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随心插柳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8-01-12 09:07:29 阅读:

随心插柳

人生在世,如风之不得不吹,如水之不得不漂。成功失败有时不取决于主观的愿望和追求。

在我以往的人生道路上,曾出现几次闪亮,平添过一份自信和自豪。1978年恢复高考后,我以全旗总分第二名,化学分数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奈曼一中(重点校)快班。由于年龄小,家里和学校的一些原因及其他变故, 特别是后来视力不好影响上课,在高考前休学两个月,致使我这个“尖子生”在高考中没有“冒尖”,只被专业院校录取,学的是畜牧专业。毕业后回家乡奈曼,在畜牧局工作。当时,20出头,年轻气盛,充满理想。为了实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抱负,没几年就将发展轨迹调向政界,先后在旗纪委、史志办,宣传部工作过,29岁那年要求下派锻炼,担任一个乡的党委副书记,两年后,回到家乡义隆永乡成为全旗最年轻的乡长。后调到旗所在地,先在旗人大工作,后来到建设局担任党委副书记。

在人大期间,恰逢旗里征集旗歌,我先后写了“漠原柳”和“走向辉煌”两个作品,没被认可。后来我创作的“腾飞吧,奈曼”、“来到奈曼来到家”成为旗歌和迎宾曲。到建设局后,妻子建议我写写建设行业的作品,我觉得她说得对。出于“干一行,爱一行”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于是我创作了环卫工人之歌《擦月亮》,建筑工人之歌《神奇造化》。《擦月亮》这首歌词,被《歌词天地》主编朱广世老师采编过,受到词评家鲁淑然老师的关注。《神奇造化》被《词刊》采用,成为我大步迈入词坛的处女作。《神奇造化》发表后,我在全国各地开始有了很多文友:有编辑,有词作者,有曲作者。其中印象深的,一个是北京一部队的战士叫青吉好,第一时间谱曲寄给了我;另一个是邻市一旗县文艺团体的专业作曲叫张成富,几次来信表示对作品的感动,而且倾心谱曲参加了全国创作比赛。所有作曲家中只有和湖北的张朱论老师在北京见过面,其余只是神交,没有见面的机会,但我时常想起他们,那都是真正的知音啊!之后,我的歌词创作更加频繁一些,有应邀而作,有有感而发,一些作品还在全国和自治区获奖。

作品“女儿家”获2001年中国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征歌入围奖;作品“织明天”获中国青年报建党80周年征歌三等奖;作品“老妈妈”获第三届北极星群英杯全国歌曲创作铜奖;作品“与人为善天地宽”获内蒙古自治区2003年度词曲创作评比一等奖、中国群众文化学会2004年度歌曲评选银奖;作品“我爱绿色家园”获内蒙古自治区2003年度歌曲创作评比三等奖;作品“共铸诚信”获内蒙古自治区2004年度词曲创作评比一等奖;作品“齐鲁轮的前甲板”、“银色恋歌”(分别献给胶东半岛和宁夏回族自治区)获第三届神州风采全国原创歌曲新人新作评选大赛银奖;作品“荞麦花儿开”获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三届“成才之路”词曲研习班作品评比二等奖,第三届感动中国全国新创词曲大赛一等奖;作品“走过草原”荣获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中国广播电视协会、世界华人文化名人协会等单位组织的21世纪华人音乐奖一等奖。近百首作品在国家、省、市级刊物杂志上发表,歌颂家乡的作品“来到奈曼来到家”、“大沁他拉,草原新城”等歌曲已在当地广为流传。2016年11月份,在我的家乡奈曼旗成功举办“献给家乡的歌·田爱军作词歌曲演唱会”。歌唱家石俊荣、高敏两位老师莅临倾情演唱了我作词的歌曲,著名词作家韩冷老师亲临演唱会祝贺。《通辽日报》作了整版推介。

在《神奇造化》出炉之前,写了一些诗歌作品,大多一般化,都是即兴的,更多的是欣赏别人的作品,为此也订过《诗刊》《词刊》等刊物,但没有刻意追求创作。几个尚有印象的早期作品只记住名,稿件已遗失了,最早创作的作品叫《朋友》,表达的是朋友的情谊有如春风,给人以力量,以生机。还有一首叫《成吉思汗的后代》,写完后,作曲的同志说太长,就丢在一边了。

1988年我在宣传部工作时。奈曼旗建一个毛纺厂,破天荒,很了不起。当时分管工业的张庆宗旗长(现任通辽市政协副主席),乃知名企业家、作家、学者,他让我琢磨写一个毛纺方面的歌词。因为关系莫逆,我没有担心写不好,骑自行车到南郊毛纺厂去了一趟,还真行,到那一看,奇思来了,堆堆羊毛不正是天上的团团白云吗?织出的昵子不就是五颜六色美丽的云霞吗?男工就象那踏着云脚下凡的神仙,女工就象那彩霞追随的奔月长娥!就按着这一思路,选准这一角度进行了开掘,几易其稿,成为一个相对完整的作品《织明天》。当时通辽市词作家张世荣老师说:“我也写过同题材的作品,没有你写得好。”这位憨厚朴实、不伪不装的老师实在令人敬仰。

有一次单位的一位兄长和我说,山东电视台头些天播放一个歌曲,有海浪的画面,作词是田爱军,问是不是我,我说可能是歌颂胶东半岛的作品----《齐鲁轮的前甲板》,是应《威海音乐报》主编、威海市音协主席夏树忠老师之邀而作的,曾发表于《威海音乐报》上。但时过境迁,路途遥远,无法知晓作品演播情况,作曲是谁也不知道。因为这次唠嗑,加之妻子家是山东威海的,以后再看电视时,有意无意地总要切换到山东台看一看。一个暮春傍晚,下班后打开电视切换到山东台,意外出现了:山东台在播放一个纺织方面的文艺晚会,正在演唱歌曲《织明天》,还有伴舞。发现时已播到一半,我和妻子共同带着惊喜看完后又说起一些关于歌词创作方面的事。我给她讲,头一段时间,山东前卫歌舞团有一个叫刘荣的作曲家曾来过电话,说要给《织明天》安排曲子。曲子以前已有,要把词动一些,以适合曲子要求,我说可以。这次播放的作品作曲正是刘荣老师。我还自己寻思虽然使用没通知咱,但咱还得感激人家看得起咱的作品。

这个作品写得较早,没有在较高层次的刊物发表过,虽然它曾被搬上过屏幕,我也一直把它当作习作,而没有当作处女作。作品《女儿家》写的是女同志出嫁后婆家娘家两牵挂这一特殊情感历程。2011年被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选中,我一直关注它的命运,虽有几个作曲家为它谱曲,但没有进行后期制作。2011年冬不经意上网搜索,因为杭州师范学院金奇老师开通了网站,得以听到了《女儿家》这首歌,才知道《女儿家》几年前已成为他的歌曲专辑《南方雨》的主打歌,并且由这首歌的首唱吴晓芳老师参加了中国音乐晨钟奖比赛。为此金奇老师我们两个成为没见面的朋友,常常短信沟通。以前在学业上、仕途上的两次闪亮均是昙花一现,早都成为过去,而我的第三次闪亮也是有意无意中步入词坛。接二连三地创作出一些作品,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在大千世界里寻找共鸣,在芸芸众生中寻觅知心,滋润着我的生活。创作给了我欢乐、向往和激情。

一首好词,可能会成为一个作曲家的阶梯;一首好歌,可能成就一个歌者的明星梦;期望词作者的地位能够被正确而广泛地认识。这样,我们就没枉费心血。

业内人士都说词好写,写好难。闫肃老师说,词不是写出来的,是想出来的,我深有同感。想写好一首歌词,首先需要在茫茫空间象电视搜台一样苦苦搜寻,有了头绪后再深入,再整体挖掘。同时,每次创作都需要妥善解决两对尖锐的矛盾。一个是要把一个宏大的主题,以最小的篇幅来表现,给音乐留出足够空间。一个是要以最朴实最易懂的语言来反映一个深邃的意境。每首词都要费很多时力,每年只能写十首左右自己满意的作品。除作词外,我也写诗,以开拓心灵。这篇小文只选歌词作品,诗作没有例入。因为诗和词选题有很大不同,词是写大我的,是求共鸣的,是写大家共同感受的。诗不尽然,放在一起不很理想,今后创作还要诗词同步,但依然以词为主,条件成熟后再出版诗集,把自己心灵的窗户进一步向世人打开,让瞳光和萤光在星空中交相辉映。

备注作者简介:田爱军,男,蒙古族,1963年出生,大学文化。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内蒙古音乐家协会会员、通辽市作家协会会员。奈曼旗文联副主席。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