犯躲藏潜逃,我当年的一个前辈大哥率队查到线索后,果断埋伏出手,用警棍瞬间砸头放倒两个,然后举箭就射,吓得另外两人抱头就擒。事后发现,这四名凶犯极其残暴,其中一人身穿死者服装,身上均携带有刀具。四人有商议,万一碰见捕快盘查就砍死对方,夺器而逃。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翻。可以想象,如果当初我那前辈不果断出手的话,恐怕这4个恶魔就真要逃脱,祸害更多善良百姓了。而我的那个前辈大哥,估计坟头上的草都长好几米高了。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前辈们时常告诫我们,我们做捕快的就是和这个世界上最阴暗最歹毒的罪犯打交道,当面对罪恶的时候,你唯有比罪恶更暴力才有可能制服罪恶。审判他们是法庭和阎罗的事,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送他们去法庭或阎罗。本来我以为我这一生就要在这种惊险而平凡的生活中度过。有时候幻想一下,也最多是幻想自己以为勇斗歹徒光荣负伤,荣立功勋,受到老百姓的尊重和崇拜,接受父母官的嘉奖和鼓励,要是再能升个职那就更好了。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实却远比幻想更为荒诞。这几年来,我们这些做捕快的,突然都得把犯罪嫌疑人给供起来了,别说果断出手制服,就是动手也不行。哎,其实别说动手不行,就动嘴都不行。打不得,也骂不得。咱只能打不还嘴,骂不还口,把犯罪嫌疑人当亲爹供着,才有可能保住手里的这饭碗。捕快做到这份上,谁最开心啊?那当然是犯罪嫌疑人了。这不,最近各种暴力抗法,大案要案又变多了。老百姓受不了了,纷纷站起来质问我们捕快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面对明显违法犯罪的人却不敢出手呢?

其实,作为捕快我也心里苦啊,不是我们不想出手,而是实在不敢出手啊。但凡那些敢对犯罪嫌疑人出手的捕快,都被押入大牢、围追堵截、口诛笔伐、甚至闹到妻离子散了啊。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远的不说,咱就说近的吧。这几年来龙朝上下养宠成风,有些殷实人家更是喜欢养大型猛兽取乐。可是大型猛兽容易伤人啊,所以经常有路人或小孩被咬死或者是咬成重伤,终身难愈。对此朝廷颁布法令,要求捕快遇见伤人猛兽必须斩立决,以保护群众安全。这不,前不久就有一只吊睛金毛大虫不知被何人遗弃在路边,此金毛大虫双眼赤红,口吐白沫,一看就是狂病发作。路过之人,已有四人被咬伤,其中两人伤势较为严重。况且该金毛大虫被细链子随意拴在路边,随时可能挣脱,而路边孩童甚多,一旦挣脱不堪设想。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路人纷纷高呼捕快救命,我的一名师兄血气方刚,面对金毛大虫毫不畏惧,举起大棒与之猛斗三十回合,终于一棒将其打杀,周围群众纷纷鼓掌叫好。按理说,我这捕快师兄应该收到鲜花掌声,接受嘉奖升迁了吧?然而并没有。现而今,他已经快要崩溃了,全家人眼睛都哭肿了。还有一大群人围攻其家宅,要生啖其肉,活剥其皮。为啥呢?盖因有“画师”这个新行当。“画师”这玩意是从西洋胡人那边流传过来的。简单滴说,就是一种把自己看到的东西,通过手里的机关画下来,然后四处粘贴给别人看的职业。

大家都觉得很新鲜,于是就默认了“画师”这个新职业存在,而“画师”的工具能快速画画的拿在手里的机关,也越卖越火爆,很多人都干起了“画师”这行。可是这干的人多了吧,问题也就来了。很多“画师”为了博眼球,根本不顾事情的真相,而是掐头去尾或断章取义地瞎画胡画一通,以赢得更多人的关注,从而博取名声和好处。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比如我这个捕快大师兄棒打发狂伤人的金毛吊睛大虫的画面就被“画师”给画成了另外一幅模样。在“画师”们的笔下,金毛吊睛大虫被画成了一只可怜巴巴的黄毛小兔子,而捕快大师兄则被画成了一个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欺男霸女的模样。然后“画师”们再四处宣传,朝廷鹰犬当街虐杀可怜柔弱的黄毛兔子四个小时,心里变态,画面恐怖,血腥残忍,路人纷纷侧目惊逃……

于是乎,大量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就被忽悠了,愤怒了,然后声讨我那个捕快大师兄,每天几万人痛骂,几千人骚扰衙门,几百人上门围追堵截,甚至威胁其妻儿双亲,我这大师兄啊,如今连出门都不敢了。更别提升迁、荣誉、掌声和好评了。你说,捕快干到这份上,换谁谁还敢再出手?

大师兄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当年的同窗好友。此人虽然出身寒门,但一手文采惊人,为人更是正派耿直,工作也特别积极主动。当年笔试一举高中探花,去了京城六扇门任职,一时间真可谓是光宗耀祖啊。在工作期间,也十分卖力,深受各方面好评。通过临检、排查、主动蹲守等各种方式,抓捕祸害京城的大小盗贼恶匪数以百计,破案无数,深受老百姓好评。更是多次获得六扇门嘉奖。然而我这位同窗好友,却也是倒在了“画师”的笔下。自从有了“画师”这个职业,很多捕快都不敢工作了,即便工作也要战战兢兢,生怕有什么动作做得不对就被“画师”画下来,断章取义、夸张捏造地拿去煽动和利用。可是我这个好友不怕,他自认刚正不阿,身正不怕影子歪。所以,依然敢对犯罪嫌疑人果断出手。

那年冬天,京城一客栈爆发一起恶性案件,一名女客官住店时竟然被地下青楼老鸨误认为是“野鸡”,于是派出凶徒要对其进行厮打辱骂,甚至准备将其强行掳去青楼,接受“正规化培训”!幸亏这名女客官不断厮打叫喊,引起了其他客人的关注才侥幸得救。此案一出,举国震惊。于是六扇门决定严厉打击地下青楼这种非法经营场所。并且开通了举报专用信鸽,任何人发现有这种犯罪场所时,立刻就可以放飞信鸽,六扇门捕快必将在半柱香之内赶到并处理。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不久后,我这好友值班就遇见了群众举报,称西城根某处有地下青楼正在暗中营业,于是我这名好友就率队出发前去查实。一查,还真有一个地下青楼,于是就带队抓捕老鸨和嫖客准备回六扇门审问。突然,被查获的一名嫖客暴起发难,狠狠踹翻身边六扇门捕快之后,跳下囚车疯狂逃窜。我那好友是一名好捕快,见到这种情形瞬间就紧张起来了。按照龙朝的律令,嫖宿暗娼并非大罪,通常只是批判教育并罚款千余铜板即可放人。所以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选择打伤捕快跳车逃跑。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此人有命案在身,或另负要案,不得不逃。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在过去数年的捕快生涯中,类似的情况出现过好几次,有几次嫖宿暗娼被抓获后跳车逃跑者是身负命案的残暴凶徒,身上携带有锋利刀具。还有几次嫖宿暗娼被抓获后跳车逃跑者是运送大烟毒品的恶徒,身上血债累累。其他类似情况的,不是大奸大恶,就是江洋大盗、惯偷惯犯。于是我那好友就立刻率队追了上去,一把将其按倒在地,然后铐上手镣重新押上囚车。而此人上了囚车之后,还不断踢打囚车,疯狂扭动手镣妄图再次逃跑。 面对这种情况,我那好友一行人都很紧张,心想这可能又是碰巧抓住了某个大通缉犯了。

可是这时候意外出现了,此人疯狂扭动踢打的动作太过剧烈,诱发了心脏病,于是很快就口吐白沫死了。人死了,按照规定那就得让死者家属请来仵作验尸,死者家属来了,也带来了自己信得过的仵作,结果经过多次检验均证实,的确是死于突发性心脏病诱发的呕吐物倒灌气管窒息。再一查,此人并非什么江洋大盗,而是一名朝廷官员。当时朝廷上下正在整顿吏治,有严格规定官员嫖宿暗娼罪加一等。所以这么个朝廷官员要是被六扇门抓回去,估计不仅仕途全毁,而且恐怕也要妻离子散了。而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要拼命挣扎逃跑。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但不曾想“画师”又来了。“画师”们纷纷作画,把我那好友画成了当街舞动四十米大刀的武疯子,又把死去的朝廷嫖娼官员画成了一个羸弱文静的白面书生。一边画一边大喊:“快来看啊,六扇门捕快当街挥舞四十米大刀,活活砍死路过的无辜白面书生,人神共愤!” 于是,这一下更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都愤怒了。人们纷纷表示:“嫖娼又不是死罪,你为何要那四十米大刀当街活活砍死他?你这捕快怎么这么残忍啊!必须一命偿一命!”

无奈,我那好友只能站出来表示:“没有什么四十米长刀,我也没有砍死他。我只是依法按律动手武力擒住逃跑的疑犯而已,他是心脏病发作引发的呕吐物窒息死亡,与我无关啊,死者家属请来的仵作可以作证!” 但是捕快的声音“画师”们当然是假装听不见了。 他们继续边画边骂:“六扇门捕快放言,当街砍死白面书生是我的特权,我是捕快我怕谁!他的死和我无关,完全是咎由自取,活该去死。”

…… 这一下,群情更激奋了。哦,你问我那个好友后来怎么样了?他后来差一点被送进天牢,大理寺都介入了表示应严惩以平民愤。幸亏后来鸣不平的捕快太多,大家纷纷静坐抗议,他才没有没送入天牢。不过前程是全毁了,职位也没了,荣誉、升迁、仕途统统完蛋,如今只能枯坐家中,一手将他拉扯大的老母都快哭瞎了。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你说,敢出手的捕快都这样了,我们剩下这些捕快谁还敢出手啊。前不久,有一个人驾着马车撞翻了一个小孩,当街逃跑。一群捕快追上去,结果人就是不肯束手就擒,反而拿起砖头和四五个捕快打了起来,捕快不敢出手啊,生怕此人太激动又诱发心脏病了,于是只能围着圈,结果此人用砖头一下拍中一名六扇门兄弟的脑袋,当场血溅三尺,到地不起。而这名凶徒,也趁乱逃走。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还有前几日,一名马车夫醉酒驾驶,还把车横过来拦住整条街,导致交通彻底瘫痪,很多急着就医和办事的人都被堵得动弹不得。群众高呼捕快帮忙,于是捕快只能走上前去好言相劝,但没想到这人借着酒劲当场按住一名捕快就疯狂殴打,打得血光四溅。而其他捕快也只能围观,不能出手。因为该凶徒放言:“你们谁敢动我?我有心脏病!要是我倒地不起,你有几条命来赔?京城捕快那教训,你们忘了?!”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这种事越来越多了,如今很多人已经完全不把法律当回事了,想干嘛就干嘛。冲进医院打医生,堵住学校大门不让别人进出,甚至还有人敢直接拦住龙朝最大的高速公共马车不让出发,直接造成几万人的出行被耽误,损失巨大到难以计算。但是面对这个情况,捕快们也只能站在车门处小心拉扯和劝说。只要拉人力度稍微大一点点,这些恶人就会高呼:“捕快要杀人了!我要被拽死了!画师快来啊!救命啊~” 一听到这话,捕快们都头皮发麻,只得松手。于是,几万人的出行继续被耽误。这个月啊,就已经出现三四起这样的事了。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这两天轮到我值班,负责盘查车马驿站的安检工作。没想到,还真就让我碰到了一个大麻烦。有个女的包里居然放了一把速射弩和好几枚毒镖,这可是龙朝明令禁止私人持有,更不可在人流密集的车马驿站随身携带的极端危险品。按照我前辈们的经验,最好的处理方式是果断。这种人,不是恐怖分子就是犯罪分子。只需要一棍子打翻在地就好,这样既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也能防止其突然取出毒镖,伤害路人。

但很遗憾,我也只能好言相劝,要求其将装有弓弩毒镖的袋子给我。讲真,这真的是很可笑啊,如果对方真是恐怖分子,我让她交她就会交吗?可我又有什么办法的?我要是一棍子打上去,明天恐怕我就得在天牢里蹲着了。可我要是不一棍子打上去,万一人真是恐怖分子,我恐怕就要”光荣“了。最后的结果是我好言相劝+拉拉扯扯半天,总算把袋子夺过来了,化解了一场危机。

一名基层捕快的心里话:我为什么再也不敢出手逮捕犯罪分子了?

围观群众纷纷指责我,说我太软弱,太面,太不果决。明知有这种大危险,还在那里唠唠叨叨、拉拉扯扯,就不怕她突然暴起伤人?更有一名“画师”怒斥:“捕快不敢果断出手解决危机制服罪犯的话,那我们这些纳税人养你们有何用?!” 他的质问引其了围观群众的一阵叫好和跟风质问。不过对此,我却只能无奈地苦笑。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敢果断出手制服罪犯的捕快去哪了?都被谁的口水给淹死了?这些“画师”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