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境界》 2018-01-15 10:53:11 阅读:

大屠杀是德国历史和基督教历史最黑暗的一页,我们必须面对路德的反犹思想被纳粹利用的事实;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教堂,因不断扩大的组织而产生的权力和影响力,不自觉地表现出骄傲和浮华,最终遭致灾难被夷为平地,都是傲慢惹的祸,太过胜利者的姿态,太自我为傲。

编者按:2017年10月31日是纪念宗教改革500周年,由E2studio去欧洲现场实地拍摄的纪录片特推出回望系列,之前已在《境界》播出第一和第二集,以下分享纪录片第三集的字幕文字版,抱歉因无法将视频上传至腾讯视频,请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观看视频第三集。

在上一集,我们已经提到天主教内部改革

比宗教改革来得更早

16世纪有很强烈的宗教改革的期待

因为第一教会碰到很多问题

第二有新的社会科学的精神影响

不同的个人 不同的学派 不同的国家 选择了不同的路

北欧国家通常选择了创制新的教会模式最终选择新教

法国 西班牙 意大利普遍形式是创立新的修会

新教的产生 令天主教内部诞生了许多新的修会

其中 西班牙的罗耀拉所建立的耶稣会最为重要

这些修会希望可以改变教会

1534年 罗耀拉最终和一小群追随者

庄严地立下了守贫、守独身和顺服教宗的修道誓愿

他们的目标是竭力服事教会、努力宣教

中世纪有个拉丁文的俗语Ecclesia semperreformanda

意思是说教会应该不断的改革

所以这其实已经是中世纪天主教神学的一个说法

但这本身是来自福音的精神

耶稣,他会不断挑战他的门徒们说 你们不可以留在这

耶稣在历史中带他的门徒 带教会不断改革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徐光启与利玛窦

在这种不断行走的精神中

16世纪末耶稣会走进了中国

并与中国这块土地和人民产生了不可分割的联系

耶稣会在上海有很长的历史

因为明朝的徐光启请了一个耶稣会士到上海

可以说从17世纪开始就有耶稣会传统在上海

徐家汇接受了强烈的法国耶稣会的影响

无论是建筑风格、教育,或者科学等等

今天的土山湾博物馆,原来是耶稣会的一个学校

徐汇中学,也是耶稣会的学校

有藏书楼,也是耶稣会的图书馆

好像耶稣会和上海有一种融合

可以说上海是耶稣会传统的一部分

耶稣会也是上海传统的一部分

约翰·诺克斯是对台湾产生间接影响的最重要改教家

因为台湾长老教会主要由苏格兰改革宗宣教士建立

他们在台湾除了传福音之外推动了医学 科学 教育

很多跟现代化有关的预备

台湾的这些宣教士是苏格兰启蒙运动的重要果子

18世纪的苏格兰启蒙运动是衔接16世纪的宗教改革

带头推动苏格兰启蒙运动的教授领袖几乎全都是牧师

所以他们在那边有一个很好的结合就是宗教改革对信仰的认识

加上苏格兰启蒙运动比较注重经世治用之学

像有名的《国富论》的亚当·斯密

他们对经济、自然科学的爱好跟基督教信仰融合

19世纪苏格兰曾是全世界差派宣教士最多的国家

就把基督的福音和从苏格兰启蒙运动所学到的当时的人类文明成果带到全世界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

位于巴塞尔的巴色差会现在叫使命21

是一个很早的欧洲宣教机构1815年在巴塞尔成立

最初由改革宗(加尔文传统)和信义宗(路德传统)组成

是一个超宗派的国际性宣教机构

基督新教比天主教的全球宣教运动来中国晚了两个多世纪

为什么新教宣教运动发展如此晚

这是有很多原因造成

首先早期新教改革者主要关注点在于巩固改革的成果

以路德为代表的改教家们对人文活动持激烈的批判

另外一个原因是罗马天主教那时已经是一个更为全球性的教会

而新教仅在欧洲中部发展

因此新教的宣教运动直到18世纪才开始兴起

1807年第一位到中国的新教宣教士是马礼逊

1847年巴色差会差派了第一批宣教士到中国

我就是这个差会差派到中国的

这里是巴色差会从开始到现在的四千多个宣教士的资料

他们的信他们所写的报告

包括202个到中国的宣教士,我也在其中

从这里开始 到这里 全部都是跟中国有关的一些资料

我找到最早期的两个同工的资料

是1847年到香港的黎力基(RudolphLechler)和韩山明(Hamberg)

韩山明在这边7年后猝死了

黎力基事奉了很多年 大概50年都在中国

我们看另外一个就是19世纪底的HannaGmunder

当地人叫她吉姑娘

她在深圳浪口参与建立了虔贞女校

新教宣教运动对语言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尤其是在当代保护语言、方言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巴色差会也为这个传统做出了相应的贡献

1847年当巴色差会宣教士第一次到达中国

他们很快就开始系统性地编写字典

这将帮到后来来华的宣教士更好地学习语言

如今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收藏的一些字典

这是由黎力基编写的客家话和英文字典

我们可以看到他手写字体非常漂亮

然后把客家话翻译成拼音和英文

圣经翻译在语言保护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这里我们有本客家话圣经

不是最老的版本是1931年版的

这本字典由多位宣教士共同完成

也包括了许多当地人的协作

所以这也是中西方合作的美好见证

除了圣经之外还有精选诗歌

他们出版了这样的诗歌集

里面有中文和客家话拼音

他们用这本书来唱歌敬拜

教育成为新教改革另一个重要的特点

宣教士为普及教育也做出了相应的贡献

尤其是在女性教育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很多传统文化中女生得不到应有的教育

她们被限制在家中学习家务但是不能读书和写字

所以宣教士从很早就开始发展女校

吉姑娘在深圳建立的虔贞女校已经被更新改造成了博物馆

在这里 我们可以看到知识文化交流的案例

那个时代的宣教士常常成为中西方文化交流

特别是把当时西方比较进步的科学知识带到东方的最重要媒介之一

当然他们这样做不是出于某种利益

而是因为他们心中受耶稣基督爱的驱策

他们同时用这个来见证他们对爱的回应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利玛窦绘制的坤舆万国全图

1583年到达中国的利玛窦

是第一位来中国宣教的耶稣会会士

他用中文翻译了多本天主教经典

同时还向中国人传播西方各种自然科学

带来了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

绘制了世界地图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张世界地图

另外利玛窦也折服于博大的中国传统文化

是第一位阅读中国文学并对中国典籍进行钻研和翻译的西方学者

他将中国思想推介到欧洲

耶稣会是西方汉学的创办人

原来西方对中国知道的非常少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

从利玛窦开始耶稣会在华会士每年都要写信回去

告诉他们的欧洲弟兄 他们在中国看见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同时他们开始了很难的翻译工作

我说很难,是因为原来都不知道中文是什么

然后慢慢翻译《论语》《孟子》《黄帝内经》等等

真是很难的工作

所以他们建立了一些小组一起翻译

比如四书,他们用了80多年,由不同的耶稣会士翻译

大约在1680年在欧洲发表了他们翻译的四书

从利玛窦到中国的1583年到18世纪末

这200年非常重要

因为耶稣会士从不同角度 努力在让中国文明被西方了解和消化

包括历史、地理、哲学、医学等等很多方面

这是在17世纪以后 在人类文明史上发生的最好的一个事件

不单单是中国文化受到了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和后来新教的影响

我们讲的现代性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因为中国的儒家经典也被翻译到欧洲去

当时,大家重视的是经典,不像今天重视通俗文化

这些经典也参与了欧洲的思想运动

中国是一个例子

突然他们发现有一个国家建立了一个很合理的政治系统

但不是基督教国家

所以可能政治和宗教可以分开来

给他们一种相对的概念

原来他们的概念都很绝对 以为西方的真理就是绝对的真理

慢慢他们理解一种文化对真理的领悟是相对的并不是绝对的

所以这个可以说是启蒙的一种精神

西方改变了中国 中国也改变了西方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欧洲许多教堂已经改做他用

宗教改革500年后的今天

东西方学术界站在各自处境的视角下

再次反思和探索这场运动的新意义

中国大陆的学术界基本关注的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

对中间的宗教改革比较忽略

在500年以后来看

这种所谓的“返本”其实是为了“开新”

20世纪至今 基督教在亚非拉地区蓬勃发展

有替代以欧洲为基督教中心的趋势

欧洲许多教堂空无一人 甚至有些教堂被卖

表面上看正走向衰落

但仍有不少信仰群体在世俗化的欧洲

正尝试着以最原始的信仰方式在都市里表达他们的信仰

逐渐呈现出返璞归真的信仰生活方式

这个是这个地区的教堂叫Segen 中文名是祝福教堂

对我来说 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

办这个项目的人是从瑞士来的

这的理念是想创造一个祷告的地方

并且在都市处境下发展基督徒生活方式的新形式

改造这个房间就是为了给人们做默想和祈祷的

这里会很安静 喧嚣的街区离这有点距离

每周四晚 我们开放这里 举行一个小时的祷告和默想

差不多10个或20个人来

安静成了人们在喧嚣都市里的一场圣礼

神学家提出了中心化的基督徒生活方式

以基督徒式的生活为中心 而不是以地理教区为中心

他们也想透过一个生态关怀和保护环境的生活方式

表达他们的基督教信仰

所以 我们在这看到有太阳能

当年两位门徒问耶稣 你在哪里住?

耶稣回答 你们来看

我想这点对于城市来说很重要

为人们提供过来观看的可能性

这间教会只用象征性的一欧元 向政府买下了整个教堂

在这里开始了他们六七个人的群体生活

仿佛回到使徒时代凡物公用的传统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德国的象征勃兰登堡门

登上柏林和解教堂顶端 俯瞰柏林城 提醒我们这座城市

这个国家不单单是宗教改革的发源地

还在这500年间 经历了沉痛的分裂 战争和浩劫

起初 这个地方很重要

因为在这里可以一览全景

这里是最老的犹太人墓场

那边小小的山全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废墟

现在废墟成为一座山

柏林墙遗址这一头树立着一座铁制纪念碑

上面贴着受难者的照片

这些受难者为获取自由

曾试图从东德跨越柏林墙逃到西德中途不幸被打死

这里曾经是被死亡笼罩的地带

在柏林墙遗址另一头坐落着一座简朴的教堂

每天中午12点会唱念一位受难者的名字

将受难者从遗忘中打捞上来

这座教堂称为和解教堂

1961年柏林墙还没有树立之前东西德人都到这里聚会

柏林墙树立之后教堂成为了军事用地 也成了恐怖的象征

1985年被东德当局炸毁,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后

人们在原址上重新盖起了这座简朴教堂

在分裂和死亡地带

以和解纪念这段黑暗历史 从而生出和平的盼望

和解和纪念非常有关系

我们相信和解必须有纪念

我们需要纪念过去的受害者

基督教和纪念的文化很有关系

我们纪念 是因为知道有上帝的宽恕

如果我们不信上帝的宽恕 我们就怕纪念我们自己的罪

德国作为如今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

位于首都柏林市中心的勃兰登堡门无疑是德意志精神胜利的象征

我们现在到勃兰登堡门大门的地方

以前在这里分开东柏林和西柏林

大门属于东柏林 西柏林从这里开始

现在成了德国这个国家的中心

勃兰登堡门是历史性象征性和政治性的地方

在德国 尤其是在冷战期间

它是整个欧洲分裂的象征

如今这个大门打开

象征着重新统一象征着德意志

然而就在这座象征德国胜利的标志旁边

200米之外另外一个具有明显德国色彩的建筑群却显得扎眼

那就是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

它靠近勃兰登堡门的原因

因为它必须站立在德国的中心

这样他们才不会忘记他们曾经所做的

大屠杀是德国历史最黑暗的一页

也是基督教历史最黑暗一面

基督教历史一直有反犹思想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路德在《论不可知的名与基督的世代》一书中把犹太人与魔鬼等同

马丁路德曾以激烈的言辞反对犹太人

在《论犹太人及其谎言》一书中

路德直接呼吁放火烧毁犹太书籍犹太会堂和学校

烧死他们的拉比

因为上帝不会纵容犹太人对他儿子耶稣基督和基督徒公开撒谎、咒诅和亵渎

晚年的路德反对犹太人的言辞更加激烈

路德的反犹言论被希特勒利用

成为纳粹统治的政治工具

今天我们仍要讨论我们该如何对待路德的反犹态度?

纪念宗教改革不能避此不谈

今天,我们应该处理路德反犹主义所留下的问题

德国人对罪行的纪念和反省

已经成为他们民族 文化 历史和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些名字都是设立最出名的集中营的地方名字

最惨的地方就是奥斯维辛

很少的光表达他们很小的希望

也是表达他们生活在很窄的地方不多的空间

这个地方表达他们生活的经验

这个地方的地势倾斜

呈现了不舒服和迷失方向的感觉

当你被迫离开家乡逃到国外

你失去了稳定感找不到家的感觉

但同时你又想逃亡

因为你再也感受不到安全

这些城市的名字代表接待过犹太人的主要的地方

当中也有上海

因为二战的时候上海接待了很多犹太难民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在德国威丁堡教堂上的“犹太人的母猪”

新教的诞生

使得天主教和新教在信仰的表达方式上呈现出了差异

这座巨大恢宏的教堂的建立

映射了上帝的荣耀 归荣耀于上帝

这是人类表达荣耀上帝的方式

但我们要知道它是如何被建立的

加尔文强调人类的全然败坏

他若看到这座教堂 他会理解

这座美丽的教堂确实反映上帝的荣光

但它是通过销售赎罪券来获得资金

它在某种程度上隐喻了人类的腐败

这也是所有改教家诉诸于改革的主要动机

宗教改革之后 与天主教奢华 辉煌 繁复的宗教表达形式相比

新教在音乐 艺术 建筑 崇拜形式上 开始走向简朴

犹如钟摆从一端摆到另一端

回归到耶稣时代的简朴

耶稣运动是穷人的运动 是思想单纯的人的运动

这里没有什么装饰 没有浮华的建筑

宗教改革毁坏了原本天主教教堂的内饰和雕塑

从今天的角度 我们可能会认为是人类的损失 很可惜

但本着简朴的精神 实际上是有道理的

因为过于富裕的教堂 会分散信徒聚焦于上帝的注意力

这是亨德尔的音乐

加尔文禁止在教堂内使用乐器

他们只唱改编后的诗篇 而且只用清唱的方式

他们清理走了教堂内的管风琴

直到1850年 主教座堂的管风琴才被恢复使用

1550年到1850年,300年间唱赞美诗没有任何乐器伴奏

只唱诗篇

我们可以建立怎样的艺术作品

或是我们可以怎样荣耀神

我们现在创造的新音乐也是另外一个方式

文学或继续做神学方面的研究也是一个方式

所以每一位要发挥出上帝赐给他的恩赐

另一面应该知道他所受到的恩惠并不是为他自己

而是为了群体

如今在法国小镇克吕尼的大教堂

在圣彼得堡大教堂之前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

当时在欧洲来说是一个属灵的中心

18世纪末 在法国大革命中

法国人民推翻了君主制

他们也反对教会

因为教会在当时被认为是法国统治者的同盟

主教被认为是国王的手足

他们联手前行

所以 当人们推翻国王的同时 也反对充满权利的教会

眼前的废墟见证了克吕尼教会

因为不断扩大的组织而产生的权力和影响力

不自觉地表现出骄傲和浮华

最终遭致灾难被夷为平地

我们从中可以得出深刻的教训

一个最终会被毁灭的教会 与耶稣所说的圣殿相似

当他预言圣殿将被毁灭时

当我们看到教会留下的残骸都是傲慢惹的祸

太过胜利者的姿态 太自我为傲 太过强大

走出浮华废墟,直面信仰内外的黑暗 | 回望宗教改革纪录片第三集

宗派林立从一个角度来说 反映了个人主张的被尊重

从这个方面来看 宗派林立并不是一件坏事

所谓的坏事是宗派主义 就是唯自己的宗派为一切的真理

但是 其实对我们来说 基督徒都要有颗谦卑的心

盲人摸象 自己就像一个盲人一样只是摸到大象的一个部位

宗教改革引起的分裂导致了几个世纪的纷争与仇恨

欧洲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冲突发生在宗教改革100年后

被称为30年战争

在中欧地区因此约有1/3人口死亡

这场血腥战争甚至造成某些地区一半的人口死亡

加尔文曾说过 教会合一让他很挂心

他哪怕为了这件事去跨越10个汪洋大海 也毫无怨言

合一是需要的 合一是基督的一个使命

但是合一绝对不是划一 合一也不是统一

合一也不会抹煞个人自由表达自己的宗教领受的权利

过去150年基督徒团体内做出巨大努力

为了给基督和基督徒带来合一和解

如果我们希望世界不再分裂

我们必须愈合在我们自身当中的分裂

也只有当我们基督徒和解并呈现没有分裂的肢体

才会给世界带去和平与和解

基督徒记得耶稣自己非常著名的一个祷告

在约翰福音17章21节“使他们合而为一”

这是耶稣被钉十字架之前的祷告

提醒世界上的基督徒基督希望我们合一

我觉得这是21世纪基督教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

我们一起庆祝宗教改革500周年

是非常好的事情

并不是庆祝原来的分裂 为的是庆祝原来的精神

教会要怎样更接近福音 这样的共同精神

时代巨轮不断向前滚动 若不回看来时的路

人类永远不清楚土地被碾压过的历史痕迹

过往五百年 是基督教形塑西方世界改变整个世界的五百年

宗教改革解放了基督徒的信仰

过去的五百年 也曾有过为了维护自己宗派

为了维护自己神学立场彼此亮剑刀光剑影的时刻

回望不单是为了记忆与纪念 也为了吸取经验与教训

分裂只会引爆战争 合一才能化解彼此的矛盾和对立

圣而公之教会只有一个 因为基督只有一个

宗派的多元性只有在一个神圣身体的基础上才有意义

在合而不同的前提下 朝着人类更美好的方向迈进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