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周恩来亲自批准并领导的特别党员,卧底二十年,关键时刻率军起义

党史博采 2017-12-05 11:03:37 阅读:

周恩来亲自批准并领导的特别党员,卧底二十年,关键时刻率军起义

他是获得蒋介石“中正剑”的“佩剑将军”,但又是周恩来领导下的特别党员;他在国民党军队中长期担任要职,却暗中向我方提供大量军事情报;他身为第三绥靖区中将副司令官,却在淮海战役的关键时刻率部起义。这个引人注目又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就是卧底二十年的“佩剑将军”——张克侠。

冯玉祥器重的“军中智囊”

张克侠1900年10月7日出生于河北省献县东村乡侯陵屯村,少年时代就读于北京汇文小学、中学。为抗议袁世凯接受日本提出的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年仅15岁的张克侠愤而投笔从戎,考入北京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后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1923年张克侠军校毕业后,到爱国将军冯玉祥部,在宋哲元的第二十五混成旅任见习军官。早在张克侠上军校的时候,他母亲患病,双目失明,无人照料。在亲友的说和下,母亲为他定了亲,姑娘名叫李德璞,出身农家,为人朴实,秉性刚毅,心地善良。他们于1918年结为伉俪。

想不到这桩普通的婚姻,对张克侠后来的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不光是因为李德璞是位典型的贤妻良母,承担了丈夫在外行踪不定甚至生死不明给家庭带来的艰难困苦;更主要的是她的姐姐李德全和风云人物冯玉祥将军结了婚(冯的前妻刘德贞于1923年因病去世),这为以后张克侠在西北军中能长期立足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条件。1924年1月,他到广州,先在陆军讲武堂任教育副官,后来又当了队长。1926年9月冯玉祥部队五原誓师北伐,张克侠离开广东,回到冯玉祥的西北军任学兵团中校副团长。

此时,身在苏联的李德全寄回来一封信,希望张克侠去莫斯科学习。1927年春,张克侠辗转到了莫斯科,进入中山大学学习。张克侠在这里接受了进步思想,提高了革命觉悟,曾向党组织递交过入党申请书,但组织上还没来得及批准他入党,国内政治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大革命由于蒋介石的叛变而失败,张克侠等被校方送回中国。不过,张克侠在离开苏联回国前,党组织派人和他谈了话,指出:目前中国革命正受到严重威胁,国内白色恐怖猖獗,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杀害。你能在这样的时刻提出入党申请,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尽管你在莫斯科未能入党,但和你一同回国的张振亚会向国内党组织汇报你的情况,希望你回国后继续争取。

由此张克侠知道张振亚(张存实)是共产党员,况且张振亚当冯玉祥的随从副官时他们就相熟。于是在归国途中,张克侠向张存实再次谈起自己的入党愿望。张存实说:“你的问题,回国后我一定向党组织反映,有什么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回国后,几经辗转张克侠终于和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并成为一名由周恩来亲自批准并领导的特别党员。并奉命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内部。

张克侠重返西北军,担任张自忠任师长的第六师少将参谋长。1933年5月,冯玉祥将军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在张家口组织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张克侠被任命为同盟军高级参谋。由于各地前来张家口参加抗日的学生很多,冯玉祥决定开办一个干部学校,由张克侠任校长,冯玉祥为名誉校长。1937年“七七”事变前,张克侠任宋哲元为军长的第二十九军副参谋长,参加了卢沟桥抗战。此后,张克侠先后担任冯玉祥的第六战区司令部高级参谋、副参谋长等职。1938年,张克侠随冯玉祥到武汉,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领导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工作的周恩来,并聆受其教诲。1939年,张克侠任国民党五十九军参谋长,后任三十三集团军参谋长、副总司令等职,被授予中将军衔,转战山东、河南一带抗日。

周恩来亲自批准并领导的特别党员,卧底二十年,关键时刻率军起义

◆张克侠(左)与何基沣。

张克侠的步步高升,固然得益于冯玉祥将军的器重,但也与他本人的军事素质、卓越才华是分不开的。张克侠受过正规的军事教育,聪颖过人,既富有教育训练的经验,又能带兵打仗,还能运筹帷幄,参赞戎机。他曾在台儿庄大战中协助张自忠指挥五十九军痛击板垣师团,从此声名鹊起,在西北军系统被誉为“智囊”、“夫子”,享有很高威信。所以,他在炮火中得以升迁也是凭本事干出来的。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深知冯玉祥怀有二心,1946年夏遂给了他一个“利考察特使”的头衔,要他出国,实际上是将冯放逐海外,以免在国内留下隐患。作为冯玉祥的连襟和部属,张克侠专门从徐州赶到南京为冯送行,安慰鼓励他,从此再不要回来和老蒋打交道,并承诺照顾好家眷。张克侠始终对爱国的冯将军抱有敬佩之情,自己能在军中施展抱负并开阔眼界,实际上也与这位连襟的提携不无关系。

南京之行的最大收获是他见到了期盼已久的周恩来。张克侠后来回忆了当时的心情:“许久以来,我热切盼望与党取得直接联系,由于这个心愿一直未实现,心中十分不安。一九四六年夏天,忽然得知冯玉祥要出国考察,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便以送行为借口,从徐州到了南京……我知道周恩来同志住在梅园,十分想见他,聆听指示。但是,党的纪律不允许我贸然前去。当时,王冶秋同志在冯玉祥处工作,在同他畅谈后,我请他代我与中共办事处联系,要求见周恩来同志。”

第二天,王冶秋通知张克侠:周恩来副主席同意接见他,由于事关重大,梅园周围特务密布,很不安全,因此决定在次日傍晚时分,请他在冯玉祥寓所附近一个偏僻的公园外面等候。届时周恩来将乘一辆黑色小轿车经过那里,车子一停立即上车,谈话将在小汽车里进行。

翌日傍晚,张克侠怀着兴奋和期待的心情,和王冶秋一起来到指定地点。只见一辆黑色小轿车从远处疾驶而来。车门开处,正是他所敬仰的周恩来。张克侠赶紧跨上汽车,周恩来向他点点头表示问候,并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汽车随即迅速向前开行。周恩来说:“克侠同志,自武汉分别后,又是八年没有见面了,一切都好吧?”张克侠说:“感谢党的关心!我一切都很好。”周恩来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问道:“你们部队的情况怎么样?”

张克侠将当前徐州地区特别是第三绥靖区(张任副司令官)的情况作了汇报,并讲了今后的工作打算和组织起义的问题。周恩来指示说:“现在,要多向蒋军官兵,向那些高级将领和带兵的人,说明我们党的政策,指明他们的出路。蒋介石是一定要打内战的。他要打,我们就奉陪,也打,一点不能示弱。我们不但要在战场上狠狠地回击他们,还要从敌人内部打击他们,从国民党军内部去打击顽固派。要争取和策动高级将领和大部队起义。这样,可以造成更大的声势,瓦解敌人的士气,从政治上给蒋介石以致命的打击。”

张克侠说:“我所在的三绥区部队,和我相处很久,彼此都很熟悉和信任。一旦情况需要,他们是会听我的命令,服从我的调动的。现在,大多数官兵都认识到跟国民党、蒋介石走是没有出路的,反蒋、反内战的情绪很普遍,组织起义是有条件的。”周恩来满意地点点头。

这次和周恩来见面,对于张克侠来说,不仅使他找到了“回家”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明确了斗争的策略和方向。

与陈毅联手策反郝鹏举

郝鹏举原在西北军,曾任冯玉祥的传令员,被送到苏联炮兵学校学习过,张克侠那时就和他相识。郝后来在汪精卫麾下充当汉奸,汪倒台后又带杂牌军投奔了蒋介石。内战开始后,蒋任命郝鹏举为新编第六路军中将总司令,驻守徐州右路台儿庄;左路为嫡系陈大庆的十五集团军,中路为冯治安的三十三集团军。共计10个师、20多万人,妄图攻占我鲁南解放区。为粉碎国民党的进攻,中共中央派新四军军长兼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组织津浦前线指挥部,并从华中抽调新四军的一纵、二纵、七纵及鲁南的八师、滨海的九师等部队,把阻击的重点首先放在了军事咽喉台儿庄。一个可利用的条件是,郝鹏举和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矛盾很深,对他们的敲诈勒索很恼火。在决战之际,如何争取郝鹏举起义成为关键。

有一次张克侠在徐州行营看到了蒋介石签发的一份密令,内容有二:一是要将部队重新编组,第三十三集团军改为第三绥靖区;二是作出了进攻解放区的部署,并将原来的汪伪军郝鹏举部划归第三绥靖区指挥。密电解释说,这是按照总裁指示,要把改编和未改编的伪军全部解散,以应对全国舆论要求惩办汉奸的强烈呼声。张克侠还听说蒋介石反感郝鹏举。张克侠认为这个密件很重要,于是让参谋抄了一份,准备送给陈毅,并寻机会见郝鹏举。

周恩来亲自批准并领导的特别党员,卧底二十年,关键时刻率军起义

◆1938年3月,张克侠与周恩来等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的合影。

司令部迁到贾汪后,陈毅给张克侠写了一封信,并着重交代参谋长宋时轮和七师政委曾希圣物色可靠的送信人,务必要将此信送到张克侠手中。最后选定了敌工干部柏寒。柏寒带回了张克侠提供的重要情报,陈毅立即派宋时轮和鲁南区党委城工部部长王少庸去与张克侠会面,以便听取他的具体意见。双方密谈了六七个小时。在这次谈话中,张克侠和何基沣(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地下党员)提出:应利用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冯治安希望保存实力、不愿打内战的心理,由他们劝说按兵不动,与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长官、第六路军总司令郝鹏举一起滞留于现有阵地,叫陈大庆的第十五集团军单独北进,以便让解放军集中优势兵力,消灭陈大庆部。然后,力争冯治安、郝鹏举部向徐州退却,解放军则正好可以乘胜追击,形成对徐州的包围。

陈毅同意这个方案,全力争取郝鹏举起义,并利用敌军矛盾,歼灭临城之九十七军,截断津浦线,包围并相机夺取徐州、海州。

1946年l月4日,身为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的张克侠,到台儿庄与郝鹏举作了一次长谈。张把蒋介石要将伪军解散的命令透露给他,又说蒋介石正试图将他置之死地,叫他早作打算。郝说:“蒋介石不把我当人看,只好另找出路。”张当即指出:“出路是有的,那就是起义投奔共产党,弃旧图新,这是唯一光明的出路。”郝小声说:“解放军已派人来联系过了”,“陈毅司令员要会晤我,时间就在今晚,这事情拿不定该如何办才好。”张立即指出:这是决定一生前途的关键时刻,一定要当机立断,决不可再迟疑。为了坚定他的决心,同时也为了趁此良机给解放军送去重要文件,张当即表示:“今晚一定去!我可以陪同一起去。”郝同意了。

张克侠和郝鹏举带着几十名骑兵,以查哨为名,来到山东峄县的高皇庙,张克侠和陈毅见了面。张克侠后来回忆道:“……不一会,陈毅同志和七八位参谋人员走进屋里。我们虽是初次见面,但感到十分亲切。陈毅同志精力充沛,热情洋溢。屋内放着一个炭火盆,我们仍感很冷。但是,陈毅同志敞开衣领口,不时地擦汗,显然是匆忙赶来的。陈毅同志讲了当前形势和新四军的政策,欢迎蒋军官兵到解放区来,并指出,到解放区后一切由解放区供给。愿留者,则安之;不愿留,仍可回去。我也在一旁劝郝说,停战令即下,蒋介石就要收拾异己了,你不起义,蒋也要遣散你。还犹豫什么?只有这一条路了,希望郝即刻表明态度。陈毅同志频频点头称是。郝仍彷徨不定,态度模棱。”

为促进起义事宜,1月7日,陈毅决定在米庄与郝鹏举再次会见。这次参加会面的还有华东军区政委、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等。饶漱石代表党中央正式要求郝鹏举就在这几天起义,并谈到起义后给予他优厚的待遇,保证他的部队不变,不愿留者可以回家,并发给路费等。他总算答应了。

陈毅、张克侠的艰苦争取产生了预期的效果。同时,强大的军事压力也接踵而至,我军不失时机地发起津浦路徐州、济南段战役,歼灭国民党军28000余人。这也给郝鹏举一个直接的压力。他别无选择。1946年1月9日,郝鹏举率所部4个师、一个特务团共两万余人,在台儿庄前线宣布起义。这对蒋介石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张克侠在策反郝部起义问题上也立了一功。

为便于联络,中共中央决定将张克侠的关系转给华东野战军党委,并派出了交通员互通情报。按照周恩来的嘱托,张克侠也积极展开活动。他先后找过五十九军军长刘振三、副军长孟绍濂等人谈话,向他们分析形势。事后,刘振三对人说:“如徐州有大的战争时,五十九军的一切行动应当听张副司令指挥。”

1947年10月,徐州“剿总”为了安定军心民心,维持秩序,决定成立徐州地区守备指挥部。“剿总”参谋长郭汝瑰(中共秘密党员)与张克侠是陆大同学,特推荐张担任守备指挥官、城防司令。有一次,张克侠交给前来联络的鲁中南军区前线办事处敌工科副科长孙秉超一份《徐州城防部署图》,张说:“这份图很重要,共制了3份,这是其中一份,很宝贵,你务必及早送回去,面交陈毅和粟裕司令员。”这份详尽的兵力配置图,为华野日后攻占“首都”南京的北大门徐州提供了重要依据。

率部起义的“佩剑将军”

1948年10月,在淮海战役即将发起之际,华东野战军特地派出敌工科长杨斯德,以陈毅司令员代表的身份潜入徐州第三绥靖区,协助张克侠开展起义准备工作。

正当张克侠积极活动的关键时刻,国防部参谋总长顾祝同来到了徐州。他此行的目的,是来传达蒋介石旨意的。蒋对这次徐州决战相当重视,前不久在南京召开的军事会议上曾放言:“徐蚌为首都门户,党国存亡,在此一举。是否能免于崩溃,就看今后这三个月了。前方将领要戮力同心。”顾祝同在徐州“剿总”传达完,即安排了授剑仪式。他威严地站在台上,把专门在德国定制的,剑身上刻有“不成功便成仁”、剑柄上刻有“校长蒋中正赠”字样的两把鎏金宝剑,佩带在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张克侠、绥靖区副司令官兼第七十七军军长何基沣的腰间。顾祝同一手搭在张克侠身上,一手拉着何基沣的手,说:“自古徐州乃兵家必争之地,二位将军是把守徐州北门的虎将,校长特派小弟前来赐剑,二位必能体察总裁用心。”

周恩来亲自批准并领导的特别党员,卧底二十年,关键时刻率军起义

◆饶漱石(右)与张克侠(左)、何基沣在一起。

10月下旬,华东野战军各部开始向南移动。陈士榘参谋长向杨斯德发出指示:淮海战役将在11月8日发起,届时将由七纵、十纵、十三纵从三绥区正面渡运河南进,分隔徐州同黄百韬兵团的联系。要求何、张部按计划在战役发起时起义。并明确了联络方式、识别标志和开进路线;起义后,分两路开向解放区。

此时,张克侠的处境相当困难。冯治安(徐州第三绥靖区司令官)因为张曾多次动员过他起义,所以对张存有戒心,一直令张住在徐州,不允许张接近部队。此外,不久前冯玉祥夫人李德全通过解放区的电台号召西北军将士起义,加重了冯治安对张的戒备。面对这种困难局面,张克侠认为自己必须设法脱身,尽快赶到贾汪,以保证起义的顺利和成功。这时,前方已有了战斗,张克侠便向冯治安提出去贾汪参加作战指挥,并通过何基沣及五十九军高级将领向冯提出同样要求,冯一概拒绝。张克侠严正地对冯说明:“前方吃紧,我应该到位,不然,无法向总座交代。”冯不予理睬。

11月8日凌晨4时左右,张克侠要来吉普车,带了一个随从,向贾汪出发。当时,徐州四周已戒严封锁,等候出入的车辆拥塞在路上。张的车直开到栅门口,哨兵见他身穿将军服,马上开门放行。

张克侠以为走得很机密,但不知参谋长、军统特务陈继淹早已派人监视他。他一出发,陈便知道了。在冯治安楼下住的是冯的随从高级参谋尹心田。解放后,尹告诉张克侠说,8日早晨,陈继淹慌慌忙忙进来对他说:“张副司令开小差了,你知道吗?”说完就匆匆上楼向冯治安报告去了。半小时后,冯全副武装走下楼来,叫尹准备汽车去见刘峙(徐州“剿总”总司令)。尹问冯做什么?冯说:“去报告张克侠开小差的事。”尹早年参加过共产党,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时与张克侠是同学,平时关系很好,有意成全张的行动,即说:“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就去报告,万一错了,刘峙一定会批评你过于慌张。”尹建议:“最好先打电话到各处,问问张副司令是否在那里,请他回个电话。”这样,冯治安犹豫了,没有立即去报告,给张克侠的脱险赢得了时间。

为了稳住冯治安,张到贾汪后就打电话给他,说:“前方吃紧,我到前方来了。解放军昨晚已开始攻击运河闸了,在这重大战争面前,我必须和我们部队同生死共患难。我希望你也来前方。”冯治安自然是不敢去前方的,于是送了个顺水人情,命张在前方负责指挥。这样,又为起义赢得了时间。

张克侠上午8时赶到贾汪总部。何基沣告诉说:“昨夜孟绍濂副军长从徐州赶回来以后,立即在五十九军军部召集了一个军、师领导干部会议,杨斯德同志出席并宣布了起义计划,解除了一些人的疑虑。”当时也有些顽固分子反对起义,十八师崔振伦师长拔出手枪说:“谁反对,以手枪对待。”

1948年11月8日上午10时,张克侠、何基沣率西北系国民党五十九军两个师、七十七军一个师和一个团共两万余人,在阵前光荣起义。这是华东战场上又一次国民党军起义,其人数之多,编制之完整,影响之深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起义部队按计划让出河防,解放军迅速挺进,黄百韬兵团陷入重围,10万敌兵全部被歼,淮海战役旗开得胜。

党中央对张克侠、何基沣起义给予高度评价。毛泽东主席在贺电中,称这次起义“极有利于革命战争的发展”。朱德总司令则赞扬这是淮海战役的“第一个大胜利”。粟裕说:我南下部队如果再耽误半小时,敌军逃进城去,局面就大不一样了。

根据华东局指示,起义部队被改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九军和第七十七军,张克侠任五十九军军长。1949年1月10日,五十九军与华东野战军渤海纵队合编为第三十三军,张克侠任军长,隶属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建制。随后,张克侠率部参加渡江战役,在广德追击战中歼敌万余。后又随陈毅兼任淞沪警备区参谋长,为解放上海作出了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张克侠先后任华东农林部部长、国家林业部副部长兼中国林业科学院院长。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文革”中他遭受严重的身心摧残,下放到广西干校劳动,后经周恩来指示返回北京。曾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他抱病为百余名旧属写证明材料,并著有《佩剑将军张克侠军中日记》。1984年7月7日,这位出生入死的“佩剑将军”病逝,走完精彩而传奇的人生旅程。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