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从女子阻拦高铁到北航性骚扰举报,警惕“污名化”背后的社会危机

趙玉平 2018-01-12 08:57:38 阅读:

从女子阻拦高铁到北航性骚扰举报,警惕“污名化”背后的社会危机

文 | 趙玉平

今天先放下自我效能感的话题,我们要谈论一下最近发生的几个热点新闻。相信各位都已经关注到了,各大媒体都在报道一个女子阻拦高铁发车这个事件。从网络媒体到传统媒体,从地方媒体到中央权威媒体,纷纷作了报道,而且真的是激起了公愤。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女子的身份是小学的教师,而且还担任一定的管理职务。而且事件发生之后,教育管理部门对她也作出了相应处理。在此之前还有一则有关教师的新闻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就是北航的一个学生实名举报学校某一个教授性骚扰的事件。

今天下午在一个私人场合喝茶的时候,我听到一个企业家说:现在这老师,看一看:幼儿园的在扎针,小学的拦动车,大学的在搞骚扰,所以教师队伍看来得大清洗一下了。他这个说法引起了我的思考,我去网上搜了一下,发现持类似观点的人并不在少数。关于这种说法,我想跟大家首先推荐一个社会学的经典概念:这个概念叫做“污名”,污水的污,名声的名。它指的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所具有的不光彩的不名誉的一些特征。比如前段时间大家讨论油腻的中年男人,油腻这两个字就是中年男人的一个污名,他不光彩,有点儿让人觉得羞耻。经历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目前我看教师这个群体恐怕也有了一点儿行为不端的污名。作为一名大学的老师,我感觉到挺紧张的。污名的特点就是具有同类的扩散效应,它会从一个个体迅速地扩散到整个类别。事件的发展过程,就是观众对一个人的意见逐渐转化成了大众对一群人的偏见,这个过程叫“污名化”。

大家仔细想一想,这个拦高铁的女子有好多身份,她的每一种身份都可以带来一种偏见。比如男人可以说:看看这个女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比如年轻人可以说:你看看这些中年大婶就是这么不守规矩。比如坐飞机的可以说:你看看坐火车的人就是不如我们坐飞机的人守规矩。比如说未婚人士可以说:你看看组建家庭,一旦有了老公,行为就是这么放肆。不过这些偏见并没有发生,所有的标签都集中到了女子的一个特定的身份上面,就是教师。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这里边有三个原因,就在污名化的过程当中,人们不是随便贴标签的:

第一,贴标签要有利于焦虑的释放。当我们全民族各个阶层各个领域的人在教育这方面都积累了巨大焦虑以后,人们就更愿意给教育领域当中的人贴标签,而不是给其他领域的人。

第二,贴标签要有利于增加优越感。因为从小我们在老师面前就觉得自己知识不行,能力不行,就缺优越感。所以一旦给这教师贴一点儿标签,让人们从内心深处获得了一种优越感,获得了安慰。

第三,在当下的中国社会,子女教育是一个大问题,每个家庭都积累了很多的烦恼,很多的担忧。如果给这个老师贴了一些标签,家长心中的痛苦指数就会下降。

综上所述,之所以人们更关注女子教师的身份,是因为现在全社会在教育领域当中,大家的焦虑比较多,压力比较大,关注度也比较高。所以人们不会关注这个拦高铁的女子的其他特征,只关注她这一个教育的特征,而这种关注就带来了污名化的发生。个别事件、一个个别女子导致了很多人对教师产生一个不好的印象,再结合上北航的骚扰举报,结合上三色幼儿园的扎针等等,可能教师的美好形象就被毁掉了。

那么这种污名化的过程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我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后果:

第一,它会导致全社会对教育工作的一些偏见和不理解,同时增加家长和老师的冲突。这些家长会在潜意识里头觉得这老师都是靠不住的,都是有问题的。在这种潜意识的背景下,各种不理解和不配合就会大规模的爆发。

其次从教师群体内部来说,由于个别事件导致了污名化的发生,所以整个教师群体会发生以下三种状况。

第一,产生对立,会感觉到全社会都不理解自己。自己的劳动没有被尊重,自己的付出得不到认可,于是对学生、对家长乃至对整个社会都产生抵触和对立情绪。

第二,产生反感。由于污名化的发生,被贴了不良的标签,所以就会感觉到社会的不公平不公正,感觉到自己再努力也不会得到好结果。于是就会反感规则,反感荣誉,反感一切让自己积极向上的东西。

第三就是产生不认同。当整个社会广泛地接受这种污名化以后,教育工作者本身在潜意识里边也会逐渐的觉得从事这个工作有点儿丢人,有点儿被人瞧不起。于是慢慢地就开始不认同自己的身份,不认同自己的工作,导致辞职、离职、转岗以及日常工作的松懈、应付和低效率。

说到这,大家就明白:千万不要小看媒体传播的力量啊!一个事件经过发酵和传播以后,会带来整个社会各个领域当中意想不到的变化。那以上的分析当中,我们使用的污名或者污名化的理论是由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开创出来的。他有两本书非常值得一读:一本是《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一本是《污名:受损身份管理札记》。基于相关的研究,个别事件导致了教师群体的污名化,会在教育领域当中产生一系列不良的影响。

如何避免这些影响呢?我们也给出一些建议,既然是从传播上来的,我们也要从传播领域当中去解决。可以通过两方面的工作来避免污名化的不良后果。

第一、在群体特征上,不光要关注个别教师他的一些错误行为,更要关注教师当中大多数人他是敬业的,是负责任的。绝大多数老师跟赵老师一样,都是在凭着良心、责任感和荣誉感在做着应该做的事情,不要以偏概全。

另一方面从行为特征上,带孩子的女教师阻拦高铁,确实是一个危险事件。但是在高铁行车过程当中,带来这种危险的从概率上讲并不是带孩子的女教师,而是另一个数量更大的群体,这个群体是俩字——烟民。

有报道显示,在每次高铁停车的时候,都有大量烟瘾难耐的人下车之后抽烟,而这些人可能最后时刻还要使劲地抽两口。行为再慢一点,磨蹭一点,真的有可能带来一些危险事件。烟民给高铁发车带来的危险概率绝对要大于带孩子的女教师。所以应对传播污名化的策略里边,我们特别强调:第一、关注群体的比例。第二、关注行为的概率。只要整个社会的理性被调动起来,我们就不会用错误的标签标注某一个群体,偏见也就不会发生。另外也提醒广大烟民:在上下车吸烟的时候,最好看好时间,注意安全。

如果大家觉得有道理的话,千万不要忘记传播和转发,我们对社会的健康发展应该尽自己一点儿微薄的力量。平讲平说,咱们明天接着说~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