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帆 >首页 >社会 >正文

邮轮上的完美犯罪

大科技 2017-11-15 09:24:49 阅读:

想象一座城市,住着8000人,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和各种文化背景,城市的人口密度18倍于曼哈顿(曼哈顿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千米2.6万人)。这里有垃圾站、污处理厂、医院、超市、游乐园等各种城市设施,但就是没有一个警察。这个城市不会在世界地图上出现,但又确实存在,像一个可以移动的海外领地。目前大约有300个这样的“城市”存在于世界各地,而且每年这种城市数量都会新增10来个,这种城市就是大型邮轮。每天,全球总共大约有100万人生活在邮轮上。

这些邮轮无论大小,都有一个致命的特点:在这里实施谋杀比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容易。

邮轮上的完美犯罪

失踪人口调查的黑洞

快到晚上10点了,37岁的安妮特·麦兹纳离开她的客舱,往赌场走去。然而,就在这段短短的距离内,她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她所乘坐的邮轮名为“骄傲号”,她的珍珠手包在甲板上被发现,珍珠散落一地,手包旁边有一滴血。这是她死前挣扎留下的痕迹吗?人们无法知道,有一个摄像头本来可以拍下这里发生的情景,然而,就在案发之前,镜头被一张邮轮地图挡住了。直到今天,麦兹纳已经消失了10年,但这一案件仍然没有丝毫线索。

在邮轮上,每年大约有20人像麦兹纳一样消失,每1万个乘客中就有1个消失,虽然比例看起来不大,但有邮轮专家认为这一数据并不准确,真实数字应该更多。一些失踪人员没有亲属,有些船员所属的国家没有有效的法律程序,因而这些案件没有相应的报告和介入调查。

他们的失踪没有一丝线索,没有告别的只言片语,也没有一个证人。他们的悲剧命运往往发生在凌晨,地点在客舱和走廊之间。事件发生的原因常常归结为自杀或意外,但这是真相吗?一个美国邮轮行业的评论家认为,有40%的情况是饮酒事故,10%是自杀,剩下的50%则与犯罪有关。而最可能的情节是男人把自己的妻子或女友扔进海里。

无论哪种原因,这样的案件都难以调查。如果一个谋杀案件在陆地上发生,自然由当地警察来负责调查,然而,在茫茫大海上,很难找到责权部门。马克·布林布尔的前妻在太平洋天空号上意外死亡,嫌犯是新西兰人,但太平洋天空号却是在百慕大注册的,其公司总部又在伦敦。在这种情况下,究竟该采用哪里的法律条文、由哪一方来调查都无法确定,案件就像掉进了一个黑洞。

无人监管的犯罪地点

大部分乘客认为自己在登船后仍受到自己国家的保护,因为他们登船的地点通常位于自己的国家。但是,从纯粹的法律角度来看,他们乘坐的船已经将他们带离至自己国家的领海之外。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距海岸线超过12海里,就已经超出了自己国家的主权范围。这时,船尾飘着哪国国旗,就意味着开到了哪国,乘客就归哪国的法律管辖。

最常见的是巴哈马国旗,因为巴哈马群岛这条航线是邮轮经过频率较高的航线,这里碧海白沙,风景美如画,而且巴哈马航线价格亲民。然而,另一方面,在这个国家,1万个人中差不多有3个会被谋杀,联合国排出的凶杀率最高的20个国家中,巴哈马群岛排名第11。而这里的警方对待罪案的一般态度却是袖手旁观。

瑞贝卡·科里安是迪士尼惊奇号邮轮上的乘务员,这艘邮轮于2011年3月从英国切斯特行驶到墨西哥太平洋海岸时,她从船上消失。由于邮轮在巴哈马注册,巴哈马派来了一名侦探进行调查。犯罪现场涉及的地点包括11层,潜在的证人有3500个,但这名侦探只随便询问了几个船员了事。

而对于邮轮公司,当然更希望这些罪行被掩盖,而不是展开或配合调查。每年有2000万人登上邮轮游玩,平均每人每天花费250美元,邮轮公司可不想让负面消息影响他们的巨额收入。因此,邮轮公司只管宣传邮轮上美好的享受和时光,而罪行则掩盖得越久越好。避免登记失踪人员成了这一行业的一项传统,以免危及他们精心构造的安全形象。

邮轮搜救困难

邮轮是完美的犯罪地点。对于杀人凶手而言,最大的问题是把尸体处理得毫无破绽,在一艘船上,这个问题可以迎刃而解,不需要武器,证据会自行消失。如果你想谋害一个人,只需要引诱他或她上邮轮旅行就好了。

当人从海面以上50米落入海中,其生还的概率就为零;如果从海面以上10米落下,也是一场可怕的悲剧。即使船长立刻听到警报,并使邮轮停止行驶,对于这种10万吨级的庞然大物而言,也需要1.6千米的距离才能在海中停下来。即使停下来了,在夜晚进行搜救也非常困难。通常一个乘客失踪,要过了好几个小时才被注意到,而邮轮的行驶速度为36~46千米/小时,这一段延迟的时间导致搜救的海域一下子就要扩大到上百平方千米。

自从2000年以来,有大约300名乘客从邮轮落水,但只有约20%获救,其他人完全消失,毫无踪迹。

追寻真相的受害者家属

2004年8月,美国人玛丽亚·卡佛独自登上从西雅图开往阿拉斯加的名人号邮轮,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她坐邮轮旅行的事,当家人无法与她取得联系之后,向警方报案,数周后才通过她的信用卡记录知道她登上邮轮。当她的家人意识到官方调查是个无底黑洞后,便自行雇佣了私人侦探进行调查。他们了解到,当玛丽亚·卡佛失踪后,一个船员很快就发现了,但主管部门接到船员的报告时,却不予理会,并私自处理她的遗留物品,其中包括一个神秘的棕色信封,里面是什么无人知道。她的全部家庭成员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和7.5万美元自费调查,并对邮轮相关人员进行起诉。根据ABC新闻报道,最后双方庭外和解,赔偿金额未透露,对玛丽亚·卡佛的失踪未及时处理的邮轮主管被解雇。

随着类似案件越积越多,又得不到有效的调查,受害人家属成立了自助组织,最有影响力的就是“国际邮轮受害者”,其中玛丽亚·卡佛的父亲肯德尔·卡佛就是创建人之一。这些组织支持和帮助受害者家属面对这些悲剧,调动各种资源促进调查,并对相关部门施压,要求立法部门增改保护乘客的法律条文。

在美国,这些组织的努力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从2010年开始,美国各港口停靠的邮轮必须报告具体的罪案,除了人员失踪,还包括金额超过1万美元的盗窃、造成了伤害的人身攻击等。只要有美国公民涉案,警察和FBI就有权进行调查。在美国,自从有了这条法律,邮轮报告的案件数量上升了30倍。

但无论如何,邮轮的安全事件都会被各种各样的猜疑牢牢地纠缠,真相常常被遗留在无垠的大海上。

热点推荐

图文焦点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 | 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