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autocarweekly 2017-11-11 10:32:55 阅读:

文|Dedee

图|Dedee、网络

1980年代,四十岁不到的第五代坂东玉三郎看了一场让他一生难忘的剧——昆曲皇后张继青的《牡丹亭》。从此之后,坂东玉三郎心心念念要到天朝找“张三梦”拜师学艺。

是的,坂东玉三郎是日本歌舞伎界最显贵的世袭称号之一。一旦拥有,就意味着你就是霓虹人人膜拜、可望不可及的“人间国宝”。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但是他并不满足“老艺术家”身份带来的福利。相反,他完全沦陷在那位南昆名旦的寻梦、惊梦、痴梦中无法自拔。即使几年后他来到北京,向年轻时的偶像之子梅葆玖学习了《贵妃醉酒》,却依旧对那个娇柔慵懒的杜丽娘念念不忘。

“一所悬命”,这是无数霓虹“人间国宝”们一生的追求。如今当我们心心念念只认霓虹的非凡匠心,对歌舞伎、能剧、狂言甚至落语一知半解却无比崇拜时,坂东玉三郎却几十年如一日,对着中国古老的磨腔情根深种。

是的,中国也有独一无二的非凡匠心,只是我们不知道不了解而已。

其实早在明末,那个哀鸿遍野的动乱岁月,有一位名叫宋应星的奇人,写出了一部让隔壁霓虹视若珍宝的匠心著作《天工开物》。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然而,这部原本只在历史教科书中被提及的作品名字,最近反复出现在一场系列艺术展上。艺术展的名字,恰是“天工开物·非凡匠艺——中国新匠精神”。而为匠艺和中国新匠精神疯狂打call的,恰是以“匠心”和“兼得”哲学理念闻名的雷克萨斯。

前者,大家已很熟悉。那何谓“兼得”?很简单,即是《孟子》的那句: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意在强调如果不能兼得,应当如何取舍。延伸开说,我们在面对一团乱麻的情况时,要学着将众多看似毫无联系甚至是矛盾的理念贯穿起来,全面考量大胆想象,从而获得最优的解决方案。

这次,“天工开物·非凡匠艺——中国新匠精神”共有三场,分别是10月28-30日在上海艺仓艺术馆,11月10-12日在深圳华·美术馆,和12月1-5日在北京橙色大厅。

展览共有26位中国匠人带来百余件展品,分成三大单元,分别是“持恒之心”“兼得之美”和“神工之艺”,来诠释他们心中生活与艺术的温度与诗意。

而整个展厅的展陈,由国内知名建筑师,ARCH STUDIO(就是大名鼎鼎的建筑营)创始人韩文强设计,主题为《折园》。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他将传统园林与当代展厅风格相互融合,打造出兼容传统与当代、方与圆、动与静、形与意的空间之美,更表现主观事物与客观环境、人与自然的“兼得”之美。

“持恒之心”是此次展览的第一版块,旨在展示那些中国艺术匠人对传统技艺的学习和坚持。

你可以欣赏到“无有”品牌创始人华雍&顾畅的家具,陈志远的新中式文人椅,父作子述品牌合伙创始人陈文杰和宋国超的茶座,吴观真的新漆画作品,和易洪波的浏阳夏布……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中国团扇第一人李晶的四把团扇。作为如今中国最红的艺术家兼工匠,他对团扇的追求,也不知是“古董”“手作”那么单纯,更不是单纯的拿老材料来做新扇那么局限。

他将古董缂丝腰带上的花纹做灵感,然后自己勾线稿,配丝线,再让会缂丝技艺的老工匠一针一线绣出来,再用老珠宝料做坠子,宋锦包边,明清稀有材质做扇柄,再配上符合现代审美的纯金纯银工艺……以呈现比古代宫廷团扇更美更惊艳的艺术品。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李晶更像一个现代新工匠,他在不断学习新事物,也在坚持老传统。

因为老传统固然很好,但新事物更需要去制作。因此,需要年轻匠人继承过去的同时,也要慢慢开拓全新的未来。

这就是“持恒之心”。

“兼得之美”是第二展区,主要传递着更感性的生活方式与品牌温度。

这一展区展示的主要是家居饰物。从黄卫的三维立体陶瓷,到蓝天的复刻宋代划花器皿,范承宗的藤椅,侯晓晖的工业工艺画,陈尚仪的金属编织家居……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这里,就要好好介绍其中的一位艺术家——中国金缮第一人邓彬。

作为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美术系讲师邓彬,曾是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第五集的主角。因为他会修复残缺器皿的超级戏法——金缮。这种“戏法”起源于隔壁霓虹,匠人大多以天然大漆为粘合剂,对破损陶器、瓷器碎片进行粘接和补缺,并在接缝上敷以金粉或贴上金箔装饰。

经过金缮后的器具,常常可见一条条纤细的金色线条,顺着瓷器受到冲击形成的裂纹流淌,仿佛一道道划破黑夜的闪电。因此,被当代人称为“乌云的金边”。相比起源于北宋的瓷器修复工艺“锔瓷”,金缮明显更富有艺术感,颇有二度创作的意味在其中。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当然,金缮技艺更多是受到日本的侘寂美学,即残缺之美的影响。

邓彬的金缮,则兼具现代感和传统美,兼具着中国工匠对圆满的追求,和霓虹文人对残缺的崇拜。

最后一趴“神工之艺”,主要诉说将艺术创新,融入工匠精神的美好状态。

你可以看到前摇滚乐鼓手邱黯雄的装置艺术《江南错》,北京画院一级画家彭薇的纸扇,装置艺术家吴俊勇的双屏新媒体装置艺术《光的肖像》,吴昊宇的白瓷系列,知名首饰设计师张小川、庄冬冬、柴吉昌和赵世笺的创意饰品。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当然,其中最有味道的,是非著名的前摇滚乐鼓手、著名的现任装置艺术家邱黯雄的作品《江南错》。

邱黯雄的作品一般只有黑白灰三色,极具白描感和冲击力。相比他《新山海经》系列对于生活碎片和细节的刻画,《江南错》更“虚”。

前者微观和宏观尺度中,描述了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人类危机——人与人之间的事。

而后者则是水墨电影,他把视角拉高,三幅白色屏幕中,只有微微震颤的光秃树枝和灵动活泼的雀鸟,以不动声色的缓慢节奏展示着飞鸟往返,树木枯荣,于动静张弛间传达出一种若即若离的时空关系,让观众在时间的潺潺流逝中感受到自然的变化,极具空灵之美和文人气质。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再配上吴昊宇的抽象白瓷系列,整个小展厅非黑即白着,很容易让人沉浸其中陷入沉思——当代艺术的激进态度,加上中国民间艺术传统美学,一同呈现出当代中西方历史文明、传统哲学与图像美学之间的内在联系。

当然,除了艺术品,展馆内还摆放着两件专属雷克萨斯的展品:江户切子工艺和手工褶皱。前者是汽车工业在世界范围内首次应用玻璃内饰;后者则源于霓虹传统折纸艺术,如今用于全新雷克萨斯LS的车门饰板——所谓的匠艺融于日常用度,即是如此。

其实,中国人才更有“一所悬命”的匠心

霓虹的两件传统匠艺,点缀在百余件design & made in China匠心展品之间,丝毫没有什么违和感。

生活,即艺术——雷克萨斯的目的,也不是要向观者灌输其产品有多独特或多崇高,而是旨在通过中日匠人极具个性和创造力的佳作,向更多中国公众传递“新匠精神”在当代的全新内涵,文化价值和生活方式。

相关推荐

独木帆(www.xieshudeng.com)版权所有 桂ICP备17010736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举报投诉须知