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今日平说 2017-12-30 10:30:34 阅读:

2017年明天之后就要过去了,这距离苏联解体已经16年,距离社会主义南斯拉夫垮台也有年了。但直到去年为止,历史却仍未给予人们真正的答案。比如现年72岁的斯洛博丹•普拉梁克被西方当庭宣判20年监禁,但他表示绝不认罪,随后喝下了一杯毒药。他认为自己带领同胞掉头反抗西方的操纵并无罪过。而此时此刻在西方的某个公园里,曾经作为世界反法西斯同盟之一的苏联领袖斯大林却被塑成了喷泉,成天在那里喷口水,迎来游人阵阵发笑。这一幕幕,让我们看清楚了西方阵营的无耻和恶毒。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普拉亚克死了,米洛舍维奇离奇死亡,斯大林和同他的死敌希特勒一样被抹黑成了恶魔,中国南联盟使馆被炸大仇仍未得报,或许我们应该写下一点什么,让后来人知道这些真实的历史,不要轻易恭顺地走进崇拜西方的黑暗。

一:南斯拉夫

网上说斯拉夫人(Slavs),他们在罗马帝国时期与日耳曼人、凯尔特人一起被罗马人并称为欧洲的三大蛮族,也是现今欧洲人的代表性民族之一。但是网络词条都有各自的创建者,创建者按照自己的理解或者收取境外资金之后,带着强烈的意识形态对词条进行解析和解构,因此网络词条是西方意识形态和文化入侵的明证,并不一定能完整准确地描述词条本身所包含的信息。对这一点,我们几乎全面溃败,中国人的历史观价值观全面被境外资金控制的词条所把持,比如“斯拉夫”这个词条就存在较多的谬误。

其实,欧洲的民族概念向来是较为混乱的。凯尔特人是居住在不列颠岛的土著,但是大不列颠岛分为三块: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于是居住在苏格兰地区的土著又被称为苏格兰民族。欧洲大陆还有一种民族区分法,及按照宗教信仰划分——据说数百年前欧洲信仰新教的人,为了避免和其他信仰的人发生战争,集中居住到荷兰,就形成了荷兰民族和荷兰国家。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回过头去理解“斯拉夫”这个概念,我认为与“蒙古”这个词条较为接近。蒙古,狭义来讲只是铁木真壮大之前的所在部落的名称,广义可以理解为铁木真吞并的那一片土地上的所有部落的统称。那么同理,罗马人是居住在罗马帝国的人而不是罗马民族,凯尔特人是居住在西欧那一带的人而不是凯尔特民族,日耳曼人居住在中欧那一片土地上的央格鲁部落、撒克逊部落等部落的统称而不是日耳曼民族,斯拉夫人是居住在中东南欧弧形带的人而不是斯拉夫民族。

东欧是一个广袤的地理概念,因此进一步细分就成了东斯拉夫,即俄、白俄等;西斯拉夫,即波兰、捷克等;南斯拉夫,即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斯尼亚、马其顿、黑山等。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请让我们记住这些一连串的名字吧,因为当南斯拉夫成为统一的南斯拉夫,他们就成了伟大的社会主义大家庭;当斯拉夫分裂成一个个小国寡民,那么斯拉夫人的悲剧和惨剧就上演了。惨烈残酷到不堪入目。

二:南斯拉夫的毒裁者?

在西方媒体一统天下的现在,想查找一些有关铁托和铁托时代的南斯拉夫和铁托的个人资料,殊为不易,基本上网上能查到的全是抹黑诋毁和谣言。幸好我也只是想粗略描述一番那个特殊时代南斯拉夫取得的特殊成就,所以勉强也查到一些支离破碎的信息。第二届南斯拉夫,先后称南斯拉夫民主联盟、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又改名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一直到1992年。这段时间南斯拉夫的领土范围和国家属性一直没有没有变化,因此不管国名如何,姑且称之为第二届南斯拉夫。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铁托时代的南斯拉夫,早在那个时期就已经发展成全球中等发达程度的工业国家。那时候的经济增速高,社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率为6.5%,其中工业平均增长率为9.1%;那时候的工业化程度高,工业就业人数已经占全国劳动力的19%,工业收入占国民收入的42%,而农业部门的就业人数占全国劳动力的48%,农业收入只占国民收入的17%;那时候的国民人均收入高,上世纪70年代末的人均收入已达1400美元,比意大利还高。据2010年贝尔格莱德大学的某教授说:他现在开的车是25年前买的,当时月工资1500美元,可以到任何地方旅行——25年前的1985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普通教授不可能买得起轿车。

铁托时代的南斯拉夫,在超级大国的夹缝中艰难地维持着国家主权独立。1948年起,苏南关系恶化苏联撤走派驻南斯拉夫的援助,比1960年苏联从中国撤走专家团早了十多年;那一年,苏南中断贸易、彼此攻讦,斯大林将南斯拉夫开除出共产国际情报局,并试图推翻铁托的统治。最后当然是南斯拉夫获得胜利,开启了社会主义阵营的首次分裂,一定程度上促成后来东欧各国爆发的反苏运动,也为后来中苏分裂积累了经验。1961年,不结盟运动第一次首脑会议在贝尔格莱德举行,南斯拉夫成为不结盟运动的创始国之一。

铁托时代的南斯拉夫,对南斯拉夫的主体民族塞尔维亚族采取了打压政策,而塞尔维亚族却是南斯拉夫最大的主体民族,是它提出了“统一南斯拉夫”的目标,也是它建立了第一届南斯拉夫国。铁托对“大塞尔维亚主义”的打击十分严厉,数万塞族干部因此被整肃;铁托甚至从塞族中划出新民族,从原有的五个主体民族增加了穆族为第六个主体民族。殊不知,族群分类的增加削弱了塞尔维亚,但也为日后的四分五裂埋下了伏笔。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1980年铁托逝世。他不知道,他逝世后被他个人魅力压制的社会矛盾,连同80年代国际经济形势恶化导致的社会动荡,将在南斯拉夫甚至整个东欧,包括他敌对半辈子的苏联,依次爆发。爆发的结果是,南斯拉夫没了,苏联也没了。南斯拉夫因铁托而荣耀,也因铁托时代的所有政策被后来者和“民主斗士”们恣意破坏而荡然无存。当年曾经怒斥铁托毒裁的人,如今老泪纵横悔不当初。(如果他们侥幸活到现在的话)

三:东欧剧变!

1989年东欧巨变拉开序幕,波兰、东德、捷克、匈牙利等华约成员国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制度,先后演变成“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制度。1989年冷战结束,戈尔巴乔夫与布什在马耳他的高峰会上宣布。1991年华沙条约组织正式解散,此前1990年东德已经退出华约。1991年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1991年北约首创成立了由北约国家、前华约国家、独联体及波罗的海三国组成的北大西洋合作委员会。

1992年起,波兰等东欧国家相继提出加入北约的请求。同年,北约批准了一项原则,允许它的军队离开成员国领土到其他地方参与维和行动。当年年底,北约便决定以军事力量介入南斯拉夫内战。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纵贯十多年的南斯拉夫内战,正是起于1991年。这个时间点有两个特征:第一,苏联及以苏联为核心的集团已经不存在了;第二,苏联的众多“卫星国”纷纷加入或期待加入以美国为首的集团。在这个时间点,南斯拉夫有两个特征:第一,依然坚持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制度;第二依然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南斯拉夫的这两个特征,同样正在遥远的东方古国体现;然而南斯拉夫失败了,东方古国坚持下来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南斯拉夫的诞生本就是大国妥协的结果,南斯拉夫的存在同样是大国妥协的结果,这样的根基是不稳定的。一战协约国需要南斯拉夫,于是巴尔干统一了;冷战需要南斯拉夫作缓冲,于是铁托可以独立自主了;冷战结束了,南斯拉夫也该回家了。或许,以战争立国的血性,以及多年独立自主的国格,注定了南斯拉夫必须以战争结束自己的一生。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1991年7月华约解散前五天,南斯拉夫内战爆发。前文提到,南斯拉夫联邦包括塞尔维亚和黑山、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黑、马其顿六个共和国,南斯拉夫内战就是部分共和国的独立需求,与塞尔维亚的统一需求之间的矛盾大爆发。不同的共和国之间的战争,并非同时发生而是先后延续了十数年,这些共和国的独立最终都成功了——北约解散了最大的对手华约,中间剩下的小缓冲带还有幸存之理?

1991年斯洛文尼亚战争,1991年克罗地亚战争,1992年波黑战争,1999年科索沃战争,2001年马其顿战争。事实上,1992年除了塞尔维亚和黑山外,其他四个已经全部独立,此时的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继承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本文称之为“第三届南斯拉夫”。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第三届南斯拉夫仅余塞尔维亚和黑山,从民族和领土来看都是最小的;从时间来看也是最短暂的,2006年黑山共和国独立,南斯拉夫终于成为历史名词。

四:历史未必公道

波黑战争是南斯拉夫内战的组成部分。着眼于内战,无疑可以冠之以民族独立与解放;然而放眼全球,整个南斯拉夫内战,也不过是北约集团对社会主义残余的赶尽杀绝,而波黑战争更不过是境外势力鼓动下有着不洁政治目的的民族独立斗争罢了。类似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入侵不仅在东欧同时也在东亚地区上演,东方古国又何尝不是差一点就品尝万劫不复的滋味?哪怕到了今天网络上还不是到处都在被西方势力控制的舆论集团攻城略地?斗争仍未结束啊,同志们。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1992年之后的南联盟,事实上已经与历史上那个伟大的南斯拉夫无干,南联盟已经成了塞尔维亚最后的遮羞布。波黑战争,也仅仅是一群拿着美金的造反者,与试图维护祖先荣光的暴政当局之间的战争。波黑战争最出名的,当属“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据说仅仅是据说:统一派在该地屠杀了造反派8000多名男性;然而波黑战争中的大屠杀绝非单方面,而是波黑塞族、克族、穆族之间的相互种族灭绝行为。仅1992年4月到10月,波黑就近万塞族人被杀害;穆族和克族建立了监狱妓院,向士兵发放“强奸护照”:“持此证者有权在18点以后带领妇女(指被关押的塞族妇女)在地下室过夜。如遇反抗,持证者可使用武力。” 很多妇女因为抵抗,都被集体奸杀。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二战以后的欧洲竟然还发生了这种现代以来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很多人都觉得难以想象;因为当我们提起民主与自由时,几乎言必称欧美,然而屠杀与灭绝同样在那片大陆上同时发生着。

南斯拉夫作为地理概念,其实远不如巴尔干贴切,南斯拉夫人居住的地方早有人所共知的名字。南斯拉夫作为政权名称,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名称,随着黑山的独立已经消亡。而南斯拉夫作为族群名称,在各民族之间开始相互屠杀、强奸和灭绝之时,他们还是一个有共同名称的族群么?

上世纪八十年代始,欧美对苏联实行拆解策略;苏联分解成功后,继续对俄罗斯实行拆解。或许,在南斯拉夫身上发生的,也仅仅是欧美实行的拆解策略;至于随同拆解策略发生的战争与屠杀,是归罪于拆解策略的策划者,还是归罪于屠杀的实施者?

历史何时才能还给社会主义阵营一个公道?

推动东欧剧变,意识形态入侵中国,轰炸南联盟,发起颜色革命战火烧死千万人命的策划者至今依然健在,他们自诩世界警察,当然自然不会自己审判自己。而被民主的那些国家已经四分五裂,再无片瓦自强自尊。历史,估计难以还给南斯拉夫一个公道了,毕竟历史不会同情弱者。

但值得庆幸的是迄今为止我们的祖国依然是一个整体,独立自主、自强自尊地强大存在,并依然傲然屹立在东方,虽然这场斗争的最后结果还不好说,但我们坚决不会放开手中的旗帜。任何一个中国人,都有一颗不甘为奴的心。这颗心,将伴随着我们度过这最后的难关,走向最终的辉煌。2017即将远去,岁末之际,独自点灯苦苦查找资料良久,终于写成此文,希望读者平友都能感受和记住一些什么。还请各位读者,多多支持。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