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历史 >正文

她也算掌权平乱中兴一朝的女杰,为什么历史书上还那么狼狈呢?

张佳玮 2018-01-14 20:12:36 阅读:

慈禧太后与同时代的许多政治人物,包括曾左胡李张袁,有个共同特点。

若非生在19世纪下半叶,即,用中国传统政治眼光去看,他们是合格甚至优秀的古代政治家。

各自有手段,有机变,有权数,有涵养,不失为枭雄。

可惜,一碰到中西对抗那根线,碰到封建社会与农民矛盾,就全部要糟糕——简单说,跟时代一撞,立刻粉身碎骨。

比如,李鸿章若无甲午战争,则堪称千古名臣。整军平乱,推进洋务,外交斡旋,到老也算鞠躬尽瘁。可是一沾了甲午,立刻生涯污点,左支右绌。还要被梁启超感叹他不学无术。

比如,曾国藩直到1864年为止,按士大夫标准,简直千古完人。镇服太平天国,培养出李鸿章。中兴之功。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可惜,晚年天津教案,简直气死个人——他自己的死,也跟那不无关系。

慈禧太后,也如是。

观其一生,则辛酉政变铲除顾名八大臣,没啥了不起:宫廷内斗,自古有之。西汉平诸吕,唐初玄武门,玄宗杀姑姑,乃至清朝我们熟悉的康熙擒鳌拜,都一回事。

至于两宫听政半个世纪,也无非是武则天从嗣圣到神龙年间所做的勾当。古已有之。

若论慈禧太后的统治,至少是初期,不可谓不靠谱:

采纳徐启文意见,允许臣工批评时事;采纳钟佩贤意见,崇尚节俭。采纳卞宝第意见,严赏罚,整肃吏治。

而且,虽然不彻底,到底是由她开始了洋务运动。

而且平了太平天国和捻军——现在当然说他们是农民起义军了,但在当时朝廷百姓眼里,那是土匪嘛。

还控制了云南与陕甘的变乱,这一点不可谓不优秀。

在慈禧太后掌权前三十年里,算是维护了国家统一,平定内乱,搞了一点点现代化。史称同光中兴,不可谓不到位。

按说,一般朝廷经历太平天国这种规模的事,王莽是被起义军给切碎了,东汉在黄巾后就诸侯割据了,隋朝被反王一锅端了,黄巢基本把唐朝元气耗尽了,明朝直接被李自成给撅了。

而太平天国自洪秀全死后,清朝还续了接近半个世纪的命。固然是清朝本身集团水平不低,曾左胡李中兴名臣,但慈禧与慈安作为政治领袖实际掌权者,是成功的。

至于平发平捻后,东南越来越呈现半独立状态,汉人大臣日益抬头,那却不是慈禧能够左右的。但她已经控制很好了。至少在她有生之年,张之洞们最多在以为慈禧要死的情况下,搞搞东南互保,但大体上,还凑合。

慈禧身为政治人物与统治者,并不可爱,但以传统观点来看,领导中兴,开展洋务,平乱定难,名臣归心。至少是个小武则天,不下吕后。

可惜了,她遇上了匪夷所思的剧变时代。所谓二千年未有之变局啊。

在这个剧变时代,连李鸿章都被梁启超评价为不学无术,何况慈禧?

慈禧掌权三十年之后,赶上了甲午之战到戊戌变法。

这里涉及到了争权夺利的事儿。

众所周知,李鸿章实际不是领导中国海军输给日本军,而是以一淮军派系输给了日本军。

戊戌变法,实际上是个没有实权的天子在搞些局部试验,但因为触及到了权力敏感点,而失败——其实,本来成功指望也不算特别大。

慈禧真正犯浑的,是义和团之乱到八国联军。这件事,虽然洋人可恶,但慈禧也是自己死作:

戊戌之变后,慈禧已经不相信光绪并仇视洋务了,加上权贵折腾,终于同时宣战全世界。

然后就辛丑条约了。

不学无术啊!

然而辛丑条约后,庚子新政其实是了不起的。科举制度推翻。中央行政改革。地方自治开始。司法立法责任内阁都起来了。

说实在的,慈禧领导的庚子新政,比光绪那失败的戊戌变法,实在多了。

可惜,那时候已经晚了。

大体而言,慈禧太后身为政治人物,除了在涉及自己切身利益时(戊戌、辛丑)犯了巨大的浑,大多数时候,还算是一个有错能改、懂得纳谏、善于笼络人心的传统统治者。

洋务运动与庚子新政,都是她作为统治者自上而下进行的主动改革,虽然搞得不大对,但她不笨。

她糟糕在哪儿呢?

她与整个满清,都是古代套路遇到了现代组织,自然倒霉。

想想李鸿章与袁世凯比满清诸大臣多看了几眼世界,多用了一些现代套路,都谈不到革新,都已经远出同辈之上了。

就像,蒋先生是当时旧军阀中,最有权谋者。故能以一军人起家,勾心斗角、收买利用、江湖派头、行伍兄弟。连打带拉,五年间粗定乱世。可惜:毕竟是旧派系套路,所以蒋先生遭遇本朝开国那种极端严密之现代组织动员之人民下层,就是旧军阀遇到新套路,立刻完蛋。

慈禧太后也是。

若将她放在中国历来统治者里,不失为一个悍杰。

然而她的权变计算,赶上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所以,虽然她老人家确实善于归纳总结(没被满清贵族群弄晕时,她是很理智的),但终究还是,左支右绌,很吃亏啊。

时代潮流这种事就这么汹涌。枭桀如袁世凯,机变如李鸿章,都不免晚年落花流水。慈禧太后做得不能算好,但除了1894-1901这几年外,除了“结与国之欢心”这类被吓到落水狗状态下的胡话外,她做得,实在已经算是可以了。

最后一个段子。当初她听信谣言,以为世界列强真要她归政给光绪(失去政权对她意味着死亡)时,丧心病狂向世界宣战时,费正清先生的师傅莫尔斯(当时供职于大清海关)那句著名评论:

“大多数时候,太后都保持着冷静,始终给自己留有后路;只有这一次,她表现得像个情绪化的女人。”

——即,哪怕在列强一向高傲的眼中,大多数时候,慈禧太后的确是够冷静够理智的。

——只是她与李鸿章们纵然各有权变,但终究是逆时代潮流在玩把戏。孙文那一代人并不是比慈禧与李鸿章们更擅长权变,只是,世界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啊!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