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今日平说 2017-11-14 10:17:57 阅读:

导读:当帝国落幕时,往往就是英雄悲歌处。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良才枯坐白发生,庸才直上凌烟阁。毫无疑问,美国已经到了这个档口。今日美利坚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战士:特朗普。

按照帝国兴衰周期律,基本上三百年左右一个轮回,美国差不多走到了这个时候,不过和中国历史上那些远去的古代王朝一样,即便是到了帝国末年,一片雾霭万事皆颓时,也总有一些人不服输,不认输,想要靠一己之力,踏碎凌霄逆天改命。只可惜,当大势已去时,又岂能是人力可以抗衡的?孙悟空能力再大,也跳不出代表天道的如来佛祖手掌心。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而每当一个帝国末世到来时,那些依然不肯服输的人,后世往往都对他们格外尊敬,因为毕竟他们是试图力挽狂澜的人,他们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他们也是人性中那一抹最热血和无畏的亮色。对这样的人,我们往往把他们称之为战士。也只有这样的战士,才能在所有人都随波逐流地顺从大势时,敢于拼死挑战,虽千万人吾往矣。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今天的美国已经随波逐流到了什么程度?我们随便一观。比如民主党已经把持了美国的金融和舆论喉舌,从言官集团到利益集团几乎紧紧地绑在了一起,当获得了这种力量之后,他们把美国变成什么样了呢?变成了极端盲目排外的狰狞模样。比如美国社会炒作得如火如荼的“通俄门”事件。

“通俄门”是对特朗普的最大政治声望打击,可是说来说去这也只不过是一场毫无根据的猜测而已。所有的“证据”无非是特朗普曾经称赞过普京,或特朗普迫切希望和普京见面,甚至特朗普当选是普京操纵的结果等等无稽之谈。美国作为全球互联网舆论霸权国家,完全100%掌握和控制绝大部分网站舆论,还能让普京反过来操纵了美国网络舆论走向?这简直太荒唐了。更何况,如果真的站在美国人的战略角度思考,美国和俄罗斯密切接触,双边关系走向正常化甚至是友好合作的话,究竟对美国有什么坏处呢?似乎并没有任何坏处。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但是,被民主党利益集团把持的政客和财阀们却并不这样想,他们甚至不惜损失任何代价,也要纯粹地和俄罗斯作对到底,或者说他们至少要在媒体和公开政策上保持对俄罗斯的敌对状态,以彰显自己的政治正确。因为在美国的舆论环境里,俄罗斯就是天然的恶人,天然的坏人,美国的死敌,丝毫不值得信任的狂徒,所以必须仇恨和敌视,任何企图修好的举动,都无异于是对美国的背叛。——如此荒诞如儿戏般的政治逻辑,简直令人感到震惊。但这却是美国社会舆论的常态。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比如这次CNN在拍到特朗普和普京在APCE峰会走廊上说话的照片之后,就立刻满版大字报批判说,在美国媒体和普京之间,特朗普选择相信普京。特朗普密会普京等等耸人听闻的标题,营造出一种特朗普果然是卖国贼的形象。可问题是,这是严肃的国际政治啊!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地缘强国之一,美国总统寻求和俄罗斯总统交换意见的机会这有什么不对吗?即便是中日之间打了那么久的战争,后来中日关系走向正常化的时候,两国领导不也密切接触吗?谁会认为这不合适呢?

“只要接触俄罗斯人就是出卖美国”,这种荒诞的逻辑和网络亲美大V炮制的“只要购买日货就是出卖中国”的荒诞逻辑几乎毫无分别。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也难怪特朗普气得不顾美国总统身份,在微博上跳脚破口大骂说:“那些天天无理由仇恨俄罗斯的人简直屁都不懂!他们根本不懂得和俄罗斯人搞好关系对美国有多重要!”——看到这位头发花白的70岁老人如此气急败坏,平局心疼特朗普,比当初吃土的时候还心疼。中国人说60耳顺、70不逾矩,一个本该安享天年的商人,被活活逼成了个总统,除了挨骂和遭遇网络丑化之外,他并没有得到任何显而易见的好处。而在当这个总统之前,他是个花花公子,也是个声名鹊起的富翁,在美国社会和各个名流之间交集都很密切,关系也很铁,大家提起特朗普,只有羡慕和尊敬。可自从进入了政坛,他就再也没有享过这样的福了。

他为什么要进入政坛?此前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我对政治没有兴趣,我觉得做商人挺好,如果有一天我要参政,我要竞选美国总统的话,那一定是美国社会出了特别严重的大问题,到了非我出手力挽狂澜不可的地步了。” 后来,果然他出手了。美帝到了末年,居然把一名曾经是风流浪子的商场富翁,生生逼成了一个政客。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到特朗普的遭遇平局不由得想起来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文天祥。文天祥和特朗普一样,也是宋帝国末世时横空出世的最后一个战士。今天我们提起文天祥可能会想到的画面是一个忠贞不渝、宁死不屈、衣衫破烂、英勇就义的形象。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但实际上,文天祥也是个大富豪。并且和年轻时特朗普一样,年轻时的文天祥也很帅气。家族很有钱,也很有文采。文天祥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大的政治抱负,家底的殷实加上社会的安稳使得他和特朗普一样,沉迷于美女歌声的环绕中,乐不思蜀。《宋史》描述说文天祥“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长目,顾盼烨然”“性豪华,平生自奉甚厚,声伎满前。”意思就是他不仅长得帅气,而且有钱,并且生活作风不亚于京城四少。成天出入有锦衣华车,身边永远都有酒友和美姬环绕。 如果当年有杂志的话,想必宋人装上必然总是充斥着文天祥的风流八卦逸闻。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所以,文天祥和特朗普还真就是同一类的人。而这样的人,本应该是远离政治的。但历史就是这样吊诡,当末世到来时候,“聪明人”早就懂得不可逆势而为,所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躲得远远的,但只有真正勇敢的战士,才会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特朗普是被逼成了政客的商人,而文天祥则是被逼成了将军的文人。特朗普从未熟悉过当政,文天祥也从未学习过带兵打仗。但现实情况却是,末世当中还敢站出来救世的,也只有这一支独苗了。

公元1259年,蒙古军队经过了20多年的筹备和不断挑衅试探后,终于决定灭宋。皇上问大家怎样应对才好?文武百官鸦雀无声,唯有宦官董宋臣表示,唯一的办法就是迁都。毕竟打仗这玩意很吓人,打不过跑就是了。此言一出,文武大臣拍手叫好。虽然也有人心里明白这不是办法,但谁也不会说破。正当满朝文武欢天喜地地准备逃跑时,文天祥站出来了,他上奏说“请求斩杀董宋臣,以统一人心”。为什么?因为文天祥知道,大国博弈这玩意,一旦涉及到动兵这个地步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躲一时躲不了一世,地缘咽喉必须要守住!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然而此言一出,文天祥顿时成为了众矢之的,满朝文武都对他口诛笔伐、破口大骂。有引经据典骂他脑残的,有要求皇上斩杀文天祥以平民愤的,还有人高喊:“死的都是老百姓的儿子,你不心疼是不是?打仗要花钱还有风险,你来承担啊?你这样的爱国贼,死有余辜!”

为什么满朝文武明知文天祥说的是对的,却要如此炮轰他呢?因为大家都是人精啊。首先,不能让文天祥占了力挽狂澜这个功劳,否则文天祥府上刻上了“护国柱石”几个字,那还得了?满朝文武岂不是还得向他低头?其次,打仗有风险啊,满宋的武将几乎都是利益集团党羽,贪污军饷可以,冒风险打仗那是万万不愿意的。所以能躲,绝对不打。文天祥口一开,就等于得罪了满朝文武,又岂能不栽?!于是乎,他只得假称生病回了江西老家。回老家后文天祥不服气,继续主战,然后继续遭遇来自官场的集体炮轰,最后被一撸到底,接受强制退休。

公元1275年,蒙古大军沿汉南下,直指临安。太后发《哀痛诏》,令天下勤王。不过勤王的一个没有,逃跑投降的倒是不少。放眼望天下,竟无一人是男儿!而此时,唯有文天祥一人捧着诏书痛哭流涕,然后变卖家产,砸锅卖铁,召集士兵,出兵勤王。变卖家产后,文天祥居然招募到了三万大军之多。算算古代的生产总值,再算算每个士兵的吃穿用度饷,这得多少钱?文天祥家底恐怕不比特朗普少。

同年八月,文天祥率兵到临安,此时文武百官都跑得差不多了,看到唯一的一支救兵,太后感动得快要哭了。不过,一转脸就把他卖了。在兵临城下之时,大宋居然又提拔了一个投降派为兵部尚书,因为此人向朝廷拍胸脯保证,议和赔款就能保住大宋平安。文天祥一看气得不行,认为这无异于是与虎谋皮,坚决请求朝廷处斩吕师孟,作为战事祭祀,以鼓舞军中士气。可是大宋依然没有搭理他,并且还命文天祥放下刀枪,赤手空拳地前往蒙古军队驻地和谈。这还怎么谈?文天祥这一去,就被关起来了。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文天祥是个文人,但在末世里,当所有的武将逃离时,这个大宋帝国却只有这个文人能够变卖家产并率领将士和蒙古军队打了大大小小几十场战争,他的儿子和母亲也在战争中死亡。文天祥就义前,在衣衫夹层里写下了一首绝笔诗:惟其义尽,所以仁至。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文天祥死了,而在他死之前,那个曾经一度繁荣的大宋帝国已经先他一步轰然崩塌。无数宋人被屠,主张投降的宋官和宋商纷纷被灭族被抄家,满盘皆输。如果这些人早一点看透这个结局,少一点自私,多一点家国情怀的话,又何至于此?但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假如。文天祥注定孤独,注定在粉身碎骨中以大宋最后一个战士的身份离开人世。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作者 | 周 小 平 薇 信 公 号:zg5201949)

在文天祥死后的很多年,地球的西边另外一块大陆上,一个叫美利坚的国度也走到了差不多的历史档口。当下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主要是控制能源结算霸权和全球贸易霸权,而这两个霸权一旦失去,美国就会落入群狼噬虎的境地,更何况在东方还有一条龙和一只北极熊在一旁作壁上观。任何一个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这种局面下美国必须要先拉拢北极熊,才能形成对中国龙的战略威慑,而拉拢北极熊最好的办法就是先通过拉高油价的方式来完成。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俄罗斯是靠石油出口为生的国家,但由于民主党的极端排外思想和文革大字报宣传,使得在美国针对俄罗斯的政策不断推出。其中就包括发起多次威胁俄罗斯地缘安全的战争,以及疯狂打压石油价格,准备令俄罗斯国家破产。但没想到,中国出手签约价格更高的大单帮助俄罗斯稳住了局面。因此,中俄越走越近。

很多美国人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此前希拉里、奥巴马也都曾经试图接触俄罗斯,甚至希拉里还赠送了俄罗斯官员一个“重启按钮”,暗示美俄应该重启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和去文革化。可是他们的动作才刚一开始就被舆论和政敌盯上了,对方纷纷拿这是“疑似通俄”、“叛国行为”来大做文章,在浩大的舆论声势下,希拉里和奥巴马吓得赶紧收手,然后继续针对俄罗斯。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尽管密切接触俄罗斯有利于美国,但是却不利于自己的政治生涯,奥巴马和希拉里都精着呢,这种利国利民但是不利己的事,自己坚决不做。他们做什么呢?制作舆论上绝对“政治正确”的事儿。比如同情难民,收留非法移民,保护小动物,羞辱中国,敌对俄罗斯,对大麻睁只眼闭只眼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美国社会才会每况日下,走向末世崩塌。而看到这一切的特朗普急得不行,也高呼一声:“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然后毅然投身政坛。这时的特朗普踌躇满志:“你们都如此自私爱惜羽毛,可我不怕!所以改变美国的重任,我接手了!”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当美国需要理性政治、需要改革开放、需要结束文革的时候,美国那些文武百官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承担自己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分钱贪污是拿手好戏,干活那是绝对不行的。移民署不断向非法移民妥协,因为怕招骂,所以非法移民越来越多。外事部门不敢接触俄罗斯,怕被人扣帽子打棍子怕被政敌当成把柄捏在手里动弹不得。

而此时特朗普横空出世,以一个商人的身份挑起了政客的重担。他说,要让一切恢复到正常。移民可以来美国,但必须手续合法,非法的要清理。他说美国文革需要结束,意识形态为纲只会害了美国,美国应该和俄罗斯关系尽快恢复正常化…… 讲真,这些事如果真做到了,恐怕美国的霸权还能继续维持很长的时间,中国估计真的悬了。但问题是,这事也注定做不成。因为特朗普这样干,就等于向美国社会的传统政治精英全体宣战。(作者 | 周 小 平 薇 信 公 号:zg5201949)

在美国其他政客眼里,不管特朗普的行为是否有利于国家,也绝对不能实施,必须全盘打压。因为首先,不能让特朗普占了力挽狂澜这个功劳,否则特朗普大厦上要是刻上了“美国柱石”几个字,那还得了?岂不是以后大家还得给特朗普敬礼?这如何了得?其次,搞清理移民,和俄罗斯接触有风险啊。移民很容易结伙闹事的,出现打砸抢责任事故谁来背锅啊?此外中国经济这么好,大家都在中国有资产和生意,怎么能把中国的那些合资企业都逼破产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在这些人眼里,未来美国亡不亡不重要,保住自己的那份利益才最重要。

大美利坚最后的战士:特朗普。或许文天祥也曾感受过类似的苦~

所以特朗普的救国路线,还真的是又曲折又艰辛,甚至有几分辛酸和无奈在其中。我们只知文天祥在后世被尊为英雄,但又有几人知道文天祥在被口诛笔伐时的那些文字和丑化有多恶毒。我们只知今天网络上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抹黑,又怎知千百年后人们如何评说?但不管别人怎么看,周小平认为特朗普此人,起码谈得上是美利坚的最后一名战士。就热血和勇气而言,是值得尊敬的。因为在帝国末世到来时,在所有人都随波逐流时,唯有他一人尝试过力挽狂澜。

虽然美利坚的结局是注定的,但特朗普虽败犹荣。不过当然,引领蓝星走向新时代的重担,我们争取笑纳。毕竟,从来就没有什么天佑中华,只有事在人为。点灯针砭时弊、捍卫真相、透析局势,今日平说熬夜原创不易,各位读者认同的话,就请支持一下吧。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