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八卦 >正文

女孩被性侵与“被沉默”的链条——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电影《嘉年华》

《境界》 2017-11-29 09:45:16 阅读:

女孩被性侵与“被沉默”的链条——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电影《嘉年华》

文|文道

导演文晏在金马奖颁奖台上说,这不仅是中国的故事,也是全世界正在发生的故事。《嘉年华》英文名“Angels Wear White”,意为“天使穿白衣”。导演文晏解释:“大家喜欢把脏和女孩子放在一起说,这是为什么?在我眼里没有女孩是脏的。”整个社会都在失职,这是一个链条。

女导演文晏执导的电影《嘉年华》是今年国内文艺片中的一匹黑马,不但成为唯一入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还获得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三项提名,并且最终在11月25日获得金马奖最佳导演奖。

电影通过两个女孩的故事线,聚焦未成年少女在成长过程中所面临的危机和困境,被视作是一部难得的有勇气有力量的电影。导演文晏在金马奖颁奖台上说,这不仅是中国的故事,也是全世界正在发生的故事,电影用“打破沉默”的方式讲述着中国乃至世界的社会痛点。联想起最近幼儿园虐童的新闻,导演也感谢两位小女主为不能发出声音的孩子发出了声音。

电影取名“嘉年华”,顾名思义,我们生活在“嘉年华”的时代,喧嚣繁华的背后,却有太多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故事发生在南方的滨海小镇,在一个夜晚,两个12岁的学生小文和新新被一个会长带进酒店,实施诱奸。尽管两个孩子受到性侵,但犯罪嫌疑人却动用钱权和社会关系遮盖了事实。受害者的父母、警察、医院的伤情鉴定机构,选择向邪恶低头,真相被隐瞒。

女孩被性侵与“被沉默”的链条——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电影《嘉年华》

剧中人小文

被隐藏的性侵有多少?

当医院的鉴定检查出来后,家人放声大哭,而两个受害人在性侵后并没有表现出被伤害过的激动情绪,性教育的缺失让她们还意识不到自己受到的侵犯有多严重。导演文晏说:“因为我们国家没有性教育,在这个年龄段,有的小孩连身体的部位都说不出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发生很多这样的案件大家都不知道。因为她根本无从跟父母表达。”

在医院,受害者新新木讷地问小文,“处女膜是什么呀?”父母通常认为不需要特别小心防范孩子童年时会受到性虐待,但事实并非如此,据了解2016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433起,受害者778人。熟人作案占比70%。多数时候是受害儿童认识的熟人所为,被陌生人性侵的几率反而更小,而绝大多数的性虐待其实是发生在家庭之中。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最普遍的性虐待方式,即年长的哥哥侵犯年幼的妹妹,这也是很少被提及到的。这些很少被报道,主要是因为人们多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宁愿把这种事隐藏起来。这种性暴力在重新组合的家庭中发生的几率比在普通家庭要高出两倍。受害人被继父母带来的兄弟或是被继父虐待是最常见的情形。

性虐待对孩子造成的影响到由许多因素决定,包括:性虐待发生的程度,发生的频率,孩子在其中的参与程度,事情发生时孩子的年龄,孩子与父母双亲的疏远程度,孩子本身的性格等。其中,事情被发现时父母的反应非常关键。据报道有一个家庭里,一位独裁老人从50岁一直到去世之前,曾至少对家庭中9个女孩有过性骚扰的行为,受害者包括孙女、侄女、侄孙女。在事发时,很多受害的女孩子都曾经试图与父母谈及此事,但因为害怕破坏家庭关系,父母选择隐瞒实情。这些受害的女孩长大成人后,仍然无法摆脱这段经历带来的伤害。

许多父母以为性教育就是一次谈话。选择在某一天,父母把未到青春期的儿女叫到一边。警告男孩子小心性病,告诉女孩子怀孕的危险,但性教育并非始于此。更多的是在平常的生活中,持久地为孩子解答。

美国惠顿学院斯坦顿·琼斯教授认为,父母应该是孩子的第一性教育者。如果父母不能为孩子在身体隐私和行为上设定界限,就可能会导致孩子在面对性骚扰时没有丝毫防范意识。斯坦顿建议父母为防止性侵事件的发生,要教导孩子以下三点:

1、身体是隐私的。“你的身体与其他孩子的身体一样,是属于你自己的,你的身体是隐私的,特别是性器官部分,上帝要你保守这部分身体的隐私。没有任何人有权利看或是摸你这部分的身体,除非是爸爸妈妈为你洗澡时,或是生病了医生为你检查时。”

2、没有秘密。“如果有人看过或碰过你这部分的身体,或是有人企图或要求这样做,你都一定要告诉父母。他们可能会骗你说,如果你告诉父母,我们会很生气,或是说父母根本不想知道。这些都是谎言。爸爸妈妈会保护你,但只有你说出真相,父母才能真正保护你。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父母绝对不会因此就向你生气,反而会很高兴你把实情说出来,这是正确的选择。记住,无论是谁,如果他要求你保守这样的秘密,那肯定是错的,即使这个人是警察、你的老师、牧师、护士或是医生。”

3、相信你的感觉。“你的身体是属于你的,爸爸妈妈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的感觉,如果有人看你或摸你的方式,让你觉得不舒服,我们希望你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你不喜欢某人,你就不必去亲吻或拥抱他。如果其他孩子或大人的行为让你觉得不舒服,我们希望你相信自己的感觉,并选择离开他们。”

女孩被性侵与“被沉默”的链条——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电影《嘉年华》

孩子最大的恐惧就是担心被父母抛弃

影片中,给小文造成伤害最大的不是第一次被性侵,而是在伤害形成后,家人和社会对小文的伤害,这种伤害让她陷入羞耻的恶性循环中。小文第一次崩溃,是妈妈突然冲进她房间,把她的花裙子都扔出来,“都怪你穿这些东西”,并责骂她整天散着头发,最终剪掉了她女性化的长发。而被妈妈羞辱后的小文捣碎妈妈的化妆品,离家出走。小文的第二次崩溃,是第二次妇科检查。上级坚称第一次妇科检查判断的不够准确,决定重新鉴定一次。这一次,医院来了省里来的专家,还召开了记者发布会。

此时的小文心里充满着不安和恐惧。事实上,孩子最大的恐惧就是担心父母不爱他、抛弃他。正如约翰·斯坦贝克在《伊甸园之东》一书中戏剧性地描述:“孩子最害怕的事就是没有人爱他。弃绝就是他所惧怕的地狱……由弃绝而生愤怒,由愤怒而作出报复的罪行。一个孩子得不着他所渴望的爱,便去踢小猫儿隐藏自己的羞耻。另一个去偷窃,因为金钱能令他被爱。第三个去征服世界——终日与羞耻、复仇,和更多的羞耻相伴。”

笔者的妻子从事幼教事业,有一次她跟我说,他们班里有一个小男孩特别“另类”。男孩的父母离异,男孩跟着父亲生活,妻子告诉我,男孩的父亲常常带着不同的女朋友来接儿子放学,他的父亲也是带着不同的女朋友和儿子一起住在宾馆。本应该会唱一些儿歌的孩子,却是一口充满情爱的流行歌。

妻子说,男孩的很多举动都是因为觉得自己不被爱,却渴望受别人关注而引发的。比如,有一次园长去妻子班里听课,男孩上来就摸园长臀部,老师们都懵了,园长也非常尴尬。这些来自家庭的伤害很容易给孩子带来羞耻感,而羞耻感的一大破坏力就是造成情绪和灵性上的孤独。如果人们知道有人爱他们,他们觉得被接纳,有安全感,就不会显得另类。如果他们处在羞耻之中,感觉自己很糟糕,不被人爱,那么解决之道就是让他们觉得自己被爱包围,与爱连接。

一位女孩回忆童年遭遇过性侵的经历,当她受性侵后,她自己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不开心,反而是母亲知道后大哭大闹、父亲发狂怒吼,甚至提起刀子去砍人,后来父亲进了监狱,这给女孩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从此留下了严重的应激反应和抑郁症。

当孩子遭遇性侵时,父母首先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倾听,父母可能对伤害孩子的人充满怒气,但千万不能把怒气转嫁到孩子身上。最好等事情过去之后,父母再来建议孩子下次该如何防范。孩子在被医治的过程中,要多倾听孩子的痛苦,孩子的感受可能很复杂,有受伤、害怕、无助,甚至觉得自己很肮脏的感觉。在孩子表达这些情绪时,她会遇到阻碍,所以父母要耐心地去听。与他一起分担,让孩子觉得你是爱他的。

女孩被性侵与“被沉默”的链条——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电影《嘉年华》

剧中人小米

整个社会都在失职,这是一个链条

在《嘉年华》中,性侵者会长想要用钱平息风波,最终受害者新新的父母选择了妥协和沉默,新新父母还找到受害人小文的爸爸,告诉他只要不起诉,新新和小文今后的学费都由会长负责。然而,小文的父亲问了句:“那公道呢?” 这正是导演想要借着电影表达的,“我想展现的不是性侵的暴力,而是这件事发生之后社会的反应。”

导演文晏在采访中说,她之所以将本片设为两位女主角,是想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展开,“就是因为我们太多人认为这个事情跟我们无关。但实际上它跟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系。”

电影中,小米是一个16岁的宾馆服务生,也是性侵事案件的唯一知情者。小米拍下了会长强行进入隔壁女孩房间的监控视频,但为了保住工作她选择了隐瞒。另外,母亲将怒气发泄在小文的身上,受害者新新的父母选择沉默,主办案件的警察也对案件进行了消极处理,影片中的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

导演说到,“这个世界糟糕的地方就在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服务生小米虽然是性侵案的目击者,但为了生计而选择撒谎,宾馆老板为了保住宾馆选择隐瞒事实。想起伯克(Edmund Burke)的那句话:“邪恶能得胜的唯一条件是,良善之人的袖手旁观。”

《嘉年华》中唯有身为律师的郝律师执着于追求真相和对受害者的安慰。郝律师不怕困难与危险,为了帮助小文讨回公道,公然与警察、会长作对。当警察问她:“你干这行十多年了,就没想过做点别的吗?”郝律师说:“这类案子需要做。”

导演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这个片子,性侵是故事的一个起点,但不是一个终点,我觉得整个社会都在失职,他们是一整个链条,哪怕任何一个链条中有人做出了他该做的事情,这个事情就有可能被停止、被禁止,这些孩子们就能得到保护。”

富勒神学院院长拉伯顿认为:“常见的不公义,诸如在酗酒家庭中长大,遭受暴力对待或性侵,都能从根本层次瓦解生命,令人失去让心灵受触动或对他人需要作出反应的能力。”但是我们在不公义之事情发生时,却懦弱只顾自己。

“我们的心不会刻意制造不公义,也不会刻意堵住怜悯。我们会为不公义的事触动,产生关注。然而,我们的心却软弱而混乱,很容易被吓怕,想保护自己。我们多被个人眼前的事务吸引,虽然内心有寻求公义的潜能,但通常没有被调校作这事——至少不会在自己的切身圈子以外。在由这般心灵组成的世界中,恶毒不公处处丛生。制度不公、法制崩坏、无辜的人饱受压迫,苦不堪言,皆因我们平常的心与之串通,毫不在乎。”

我们常会欺哄自己,这些不公义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受伤害的是他们,不是我们。就是这样的漫不经心,使我们与别人隔离起来。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分于公义之事。整本圣经呼吁我们要行使公义。先知阿摩司说过:“你们应该像江滚滚涌流,不屈不挠地伸张正义!像溪水川流不息,始终不懈地主持公道!”(摩5:24,现代中文译本)

主耶稣正是这样一位满有公义的救主,祂寻找失丧、破碎的人,亲自向那原被排除在外的人,活出怜悯的爱。耶稣所言所行,都得罪当时的宗教人士,触摸不该触摸的人,与他们一起吃饭,医治他们,爱他们。耶稣留心观察人们的需要,并付诸行动去服侍他们。拉伯顿说:“那些我们或会转面不顾的地方和人物,正是在基督里我们要转向的。在不公义、苦难、需要及死亡之处,我们原是要去看、去细看、去爱、去服侍。”

“在我眼里没有女孩是脏的”

电影《嘉年华》从头到尾都隐约出现了著名性感女星玛丽莲·梦露的雕塑,寓意深刻。在宾馆里小文戴着从海滩嘉年华游乐场买的梦露式的假发,服务生小米也常常来看梦露的雕塑,她还把小文落在宾馆的假发偷偷留下,成为珍藏的宝贝。她们沉浸在梦露的美之中,充满崇拜。

然而,梦露的雕像从一开始的纯洁美丽,到后来被贴满小广告的玷污,到最后被捆绑到不知何方。这也象征着小米、小文等女孩的未来将会何去何从。导演说,“她们同样作为一个少女,在今天的社会里面,面临各种问题,面临各种抉择——这是他们之间真正的联系。”“女孩在成长,可能环境不同、境遇不同,但其实会面对同一个问题,也是最核心问题,就是女性的价值和女性的身体。”

《嘉年华》的英文片名叫“Angels Wear White”,意为“天使穿白衣”。文晏解释她的用意:“现在大家特别喜欢把脏和女孩子放在一起说,但这是为什么?在我眼里没有女孩是脏的。”

电影中的小米是黑户,身份低微,只能在海边的一家宾馆当服务生,但为了自由,她不惜一切想得到一张属于自己的身份证;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无法使她拥有自由的身份。当有人跟她说只要有一万块钱就能办张身份证,且能改名改生日时,她甚至用证据视频敲诈性侵女童的会长,向其索取一万块钱,只是为了得到使她得以自由的身份证。

电影中的郝律师想知道小米多大年龄,小米最终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的生日是哪一天,我只知道我是夏天生的,这个夏天我就16了,三年前,我从老家跑出来,这是我待过的第15个地方,我喜欢这儿,因为这儿暖和,就连一个要饭的,夜里也能睡个好觉,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我会留在这儿。”

然而,不被母亲肯定的小文,从小缺失疼爱的小米,她们的未来会如何?小文所受的伤害如何得到医治?小米会拥有新的身份吗?神学家巴刻曾观察到,缺乏父母肯定和疼爱的孩子,往往会带着一个偏低的自我形象进入成年,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一无是处。这种低落的自我形象会让其缺乏安全感、情绪不稳定、没有决断力、药物上瘾、与异性滥交等。但福音却能更新我们的身份和形象,给我们一个全新的定位。

“福音使我们不单感到自卑,更感到前所未有的自我憎恨,对自己完全绝望,但在此同时,它却也激励我们的内心涌出满满敬畏的喜乐,是那些拥有‘良好’自我形象、充满自信的人永远经历不到的。因着与神和好,我们对自己的看法也随之改变。不管我们这个属灵的‘灰姑娘’感到自己过往是多么不堪回首和一无是处,也不管我们的内心是何等自恨、自责和自怜,如今我们必都体会到主基督按父神旨意,为救赎我们甘愿付上羞辱痛苦代价,被钉十字架,祂爱我们之深,实在让我们感觉祂对我们无比珍视,因此,我们不可再说自己是毫无价值和无人关心的。祂看重我们!”

圣经教导我们,每一个被神所爱的人,在主里都是宝贝,而且神给他们的价值都是一样的,没有差别。圣经把我们从人的角度释放出来,不再用权力和成就来定义作为男人或女人的价值。

神拿走我们的比较之心,福音更新了我们的身份,使我们认定自己是蒙爱以及被神接纳的儿女。神藉着祂的救赎,赐给我们一个新的身份,新生的自我形象必然带着喜乐、惊叹和盼望。这新身份能医治受伤的心,那些羞耻的记忆将失去辖制我们的力量,不再占据自我形象的中心,而是一个新造的形象在不断形成,我们一切的价值都在基督里,生命焕然一新。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