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文化 >正文

小名记趣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7-11-28 23:54:27 阅读:

我的家乡在鲁北平原,一个坐落于徒骇河边的小村子。虽然离开那里几十年了,但还是常常忆起以前的人和事。就说乡亲们的小名吧,有时盘点起来,往往让我忍俊不禁,或感慨万千。

在我小时候,村里很多人迷信鬼神,这自然影响到给孩子起名。村里有四兄弟,老大叫两不指,老二叫找不着,老三叫相不中,老四叫长命子。曾有人问他们的父亲,为啥给孩子起这么怪怪的名字。那老爷子说是因为担心孩子被阎王捉了去,还解释说:所谓两不指,就是阴阳两界都不指望他,这样就能逍遥自在、长命百岁;找不着,意思是阎王找不到他,所以无法带走他;相不中,意思是阎王对他没看上眼,所以不喜欢他、不要他;至于长命子,就容易理解了。

上面这四兄弟的名字虽然怪,但还不算“脏臭”,有些人的小名可以说又“脏”又“臭”,令人难以置信。比如臭屎、鸡粪筐子、脏窝子,这样的名字怎么好意思喊出口呢?可人家的爹娘就给孩子起了这样的名字,而且叫起来香香甜甜的,自我感觉美得不得了。要说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归根结底,还是有迷信的因素在里面。——以前村里许多人家缺衣少食,孩子生病也没钱治,要把孩子养大是很难的,有的孩子很小就夭折了,乡亲们认为,名字难听的孩子命硬、好养活,所以就给孩子起了这种又“脏”又“臭”的名字。

那个年代,重男轻女思想是比较严重的。有的为了有个儿子,前面生一长串女儿,直到达到目的为止;不过,有的仍以失败告终。邻居杠头爷爷夫妻俩堪称“生育英雄”,他们可以说创造了本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迹,一共生了18个孩子,前面17个全是女儿,最后一个是儿子。我只记得他们少数几个女儿的名字——其中有盼子、梦子、想子、等子、迎子、收子,其他都记不清了,但印象中无一不昭示着杠头爷爷对儿子的热切期盼。有一次,我随父亲去杠头爷爷家串门儿,看到他们一家人正热火朝天地吃午饭。因为孩子太多,他们家穷得叮当响,连窝窝头也吃不起,只能喝黑乎乎的地瓜面粥充饥。一共20号人,有坐炕头、炕沿和小板凳上的,有坐门槛上的,还有依靠在天井里的树干上的,一起端着碗喝粥,发出呼呼的声响,如果不是当面看到、听到,还以为好多人同时撕裂布匹呢。那阵势和声响,真是极具震撼力,现在想起这些,却让人有些心酸了。

过上富足美满的日子,当然是乡亲们梦寐以求的事,所以,很多人家给孩子起的名字,就跟“钱”或“福”联系在一起。村里有兄弟四人,依次叫多金、多银、多财、多宝——金银财宝被他家占全了;还有兄弟三人分别叫福庆、福来、福有,可以想见,他们的父母多么企盼孩子们福气满满。

也有少数名字起得很随意,没什么讲究。比如,许多乡亲借用一些物件的名字给孩子作小名,漏子、勺子、舀子、墩子、碌碡、秤砣、蒲窝子(一种用蒲草编织的鞋),就属于这种情况。简直土得掉渣。

如今,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好,村里的文化人也越来越多,小名起得文雅时尚起来,过去那种名字几乎没有人再用了。

虽然小名只是一种符号,但也是一种文化和情感的载体,其中蕴含了太多的东西。闲来盘点记忆中乡亲们的小名,再联想到其背后的故事,就像品咂一杯陈年老酒,微醺之际,各种情味涌上心头。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